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的方法--张五常在辽宁大学讲演 (转)

danieldu (天马行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求学的方法--张五常在辽宁大学讲演

记录者按:2001年9月23日下午,张五常先生及夫人丁女士于辽宁大学礼堂讲演,以下根据他的
夫人的普通话翻译的录音整理,有不清楚的地方用_或( ?)标示。我听不懂粤语,所以不能
精确反映他的重复、停顿、省略,进而反映他的思路。其中问答部分由于现场没有给问者提
供麦克风,加上有些听众状态不好,现场噪音很大,难免有疏漏和错误,望谅解。终于整理
完,很累。之所以费这么大气力,因为我觉得这是篇对很多学人都有启发的讲稿,希望更多
的人受益。希望有更多的人投入到降低信息费用、促进共同发展的行动中。听讲演时能感受
到他真诚的赤子之心,他给我的印象与媒体和论坛中间接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我想这篇讲
稿可能改变一些人对张五常先生的偏见及消除一些误解。当然,看文和临境的感觉是不同的
,希望不会弄巧反拙。正文如下,请分享。

(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细节,想讨论此文或有好的信息请不吝给starlitsky@yeah.net发信)

张五常:

各位同学,在我还没来辽宁大学之前,你们说没有指定题目给我说,昨天晚上我跟同学
聊天时,他们说希望我今天能够讲“新制度经济学”这个题目。可是刚刚吃中饭的时候,我
跟你们的同学和老师再谈起来的时候,他们说今天来的有很多都是本科生,对本科生来说我
花一两个小时也不见得把新制度经济学讲得很清楚。后来我们研究的结果,半个小时前我们
决定了题目是“求学的方法”。(掌声)

求学的方法和读书的方法是有点不同的,我今天要谈的是求学的方法,求学的方法跟读
书的方法是有点不同的。我今天要谈的是求学的方法,求学的方法跟思考的方法也不一样。
我曾经写过文章谈过思考的方法,还有读书的方法,这两种方法我都谈论过,但是有关求学
的方法我却还没有写过文章发表。在许多外人的眼里,我本人在很多方面都少有成就。问题
就是很多人不明白,我这个人一生前三分之一是一事无成的,念书不成,没有什么事是做得
成功的。我被学校赶出学校有两三次。(笑声)我留级的次数也比我所认识的朋友都来得多
(笑声),我在中小学的考试差不多每次都是不及格的(笑声)。但是后来进了大学以后,
我差不多每次考试都是考第一的。(掌声)我的论文也得过奖,差不多什么奖都是我拿的(
掌声)。同一个人,我所做事情的方法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我一向都是如此,我并没有想去
刻意地去考第一,也从来没有特意地要去拿什么奖。同样的人在某种情况下可以一事无成;
而在不同的情况下,可以做出许多令人羡慕的成就。我当教授当了这么多年,我对学生的成
绩并不是太重视。学生念不成书,我从来不会看不起那个学生,因为这是很难预测的,因为
那个念不成书的同学突然之间会变成很厉害。

我有一个外甥,在中学时念书是很不错的,起
码要比我做中学生时念得要好,比我好得多,但是他在香港的时候没有一间大学要他,所以
他的成绩进不了大学,这是1970年代的事。那个时候我是美国大学教授,我那个时候认为我
这个外甥是有前途的,我就写了一封信去给香港中文大学的校长,香港大学我是不敢写的,
因为香港大学是绝对不会收他的,香港大学是世界上二流的大学,那个时候中文大学属于差
不多是四流的,那时侯我就写了一封信请中文大学。我亲自用教授的名义写,我通常很少用
教授的名义写的。我说我这个外甥念书是可以的,可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校长亲自回信,
他说我不是说你的外甥念书念不成,但是是不够好,我们中文大学不能收他。(众哗然)那
我这个外甥就1970到美国来跟我读书。

那个时侯1970年他是进大学一年级,1976年拿博士,
现在是世界上的大名家,他姓赵,赵成英,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当教授,任何人假如是做有
关细胞研究的话,全世界任何研究细胞的人没有人不认识他的。(掌声)我记得几年前,大
概是五年前吧,香港大学要招聘大学校长,他们提名一位在华人中算是最有名气的生物学家
。我为了好奇心,我叫我的同事们查查看,他这位学者的文章被人家引用的次数,每年给人
家引用多少次,查的结果:他的作品每年被人家引用大概三、四次之多,这已经算是相当不
错的。我又为了好奇心,去查查我这个外甥,而他的文章每年被人家引用150次之多,(笑声
、掌声)像这样的例子,就可以告诉各位同学:假如你们念书念得不好,并不代表你们是没
有希望的。我自己教我自己的儿女,假如他们的成绩在中学稍稍好一点的话,我就骂他们的
。(笑声)

因为求学就像长途赛跑,一开始你就跑在前面是很不聪明的,一定要到最后的时
候你才发劲。我跟我儿子说得非常清楚,我说你要正式发挥你自己的潜在力的话是要在25岁
之后开始,可是没想到他18岁进大学的时候,他问我说我是不是现在可以发挥我的潜能了(
笑声),我说可以少稍发挥一点,可是没想到他一发就发过了头,每样学科都差不多考满分
。(笑声)我又把他训了一顿,后来我就跟我的儿子君子协定——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不准看
书。我对我儿子的教育,我只是以我个人的经验来教他,我说假如这门科是六十分及格你能
考到75分就是最好的,假如你考到90分的话,就是多读了浪费了,(笑声、掌声)浪费了。


后来我看到我儿子念书,他说他考80分,他说他要考80分,他就能考到80分,他说要考70分
,他就可以考到70分附近,那时候我就开始放心了,那时侯我就知道我的儿子知道怎么把握
了。100分是满分,你要考到100分是很容易的,100分是满分,你只考80分就表示说你能控制
自如,就是说你念书念到有80分的把握你就停了,这算是一流的读手。(掌声)所以我个人
认为,你们作为学生的是很难知道你个人的潜智(质)_在什么地方,怎么样去尝试地找呢?
(思考)第一个问题你就要问自己:你对这门课有一个兴趣。但是你对这门课自己到底有没
有兴趣有时候是很难知道的,你没有真正尝试过,你是不知道的。你可能对很多东西都很有
兴趣的,但你没有试过你是不知道的。有些东西我是毫无兴趣的,比如说要去念会计,会计
这门课我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因为我觉得会计就是把数字掰来掰去,也许现在的会计跟我那
个时候念的会计不一样,因为现在有电子计算机,所以不一样。那个时候我们念会计就是把
数字掰来掰去,非常沉闷。我对很多学问都是很有兴趣的,但是你要自己问问你自己你对某
门学问是不是有兴趣,你要比较客观。

