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朋友说说心情(二)

qisehua (七色花)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人,真奇怪,这些话我无数次和自己说过,可是一旦写出来,感觉就不同,心里轻松了好多,看到你们的回贴,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真心谢谢你们,我的朋友.

再倾吐一些,大家别被烦着,只当故事听,尽管都是真事.

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在我13岁的时候去世了,本来不是什么大病,但他选择了跳楼自杀.那一天我放学,本来想去医院看他,但天意弄人,第二天就放假了,一犹豫,没有拐进去,而是先回家洗衣服,决定第二天再去.但那晚,就再没给我机会,当时我哭不出来,过了很久才相信这是真的,我不知道这在我小小的心灵是个怎样的创伤,只是以后我害怕死亡,害怕高,不管怎么苦,我决不想到放弃生命.
我总是觉得我没有救了他,如果那天我去看他,结果会很不同.

哥哥比我大十岁,脾气很坏,他回家从不用钥匙开门,也不敲门,而是踹,而且我得马上跑步去开,慢一点就是一句"死里头啦"和一巴掌. 我感到从来不被尊重,一直梦想逃.梦想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所以我尊重生命,刚恋爱时,一次他的同学来,抓到一只飞到屋中的蛾子,我要他轻轻的放生到屋外,他还觉得挺尴尬.

所以我没有娘家可以依赖,朋友都是同学,毕业天各一方,工作三年了,办公室都是男性,而我的道德观认为爱一个人,就不该让他不开心,所以我总是独来独往,从来不交异性朋友,所以我几乎没有朋友.

由于他对我的态度和他家人的冷漠,我慢慢不喜欢他家人,可能潜意识认为他家对他的影响是负面的,导致他是这样一个人(他父亲在家常常呵斥他妈,他妈忍气吞声,甚至当着子女的面和邻居的面打他妈,而且明明是他的错),去年回他家,他父亲不舒服,胸口疼,但他不肯去医院,子女谁也不敢劝,我本来对他们的感情就淡了,但是我不忍心不管,私下要他无论如何求也要求他去医院,这个病不是闹着玩的,结果到医院就抢救,医生说要他作好思想准备,我极力安慰他,就这样救了他父亲一个月的命,之间他父亲和病友吵,和护士吵,别人没法,都是我来劝,用他们的话说,他就听我的,因为我能劝他,而他的子女只会着急和吵架.

所以我最恨的不是他打人,我也知道打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是畜生的说法,但我理解家庭带给人的影响,我的家庭使我特别重感情,他的家庭带给他的烙印是狂躁,打人我可以容忍,不是每个人都有幸拥有幸福的童年,我希望他能改变.

但是我错了,他说他一直在改,太累,他就要用狂躁的方式发怒,用吵架的方式交流感受,他不想改了. 而且他不念我对他家人多好,他父亲在世时整天夸儿媳妇好,对人说他多满足,不念我救了他父亲一个月的生命,他对我在他父亲去世时没给他支持耿耿于怀,那时我和他的感情正在冰点,我甚至找了房子,但他父亲去世,我不忍在加压力给他,分手的事情不了了之,我陪他回去办理丧事,但我害怕有关死亡的东西,我不想去告别,我请他谅解,在告别前一天回来了,这就是他的怨恨的理由.

他得过脑溢血,虽然很轻,但我不敢让他受累,自己在一间大公司里忍受12小时的高压力工作,所以周围都是男性,刚开始常常累的哭,但他可以作公务员,轻轻松松, 我的工资是他的三倍,而且从来都不嫌他挣的多或少,无所谓.但我最吃惊的是,我的一片苦心换回来的是离婚时他要跟我平分财产,钱是小事,几万而已,但他清楚这是怎样的血汗钱,和怎样的爱心,我太吃惊了.

我只要他愿意一心维护感情,有多少痛都可以忘记,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是我们曾常说的话.

爱需要包容,但我失去了度.

我不知道遥远的加拿大是怎样的,我这样缺少理智和自我保护能力的人会面对什么?也许我能深深的学到一课,但是,30岁的离婚女人,我好害怕这个称谓,真的很怕.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33652@0)
2001-10-22 -05:00

回到话题: 想和朋友说说心情(二)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33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