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语——霍青桐(给喜欢看的人:))

qingzhou (轻舟)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从没对谁说出
  说出那个原因
  为什么
  为什么天空飞过南归的大雁,我会无言惆怅
  为什么眼前黄沙滚滚而来,我却木然停马留驻
  为什么看到大地春回,积雪消融
  听到黑夜里滑过幽幽的竹笛
  我会怔忪不定,悲喜难言
  
  那个相遇,是我今生最珍视的一刻
  从那以后,我知道,我的心
  除了真主,除了草原,除了族人
  又有了新的依盼
  
  可是 当他和喀丝丽在一起
  我才真正看到了世间最醇美的笑容
  象月光撒满整个牧场
  象春雨瞬间滋润所有绿色
  象塔依尔与柔和娜又重回人间
  
  我怎会不喜呢
  他们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是我穷尽我的所有
  也要给他们幸福的人
  
  我怎会真的不喜了呢
  心底竟起了最不该有的波澜
  真主啊
  请你原谅我
  眼泪不是属于我的颜色
  我爱的人都叫我翠羽黄衫
  那该是奔腾在草原上永远不倦的一团火焰
  
  我还有什么企求呢
  当我看到族人们欢乐的歌舞
  红红的篝火映出他们最从容最欣慰的笑颜
  当我听到古兰经缓缓动人的吟唱
  空中传来远处最悠长美丽的回音
  
  江南的人不明白
  我们怎么会爱上这样一块有风雪,有狂沙的土地
  他们当然不会明白
  这是我们的土地
  是真主赐于我们永生永世的珍宝
  我们的微笑
  我们的汗水
  我们的奔走
  我们的劳苦
  都只为这块土地 我们的根 我们的家
  
  当微风拂过草原
  当天边渐染彩霞
  当族人们举起酒杯
  他们粗糙的面庞
  沾尘的布衣
  暗哑朴拙的曲调
  是我心底最美最美的歌
  
  现在
  我只愿在真主的面前
  依偎着他 低头不语
  听他的教诲 感受他无穷的暖意
  一如母亲怀抱里沉睡的婴儿
  一如万年前
  那个静寂的
  初夜
  
转附:霍青桐:不和你丫一般见识
那个鬼鬼祟祟的陈家洛又在我家门口偷偷摸摸探头探脑,等到确定门卫和狗确实不在家的时候,顺着墙根蹑手蹑脚的溜到后窗根,运足真气捏着嗓子喵喵叫了两声。立马隔壁房间就传来稀稀嗦嗦的响声,开门,关门,踮着脚步一溜小跑,然后,一位天仙一般的白衣女子就出现在门口.再看陈家洛已不复方才贼眉鼠目的模样,挺胸凸肚气宇轩昂折扇轻挥仪表非凡神采飞扬再在一往情深的双眸露出一点忧国忧民的神色。这就又成了武功盖世文才风流的堂堂一方群雄天地会的总舵主陈家洛,也就是这副模样把单纯的喀丝丽迷的神魂颠倒。我从窗口无奈的看着这一套程序。
  
    陈家洛约会的这套程序整个回部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我更是心中有数。想当初父亲派我去抢还我们回部的圣典古兰经,多蒙陈家洛及天地会群雄助我一臂之力,我回人有恩必报,当下以宝剑相赠,以感念天地会上下对我回部的大恩。结果那陈家洛逢人便炫耀,不得几日,整个回部和天地会兄弟便都知道我霍青桐对陈总舵主有意,两下已私定终身! 想我霍青桐自幼上马帅众杀敌,下马习文练武,从未起过半点儿女私情,一心助父护我回疆.
  
    我虽未有妹妹美貌,却也壮志高远,只有天山的雄鹰才堪匹配,怎会喜欢这个婆婆妈妈矫揉造作假仁假义的汉人。只好暗自恼怒以我回部的盛情相谢反而犯了满嘴仁义道德礼仪廉耻的汉人不得私赠信物的忌讳.
  
    事实却好象并非如此简单.陈家洛竟尾随而至回部,看样子象是要安营扎寨,长久定居的意思。带领他的那一班兄弟整日在回部进进出出,表现出要整体入赘的样子。他可以骗过任何人,可惜他遇到的是我翠羽黄衫霍青桐。
  
    
  
    回民部落流传着一句话:在首领的两个女儿面前,世界上不存在任何秘密。因为我的妹妹喀丝丽如此纯洁,在她面前的任何秘密都是一种亵渎;而我霍青桐有着天山雄鹰一般犀利的眼神,任何秘密都会被我一眼看穿。
  
    
  
    在我第一次看到陈家洛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袁士霄的徒弟.袁士霄被称为天山怪杰,因为他一生的唯一喜好就是自命风流,又极度自恋,觉得天下女子都入他掌握.年轻时向我师母表情,被扇了一耳光,他老先生竟然拂拂脸,作出一副甜蜜无边的表情,等我师傅回来,又恋恋不舍极度深情的看了师母一眼,然后破窗而逃,害师傅跟师娘打了多少饥荒。
  
    这陈家洛年纪青青,功夫没学到他师傅半成,这自恋的本事倒学了个七七八八,居然就以为我爱他爱的要死,俨然非他不嫁,而他就堂而皇之的作起我回部的驸马来了。其实他不过是看我回部健儿膘肥马壮,想给他自己拉拉大旗罢了。
  