第二个,你自己需要衡量的,你就要问问你自己你是不是有机会念得很好做得很好,你自己要
能够判断,别人不能够告诉你的。你为一个兴趣去做某件事,假如你自己知道你对这门没有什
么天分的话,就不要勉强。你就可以继续为兴趣而做,但是不要勉强,因为你自己知道没有那个
机会的话就不要勉强。人要有自知之明,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能够有自知之明。在这方面
我本人算是蛮厉害的。我看到有很多东西我自己知道我自己是没有可能有什么成就的,我就
不会花功夫下去。有兴趣的去研究一下可以,因为自己知道是不可能有什么大成就的。我小
的时候,打乒乓球,我在学校里面拿冠军。后来在香港某一个机构里面,我看到一个年轻人
,那个时候我13岁,那大概十、十一岁左右,他比我小两三年左右,他完全不会打,我就教
他打乒乓球。我教了他三两次以后,我就知道我的天分不够了,很明显的。他那个时候还不
能够胜过我,但是我看得出来他是打乒乓球的天才,后来我教了他两三个月而已,我就完全
输给他了。我就知道我在乒乓球方面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去玩玩是可以的,娱乐是可
以的,但是想要在乒乓球上有点成就的话,我就知道我是不值得考虑的,因为你看得到有的
人是可以比在乒乓球方面你厉害得这么多,你只要跟他玩两三个小时就知道了,很明显他的
天分是比你高很多,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的名字就是容国团(掌声、哗然)。

有一些玩意儿,
我自己知道我是行的,并不是我没有兴趣,而是我不喜欢那种感受,譬如说下中国象棋,我
认为假如我继续下象棋的话,我应该可以下得非常好。问题是象棋这门玩意儿,假如你是跟
一位真正是高手下象棋的话,你下完那盘棋以后你整晚都睡不着觉,因为我的脑子里面就会
不断地想到那盘棋,你们下过象棋就知道了,假如你们真的是花过心机去下一盘棋,你走的
每一步你都会记得住的。假如是跟一般的人下象棋,你赢的话你没有什么满足感;假如是跟
一个高手下的话,你用心机下一盘棋,对我来说我是睡不着觉的,因为有这种情况存在我就
放弃了下棋。有些东西我是没有兴趣的,我自己可以做的非常好。

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打
桥牌,我也可以打得非常好,但是我却没有兴趣,因为我觉得打桥牌是蛮简单的,没有什么
太大的兴趣,那么我就没有继续学下去。你首先你们要问自己你对某样东西有没有兴趣,然
后再问自己对这门东西有没有天分。假如你有兴趣,没什么天分,那就不要勉强,你就往其
他有兴趣的方面发展;但是假如你有兴趣,但是没有天分,那也不要勉强,所以要对自己有
客观的衡量。我认为每个人只要你尝试得多总可以找到几样东西自己是有能力的,每个人都
可以找得到,每个人都会有的。当这样东西是你自己觉得有兴趣又有天分的时候,你要学任
何东西,你真的是要走进去的,你是要真正要专心走进去的,一定要专心投入不要只学个皮
毛,一定要投入的。怎么投入呢,那就要讲工夫了。譬如说十年前我决定要开始学书法。我
花了两三个月我就全盘投入了,就进入书法的境界。就像我念经济学,我本科念到第三年的
时候我就整个人投入经济学的领域了。怎么样走进它的领域呢?换句话说就是怎么可以登堂入室
呢?真的是有这个现状的,假如你不走进去,不投入的话,是没有多大希望。你把书背得滚
瓜烂熟都是没有用的,一定要投入。我有个朋友,他的身体不好,是外国人,因为他腰骨扭
坏了,有问题。他打网球,一开球就上网,任何人一看,就认为是大家风范,每个人都会说
怎么打成这个样子。他的球艺并不是很好,参加比赛多数是赢不了的。但是他一开球你就知
道他是好手,这叫登堂入室,他做到这一点。

那时侯我就问他,我说你的网球真是登堂入室
,你为什么能够登堂入室,他说:“我是美国加州长大的,在我周围跟我打网球的一些朋友
们,那些小时侯跟我打网球的朋友们都变成了美国的职业球手”。这就叫登堂入室。就像我
没下象棋很久了,我都几十年没下过象棋了,当然是下不过很多人了。假如你找个中国冠军
和我下象棋。我只要走几步棋子,在任何外人眼里面,都会看得出我的象棋是登堂入室,因
为我曾经在年轻的时候下过工夫。那个时候有一个跟我下棋的就是后来代表香港象棋的,我
从小就和他下象棋。我那个时候不过十几岁,他比我还小,他是神投来的,我天天跟他在一
起下象棋,无形之中我就差不多曾经是登堂入室。投入过一点,只要投入过就不一样,曾经
投入过真的是不一样。就像我的打网球的朋友,他虽然打得不好,比赛是输的,但是只要他
打两手你就知道他曾经是厉害过的。你们必须明白我说的这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像我第一次
跟弗里德曼争辩经济问题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第一次碰到他。他开始问我的时候,我只是回
答了他几句,他就知道我是登堂入室的,他知道我曾经是投入过的,他一听我说就知道我在
价格理论下过很大工夫。因为他看得出我所明白的经济学并不是那些考试考得好的明白的经
济学,而是我真正下过工夫研究过,所以我的对答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你们想学东西一定
要走进去,这是很重要的。可能表面上你们的成绩非常好,但不代表你们真正投入过的。你
真的是进去过的话,你未必真的是大师级的人物,也许连小师级都达不到,但是假如你曾经
进入过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是不一样的。这是很简单的事。

在我临走的时候,在我1957年
要离开香港的时候,那时侯容国团还没有回到中国,他说:“张五常,我跟你做了这么多年
的朋友,我也没有钱送礼物给你,你到我打球的地方来,我只要教你一手怎样开球,这个开
球的方法是我想出来的。”因为在容国团之前,没有人懂得怎么开球,我心里想我都要到外
国念书了还学乒乓球有什么用呢?没有什么用的。可是盛情难却我就到他那去,他教了我一
手反手开球,一种开球,可以两种旋转,他把那个道理说出来,但是他开球的时候我就知道
他是登堂入室的,完全是不一样的。后来我的乒乓球技巧算不上什么的,但是我到了加拿大
,我拿了加拿大的乒乓球冠军(笑声、掌声),并不是因为我会打乒乓球,而是因为容国团
教了我一手开球的方法。(掌声)所以我对你们后学的年轻人,你们想学什么东西,觉得自
己有兴趣的,考虑你们自己有(?)学的天分,一定要走进那门学问。一天不能登堂入室,
多学也是没有用,成绩再好也没有用。在某些方面,登堂入室的那种感受是很难形容出来的
。就好象你跟某一个人谈恋爱,一天不见都不行,(笑声、夫人笑得没说出话)一分钟不见
都不行,因为你整天都在想着你那个心上人。就像我学书法,吃饭的时候想书法,睡觉也想
书法,走在路上的时候那个手也是挥来挥去的(笑声),也是在写书法。我的书法老师是在
上海的周惠君老师,是个女人,是个身体有缺陷走路不方便的女老师,你们听过没有?周
惠君,上海书法协会会长。周老师说,她说:“张教授,真是奇怪。”她说看我写字的手的
动作,假如不看我的字,我的字还不行,只看我手的动作,是100分(笑声)。

