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曾国藩嫁女戒女谈起——与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聊天”之一

stweb (卖炭翁)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从曾国藩嫁女戒女谈起
——与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聊天”之一
“……余每见嫁女贪恋母家富贵而忘其翁姑者,其后必无好处。余家诸女,当教之孝顺翁姑,敬事丈夫,慎无重母家而轻夫家,效浇俗小家之陋习也。……”摘自同治二年八月初四曾国藩家书。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尤以嫁女为父母最不易处理之家庭大事,虽帝王公侯、名门望族也不免三思而行。具有正常思维能力的父母在择婿时,无不以人的品德和性情为第一要务;也就是以女儿的家庭生活幸福为首要条件。为此,也必然要对自己的爱女予于训戒。
曾国藩为晚清“中兴名臣”,权倾满朝。其嫁女戒女之用心,亦足显其眼光之远大。
时至今日,中国儒家文化的优良传统,在中国大陆,可以说是“荡然无存”。整个社会在精神文化领域是满目苍夷。整个社会以投机取巧为荣,说大话、说假话为习惯,告密、出卖朋友或亲属为“头脑灵活”。到处都有假,什么都是假的。假文凭、假人事档案、假党员…假烟、假酒、假大米(还有毒呢)……有人感叹地说,我们现在还相信什么?我们还用什么?我们还吃什么?
就拿大陆女孩来说吧,如果不知根知底,神仙也搞不清楚她是怎样一个人。别的不说,大陆的一些医院有一项业务特红火,(我主观地想,国外的“鬼佬”们肯定想不到)那就是“处女膜再置”手术。据说,来就诊者,竟以女大学生为主。令人毛骨悚然。(这里的话语有开玩笑成分)
其实“处女膜”的问题,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人倒不必看得那么认真。需要认真考虑的仿佛应该是,如何“识人”。
不过这可太有学问了,我一辈子为人处事吃亏上当都与我不“识人”有关。但是不要只说我不“识人”,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一代枭雄毛先生就“识人”吗?我们不谈政治上的“识人”问题,就说说他的家事吧: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周恩来语)出身于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平民家庭,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红五类”),思想进步、勤奋好学、聪明能干、年轻貌美。20来岁就独自一人投身到革命中,而且是到“十里洋场”的上海滩啊,而且很快从满口山东土话的山东大妞成长为一个誉满中华的上海电影明星(先不管她是几等明星)。38年到延安以身相许于伟大领袖之时,年方24岁。一个多么年轻有为的女同志啊。
其实呢,这位女同志带着浑身的“浇俗小家之陋习” (将她与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比较一下就很明显了),来到我们的伟大领袖身边,可真正是“引狼入室”了。这就不多说了,世人皆知。
但是冷静思考一下,她这样的人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能受到比较全面的教育、从而具有“如何做人”的道德基础吗?不是苛求她,而是她在中国现代历史的进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名副其实的第一夫人。她能“母仪天下”吗?非也。结论却是:祸国殃民。
换个角度看这个人,如果是进入平常百姓家,年轻时可能是个悍妇、泼妇,年老后可能是个悍婆、泼婆而已,顶多也就是搞了个“家破人亡”——但是最关键的是:她只能祸害一家人,而不是祸国殃民。
我们讨论择偶问题,也并非是要强调“门当户对”,或者非“大家闺秀”不娶,而是要跳出固有的成见。比方说,“平民家庭的女孩作风朴实、感情专一、懂得人情事故”,“富贵人家的女孩狂妄自大、目无尊长、见异思迁”等等,可能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这些看法是否带有理想主义或“唯心主义”的色彩呢,应该多多思辩。正象我开始所引述曾国藩嫁女戒女的话语,正常思维能力的父母为了自己女儿的生活幸福也必然要对自己的爱女时时予于训戒。
当然,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当今中国大陆基本上不存在真正意义的“中产阶级”(大多是“刑事犯罪刑满释放分子”),学术圈内也很少有称得上是“学人”的教授(就国学基础而言,文科的“博导”连前清的秀才都不如,甚至连我这个数学力学专业的人都不服他们),高干圈内更多的是“李闯王”的后代——“老子打下来的天下,老子坐,然后老子的子孙坐”,满脑袋“高粱花子”。武断地讲,他们之中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不多。
这个问题越说越远了,以后再讨论。明天还要上班。

父字2001年9月29日星期六10:20:23 PM于因特网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13121@0)
2001-9-29 -05:00

回到话题: 从曾国藩嫁女戒女谈起——与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聊天”之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1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