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le的旧作业(二)——《二拍》中进步的妇女观

pingle (p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中国妇女的地位是很低的。孔夫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在这个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女性从来就没被视作过与男性平等的人来对待,女人只能作男人的附属品,女人一辈子的生活都只局限在以男人为支柱的家庭中,任凭你有多大的才华也枉然。封建礼教给妇女套上了许多重枷锁,三从四德自不待言,严厉的贞节观更是妇女的专利,到宋朝以来,更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类的话出现,贞节牌坊越来越流行,而对于男性来说,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一般的男人也心安理得,并不觉得男女之间有什么不公平,把这种不平视为正常。

  到了明朝,随着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城市的繁荣,中国社会兴起了一个全新的市民阶层。市民阶层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道德观念都相对于传统的观念有所变化。这些变化有的表现出了进步的倾向。再看待妇女问题上,就有了较为进步的见解。明代凌蒙初创作的《二拍》是两部反映市民生活、思想观念的白话短篇小说集,在集子中有不少篇章表现出了作者进步的妇女观。

  二刻拍岸惊奇卷十一《满少卿饥附饱扬 焦文姬生仇死报》,叙述的是一个女子文姬惩罚忘嗯负心汉满少卿,变鬼来索命的故事。在这一卷中,作者感慨道:“天下事有好些不平的所在。假如男人死了,女人再嫁,便道是失了节,玷了名,污了身子,是行不得的事,万口訾议。及至男人家丧了妻子,却又凭他续弦再娶,置妻买妾,做出若干勾当,把死的丢在脑后,不提起了,却没人道他薄幸负心,做一番说话。”这种公开为妇女鸣不平的思想在妇女地位极为低下的时代里是难能可贵的。这一则故事让女主人公变鬼来索命,虽说迷信恐怖的成分有之,但毕竟是对现实不平在想象中的一点还回公道吧,表明了作者对女子悲惨命运的深切同情之心。

  二刻拍岸惊奇卷十七堪称一篇奇书。它写蜀地有个聪明俊俏,志气赛过男子的少女蜚娥,自幼女扮男装,在学堂读书,与男人一样念书交友。长大以后她私下看中了自己的同学杜子中,以为终身之托。这个故事很像《梁山伯与祝英台》,但是结局却大不相同。蜚娥和杜子中情投意合,私结终身,丝毫没有受到父母干涉,最终结成美满眷属。在书中作者极力赞扬蜚娥的才华出众,肯定她自择配偶,结成良缘,而且让她美满幸福,荣华富贵,这在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看成婚姻正途的当时,作者肯定女子婚姻上的自主行为,无疑是进步的思想,同时他对妇女出众才华的赞许也反映了作者看待妇女不怀偏见。

  拍岸惊奇卷十六中,写美貌少妇陆蕙娘,身不由己屡次被丈夫张溜儿逼迫充当骗婚诈财的工具,常感十分屈辱。在一次假婚中,她相中了书生沈灿若,毅然揭穿张溜儿的肮脏勾当,将计就计摆脱了无赖张溜儿,嫁给灿若,从此不再过屈辱生活,一生美满。蕙娘可谓是有胆有识,敢于把握自己的命运,以一个弱女子的智慧和勇敢谋求到幸福归宿。书中谴责张溜儿的卑鄙无耻,赞扬蕙娘的机智,而且蕙娘一女嫁了二夫,但书中丝毫没有将这作为失节来谴责,对当时的妇女贞操节烈观也是一种大胆的否定。

  几乎每一时代都总有许多聪明美丽的女子,凌蒙初的时代也不例外。他多次赞美女子的才智;为妇女所受的不公正待遇鸣不平;他敢于否定压制妇女幸福的节烈观,肯定妇女追求幸福婚姻的行动。在那个时代,妇女完全要独立是不可能的,一个有爱情基础的理想的婚姻终究是女子所能达到的最好归宿,因此,书中妇女的幸福都离不开幸福婚姻、夫贵妻荣。在这一点,我们不必强求凌蒙初的思想能超出他的时代,但他表现出的妇女观是进步的,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老师评分:86 :P)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27065@0)
2001-10-17 -05:00

回到话题: pingle的旧作业(一)——《论语》中的君子与小人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27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