她说你来我们
上海的电视台表演一下好不好(笑声),那我怎么能去表演呢,难道只看我的手的表演而不
看我的字吗?那么手的动作是100分,为什么我手的动作是100分呢?因为我学书法的时候,
随街走手就不停地在那写呀写的,我的手一直是动来动去的,动到100分为止。(笑声)当你
一进入的时候,当你登堂入室的时候,你们必须听我说这是很重要的,千万不要以为你们念
书你们念书念得好,就已经是登堂入室,但是假如你真正有一招能登堂入室,你自己会有感
受,你自己会知道的,那感觉是不一样的。你会觉得自己好象似乎有一点孤独,有一点寂寞
。当你进去的时候,你可以跟大师们沟通,你就知道你已经是进入了。有一种寂寞得来的高
傲的感受,成就未必可以,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但你一进去就是进去了。在经济学方面,
我是(??)(好象是“百里鳌”),我当然选读的都是高级的经济理论,我的成绩非常好
,全班可以说是最好的,可是我那时候还没有登堂入室,还进不了,真的是进不了,后来我
自己知道我那个时候真的只是皮毛而已。我是到了博士班大概是二年级的时候知道自己大概
是进去了,因为遇到的老师不一样,你自己的感受不一样,你拿起哪本课本来看你都可以发
现很多错误,譬如说在摄影方面,我在加拿大自己一个人坐在那边拿了部相机,那个时候开
始知道自己是走入摄影这一行的。问题是在某种造诣上,假如你曾经进入过,你要能在另外
一种造诣上你要是能进去或者是登堂入室的话是很容易的,因为方法大致是一样的,所以说
,我学书法都不需要怎么摸索,一进去的话就知道自己可以进去得很快。比如说我1983年才
开始用中文写文章,以前从来没有用中文写文章,我开始用中文写文章是让人家笑的,然后
突然就步进写中文的天地,一走进去以后,所有的风格都改变了。

现在谈谈怎么样能够进去,能够投入呢?(思考)首先你有了兴趣对不对,自己还知道自己
还有一些天分。进去的一个条件,就是要有好的老师,这个帮助是很大的,不需要很多好的
老师,一个就好。没有一个好的老师的话是很难进去的。

所谓的有好的老师指点迷津,就是说这个老师会告诉你怎么样才能进去。我念了三年,拿了硕士
,我的成绩都是满分,都没有进去的感觉,后来我碰见好的老师,他把我带进去的,一把我
带进去的时候我自己就感受得到,自己是知道的,这种登堂入室的感觉自己是知道的,感受
得到的。有的时候你的感觉是这样子的:你自己进去了,你可以看到外面还没有进去的人,
你可以看得出来,在你自己达到某种成就的时候,你就会看到许多还没有进去的人,譬如在
三角上在那边摸索。你好象自己在高山上往下看的时候已经看得到的。所以有的时候人家说
张五常为什么这么骄傲,有时候我看到大学名教授说的一两句话,我可以感受到他们还是在
三角上摸索,要什么时候才能摸上来呢?所以你真正进入的话,你自己是知道的,第一重要
的条件就是要有好的老师,能够指点迷津。我这一生是非常幸运的,我各方面都碰到好老师
,摄影方面碰到好老师,书法方面碰到好老师,我写文章也碰到好老师,我诗词歌赋碰到好
老师,经济学方面也碰到好老师,不用说了,每样都碰到好老师。

有好老师稍稍带一带路,
差很远的。这些年来我碰到好多好的中国青年,都非常厉害,非常好学,可惜没有人指点他
们。所以我常说如果我再年轻20年,我一定回中国大学来教书,我觉得只要给我稍稍指点一
下,就可以了。你要登堂入室去学东西,说容易很容易,说难好难。你摸不到门路就是进不
去。这是第一点。

假如没有好老师怎么办呢,没有的话是不能强求的。那么你就要自己去找书读
,要选书读看,是很重要的,大部分书都是不值得看的,99%的书都是不值得看的,99.9%的
文章都是不值得念的,但是有些是值得念的。我做学生的时候,我选书念是非常厉害的。(
磁带翻面,空一句)不读则已,一读惊人。假如我找到一篇我认为值得读的文章,我会把那
篇文章读得纸都烂掉,我才停手,这不需要太多篇的。一两篇文章的启发性,你的思维就会
马上全都变了。你问我念过的经济文章最好的有多少篇,我数来数去也只不过十篇八篇而已
,因为有几百万篇文章存在,很多是不值得念的,但是我认为值得念的,对我的启发力大,
对你的启发力未必有对我的启发力那么大。我的老师阿尔钦,在1950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叫
作《进化论与经济理论》,我看完那篇文章之后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几晚都睡不着觉!那
篇文章里面的内容是有问题的,有的地方是错的可是无关重要。但是他的观点是非常先进(
明)_的,有创意,你念完了你会觉得他为什么会这样思考。那我就不需要考虑了,我本来想
转去芝加哥大学,我马上不转学了,我知道阿尔钦会回到加州大学教书的,我就等他回来,
我就跟着他。

所以有些文章,是值得读的。我说要看文章念文章不是让你们相信这篇文章,
你要考虑,要衡量,要跟着作者的思路去想,值得这样读的文章不是很多,值得这样看的书
也不是很多,但是你想要登堂入室的话,你一定要能够找到那些好的书来看。第一点要找到
名师指导,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说,当然不如我那个时候机会来得要好。但是关于第二点,
找到好书看,你就要找人推荐,可是在这方面有很多人自己是可以知道的。虽然中国的言论
还是有管制,但是大致上都已经相当开通了,所以在这方面很多同学都能拿到好书看。

还有第三种方法,帮你们登堂入室,当然最好是几种方法都一起来。第三种方法就是找一班志同道
合的朋友们,大家走在一起,大家走在一起。这一点对我个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当年我们
听阿尔钦的课,一班有四、五十个学生,我认为最好问的几个学生,大概有七、八个之多,
大部分都是旁听生来。那个时候我们真的不明白阿尔钦讲的是什么,他讲完课以后我们七、
八个人还是留在课室里面,自己一再讨论,研究阿尔钦到底说了些什么。假如阿尔钦提到一
篇文章,马上就会有其中之一个人跑到图书馆把那篇文章找出来大家轮流看,看完以后大家
讨论那篇文章,有什么重点,或是决定那篇文章整篇都是废物,所以我那七、八个朋友常常
都是这么研讨的。我们那时这个小组维持了有三年之久。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老师是
不可能教你这么多东西的,所以你要大家一起研讨,一起登堂入室。(思考)当你已经进去的时
候,那你就要为兴趣继续做,但是坦白的说,既然已经登堂入室了,你为兴趣再进行研究,
总是希望自己有一些成就的。那怎么样才可以有些成就呢?(思考)

