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Pingle学法律》之二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苏醒过来以后,看到Pingle正笑眯眯的看着我,她问:“怎么样?还不赶快交学费。”

  我分析了一下,如果做律师,我相信自己远远不够资格,但是如果保证自己不违法,那还是很容易的。所以,我拒绝了Pingle了建议。但

是,Pingle认为即使我能做到“每日三醒吾身”,仍然会违法。她的这种断言,使我非常恼火。

  “虽然我不能说出每一个法律条文,但是我脑子里面还是有‘对’或者‘错’的概念。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比如杀人放

火的勾当,是不能做的,那我就不会犯杀人罪。”

  “好吧,咱们就讨论你会做的。”Pingle清了清嗓子,给我讲了下面的故事。

  有一天有个叫Bingle的人当爸爸了。他的小儿子出生三天以后,就低烧不止,经过检查,发现患上了一种奇怪的遗传病。这种先天疾病和

血液有关系,必须进行输血,把原来的血都换掉才能活命。医院里的医生,准备实施这个手术,当然,手术之前需要家属也是就Bingle签字。

  可是呢,Bingle是信教的,而他的教派认为输血是邪恶的,不能进行输血。于是,Bingle拒绝签字。医院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向法庭

申请让未成年人保护组织(the Children's Aid Society)进行幼儿监护,由这个组织签字,然后医院实施手术。法庭判决以后,手术很快就

可以进行了。但是在手术前夜,Bingle闯进医院,把他的儿子强行带回了家。这样,Bingle就违反了法律。

  “等等,”我打断了Pingle,“你想说什么?当然那个Bingle的做法是错误的。可是,我可不信教,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

  “当然也可能和你有关系啦,你肯定有时候会为了自己的信仰去冒险。比如,你或者相信针灸、刮痧,或者相信气功、辟谷,或者相信万

能的阿斯匹林,总之你有可能用你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对子女进行的治疗,... ...”

  我打定主意做一个相信医生的人,无论Pingle说什么,我都把头象拨浪鼓一样摇。Pingle看我咬紧牙关不肯承认,又讲了另一个故事。

  这一天晚上,一个叫Bingle的人,发现他的小儿子,没有象平时一样吵吵闹闹。去房间里一看,原来发烧了,几分钟以后,这个小朋友开

始抽搐。这可把Bingle吓坏了,他赶紧开车送儿子去医院。

  医院离Bingle的家不算太近,Bingle把车开得飞快,大约开到了时速110公里。即使在限速50公里的公路上,Bingle也没有减速。是否闯了

红灯,Bingle也顾不上了。进了医院,刚刚把小儿子送进急诊室,一个警察就出现在医院里,他给Bingle开了一张危险驾驶的传票。

  “不就是超速吗?怎么成了危险驾驶了?你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说一定就闯了红灯,”我有点犹豫,“不过市区里开这么快,是有点危险,

可是人命关天呀,救护车不也是开得飞快吗?我可以和警察解释,即使上了法庭,法官应该会认为我做得对吧。”

  Pingle斩钉截铁的说:“当然是违法,和你做的对不对没有任何关系。别忘了,我们是在讨论法律,而不是道德。也许是中文里面违法这

个词让你觉得事态太严重,换英文吧,Break Law。在这个例子里,你为了救你自己的儿子,拿那条街上其他人的性命进行冒险。比如其它车里

的人,或者路上的行人,路边店铺里的人。假如你认为,这条街这么宽,限速50公里是毫无道理的,但是那也不能成为你Break Law的借口。即

使你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不得已才这么做,道德上也许没有过错,但是法律上一定是有过错的。”

  “法律就这么简单,没得谈吗?”我叹了一口气,“还是道德比较近人情。”

  “可是道德比较难操作呀。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没等她讲下去,我打断了她:“你拿我举例子没关系,可是也别总让我的小儿子一次次

的生病呀,还动辄有生命危险。”

  Pingle没理我,“假如Bingle是扳道工,这天一列火车失控停不下来。如果他不去管,火车就会一直朝前冲,直到撞上铁轨尽头的一栋房

子里,撞死里面的几十个人。如果他扳一下道岔,让火车朝另一个方向开,就会撞死正在另一条铁轨上走路的一个瘦子,Bingle会怎么做?OK

,他会选择扳一下,让火车开上另一条路,用一个人的性命换几十个人的性命。那么,假如情况有些变化,还是这列火车失控,这次没有道岔

可扳,火车只能撞上那栋房子。但是Bingle身边有一个胖子,只要把他推到铁轨上,火车就会撞上胖子而停下来。还是一条命换几十条命,

Bingle会不会把这个胖子推到铁轨上?”

  “我,这个,”我支吾了半天,也没有回答出来。确实,虽然两种情况听上去很相似,但是却又完全不一样。虽然前面那个瘦子的死也和

我有关,但是他当时也站在铁轨上,而后面那个胖子,确实太无辜了。“那我怎么办?”

  “怎么办,不要成为故事的当事人呀。你以为良心拷问之下,真有道德上百分百正确的人?”

  我立刻晕倒。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25390@0)
2001-10-15 -05:00

回到话题: 《我和Pingle学法律》之二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法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25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