    我却不知道,他的自恋及他的一切行动竟是有着深厚的思想根源的。原来他竟有着皇室血脉,他是乾隆的亲弟弟!听说海宁有个龙王庙,祈神非常灵.他海宁陈家的老太爷一定是在庙里祈了点不能为人所道的心愿,一个儿子就当了皇帝,而另一个自然坐不住,心心念念要取而代之.又少了点创意,用了千百年来都用烂了的招数-----推翻满族统治!还我大汉河山!不许奴役老百姓!乾隆可是个汉人耶~推来推去这皇帝宝座还不是他兄弟俩挨班坐!可怜苦了老百姓遭受涂炭,再就有他手下的那班心地单纯的兄弟们。
  
    这回被乾隆打的屁滚尿流,竟跑到我回疆来了,肚子里可着实打了点注意.不过,他最好别伤到我回民一根寒毛,否则别怪我跟他一般见识。
  
    狼子野心,不知怎么喀丝丽竟被他看到。喀丝丽是我回部的圣女,是天山的雪莲,回人都相信她是真主送给我们的仙女,从小她的身上就有一股异香徊绕不散.而她的心灵更是纯过天山的经年白雪.谁知竟被陈家洛看上,而她竟深深的迷恋上这个异族男子了。
  
    陈家洛简直已经自恋到一种痴迷的程度,他居然认为我整个都掉入他的情网迷恋不可自拔,这下子可要伤心坏了,于是突然对我生出了一股极度愧疚之心,不敢再看到我”哀怨欲决”的眼神.拜托,他不要在我的身边指手画脚对着我回部健儿流口水我就啊米托福了.可这位老大竟硬生生摆出一副负心人的样子在我回民部落晃来晃去,结果我竟成了天山脚下的可怜虫,连天地会的兄弟看我一眼,都要躲躲闪闪为他们老大心怀愧疚安慰怜悯又突然义愤填膺要劝他们老大不要做个负心人让天下英雄耻笑,我都要被逼疯掉了。
  
    而更有意思的是,陈家洛在自己的脑海中将自己刻画成为为追求真爱不惜声名扫地而又不忍心伤害另一个女子的大情圣模样,结果每次来约妹妹,都要竟过他的那套程序,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尽管门卫老远看到他来就把狗子牵走,把仆人都赶回自己房间,留他一个在那,他还是一丝不苟的完成全套指定动作,脑海中想象一个大情圣如何负担心理包袱突破世俗压力费尽心机排除万难去和梦中情人约会。我琢磨着他不止一次想着干脆委屈自己一点,姐妹两个一遭娶了得了呢。而单纯的喀丝丽竟乐此不疲的陪他演完全场.以喀丝丽的冰雪聪明,她一定早就知道这一切,可是她竟如此迷恋他以至于宽容的陪他演下去.陈家洛,你莫要负她才好.
  
    傍晚喀丝丽竟一个人神思恍惚失魂落魄的回来了,她的眼角明显还沾着泪水,迷离的眼神中却隐隐露出一股决绝的神色;我更清楚的看出,她从小就用丝线连着的衣服明显的剪开过了。我知道,有事要发生了。
  
    喀丝丽从来不会瞒我,她知道无论什么事我都不会阻拦她,而我知道的是一旦她决定了一件事,是没有人能阻止她的。她告诉了我一切。
  
    我从不担心陈家洛会不负起责任,毕竟有汉人的礼教约束,最重要的是他始终在心里把自己塑造成为有情有意顶天立地的人物,而喀丝丽告诉我,他竟没有敢看她一眼,他一定是在她如婴孩般纯洁的身体和心灵之前感到羞愧吧,为了他内心一直藏着的那个念头。
  
    我不会告诉喀丝丽陈家洛接近她的真实目的,就算他对喀丝丽真的制造出一点真情的话,那目的也是他内心一直隐藏的秘密,而他,竟终于说出来了。喀丝丽早知道的,她只是在默默等待,等待陈家洛真正爱她爱到放弃这个计划的那天,他没有。喀丝丽有很多路可以走,她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他为她选择的路。
  
    香香公主死了。
  
    化为一只玉蝶,化为一滩碧血.
  
    我冷眼看着悲痛欲决的陈家洛在她的墓上写下香冢两个大字,那字和陈家洛一样,在堂而皇之下面瑟缩着,自私着,孤芳自赏着.每个人都看的出陈家洛很伤心,他以适合一个总舵主身份的方式威严的痛苦流涕着。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我也看的出他是真的很伤心,在他的心里,一个人间仙子死了,为了伟大的爱情,为了千千万万老百姓,为了他的事业,为了他。这是他一手制造出来势必流芳千古的神话.这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自尊心。于是,在满面泪水下面,他自负且自得的笑了,笑的豪情万丈,令天下只知追求有生爱情的凡夫俗子自惭形秽。
  
    只有我知道,香香是真的死了,为了她自己。她纯纯而来,纯纯而去,如一个赤条条的婴儿在尘世游走了一回,没有沾到半点尘埃。
  
    看着匍匐在香香脚下的陈家洛,我已经懒得用剑劈他了。我会在天山南麓给他划出一块地方,做他们的难民营.而陈家洛,就让他永远也实现不了的雄心壮志,和对香香的思念愧疚陪伴他一生吧。
  
    我看到陈家洛向我伸出了手,表现出一副历尽千心万苦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欣慰表情看着我,我转身而去,让他那感情充沛表情丰富的脸表现出自尊受伤的样子吧,我依然是驰骋天山南北的翠羽黄衫霍青桐,你不过是个一生要别人陪你做梦的可怜虫。
  
    我才不和你丫一般见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31844@0)
2001-10-21 -05:00

回到话题: 大漠狂沙残阳下,伴得白马啸西风(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3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