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日记6

yellow (yellow)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00-12-27 较冷

-- 第一次在加拿大看电影
来加拿大后一直从电视上看到近期电影的广告,想去看,但是怕太贵。邻居有个来了2年的人很喜欢看电影,几乎每周二都要去看,因为那天半价,7块,但是我嫌贵,没去。25日房东要请客,因此和邻居的姐弟二人先到Finch的天皇名粥吃了晚饭,有粥、面、菜,3个人连小费(tip)共计31块。

完了到Egliton/Young的电影院,看到有我一直很想看的Virtical Limit,12块,一咬牙也就买了。加拿大的一个电影院里有很多的小厅,每个小厅大概可以做150人左右,同时放不同的电影,随客人挑。我去的时候就有Vertical Limit, What Women Want, The Proof Of Life, New Groove等等,大概同时有6~7场。开场后有大概10分钟的广告,主要是介绍近期的电影片断,不想国内放那些老掉牙的纪录片。电影票上没有座位,随便坐,因此通常都提前进场,我那场人不多,因此可以随便坐了。电影的屏幕有点凹,这样做我猜是为了考虑坐在边上的人的角度。给我影响最深的就是它的音响系统,真是一级棒!特别是Virtical Limit里面的那些暴风雪、雪崩的声音,我只能用逼真、身临其境来形容了。

我看的Virtical Limit,很刺激,内容很像“拯救大兵瑞恩”差不多,都是死了好多人,才救回一个人。但是宣扬的那种精神,我觉得比国内的爱国主义要强了不知多少倍。

-- 加拿大的小费
来了多伦多3个月,经历了几次付小费的情况,有打的、吃饭、买咖啡。加拿大的小费叫tip, 不是我在国内学校学的fee。一般是10%,像我通常到Coffee Time去买咖啡的时候通常都是扔一个quarter(25分),这是我邻居教我的。因为她就在Coffee Time打工。Coffee Time是加拿大(或只是多伦多)的连锁的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他还教我不要在服务员转身的时候扔而且扔的叮当作响,因为这样做的人通常只是扔1个penny(1分)。


2001-1-1 阳光灿烂
在21世纪来临的时候,似乎很难入睡,早早的就起床收拾,希望从新世纪的第一天开始就有一个好的开端。

昨晚是在电视机前度过这个世纪之交的。由于上夜班回来比较累,又没有汽车,节日也不知道汽车通到什么时候,因此就看看CityTV的“元旦晚会”。在开始倒计时的时候心里也在随着观众一起数着,虽然那一刻只有邻居,虽然那时候内心是无比的寂寞,虽然那时候远非如在家时的热闹,虽然那时候有的是对过去无尽的怀恋,虽然那时候甚至有掉眼泪的冲动,但是,但是我知道新千年终于来临,我将会迎来属于我的新的世纪,我一定会有阳光灿烂的一年,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人们通常都会在新年来临之际默默许愿,我也同样。

-- 家里来的包裹
前两天从朋友那里取回父母带来的包裹,里面有毛衣一件、汤料若干、篮球一个、护手霜、洗面奶,带的牛肉已经给加拿大海关没收充公了,还有托相苏帮我买的零点/张学友的CD。回来后听着零点的“你到底爱不爱我”,很熟悉的音乐,看着包的整整齐齐的衣物,眼前似乎又看到父母在准备衣物时的细心,心里不由升起一股眷恋之意。

前天晚上收到父母发来的祝贺新年的邮件,父亲过了元旦后就要退休了,父亲把他的一生也作了一个简短的回顾,从读私塾开始,到20年的军旅生涯,以及在苏州全家团圆的时间,有些我也第一次知道。读着父亲的回忆,我能感觉到父亲对过去时间的无限依恋。(。。。。。。)当天晚上我就给家里挂了个电话,父亲和2个亲戚在家,母亲上班还没有回来。听到父亲急匆的口气,顿感熟悉,而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还是很遗憾。(因此暂时停下来给家里挂了个电话,和母亲狂聊了一阵方才作罢),现在感觉好多了。真要感谢Internet,原先在家的时候,由于年龄的关系,一直和父母很难沟通,倒是离开他们后,用了Internet/Email后, 发现原来没有说的,现在在邮件里写的倒是舒畅流利,大家都能写上一些心里话,父亲也不再是一味的教导、训斥,而是略有一点欣赏、坦陈,而我也没有回避,倒是直抒胸臆,坦陈而对。现在见面机会没有了,但是彼此的了解到加深了不少。

-- 老邻居
昨天还收到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发来的邮件,自从读了大学后就很少联系,因此受到新年问候又是意外又是惊喜。刚刚和母亲通电话时得知还有一个老邻居,现在已经到了德国留学一年了,看来我们以前住的地方真是人杰地灵啊,哈哈!看看有没有机会再联系上,如果可能的话,可以来个中国-加拿大-德国三地聊天,哈哈哈,不亦快哉!