我只能讲我自己的做法
,其他人我不太清楚。我认为要能够有稍许成就是相当容易的事。第一就是在基础上下很多的工
夫,基础是很重要的,而最简单的基础,你要问清楚什么是重要的基础,别人告诉你什么你
不要相信,也就是在经济学方面,就是说本科生的第一年,一年级的经济课我本人是非常厉
害的。因为在最基本的经济学上面我本人搞得非常透彻。50年代、60年代我从事黑白摄影,
我在(????)的工作做得非常好,我对光的处理非常熟悉。我写中文文章,我对古文诗
词的背诵,还有晋朝的文章我能背得很多。我写英文文章,我是背《圣经》的,《创世纪》
,第一章《创世纪》,要背的,我选好的文章来背。我有个基础,这个基础是不急不来的,
假如你是集中做这个基础的话,所需要的时间不是那么长久,但是你一定要集中,在最浅的
地方下工夫,一定要集中注意力,集中精神。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给你们听,在加州大学,
当年,我拿了硕士以后。那时我要参加一个口试,决定这个学生应不应该继续念博士,一般
来说几乎任何人考这个口试,都是及格的,没有人试过有不及格的。我当时,已经拿了硕士
,我是当时唯一4.0,就是考满分的学生,那些高深的理论,我都是考最高分的。这个口试,
任何人都会通过的,我考的时候,三个老师坐那儿,赫舒拉发在场,他是主考官,其他还有
两位教授在坐。那时候我的成绩是非常好的,可是我那时还没有达到登堂入室的境界,我那
时侯在加州大学算是明星学生,因为很多同学都要请教我的,那我进去口试,他们竟问那些
经济理论,我对答如流。赫舒拉发就翻我的资料,他说:“哇,你每一科都考满分!你这个
人很厉害,我们不需要再考你高深的理论,我问你最浅的。”(笑声)他不问你高深的,他
问你一条最浅的,那什么最浅呢?他说:“你知道竞争市场,没有人能赚着钱的,那既然是
没有人能看到钱,为什么还要去参加竞争呢?”一时之间我答不上来,其实我也答对了,我
把成本的定义答给他。其实已经答对了。我说:“成本,就是他们能够做得多好就做多好,
就是所谓的机会成本。”其实我算是答对了,但是其中有一个教授不肯放过我,因为那个时
候我答的不是很准确。

我就在这条浅的问题上面,我不及格,这可以说在美国加州大学的历
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考这个口试不及格。所以你那个时候我就很灰心,几乎打算不再继续念
博士了。学校和教授都来求我重新再考一次,(笑声)可是历史上这个口试是没有补考机会
的,但后来我为什么答应再去重考呢?因为在我考试失败的那个周末,经济系的老师和学生
开了一个鸡尾酒会,就是博士生和教授们开了一个鸡尾酒会。因为我太没面子了,我就没有
去参加。后来同学传话来给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学生的太太问赫舒拉发,就是那天的主考
官:“在你眼中哪一个学生最厉害?”赫舒拉发说:“我教过那么多学生,没有碰到这么好
的学生。”他说:“你的先生是很好的学生,我真的是很难选哪一个是最好的学生,假如你
一定要逼我选一个的话,我选那个中国学生。”(掌声)把这句话传唤给我的时候,因为我
想到他不让我及格,都说我是最好,所以我就答应重新再去补考。我要求他给我三个月时间
。在那三个月时间里面,我开始登堂入室了。因为我知道高深的理论不能够留难我,你的方
程无论怎么复杂我都可以应付得了,但是在最浅的概念里面我不扎实。所以那三个月时间我
全部花在最浅的理论上面,自己以为自己懂的重新再考虑,所以我经济学的基础就从那来得
。你们可以看到我任何有关经济的论著,没有用过任何高深的理论,完全没有用高深的理论
,完全是本科生第一年所学的,因为我的基础弄得好。后来那个口试,因为我考不及格的缘
故,过了几年学校就取消这个口试了。(掌声)所以第一步——登堂入室以后,要把基础打
好,这是第一点。

第二样,在技术的运用方面无论是任何道路都好,一定要下起码三几年的苦
工,没有什么捷径的,不需要太多,差不多三年就可以了。书法是如此,摄影是如此,写文
章是如此,经济学也是如此,也许有些比较容易的花一两年就可以,难的大概三年就可以了
。这个苦工一定要下的,不过你要已经进去了才开始下苦工,你还在外面下苦工是没有用的
,要进去了再下。你知道你已经进去了,你有了基础了,基础可能三两个月就可以。你一定
要下苦工。很多读者朋友,看我写文章,又说历史又说艺术,什么都不说,应该,有些东西
我是说错的,我没有可能记得那么多。所以有人说张五常是在搞学问,可是事实上我真的有
几年是睡在图书馆里面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有些东西是记不住的,有的时候记错了,写错
了日期那是可能的,但是你只要曾经经过一段时间把整个人投入的话,你已经记住的东西是
会慢慢消化的。

譬如说对中国的历史,我几十年前念过,但是我现在的看法,跟我几十年前
的看法是没有变的。因为我没有重新再看中国的历史,但是我四十年前念过的,到今天我还
是记得,我还是依稀记得,大致的架廓还在那,所以要慢慢消化。我大致的想法,所以想要
成就一定要花几年的工夫,这是无可避免的,假如你过得了这一关,如果你在技术上,在知
识上可以操纵自如。再进一步的观点,我自己在这方面是特别的。很多人都说我不对,但是
我自己还是要坚持这么做。我知道我在某方面下了适当的苦工之后(思考),我就不再学了
,我就完全不再。我只是思考而已,1969年到现在,经济学方面的书和文章我都没看过,我
自己写过的,从事研究过的企业理论,我写过文章,有朋友写同样的文章寄来给我,我都不
看的,我完全不看。我当然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我不看,我就左右推脱,我并不是看他们不起
,很多人说我看不起他们,我不是看不起他们,我只是不想再看,假如我考虑做某项研究,
假如你们告诉我某些人也作过类似的研究,我不想看他们的文章,你寄给我我也不会看的,
我跟本是完全不看,我跟人家说得很清楚,我三十年来都没有看过经济学的书。因为我不想
知道他们说什么,一个人总有读书的时候一个人总有自己思考的时候,总有自己天马行空的
时候,世界上的书我不可能全部都看的,我曾经在图书馆里面住了几年,我认为我那个时候
已经读够了,我就认为我自己要有一个思想的空间。我喜欢自己思考,任何新的问题,我就
用我以前的基础,加上自己的想法,自己再重新发觉。我写了某一题目的文章的时候,或者
给同事们看,问问他有没有其他的文章是和我讲得差不多的,就给我加一些注脚,这也只不
过是装饰的问题。就象我学书法是一样的,所有历史上有关书法理论的书我都看过了,99%都
是废物,有1%是非常好的,但是我现在不再看了,我对书法就自己思考了,自己练下去。当
你有了基础以后,你曾经下过苦功以后,你已经吸收了前辈的东西以后,你走到最后一步的
时候,就是要有你自己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最过瘾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可以天马行空、独自
云游,一片海阔天空,自己喜欢想什么就想什么,喜欢不想就不想,没有人能管得了你。但
是突然之间,在黑暗中,大海茫茫,你可以看到一点火花的,那种雀跃的心情,是很难形容
的。

