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上海—我的故乡 加拿大—我的新家

rickt (Rick)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李静明

一位在上海住过两年的朋友曾对我说:“你们上海人对上海的那种偏执真让人难以理解。”我发现,我的这种偏执在来到加拿大后发展到了顶峰。有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多伦多除了那几块草地和蓝天,没一处赶得上我的故乡上海的。来多伦多一年多,我魂牵梦绕的就是回趟上海。去年12月,我终于成行了,走前我读了marvin的北京印象,读了玲玲的回国观感,直读得我热血沸腾,心驰神往。临走时的心情,简直就像去会一个久未见面的初恋情人。那种感觉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我不是一个离不开家的人,从小就随家人从一处迁居另一处,16岁时离开上海去外地读大学,学期临近尾声时想上海也没想得这么厉害。

我是傍晚时分到达上海的。小车奔驰在宽阔的浦东世纪大道,华灯初上,流光溢彩。我对亲友说:“上海不要太漂亮噢!绝对比多伦多繁华!”

谁知这夜幕下的上海竟是我此次回来唯一留下的美好印象。第二天天一亮,我就发现上海像一个洗尽了昨夜铅华的妇人,是那么的不堪一看。对我这样一个对上海有着偏执的人来说,是不忍一看。天是灰蒙蒙的,所有高大漂亮的建筑都是雾里看花;地是灰蒙蒙的,废纸和积尘随处可见;空气是灰蒙蒙的,鼻孔整天就像两个黑烟囱。街上的人粗鲁无礼,走来走去都像是民工的样子。大概别人看我也像民工的老婆----大上海的马路也不会过,畏畏缩缩地夹在公共汽车、出租车、助动车、三轮车、自行车的里面,护着个孩子,要走不走的,遭人唾骂。我在上海住了那么多年,天天舒服惬意,好象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现在回来却感觉处处难忍。记得在多伦多的一次聚会上,一个在国外生活多年的人从上海探亲回来,大谈上海教他如何如何受不了,再呆下去一定会使他发疯。作为上海人,我简直感到一种侮辱,我想这家伙已经发疯了,上海不好,还有什么地方好?那个晚上我没理睬他一句话,谁曾想我回去后就变成了第二个他。

回上海没多久,我的孩子开始眼睛发红,鼻子发痒,喉咙发毛。我担心再演变下去又要变成出国前经久不息的慢性咳嗽。1月11日我带孩子到上海最著名的那所耳鼻喉专科医院去看。在接待处,我问一位目无表情的女士:“请问,看鼻子的在几楼?”我仿佛听到她说:“二楼”,但她金口玉言的两个字吐得很轻,我就再确认一次:“对不起,看鼻子是二楼吗?”女士一下子怒目圆睁,头伸过来,总算正眼看了我:“是的!是的!是的!”我自讨没趣,拉着孩子就走。前脚还没离开,后面就听女士破口大骂:“现在的人神经病哇?告诉她二楼还要再问一遍!有毛病的!”如果当时她能用这么大的声音回答我,我一定不会再问第二遍。我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我满怀着一肚子思乡之情去见故乡亲人,没想到故乡亲人正怀着一肚子的怨气等我去撒。我不禁问自己,“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我觉得上海人的心态怎么变得这么浮躁,一触即发?上海的乡亲会否也觉得我怎么变得这么挑剔,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

其实热情的上海人我也是碰到的。那天我去银行办事,轮到我时排在我身后的一位四五十岁的男士跟了上来,与我并排站在柜台前。柜台高大宽阔,铁栅栏严加把守,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抢劫嫌疑犯。我踮脚引颈与职员遥相对话,非常吃力。旁边男士见了,不时地插一两句话,热心地帮我解释。我不理他,也不看他。他的热情却一点不受影响,继续在一旁“场上观看指导”。终于该我输入密码了,我扭过头郑重地看他一眼,意思是说,请你退到一米以外。男士也瞪眼看看我,意思是说,快按呀,还愣着干啥?我是一个很顾及面子的人,自己的人家的都顾及,那男士看上去不象坏人,只不过热心过头。我再做不出什么行动,胡乱地揿了数字,耳后如刺针芒,心里很不舒服。现金到手后,我在他的眼皮底下开始数钱,数到一半还在想着要不要更改密码,心慌意乱地就数错了,只好再从头来一遍。男士脸上更是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能一把拿了来亲自替我数一数。

我从银行出来,用一句上海话来说,已是“汗汤汤滴”。

这次回上海还有一件使我痛心疾首的事。我八十岁的老母平时省吃俭用,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得知我们要回来,想了一个月要去买大闸蟹给她最心爱的外孙接风。谁知她买时个个活蹦乱跳,到家后才发现,螃蟹四脚朝天地早被换了包。老母一下子傻了眼,连连抱怨自己老眼昏花没有监视好。望着母亲白发苍苍,腰弯背驼,我真的很心疼,心疼的不是买蟹的高价钱,心疼的是一颗母亲的心。母亲带着歉意唠叨这顿没吃成的螃蟹直到我们走。

我有个多年在国外的上海朋友说:“你回国后的心情我很理解,我们当初都是这样。开始两三个星期最难受,后面就会又习惯了。”或许两三周之后,我真能如朋友所说,重新发现上海的种种好来。然而我没有再多的时间去习惯了。走在浦东机场气势非凡的现代化候机大厅里,我对上海的惜别之情是复杂的。上海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和朋友。可是当我隔过候机厅宽大透明的玻璃墙,忽然看见外面机身上醒目的红字 Air Canada,我的心头不由得一热。Canada,久违的名字,从未如此地亲切和熟悉。她静静地等在那里,等我回去。我轻轻地挥一挥手,再见了。上海是我一生的背景,我永远的故乡,但是我现在要开始热爱加拿大,加拿大是我的家。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19697@0)
2001-10-9 -05:00

回到话题: 回国观感:基础设施的落后,卫生条件恶劣,贫富悬殊,挟洋货以骗国人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19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