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Pingle学法律》之一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有句俗话形容一个人是笨伯,是这样说的:你这个人呀,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如果这个标准成立,那么我就属于笨伯的行列。被人卖了以后,虽然没有数钱,但是帮人家算了一下卖Bingle的利润。

  出杭州的机场以后,上了一辆出租车,这时候我发现原来机场已经搬到了萧山,从机场到市区居然有120块钱的车程。更令我吃惊的是,出了机场没有三百米,车就停在了路边,司机下车和另一辆车嘀咕半天,回来跟我商量,让我上那辆车。北方人的我,哪里听得懂浙江话,司机费了很大的力气说普通话,才让我明白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机场里排队的出租车,都是萧山的车,而路边的那辆,是杭州市区的。萧山机场不允许杭州的车在机场等客人,杭州市区也不允许萧山的车在市区载客。所以呢,杭州的出租车到了机场以后,只能空驶回去,而萧山的出租车,也只能从杭州空驶回萧山。于是两个地方的司机达成了一笔交易,萧山的司机把车上的客人“Bingle”卖给了杭州的司机,他直接回去再排队,杭州的司机也不用跑空。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答应了。可是等到杭州的司机掏钱的时候,我再一次吃惊了。没想到杭州的司机居然要付给萧山的司机75%的车费,也就是90块钱,而他自己跑几十公里,只能挣30块钱,其中还包括公路收费!

  我立刻懊恼不已,早知道自己走三百米能够省90块钱,我一定坚定的走出来。不过很快,我就被这道奇怪的数学题吸引住了。杭州的司机的白赚了30块钱,萧山的司机白赚了90块钱,而我原本也要付120块钱车费,所以不赔不赚。那么谁在这笔交易中赔钱了呢?

  回到家,我得意洋洋的给正在学CGA的Pingle出这道题。Pingle放声大笑,“典型的非专业人士!我来告诉你吧,这是两笔交易,而不是一笔。你付了120块钱以后,你和萧山的司机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你付了钱,也享受到了服务。至于他们两个之间的第二笔交易,和你没什么关系。你既不算买方,也不算卖方,而是交易中的货物,笨伯,你自己被卖了90块钱都不知道吗?”

  我立刻恼羞成怒,大叫:“没天理了!地方保护主义!中国特色!”Pingle撇撇嘴,“别什么都扯上中国特色。”说完,她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多伦多的皮尔森国际机场晓得不?我们马上要去的。机场隶属于密苏索加地区,它的市政立法规定,在皮尔森机场拉客人,必须有密苏索加市的出租车执照。多伦多市区的出租车,不能在皮尔森机场拉客人。嘿嘿,就象杭州和萧山的关系。

  这天呢,一个来自北京,叫Bingle的客人,在机场上了出租车。上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他上的出租车持有的是多伦多市区的执照,而没有密苏索加的执照。在路上,这个好奇的Bingle东看西看,居然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比较冷静,没有吭声。

  安全的到了目的地以后,Bingle拒付车费。撇下气愤的司机,在那里吹胡子瞪眼。司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到密苏索加的Peel县The First Small Claim Court告了Bingle。你猜结果如何?

  我想了一下,假装大哭:“怎么办呀,才下飞机,就要被抓走啦。”

  Pingle嘿嘿一笑,说:“不要怕,有我在。告诉你吧,法庭不会判这个司机胜诉的。他跟你的运输合同,也就是你这个法盲嘴里的“交易”,由于他违犯法规在先,而属于非法(Illegal)合同。加拿大的法庭,不会帮助这个司机找你要回这笔钱。当然,假如你因为这次无效的运输合同,而受到了任何损失,司机却不能借口他没有执照,而推卸掉他应有的责任。”

  我听的目瞪口呆,怀疑的问:“你确信吗?咱们俩个,不都是法盲吗?”

  “我再一次严肃的告诉你,我这个学期正在学习加拿大的法律课,虽然只是皮毛,也足以当你的法律顾问了。怎么样,跟我学法律吧,笨伯,就从学习如何合法的坐霸王车开始吧。”Pingle顿了一下,补充道:“当然,前提是司机是比你还笨的笨伯,敢于冒险。”

  我立刻晕倒。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19183@0)
2001-10-8 -05:00

回到话题: 《我和Pingle学法律》之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法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19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