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FBI警官Bruce跑这来了,大家小心。可惜他的中文学得还不够地道,不太明白“女孩子家家”这种风格的语言的适用范围。

dnc (Dann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转一则新闻吧,或者说是故事。先说明,我个人认为:这则故事和那位女孩子家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只是我本人的想象力太丰富罢了。

*************************************************************

耐人寻味的网上强奸

  诺顿是一个成功的美国中年人,拥有不低的社会地位、丰厚的财产和和睦的家庭。但是他梦一般的生活在1999年底被彻底粉碎了,他涉嫌网上诱奸一名13岁的小女孩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起诉。如果没有意外,诺顿将在监狱里呆上45年。  

  从表面上看,帕切特·诺顿简直就是美国人的完美典型。大学毕业后,诺顿与大学时的恋人结了婚。几年后,他已在为迪斯尼网络公司的高层主管,在股市上运气也不错。他在西雅图郊外买下一座价值1百万的豪宅,经常与社会名流打打曲棍球,在游轮上与好莱坞的影星聚会。  

  但这梦一般的生活在1999年底彻底被粉碎了。12月,诺顿在加州码头上被拘捕,罪名是企图在网上与一名13岁的小女孩发生性关系。陪审团无情的裁决是:诺顿可能要在监狱里呆上45年。
  

  这使诺顿的命运急转直下。在审判开始前,他的妻子就向法院递交了离婚申请。同时,他还失去了年薪18万3千美元的工作,他的股票投资也损失了150万。  

  那个“小女孩”的网名叫克瑞斯娜A,6个多月前,与诺顿在一个叫“父女之恋”的聊天室相识。克瑞斯娜A曾多次告诉诺顿她只有13岁,但从聊天记录来看,诺顿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她的年龄。诺顿的网名叫“热情西雅图”,他对克瑞斯娜A的态度与他的名字倒是挺相符——从调戏到淫荡。他经常要克瑞斯娜A做他的秘密朋友,他说他们的交往可以没有一点压力。他总是要求克瑞斯娜A在他面前跳裸体舞,他说他就是喜欢克瑞斯娜A尚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并把自己的生殖器照片E-MAIL给她。每到这个时候,克瑞斯娜A问他到底要干什么,诺顿说:“吻你,与你做爱。” 
 

  终于,诺顿找到了一次去南加州出差的机会,他邀请克瑞斯娜A到南加州的码头与他见面。

  因不熟悉地形,诺顿来的时候颇费了点周折。但他还是比预定的时间提早了一个多小时。他只好在码头上闲逛以打发时间。码头上有昏黄的路灯光芒在闪烁,照在正汹涌着的波涛上,显得有些凄凉。  

  一个小时后,当诺顿再次转过头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一头别着蝴蝶结的金发,一件白得耀眼的毛衣,和一双Skechers牌的网球鞋。诺顿忙从裤口袋里伸出一只手,向她挥舞,并疾步走向她。  

  “你是‘热情西雅图’?”她尖尖地笑着。  

  “你好,克瑞斯娜A。”他回答说。他们有些尴尬地互致了问候,然后他提议到海边走走,她应允了。  

  他突然转过身,指着另一条台阶说:“你走这边。”在聊天室的时候,他就对她说过:“我们不能公然出现在人群中,一个34岁的男人和一个13岁的女孩走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 
 

  但克瑞斯娜A没有按他的话去做。她对着毛衣领子上别着的一个小麦克风说:“就是他!”一群便衣警察马上冲了出来,拘捕了诺顿。  

  直到这时,诺顿才明白,刚才他问候的不是个13的小女孩。她已经27岁,是洛杉矶郊区的一名文职人员,是FBI特意设下的诱饵。至于诺顿花了近斗年时间在网上调情的对象。也不是什么13岁的小女孩--甚至不是个女人,而是由一名叫布鲁斯的FBI警官扮演的。他专门负责调查网络犯罪案件。

  诺顿以企图跨州强奸幼女罪被起诉。但诺顿的辩护律师坚持声称诺顿并不知道克瑞斯娜A只有13岁。因为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你说自己是23岁的妙龄女子,说不定你是70岁的糟老头。诺顿也完全可以凭这个理论不相信对方所谓的“13岁”。这是诺顿案的一个关键。只有键盘和屏幕,没有真实身份的因特网的出现,给法律出了新的难题。  

  高大,充满自信,衣着讲究,戴着精致的金边眼镜,诺顿决不是那种沉溺于网络的面色苍白、言语怯懦的网虫形象。他参与了闻句遐迩的JAVA程序语言的设计,名声在外。如果说比尔-盖茨和斯蒂文-乔布斯在电脑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诺顿则是能在网络领域与之媲美的第二代科技精英中的一份子。  

