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来了个女流氓(转)

early-bird (不会飞的鸟)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芊是我的一位异性网友。

芊去找我的那天戴着墨镜,嚼着泡泡糖,挎着“小姐包”,穿着前露胸后露背下面露着大腿和三分之一屁股的“淑女装”,像一阵风一样飘到我家楼下。“请问‘游荡的野狗’住在哪?”她很有礼貌地问一位戴着红袖章正在值班的老大妈,口中时不时爆裂的泡泡糖皮差点糊到那人脸上。她不晓得那人就是我妈。

“我们这里只住人,不住狗,要找野狗就去荒郊野外的垃圾场去!”我妈也很有礼貌地斜着眼睛白眼仁多黑眼仁少地对她说。

“噢~那是他的网名,他叫……”芊想了半天后从包里掏出一个通讯录,“叫庞永华。”

我妈这才仔子细细地把她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然后绕着她转了两圈后指了指马路对面,“把那条马路走到头,右拐三百米,门口有一牌子,你进去便是。”芊道谢后,一阵风地飘走了,脚下尘土乱飞。

那个地方是疯人院。

芊再次飘到我家楼下的时候,我妈已经下班了。

“本来我早就到了,没想到中午楼下值班的那个死老婆子愣说你没住这,害得我在疯人院找了半天,差点让别人把我当成跑出来的精神病人给关起来。我要再看见那个死老婆子的话,一定要掐死她!”芊敲开我家门后就开始唠叨起来。这时,她所说的那个死老婆子面无表情地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中的长柄铁勺在空中舞了舞,不知道是想去舀面做饭还是想在某个人的头上磕那么两下子?

“你说了,我才知道她是你的网友;你不说,我中午以为对面来了个女流氓呢!”我在给芊倒水的时候,我妈一边说,一边把牙咬得嘎吱嘎吱地响。

芊没有喝水,瞅着厨房没有动静的空挡,嗖地一声夺门而逃。她说打死她也不来我家了。

我以后经常去芊居住的地方。芊住的是民房,很小。和芊相处的时间长了,渐渐地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她从小没了父母,一个人一直在外面胡浪,没有工作,过去千疮百孔……芊的坦诚使我更加依恋起她来。“过去已经死亡,属于我们的只有今天和明天!”我经常对她说。芊很受感动,一次一次对我以身相许。

芊的屋子里有两种衣服,一种是贵重、新潮的,一种是过时、廉价的。“你看我穿这种衣服好看吗?”芊有时候穿上那种很像是从扶贫救灾办公室领来的服装在我面前晃悠。“很好!像祥林嫂!穿这种衣服出去,半夜碰到抢财劫色的你都不用跑。”我几次劝她把那些衣服扔掉,她都舍不得。

一天,芊不知道是神经错乱还是实在无聊,她非要穿着那种让我丢死人的衣服不施脂粉地和我去照相,照完相后,她借了我五千块钱,便就地蒸发。

“这一阵子,你去哪呢?”芊一回来,我问她。

“去一个朋友那里。”

“男的还是女的?”

“你是不是怀疑我?”

“你动不动就玩人间蒸发!你说我该怎么想?我们没认识之前,你干过什么做着什么我都不去计较,但现在我是你男朋友了,我总该知道你的去向吧?”

“如果你相信我,我用不着解释;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解释也没什么用的!”

“狗屁逻辑!你不告诉我,谁知道你是不是背着我跟别人鬼混去了?再说,你以前认识的烂人那么多,你现在还能不跟他们来往?”我说完这些话后,芊不再吭声,过了一会,她站了起来,“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现在先请你站到门外。”我刚一站到门外,门哐地一声就被关上了。

我靠!我认识的女人怎么都跟一个师傅带出来的一样,都酷爱涮着我玩!我沤着一肚子的气悻悻地回到家,肠子沤烂了几节后也想不通芊怎么会是这种女人?我一连在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还是没有心情起床。我躺在床上,一边无聊地揪着腿毛,一边在苦苦地想这个问题。我妈这时就进来了:

“这一阵子怎么不去找你的那位网友呢?”

“网友?我看她不仅是女流氓,而且还是个女骗子!事实证明你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没有去她家吗?”

“她有个屁家!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外面浪荡。”

“这世上每个人都是有家的,有的家是停泊肉体的,有的家是栖息灵魂的,找人就去栖息灵魂的那个家去找,这样你才会看见真正的她。”看大楼的我妈很像北大文学系的教授一样给我讲起了道理,“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我想象的那样,或者美好或者糟糕透顶,”我妈清了清嗓子,“起来吧!”她说完后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她的?”

我妈很是得意地点点头。

“天啦!你何止可以去北大当教授,简直可以到中央情报局去干兼职,那样挣得钱肯定比看大楼要多得多,”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你才是真正的怀才不遇!”

X县城在市郊七十多公里外。

一找到那个地址,我愣住了:一间破烂陈旧的平房出现在我面前,推开虚掩的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袭来一阵阵的霉烂味,空气潮湿,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躺在木床上,身边放着一架轮椅。

“你找小芊吧?”老太太见我进来,她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去买菜了,你等会吧!”我坐在低矮坚硬咯吱咯吱乱响的小木凳上,脑子一片空白。“这次多亏你给小芊借那么多钱,我说我这病不是一天两天的,没必要花那么多冤枉钱了,可小芊她非要让我看。”老太太戴上老花镜看了我半天后说。

“你见过我?”我愈加迷惑了。

老太太这才颤颤巍巍地从床单下摸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芊没施脂粉,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她的身边,一个酷似我的男人在皮笑肉不笑。

“小芊这孩子命苦,从小没了爹娘,是我一手把她拉扯大的,现在我不中用了,还要连累她, 我知道外面的钱不是那么好挣的,小芊又没上多少学,别人说她什么话的都有,她也从没有带朋友回家。这一阵子,她说自己有了男朋友,还拿了这张照片给我看,她说你在市里很照顾她,经常在生活上帮助她,这次的钱是你让她拿回来给我治病的……哎~我这病呀,又连累了你!”老太太说完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浑浊的泪水顺着那沟壑纵横的脸上掉了下来,重重地落在我的心上,我的心一阵刺痛:人世间飘散的灰尘原本就已够浓密,为什么我还要用带着灰尘的目光去视和猜测自己所爱的人?爱她,即使她的心中迷蒙着太多的灰尘,我也应该轻轻地为她拭去,用最真的爱和最深的情去加倍呵护她!我端起杯子,就在我准备给老太太倒水的时候,看见小芊站在门口,她不施脂粉,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她的身后,阳光白得刺眼。

……

“我有两种衣服,一种是面对你和这个世界时穿的,一种是面对我自己和我外婆时穿的。你说我穿那种衣服好看?”

“都好看!”

“我穿这种衣服,你妈说像看见了女流氓;我穿那种衣服,你说像祥林嫂。那我去你家时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穿婚纱最好!”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29866@0)
2001-10-19 -05:00

回到话题: 对面来了个女流氓(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29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