2000-1-2 阳光依然灿烂,温度依然很冷
(删去40字)

2000-1-5 又开始下雪了
连着差不多上了一个星期的夜班,开始渐渐习惯了。英语也比一开始又有了一点进步,和别人的聊天也比以前多了。看来学英语真的有点曲折委婉,有时候你能感觉到进步,有时候很长时间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退步了。

昨天晚上给朋友挂了个电话,他今天早上坐飞机从美国回国,打电话和他道别一下,其实也有点羡慕他,可以回国看看。来这里这许长时间,渐渐明白和体会到什么是“魂萦梦牵”。


2000-1-8 阳光充足
上了一个星期的夜班,终于有2天的休息了。有一点痛苦的是由于逐渐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到了周末晚上想睡觉的时候居然睡不好,一晚上居然醒来5次。不过有一点欣慰的是昨晚上做梦时居然开始讲英语了,据说这是英语跨入新境界的一个特征。

-- Phone Interview
今天中午时中介约好有个telephone interview,是从Ottawa打来的,本来没有考虑那里,但是由于公司的确很有名(Bell Canada),因此也就同意了。结果一来由于太紧张,本来可以回答的问题或准备过的问题都没有回答出来,二来由于对方应该是免提电话,说的又特别快,很多时候第一次都没有听清,把刚刚建立起来英语的信心又给扔到Java国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当场就让人给拒绝了。当时真的很失望,连电脑都不想碰了,甚至不想看见,什么都不想做,但是静下来想了一会儿,不能给这些事情影响自己的情绪,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于是重又坐了下来。总结下来,一定要有真才实学或者一定要好好准备各种面试,不能因为已经面试过好几次了,已经很熟悉一些问题后就忽略了准备工作,我这次就吃亏在这一点上。祝我下次好运!!

-- Coffee Time
这阵子上夜班的时候,都会在休息时间到隔壁的Coffee Time去坐一会儿,要一杯regular and double sugar 咖啡,抽根烟,一个人坐在那里遐想。那时候的思绪是最自由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想的多得还是“那片让我魂萦梦牵的地方”

-- 加拿大的静
昨天早晨回来的时候想到店里去买点东西,但是很多点没有开门,才想到是星期天,不开门,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失望的回去,走过4~5家关门的店铺,上了一晚上的夜班已经很疲惫的大脑也已经进入休眠状态了,只是随着老马识途的本能往回走,走着走着,总觉得有点有点不对劲,对啊,是有点不对劲,在哪儿呢?休眠的大脑有逐渐Waming up了,是不是太静了?对,是太静了!

今天是星期天,很多人都去了教堂做礼拜,或者根本还没有起床,店铺没有开门,在诺大的拐角处,只有几个著者拐杖在那儿打招呼,路过一个Coffee shop,里面只有一位老者在安静的看报纸,在往下走,只有一条安静的走廊和没有开门的店铺,没有了平时的喧闹声,也没有风,只有脚踩在松松的雪上“嘎之嘎之”和间或汽车从身边缓缓驶过的引擎声。感触到这种安静,也让我的疲惫的心灵平静下来,渐渐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脑子里一片宁静,好无杂念,杂念在这种雪白安静的环境里也无从升起。我知道我已经“入境”了,已经“入静”了,这种静,是安静、平静、宁静、纯净…… 这种“静”是当年在大学里练气功时拼命想进入而又根本不知门在何处的“静”。

-- 加拿大的自由
想到练气功,我就想起了前两天上晚班时看到3个学生模样来店里复印东西的情景。他们穿着宗教的服装,那者类似一本圣经的书。虽说我也有点宗教信仰,尽管政府说宗教信仰自由,但在国内看见那些穿着僧服、道袍的人总觉得怪怪的,但是看着这3个人,除了有和平常人一样的神情外,还有着因为有了某种虔诚的信仰而附带着的3分骄傲、3分自满、3份自得和一分不可一世的神情。我明白“相由心生”的道理,他们那种由于有了信仰而内心充实的神情实得益于加拿大自由的制度和自由的社会风气,在这里鼓励人们保持自己的特点、宗教。。。。因此才有了这3个学生的充实的神情,也才有了前一阵子我和一个法轮工分子为“真理”而争论的情形。

-- Yellow日记6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973@0)
2001-1-9 -05:00

回到话题: Yellow日记6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