  诺顿出生在一个很恩爱的家庭。小时候,家里有个很大的菜园和一个足球场。冬天的时候可以把它权当成冰球场。但诺顿住的房间并不大--他们兄弟5人挤在一间房子里,因为家境并不富裕,诺顿小时候经常穿的是哥哥们的旧衣服。“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家庭,但很温暖。”诺顿的哥哥回忆说。

  1980年,诺顿用所有打零工挣的积蓄买了他的第一台电脑Atari400。几年后,他已经会写程序并同时给三家电脑公司找工。1997年,诺顿上了《福布斯》杂志,因为他为他母亲编写了一套电脑程序,帮助她的饭店登记每天到访的客人。  

  诺顿是1983年上的网,开始是为了与他的那些在外地读大学的亲戚朋友联系。到了1985年,网络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1988年大学毕业后,诺顿和许多想到IT业来淘金的年轻人一样,怀着一腔热情来到了西海岸,加入了Sun为公司开发出了JAVA程序。1999年11月,诺顿成为迪斯尼属下的Go网络公司的副总裁,负责开发儿童用的搜索引擎和一种叫Goguardian的网络过滤软件。
  

  这工作对迪斯尼来说是很重要的,迪斯尼总裁艾森在Go.COM煌发布会上说:“它将为孩子和父母提供一个洁净的网络世界。”  

  对于诺顿的工作能力,他的上司也十分赏识。他们认为他“有管理能力,有远见,技术上更是炉火纯青”。案发之后,所有的职员都十分震惊。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同事和上司竟然与一桩强奸幼女案有关。  

  付了10万美金的保释金后,诺顿首先想到的是与莫切律师联系。“我的确做了,很抱歉。”诺顿对莫切如是说。  

  在莫切进一步搜集此案的证据的时候,许多记者蜂拥而至,他们抓住“我的确做了”这句话不放,并认为这表明诺顿已经伏罪。但同时,诺顿对莫切说,“我一开始就从克瑞斯娜A谈话的语气中知道她不止13岁,因为她的话挺世故。”即使是在加州码头上,他也没想过是和一个13岁的女孩会面。在传统的案例中,诺顿这番话可以作为辩护的证据,但事情是发生在虚虚实实的网上。到底是事情确实如此,还是这只是诺顿的托词呢?  

  迪斯尼公司的态度则是惟恐避之不及。他们声称,诺顿根本不是他们的职员--如果他不锒铛入狱的话,可能会有机会。他们删掉了go.com网站上关于诺顿的一切资料。当媒体对他们这种重写历史的做法进行批露后,他们才有所恢复。但遗憾的是,现在进入go.com,点击诺顿设计的产品这一项时,你得到的是一个“错误信息”的提示。  

  FBI从1994年开始用这种“钩鱼上钩”的方式缉拿网上罪犯。在他们抓获的500名犯罪嫌疑人中,已经有424人伏法。诺顿是他们当中身份最为显赫的一位。也有人对FBI的这种侦破方式提出抗议。但FBI的警官说:“我们又没用车去接他们,是他们自己愿者上钩。”  

  在扮演克瑞斯娜A时,布鲁斯警官曾经对诺顿说他是FBI的警察,但他马上又说这只是个玩笑。当诺顿担心他们见面的行动是否会法时,“克瑞斯娜A”骂道:“你说呢?!告诉你我是FBI的警察。”现在回想起来,诺顿多么希望自己当时能留意这句话!  

  除了莫切外,诺顿还聘请了两位资深律师。格林富尔得是一名专门研究网络行为的心理学家。他分析说,网络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彼此可以亲密无间的假象。因此,许多人在网上都卸下了面具,做出一些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诺顿就属于这种情况。因此,既然他调情的对象是虚拟的,也就谈不上什么受害者的问题。他说:“问题是,一个人在虚拟世界的所作所为,能不能代表他在现实世界的所作所为呢?”  

