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腔洋调讲华语 (zhuan)

kevin2000 (流星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洋腔洋调讲华语

--------------------------------------------------------------------------------

● 郭莹(文)

  如今洋人欣赏古老的东方魅力越来越时髦,想学华文的洋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若阁下在西方街头散步,奉劝你用华语聊天时得留神“隔墙有耳”。话说几名中国人正走在纽约街头,忽有一美国壮汉闯进眼帘,便顺口发了句感慨:“这老美简直胖得没边了。”话音才落,那老美扭头回敬了一句华语,差点没把两个中国人震晕过去。

  “我恨歌星扔死你”

  我曾教过一名即将赴华工作的英国人约翰,他决定临行前恶补一下华语口语。他指定要学的是BBC广播公司出版的汉语(华语)课本,该书扉页上的广告词甚有煽动力,声称无汉语基础者也能“一看就会说”。翻遍全书都找不着一个汉字,通篇皆是英文和汉语拼音,整个是一本文盲汉语教科书。据说此书是专为那些放弃学习像天书一样难学的汉字,只打算学会说点华语口语者预备的,洋人操练此文盲汉语常闹出令人捧腹的笑话。

  话说约翰,一见我的面就自豪地卖弄起华语学问来,他说的是:“你嚎(好)小姐郭,我恨歌星(很高兴)扔死你(认识你)。”约翰很珍惜与华人的对话机会,笑话便层出不穷。比如他告诉我:“我的媳妇(西服)在皮包里。”“今天早上担心马路太忙,我七点就‘出家了’。他的中国好友回国了,约翰经常念叨的是:“一个火人(好人),飞去了(回去了)。”每次走到楼梯口,约翰都会略微躬着身,一派典型的英国绅士风度,口中念念有词:“请小心裸体(楼梯),下流,下流,一起下流(下楼)吧。”一次我们聊
起文革,他激动地表示在电视里见识过中国的“红胃病”(红卫兵)。

  学习用华语表达方向时,这种望音生义的现象就更明显。比如约翰说,他的一个华人朋友就姓“前”(钱),另一个则姓“上”(尚),还有一个姓“下”(夏),他感兴趣地追问为何华人的姓氏里采用这许多方向名词。

  “我是牙齿,请多关照”

  华语里的四声妈、麻、马、骂,是每个初学华语洋人的绕口令,每每练得他们晕头转向舌头打不过弯来,于是“天上下雨”就变成为“天上下鱼”了。洋学生踏进中餐馆开口就将包子说成为“报纸”,侍者还真耐心解释:“马路对面卖报纸,日报、晚报一应俱全。”想吃饺子,遗憾的是冲口而出的却是“轿子”,听得侍者如坠入云雾。

  尤其令小姐莫名其妙甚至气愤的是,他居然要求“红烧屁股”,并声称这是他最喜爱的一道中餐名菜。虽说西方人总议论华人什么都敢吃,但华人尚不至于残忍到“红烧屁股”的程度,是“红烧牛屁股”还是“红烧猪屁股”,皆闻所未闻有这么一道佳肴。洋学生急忙将菜单指给她看,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想吃“红烧排骨”。

  日本的雅子小姐是个中文迷。日本人初次见面那番郑重其事举世闻名,因此雅子认为最要紧的是先得学会用华语做自我介绍,无奈她费了许多劲终弄不清楚“子”和“齿”的发音区别。可怜的雅子每当她兴致勃勃地用华语自报家门时,旁人听起来便成了:“你好!我是牙齿(雅子),请多多关照。”还配上一个地道
的日本式鞠躬。

  “那真是一餐‘大便饭’”

  一名初到北京的英国外交官,对于自己现抱佛脚讨教来的汉语,跃跃欲试地操练起来。中方官员客气地告诉他今晚为他洗尘,特准备了一餐便饭请他赏光。英国老兄望着满桌山珍海味吃惊道:“如果说这是一餐便饭,那可真正是一餐‘大便饭’了。”

  美国鸿儒马克时常爱炫耀他那与众不同的学问,此人的爱好是整天抱着一本厚厚的《英汉词典》,从词典里拿来中文词句接着就去活学活用。黄昏时分在林阴路上遇见他,我上前打招呼:“你好!马克,散步呢。”他笑嘻嘻地来了句:“对,我正在这里徘徊。”我忍住笑,兴趣盎然地追问:“你明白徘徊的意思吗?”他一本正经地答:“当然知道,徘徊就是在一个地方来回来去地走着。”接着又像模像样地学着华人腔调说:“你先慢走,我在这里还得徘徊一会儿。”

  马克逢人喜自我介绍:“我是个土里土气的人。”每每都令众人笑得人仰马翻。马克很惊讶,因他在词典里读到“乡下人”译为中文就是“土里土气的人”,他只不过想说自己出身于农民,为何会导致如此喜剧效果?马克生搬硬套词典术语的习惯,有次着实令他尴尬万分。不知他从哪本词典中查找到“废话”一词的英文翻译含有双重意思,一为没用的话,另外还有客气的含义,马克大着胆子运用起他的新名词。一名来英国作商务访问的中国政府的处长,与英方谈判之后夸奖马克的汉语水准高,马克赶忙谦虚地表示:“您真是太过奖了,全是废话、废话。”那名处长先生当即一脸惨白地走开了。

  虽然有这么多让我忍俊不禁的笑话,但看到这些金发碧眼的洋人们努力学习我们民族的文化语言,倒也令我欣慰。我鼓励道:“你们的汉语都进步很快”。他们大家异口同声地回敬我东方式的客套:“果酱、果酱(过奖、过奖)”。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15883@0)
2001-10-3 -05:00

回到话题: 洋腔洋调讲华语 (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休闲娱乐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15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