可是当我自己在外面云游的时候,在大海里面独自浮沉的时候,我希望我能站在一块很
坚固的石头上面。所以我今天的经济学,我在报纸上每个星期发表的《经济解说》是我完全
自我发挥写的。但是只要你们仔细念的话,你们就会发现我对经济学的基础,是多么的稳固
,像铁柱一样,我不管怎么样云游,我都不会离开那个基础。但是我云游的时候,我用的那
些方法都是我曾经下过苦工的。现在到了我云游思考的时候,我真的不愿受任何人影响。世
界上多一个张五常不算什么,少一个也没什么了不起。为什么不给我自己有一个独自思考的
机会你有人批评我,说张五常非常高傲,他思考的时候不考虑其他人的想法。我是曾经考虑
过的,六十年代我考虑科斯的学说,我考虑弗里德曼的学说,我考虑斯蒂格勒(希科勒?)
____的学说,所有大师的学说我都考虑过。在六十年代我认识的朋友们,除了我之外,几乎所
有人都拿过诺贝尔奖了。到了我这个年纪,我不需要看看我身边的同事们在研讨些什么。花
那么多时间去挣扎,就是为了我今天少少的能够独自云游的乐趣的争取,换句话说假如你能
够达到我这个境界,不管你做得好还是不好,你总是有点成就的,你想说没有成就也没有人
相信的。谢谢各位。

丁女士:张教授说,欢迎你们问问题,各方面的问题都可以问。

丁女士:大声一点,一个问题清楚一点。不要传纸,因为传纸很难看清楚的,就大声一点简
单一点,张教就听得懂的。

一个男生:我想问张教授一下,你为什么没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你认为还有获得的希望
吗?(众人笑)

丁女士:他问你为什么没有拿到诺贝尔奖,他说:“你还有希望吗?”

丁女士:你们认为他应该拿到吗?(笑)

张五常:有人说我说过:“诺贝尔奖给我,我都不要。”我没有说过这句话,(大家笑、掌
声)假如诺贝尔奖要颁给我的话,我不会感到惊喜,我会感到惊喜的,我不会说我不好意思
而不接受的。(笑声、掌声)有一点是事实,曾经有一位和诺贝尔很有关系的人,他要我把
我写过的论著整理一下,或者把我的思想写成一本英文书,去增加那个拿诺贝尔的机会。这
件事那个人已经说了十多年了,也都有很多朋友是这么做的。我个人认为诺贝尔这个奖项,
是这么高尚的,不应该是要去争取的。所以我自己就说过一句话:“我不会做任何的事情去
增加自己能拿到诺贝尔奖的机会。”文章已经发表了,这些文章的价值,我也不知道。可是
假如你要我刻意做某件事的话,我就觉得这不是我的个性。(热烈的掌声)

一个男生:您讲过需求定律这个问题呀,您说如果需求曲线上升就不是需求定律,您在《经
济解释》中说:经济学来源与现实生活,(组织者没给提问准备麦克)生活中我们有买涨和
买跌的经历,有时持币待购。(现场爆发出巨大的噪音,淹没了问者的声音)

丁女士:对不起,因为我不是学经济的,我完全跟不上你在说什么,简单一点。

那个男生:需求定律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限制,(又一阵巨大的噪音,淹没了问者的声音)

丁女士:请问能不能有哪位老师解释一下,有一些国内的名词,不能完全理解。

一位老师:他是说有没有违背需求曲线的,世界上有没有越涨越买的东西。

丁女士:需求曲线有没有向上这么一回事?

张五常:这个问题,我答一次,我已经回答很多次,我的答案永远都是一样的,几十年来我
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知道汪丁丁对这个需求曲线的说法,我知道黄有光对它的说法。可是
,你们听我说:

第一,需求曲线和需求定律是不一样的,曲线走哪个方向都可以。需求定律呢,也就是说需
求曲线一定是向下倾斜,这是第一点。
第二,这条需求曲线可不可以向右上升,逻辑上,可以,绝对可以。但是呢,那就不是需求
定律了。可不可以往右上升,可以。但是呢,好的经济学家,包括我在内,包括弗里德曼,
包括阿尔钦,包括科斯,所有二十世纪好的经济学家,知道它逻辑上是可以往上升,但是我
们不让它往上升。为什么不让它往上升?因为你假如让它上升,需求定律就不存在。没有需
求定律的时候,任何行为都可以解释得到,也就是不能够被事实推翻,也就是说没有了解释
的(??)(可能是余地或意义)。换句话说,你让它上升就废除了整个经济学。经济学不
能让它上升,就是这么简单。(掌声、笑声)你要让它成立,就没有了经济学,任何一个有
分量的学者都会同意我刚才说的话。(掌声)

一个男生:我们知道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请问市场经济体制,它
的的历史依据是什么?

张五常:历史依据呀?

那个男生:再有......

丁女士:先、先打一个问题好不好?

张五常: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丁女士:他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历史依据是什么?你是说市场经济是从哪来的?

那个男生:它存在的定义吧,或者是它道德上、哲学上的...吧

丁女士:是不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什么?

那位老师:就是什么情况下才有市场经济?

张五常:噢,你们要小心得听着,要听得很小心。这个问题很复杂,而我的答案呢,是我自
己想出来的。我只能很简单地说,交易费用,就是在鲁滨逊一个人的世界里不存在的费用。
交易费用一定要在两个人以上的社会中才能产生。在鲁滨逊一个人的世界里不可能存在的,
就叫做交易费用。所以作为交易费用呢,应该叫做制度费用,但是已经改不了了。因为这个
名词是1937年提出来的,1960年科斯又再提,已经落地生根了,该不了了。这个交易费用包
括了所有的社会制度费用,分不开的。完全没有交易,都有交易费用的存在。譬如说在毛泽
东时代,没有什么交易没有什么市场,但是那时侯的人都拿一本毛语录背诵。在鲁滨逊一人
的世界里面,你不能强迫他背毛语录的。所以这种也算是交易费用。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假如交易费用是零的话,就不需要有市场,任何制度都会有同样的效果。所以,科
斯定律,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假定有私有产权,又假定交易费用是零,这是不可能的事。因
为交易费用如果是零就不需要有私有产权,私有产权的存在就因为交易费用不是零。市场的
存在,因为交易费用不是零。所以经济学者不能象以前那样(???)有没有市场,市场上
有没有成交,经过斯密的无形之手,又假设交易费用为零,这是错的,是互相矛盾的。如果
交易费用为零就没有市场,市场的存在,就是因为交易费用不是零。那么为什么市场能够存
在呢?简单地说,交易费用是有很多种的。市场的存在,主要就是因为信息费用的问题。信
息费用,就是很多交易费用的种类之一。假如是没有信息费用的话,中央指导生产,中央分
配,可能要比有市场还要好,中央指导专业生产,中央分配产品可以比有市场做得还要好,
但是问题就是信息费用太大,你政府请个智商再高的也不行,你把我张五常请去也不行,就
算我张五常是出了名最厉害的,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不可能知道那么多,我怎么可能每个人
的长处是什么,我不知道的,不可能知道,我不可能知道那么多我怎么代理你们生产呢?,
我怎么知道这块地种苹果好还是种桔子好呢?到底是种多一点苹果好还是多一点桔子好呢?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算那个人再怎么厉害也没有可能知道得那么清楚的,因为市场是
以数以百万计的人组成的,你通过市价,市价就是个指引,经过市价,市场把所有信息汇集
在一起,所以市场就减低了信息费用。换句话,假如我是上帝的话,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喜
欢什么,我知道你们每个人的性格,那当然是中央比较厉害。因为市场是很复杂的,很多费
用的。可是我对市场进行分析呢,并不是把所有信息汇集起来那么简单,因为信息里面有很
多是假信息,有很多欺骗的行为。所以市场虽然把信息费用减低,可是信息费用还是相当高
的,所以市场要这么看。

一个男生:(没听清)

丁女士:就是什么减低私有产权的交易费用?