  布鲁律师也处理过类似的案件,他说:“我认为,我们的警察应该把精力放在捉拿那些现实生活中强奸幼女的罪犯上。那才对我们的生活带来真正的威胁。”  

  诺顿的案件于1999年12月7日正式开庭审理。陪审团由12个人组成,6男6女,其中还有一位是迪斯尼的职员。  

  出庭的时候,诺顿穿着白色的T恤,黑色的外套。他的妻子没有来,但他的兄弟和一些密友观看了审判。整个过程诺顿都显得有些漠然。  

  控方律师首先陈词。他指出,诺顿告诉了克瑞斯娜A他的真实姓名和联系电话,并多次邀请她出来会面:“他说他必须小心,不能让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些都表明这不是什么虚拟世界的幻想,它是现实世界里的有理智的行为。”  

  布鲁斯作为克瑞斯娜A的扮演者也出庭作证。他说他是在1999年3月以克瑞斯娜A这个名字进入聊天室的,第一次与诺顿的聊天就持续了4个小时。诺顿反复向“克瑞斯娜A”建议逃学出来与他见面。当“克瑞斯娜A”问他是不是当真的时,他说“我不是在空想”。随后,诺顿告诉她他有一架数码相机,并告诉她一个网址,那上面刊有他竖起的阴茎照片。克瑞斯娜A还多次告诉诺顿她只有13岁,问他是否介意。当律师问布鲁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布鲁斯说:“在网上空想,或女扮男装都不是犯罪。但约一个小女孩出来企图不轨就是犯罪。”  

  控方的最后一个证人是到码头与诺顿见面的那个女人。她个子不高,但体态丰满。在法庭明亮的灯光下,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决不止13岁。但那天码头昏暗的灯光下,她梳着马尾辫,作少女的打扮,诺顿竟一时没有辨别出来。  

  对诺顿最为不利的证据就是警察从他的电脑里发现的未成年少女的裸体照片和未成年少男少女的性交照片。控方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诺顿看过这些照片。  

  轮到辩方律师发言了。辩方出示的证人就是诺顿自己。不是每一个被告都有诺顿这样的发言机会的,但辩方律师相信诺顿应该能凭自己的口才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诺顿有些憔悴,但他显得很平静。诺顿说,在他心目中,聊天室就是个避难所,籍此缓解工作带给他的巨大压力。他之所以选择“父女之恋”聊天室,因为这里相对来说不是那么紧张。他说有时候他的语言是有点“不正经”,但他只是想在脑海中保持一种幻想的激情。与克瑞斯娜A的相会,他以为会把他的幻想推向高潮。  

  诺顿辩解说,他之所以告诉克瑞斯娜A他的姓名和联系电话,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什么要隐藏的,他想从克瑞斯娜A那里获得认同感。在他心中,克瑞斯娜A应该是个40开外的女人。  

  至于码头上的会面,诺顿说他见到克瑞斯娜A后就想离开的,因为他觉得她比他想象的要年轻许多。  

  诺顿的律师指出,诺顿在聊天时一般同时要开许多窗口,与不同的异性聊天,因此他下意识地把克瑞斯娜A与其他聊天同伴混淆了。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中,诺顿就对克瑞斯娜A说过:“对不起,聊的人太多了,我弄错了。”  

  最后,诺顿否认他看过了他电脑中的色情图片。他说,那是他在聊天室里结识的另一个同伴每周自动、定期发到他信箱里的。  

  辩方还出示了一位心理医生,他通过对诺顿的测定,证明他并没有恋童癖。  

  控辩双方由此展开了白热化的辩论。控方律师说,诺顿自己有车,但他是租车去洛杉矶的,尽管他在洛杉矶早有预定的房间,但他却打电话预定码头边旅馆的房间。“这些都表明,”控方律师说,“在网络世界的意淫和现实世界的强奸未遂之间是有很鲜明的区别的。如果他只是在屏幕后与键盘打交道,我们今天就没有必要站在这里争论了。”  

  法庭辩论持续了4个小时。最后的表决结果是:就利用网络犯罪这项罪名,6人同意判定诺顿有罪,5人不同意,1人弃权,因此法官判定此项罪名不成立。就企图强奸幼女这项罪名而言,陪审团裁定其罪名成立。辩护律师提出,正式判决下达之前取保候审,但法庭拒绝了。  

  虽然判决结果比想象的要好,诺顿还是终于失去了镇定。他不停地抓着下巴和眨眼。他与律师握手后,把自己的钥匙和皮带交给哥哥,并取下了领带。然后他被警官带走了。他的律师则提出要上诉。  

  诺顿的案件还远远没有结束,而网上的聊天仍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他们之中,有男人,也有装成女人的男人,有装成大人的小孩,也有装成小孩的大人(我插一句:当然还有真正的女孩子家家),有无辜的人,也有作无辜状的罪犯。个中虚实,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50272@0)
2001-11-6 -05:00

回到话题: 终于我还是决定移民了,真的很迷惑我的选择到底对不对?父母在耳边不停的念叨,都这么大了一个女孩子家家,还不结婚还要出国,唉.....在他们的叹息中是无可奈何?谁又能理解我的无奈和放弃呢,我到底选择的是对是错???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快乐单身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5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