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象那么多人要千方百计离开国有企业去外企,那也是一个相对讲理得多、人性化得多的地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母亲!悲哀呀。。。我在大学里是较早入党的学生,入之前,真的是很虔诚;可是,入了之后,才发现。。。

guest1111 (杨柳的灵活性)
(#212117@0)
2001-9-28 -05:00

回到话题: 沉重的话题——与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聊天”之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家庭与子女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12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