那老师:(没听清)

张五常:1982年我出了一本小册子,我那时的题目就是《中国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吗?
》,这是1982年出版的,我在那本小册子里就推断了中国会发生的情况。我写完了以后,准
确得不得了,100%给我讲对了。我唯一的错误,是我没有想到中国会改进得这么快。所以你
们要想要知道程序是什么样的,应该想办法看那本书。我的那本书里面说得很清楚的,好象
把那个历史预先写出来。我写那本书的两个失误的地方:第一,我的推断,猜不到中国能够
改得这么快。第二,我那时不相信我的理论这样精确,所以在很多细节上我应讲得更清楚,
在那本书里面,很多方面我都说得很清楚了,譬如关于人类的资产会首先转成私产化,跟着
是土地,然后国营企业和特权利益就比较麻烦一点,我已经在那本书里面说得很清楚了。可
是我当年应该说得更详细。只是我当时对我的推论不是太有信心,不敢赌得太大 。

一个女生:在场的同学,一半是男生,一半是女生,可是前几个问题都是男生问的,我想代
表女生问一个问题。社会上把人分成三类,我感到非常奇怪啊:男人、女人和女博士。我不
知道我们是应该发展成女人还是女博士。这是个社会学或者是教育学问题,请张教授回答。
(一片骚动)

丁女士:你问什么,你问...

那位老师:(听不清)(现场噪音很大)

丁女士:听不见。女人要不要选择变成女博士。

张五常:当然要了。我讲一个现象给你们听,你们听清楚,虽然我常常批评中国,很多方面
我都批评,我对中国的前途非常乐观,主要就是因为中国的青年。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是
刻苦耐劳,中国人聪明大家都公认的,而且中国人口非常非常多。这个古老的文化大国,五
千年来,就是现在这个时刻,真真正正五千年来靠知识能找到工作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刻。因
为在中国历史上,清朝以前的历史,士农工商,农夫不需要认识字,工人搞技艺的也不需要
认识字。商人赚钱也不需要识字,士就是要考进士,要作官的。中国没有司法制度,象郑板
桥都是去作官的,连苏东坡也是作官的,因为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个空间是说读书人可
以因为有知识而能赚到钱的,因为除了你是士作官以外根本没有人因为你是有知识而找到饭
吃的。然后是军阀时代、国民党、中日之战、国共之争、大跃进时期、文化大革命,什么时
候中国人是我只要书念得好就可以找到好工作的?在台湾的中国人在外国非常有成就,香港
的中国人在外国也都非常有成就。庚子赔款时有少数的人是,但是真正因为念书而会有好工
作的,知识是值钱的,应该算是1995年才开始的。你们看看现在有多少的大学生,你们问的
问题我都知道你们是看过我的文章的,我随便提几篇英文名字的文章你们也一定都看过。换
句话说,就是现在学生的求学意识,跟我四十年前一模一样。我突然在四十年前,我到美国
之后,我看到这一点,只要我书念得好的话,我就有前途,我看到知识是值钱的。然后我就
发劲了,知识从此滚滚天上来,几下子我就变成有知识的高手。你们现在的际遇,不如我当
年,但是你们求知的际遇,跟我四十年前一模一样,当然各方面还是有缺陷的,但是你们年
轻人现在自己去求知识,读书馆里面找书,电脑上面看。师资已经是很有改进了,我看到教
授们的薪水也增加得很快,我看到这方面我都非常开心。主要是你们求知的学生是成千上万
的,你们想想这个情况,虽然大家都在摸索中,可是你们冲锋陷阵,这么多人,所以不可能
是屡攻不下,所以我看得很好。

你们都知道所有经济学者都同意,我的回答,所有经济学者
都同意,最值钱的资产就是知识资产,没有东西比它更重要。中国的发展继续下去,十年、
二十年以后是不可预测的。所以要一定劲量争取求学的机会,不管是什么博士,有机会念书
就要念书。语言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中英文都很重要,你假如写得出来文笔好的话。电子计
算机你们每个人都很厉害,我年纪大了我就不会了。所以,你的答案是非常明显的。我到深
圳见到的那些干部几十个人来招呼我,每一个都是最高学府出来的,每一个人的头衔都很多
,不是MBA,就是博士。这个新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看好中国,所以我认为应该解除
所有的管制,放我们这班青年到外国跟人家竞争。我认为我们中国人是不需要受到政府保护
的,不需要任何人保护的。假如中国政府全盘开放的,放你们到世界市场上竞争,我所有的
赌注都放在中国上,我们一定赢的,我们不可能输的。(掌声)

一个女生:张老师,您刚才告诉我们要读一篇好的文章,我读过您的《卖桔者言》,觉得它
很好,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那篇文章的写作思路吗?顺便请您再对这篇文章进行自我评价,
可以吗?谢谢!

丁女士:《卖桔者言》,是那篇文章还是那一本书。

那个女生:那篇文章。

丁女士:你好象觉得那篇文章写得怎么样,是不是?

那个女生:我们大家过那一篇文章,觉得它写得都很好,想介绍一下那篇文章的写作思路吗
?顺便请您再对这篇文章进行自我评价,可以吗?谢谢!

