“恭喜恭喜,加拿大终于有麦当劳了。”和“加拿大总理普京” ( 看到最近加拿大对美国的尴尬,想起了这片老文章。)

kevin2000 (流星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一个国家的黑色幽默:“加拿大总理普京”
 
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当然是一句笑话,但美国人不知道加拿大却是事实。对于加拿大人来说,与美国人聊起自己的祖国,如果脸上不出现奇怪的表情恐怕是很困难的事,因为美国人对于“小兄弟”加拿大情况的无知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加拿大被美国人遗忘了

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黑色幽默节目“这个小时有22分钟”甚至专门开辟了“与美国人对话”专栏,每周定期播放该专栏的主持人瑞克·莫塞尔先生到美国各地采访美国人的情景。莫塞尔在节目中试图不笑出声来,但很多据说知识渊博的美国人在谈起邻国加拿大时所表现出来的无知,一次又一次把他给气乐了。

在旧金山街头,莫塞尔将麦克风伸到一位妇女面前问:“打扰你一下,夫人,你可以花几分钟接受加拿大电视台的采访吗?”这位妇女礼貌而又严肃地反问:“加拿大有电视台吗?”事实是:人口只有3100多万的加拿大有四大电视网和数十家电视台。

莫塞尔先生又采访了一个美国人,所问的问题是:“加拿大是否应该明令禁止捕杀多伦多市的北极熊?”这名美国人连想都没想就非常干脆地回答说:“当然。”事实是:在多伦多这座熙熙攘攘的大都市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北极熊。北极熊都生活在北极圈以内的地区,远在多伦多以北1500英里(约2400公里)。

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惟一一个与美国有着不设防的漫长边境线的国家。然而,加拿大就在美国学校教室里挂的地图上,竟然被美国人遗忘了。

“加拿大总理普京”

“与美国人对话”这个节目的诞生纯属偶然。两年前的一天,莫塞尔在华盛顿制作一台喜剧节目,但在录制过程中却突然黔驴技穷,脑海中一片空白,没了什么好点子。看着仍然在继续工作的录像机,莫塞尔不禁想:“我的上帝啊,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一世英名就要这样毁了吗?”

正当他正站在国会山前面不知所措的时候,幸好有一名美国政客走了过来,他灵机一动,随即上前拦住对方问到:“对不起,先生,你知道加拿大新上任的总理拉斐尔·本梅尔吉(Ralph Benmergui)正在美国访问,并将与克林顿总统进行首脑会谈吗?我们该称这次首脑会谈为‘克本峰会’还是‘本克峰会’呢?”

这位政客算是救了莫塞尔一命,他开始大谈特谈美国对于“本梅尔吉总理”的到访有多么高兴,根本没有意识到时任加拿大总理是克雷蒂安,而不是什么本梅尔吉!

后来,莫塞尔在总统候选人小布什进行总统竞选活动时,趁机向布什抛出一个问题:“我来自加拿大,想问您一个问题。”他告诉布什:“加拿大总理普京”非常支持他竞选美国总统。

布什后来的答谢如果你听了也许会笑掉大牙,他面对摄像机镜头非常认真地说:“对于他的声明,我本人非常感谢。据我所知,加拿大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我们将会紧密合作。”

4月1日愚人节那天,“与美国人对话”节目播放了节目创办以来的集锦节目,该节目创下了加拿大广播公司喜剧节目有史以来的最高收视纪录,那天的观众竟然达270万人之多。莫塞尔认为,这个节目之所以深受加拿大人的喜爱,是由于加拿大人可以从中寻求到一种民族身份。

莫塞尔在一次采访中说:“加拿大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试图界定作为一个加拿大人究竟代表着什么,而美国人却从未花这么多时间来研究类似的问题。加拿大人正在经历一种身份危机。我们长得像美国人,我们说话像美国人。我们几乎知道美国人的所有事情,但是他们却对加拿大一无所知。我们发现这非常滑稽。”

睡在大象的旁边

于是,莫塞尔经常会在美国的大街小巷进行街头随机采访,继续将他的黑色幽默深入下去。当莫塞尔对他们说加拿大的“最新成就”时,美国人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向他表示祝贺。一位纽约妇女对他说:“恭喜恭喜,胰岛素在加拿大终于合法化了。”一名棒球手说:“恭喜恭喜,加拿大终于有麦当劳了。”波士顿街头的一名男子说:“恭喜恭喜,加拿大的柏油路总长达到了800英里。”

在曼哈顿区的一个人群拥挤的街角,莫塞尔问他们“美国是否应该轰炸波查德”。人群中一个男子大声回答说:“绝对应该!”事实上,波查德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人,他就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前分裂主义领导人卢西安·波查德。

在美国著名学府哈佛大学,莫塞尔问这些天之骄子们,你们认为加拿大应该继续允许捕杀萨斯喀彻温河的海豚吗?所有被提问的学生都坚决反对加拿大政府的这一作法,认为捕杀海豚是绝对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是这些象牙塔里的骄子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河里根本就没有海豚。

一些加拿大人认为,加拿大患上了民族自卑综合症。正如加拿大已故前总理皮雷·埃利奥特·特鲁多曾经说过的关于加拿大与美国关系的名言:“生活在你们(美国)的旁边,在某种意义上说就像是与一头大象睡在一起。不管这种动物平时看上去温和友好,它的每一次颤搐,每一个呼噜都会对我们有影响。”

对于长期生活在美国阴影下的加拿大人来说,采取自尊自重的方法才能让加拿大人相信自己比美国人生活的更好、阅读能力更强,写东西更有水平。但是加拿大研究机构“主权研究所”的负责人鲁迪亚德·格里菲茨对这样的办法持强烈的反对态度。他说:“这种荒诞的说法实际上是反美主义的一部分,是自以为是,自我麻醉,最终只会导致自我毁灭。这样做只会阻止我们对于加拿大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的认识。”格里菲茨说,如果美国某家电视台的记者也来加拿大的街头走一走,在街头随机采访几名加拿大人关于加拿大的历史,也许会发现加拿大人对于自己国家的历史同样也知之甚少。 (老杨)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9112@0)
2001-9-24 -05:00

回到话题: “恭喜恭喜,加拿大终于有麦当劳了。”和“加拿大总理普京” ( 看到最近加拿大对美国的尴尬,想起了这片老文章。)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美国话题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