张五常:谈到写文章,我的处理方法很简单,我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但是有个很重要的重点
,你写文章时的心态就要象和朋友谈话一样,就好象你是在跟朋友聊天。你可以很高傲,因
为你在朋友面前可以很高傲,但是一定是对着朋友在谈话。假如你心里想着:我是教授,我
现在以教授的身份跟你学生讲话,那么那篇文章写出来是不会有人看的。很多青年人想要学
,但是他们不是说想要人家教。我写文章就是要跟那个读者平起平坐。写的时候呢,我的脑
海里就有个目标,我就看准那个目标写。就像我写《再论中国》的时候,那篇书写得是深了
一点,我那本书是写给赵紫阳先生的,或者是写给北京某高干看的,解释给他们听。我写《
卖桔者言》的时候,我是对着一个高中生写的,或者是大学一年级的同学写的。我现在写的
《经济解释》,不是现在已经出版的那本《经济解释》,是在二十一世纪报上转载的那篇,
那篇文章是曾经念过一科经济学的学生是我的对象,我的要求就这么多。当你有了目标以后
,你就知道怎么写了。平着手讲,要不然的话那篇文章是很难被人接受的。要很诚恳,可以
很高傲,要很诚恳,照讲。我现在开始写文章呢,因为我是用中文写《经济解释》,就是写
给你们看的,我没有机会亲自来教你们,所以我刚刚开始写的时候就希望写得清楚一点,希
望你们能跟着我思考。

在网上有些中国青年他们说张五常讲得对,有的说张五常讲得错,假
如你们以这样子的角度看我的文章的话,是不行的,学不到什么的。我没有要求你们同意,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考虑和衡量。我没有要你们同意或不同意我说的。我说对或者是说对是
不重要的,假如你说:“啊,张五常是错的”,那有什么用呢,你说张五常是错的;你说张
五常的对的,也没有什么用的。所以你们要跟着我的思路去思考,因为我写就是希望你们能
看,我是这么想东西的,看多了你就会学着我思考了。但是我不是说我是思想大师,我不是
说要你一定学我思考的方法,我只是一种思想方法,是属于我张五常的思考方法,我是从世
界上其他大师学来的,所以我照样希望给更多人。你们喜欢学的话,就跟我的方法学;假如
你不喜欢学的话,你就不要看我的东西,无所谓的。但是你念书求学的时候,我在我做学生
的时候,同样的课我听了再听,我不是想学那个老师的经济学,我只是要学那个老师思考的
方法。所以假如是当着那个老师的话,你听他讲书,跟着他思考的话就会容易很多。比如像
弗里德曼的思考方法,阿尔钦的,赫舒拉发的思考方法,我都很明白他们的思考方法,他们
的各种方法,我都学到了,然后再加上我自己的。

那么我写文章解释的时候,就是利用经济
学在纸上表达我的思考方法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够照我的思路去看,所以我写的时候写得非
常详细,所以我想的时候常常改来改去。为什么我写的时候从这边跳到那边?就是因为我想
的时候就是这么思考的,而我的这些思考方法也是从其他大师身上学来的,你假如有机会和
这些大师接触的时候,你假如不是为了学习他的思考方法,你还学他什么呢?因为他们所说
的经济学在文章里面已经谈到了,所以我看科斯的文章,我看他的文章就知道科斯定律讲得
是什么,但是科斯是怎样思考的,你们不知道。因为我跟他做朋友很多年,我常常问他你在
1930年想的是什么,我想知道他怎么能想出那些题目来。到现在,我到了退休年龄,我写文
章的时候,我写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跟着我思考去,去想东西。可是假如你们觉得我的想法
不好的话,就不要跟我学;假如你们觉得我的思考还可以的话,你就学我思考的方法,不需
要考虑我说得对还是错,这是不重要的。(掌声)

一个女生:(听不清)户籍制......

丁女士:进口管制,要取消?

张五常:中国有好几个很明显的问题,是大家都同意的,100%的同意,但是没有人肯去做。
第一个问题,我们大家都同意的了,这个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是个经济发展很快的国家,
占有世界1/4人口的国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不可以没有一个金融中心,同不同意?同不
同意?(很多人喊同意)但是你们要想有一个金融中心,一定要取消所有的外汇管制,不取
消外汇管制,没有可能有金融中心的存在,逻辑上办不到,你不能像耶稣升天那样子,不可
能的。所以你们是同意要有一个金融中心,一定要取消外汇管制,这是没有办法的,一万年
也成立不成,一亿年也成立不了,这是第一个结论。
第二个问题,只要有管制,就要有贪污,贪污主要是因有管制而起的。有价格管制,就有倒
买倒卖;有出入口管制,就是有走私。凡是有管制,必有贪污,同不同意?(许多人喊同意
,掌声)要废除贪污的办法,只有唯一的办法,取消管制,同不同意?(一些人同意,掌声

第三个问题,所有经济发达的国家,不可能农民的成分是80%,现在中国的农民人口大约是6
0%左右.假如中国想要变成经济发达的国家,农民人口一定要降到20%左右。美国的农民人口
是7%,台湾是15%左右,你们同不同意农民的人口一定要减少?(掌声)这个农民人口的减少
,并不是中国政府说得那么困难。所有中国历史上的经验,都是非常简单的。以日本明治维
新的例子来看是最简单的,1868年,五岁大的皇帝签了一个字,允许农地自由转让,农民大
量涌入城市,明治维新时代的经济增长率,是在历史上是最惊人的。当完全没有管制的时候
,没有户口管制,政府事前完全不知道会有这种现象发生。香港战后,这么多难民逃去香港
,也没有混乱的情况。假如城市的房子是私有产权的,也不要搞什么管制,市场一定运作得
来。问题是怎样把农地给农民,卖了农地,然后有一点本钱到城市去谋生,然后他们假如要
再合并的话再说。

一个男生:张老师,您认为哲学和你现在的经济学成绩是一种什么关系?

丁女士:他自己本人的哲学?

张五常:我对我的儿子曾经说过一翻话,有的人不以为然。学术上的成就,是一种很特别的
东西。你写一篇文章,发表了,那篇文章可以流传,是有很顽固的存在性的,你这个人是什
么样的,没有人理你的,没有人理你。你看看苏东坡,写前后赤壁赋,永远流传下来,“大
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但是逃来逃去逃不出苏东坡。在有的时候,我非常羡慕,
向科斯写的那篇文章,它发表之后,好象石碑已经树立在那儿,那种感受,那种高傲之情。
(思考)这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就是希望我们发表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可以永永远远地流传
下去。我自己应该大概有七、八篇文章可以维持三十年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认为试金石,
算得上传世的作品,应该要有五十年。三十年没有问题,我的有些文章是没有问题的。一般
有些文章一开始发表的头几年是非常红的,隔了几年就没有人看了,三十年的文章我有几篇
,至于能不能再流到五十年,我就不太肯定了,因为我未必看得到了。所以说,(思考)这
就好象想要钓到一条大鱼的心理。每次坐在那边想要下笔写的时候,总是有这个幻想的,总
有这个幻想的。

我记得1968年的时候,我重新考虑科斯的《企业的性质》那篇文章,我知道
他的答案是有问题的,我就跟他研讨为什么会想到那方面的问题,跟他研究了一年的时间。
我1969年离开科斯的,我就回香港去做建工合约的研究,希望由此可以理解契约的性质,到
了79年,很多人叫我把我的研究写出来。80年又有人叫我写,81年也有人叫我写。但是科斯
是要退休年龄,到82年初我开始把这些研究写出来,就是说跟我当年想契约这些问题的时候
已经隔了13年。我是不停在想的,那个时候我还不太清楚自己已经有资格可以写有关企业本
质的文章了。那个时候我就坐下来,起了一个题目,叫作《企业的合约组织》,然后一直写
下去,不停地写,都不晓得写了多少篇。我是用黄色的稿纸写的,用墨水写的,当我一写完
的时候,我还没有往头重新再看,我那时就知道我那篇文章是会传世的,我知道我这篇文章
是可以传世的,我还没有重新再看一遍。我的女秘书还没有把我这篇文章打出来,我那个时
候我就站起来,仰天大笑(我听粤语发音象是“长啸”)。(笑声)你们明不明白我说的是
什么?就是说研究学术,就是为了哪(nei三声)点(好象是这个音)。(半晌,掌声响起)

一个男生:WTO......

丁女士: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我看他们的那些文件都没有提外汇管制的问题,最关键
的问题都没有提到。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可能加入WTO逼得中国取消外汇
管制,但是我在几个月前的文件里完全没有听到外汇管制。

一个男生:张老师,我提一个教育方面的问题吧学生炒老师对不?在大学时期,如何找到一
个带你登堂入室的老师,并得到他的指点?

张五常:这是靠运气的,很难讲的。你找到时你自己知道的,中国是卧虎藏龙的,有很多高
人的存在,要你自己去发觉。

一个男生:张老师,我想问一下,中国是否需要进行彻底的私有化变革。

张五常:你是说在经济繁荣方面对不对?这一方面中国已经做了很多了,现在基本上有些特
权利益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可能进了WTO会有帮助的。

一个男生:我想问,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笑声)

丁女士:共产主义实现的先决条件。

张五常:就是有高不可攀的信息费用就可以。

一个男生:您能不能用经济理论来解释美国发生的恐怖事件的原因吗?

张五常:世界上还没发生过这么厉害的一件事情,没试过。这个事情搞得美国经济停顿了一
个多星期。这种事情,假如继续发生的话对中国是没有好处的,因为再过十年八年中国也会
成为最大的目标,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非常眼红中国的发展。这种事情应该要斩草除根,要
不怎么解决呢?如果一个人可以牺牲生命,不怕死的话,那么有很多可怕的事可以做得出来
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对未来报有不稳定的心态。

一个男生:张老师,现阶段的道德问题......

丁女士:听不见。经济发展与道德的关系。

张五常:对不起,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男生:请问张五常先生,您认识宋则行(编者注:他是辽大经济学科的元老,早年在剑
桥师从凯恩斯)先生吗,你们各属于哪个经济学派?(唏嘘一片)

丁女士:对不起,那个人是谁呀?(哄笑)

张五常:(想了一会儿,摇了两下头)对不起,我不认得?

这时站起两个人,一起问。

丁女士:(大家都笑,丁女士笑着说)两个一起问不晓得听哪一个呀。让他先问好不好,他
没问过?

一个男生:......

丁女士:全世界是不是都应该取消海关?要多少年才能够实现?

张五常:当然了,全世界取消海关对中国最有利。

丁女士:大概要多少年才能够实现?

张五常:(耸耸肩,两手一摊,摇摇头)(众人笑)

丁女士:那要看看水晶球。(笑声)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对不起,请你们安静一下。

一个男生:他说在汪丁丁的文章里面看到你说要把香港大学的经济系和芝加哥大学的经济系
挂钩,相提并论。

张五常:我没有说过,而且是没有可能的,水平相差太远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张五常
笑着重复),不可能的,希望!

一个男生:怎么样成为一个理性人,什么样的人是理性人。

丁女士:什么样的人是理性人?理智的人?(用粤语向张五常重复“理性”)

张五常:这个概念没有什么用的,没有用的。(掌声)

那个男生:......

丁女士:听不见。

那位老师:如何理解经济学基本假设?

丁女士:(重复)

张五常:不需要理解的,这是公理来的,所谓公理就是说你不可辩驳的,讲得出来,这公理
成立了,你就不可以再反驳他。

一个男生:您说过博奕论是没有用处的,能详细解释吗?

丁女士:什么论?

张五常:我没有说过博奕论是没有用的,我只是说博奕论可以解决某些问题,但是不能解释
行为,对解释行为没有用,解释现象没有用,对解决某项问题很有用。因为想出博奕论的这
个人是个天才,那个人是发明电子计算机结构的。所以博奕论是可以解决某些问题的,不可
以解释行为。

一个男生:(跑到台前)张五常,我想问你(太吵,听不清)

丁女士:你是说他下苦工是不是?

张五常:下苦功,是听不知音,食不知味,昼夜不分,要连着几个月都这个样子。(掌声)

一个男生:(从外面跑到讲台前)(听不清)

丁女士:他说如果中国和全世界都取消海关,那么中国用什么办法怎么抵制疯牛病和口蹄疫
。(笑声)

张五常:就好象毒品,毒品是要控制的,传染病也是要控制的。可是很多时候特权分子就是
因为对某些东西有控制,来维护自己个人的利益,那么就要取消那种控制。我虽然赞成取消
海关,但譬如说毒品的控制我是不会赞成取消的,你要么就完全不要进口,要么就进了来完
全不要抽税。

丁女士:校长说今天的会要到此为止。

一个男生:(跑到讲台前)

丁女士:最后一个问题。

那个男生:最后两个问题。(一拍脑门,忘了)(笑)

丁女士:那就说第二个,描述一下思想的方法

张五常:思考的方法我已经写过文章谈过好多次了。数学方面呢,数学是很重要的,但数学
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内容还是靠思想,数学是帮不了内容的,数学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因为
数学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很清楚的。所以它可以用来证明某种逻辑,那么你要念经济学的话
,一定要多学点数学,但是要记住数学是工具,不能用它来代替思想。思想归思想,内容归
内容,数学归数学,(翻带空句)我已经说过,用学习的时候,有想的时候,我现在是思考
的时候,已经很少用数学。但是你们年轻的一代要多学数学,但不要受误导。

一个男生:(跑到台前)大师,大师,请等一下啊,茫茫人海,世纪众生,我们今天相见比
较有缘,你千里迢迢从香港而来......再给我一个机会。)(旁边一个人:这种人就得管制
!)

丁女士:你说!

那个男生:经济学产生的根源在于资源的稀缺性,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才产生了经济学这
门科学,既然在当今世界知识也可以算是一种资本,我想问一个人的成功,他的习惯、个性
是否也能成为一种知识,进而成为一种资本?

丁女士:一个人的习惯个性是否对一个人的成功有影响。

张五常:我也不知道。(掌声)很多人觉得我性格很个别,我自己也觉得我的性格很特别,我
觉得性格跟我不一样的人都很个别。(掌声)但是,有时候,假如我客观地分析自己,当我
觉得自己有少许成就时我很喜欢夸夸而谈,我喜欢过瘾一下。但是我很客观地告诉你,假如
我的人不是虚心的话,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换句话说,我虽然喜欢好象很自傲地夸自
己的成就,实在我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你们要问问看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争先恐后地想要教
我张五常这个人。譬如我要学书法的时候,黄永玉说要教我,黄苗子也说要教我,周惠君想
要教我,每个人都抢着做我的老师。我在芝加哥说想要学一点数学的时候,所有的数学大师
都说我来教你,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教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好学生,他们知道假如我要学
东西的时候,我会跪下来向你求学,我是很谦虚的,问题就在这里。(掌声)(结束)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23842@0)
2001-10-13 -05:00

回到话题: 求学的方法--张五常在辽宁大学讲演 (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23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