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月4日星期二

(仲)

上午还是没事做,中午一个同事问我忙不忙,在我回答不忙以后,他交给我一个用ASP和CGI做的活,当我知道要今天完成时,中午饭都没去吃。因为我从来没干过,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一个同事给了我一段功能类似的程序,我读了以后,改写了一下,实现了要求的功能。这家公司给我感觉最好的一点就是同事之间彼此互相协助的精神很好,大家都很愿意帮忙,而且问别人问题时都愿意回答,愿意教你。

1月6日 星期三

(李)

L昨晚回到多伦多,晚上仲书秋下班和他一起到家,我做了好几个菜,感觉水平都发挥得不错。我们托他从国内买了一副隐形眼镜,加上药水一共才一百四五十块钱人民币,如果在这儿配,便宜的也要五十多加币一副,MS.OU给他儿子配了一副花了三百块加币!

本来从国内过来的时候我是带了两副隐形眼镜的,可是第一副的左眼镜在来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丢的,于是启用第二副,没料到又过了不到两个月,又丢了一只,还是左眼镜!我的两只眼睛度数不一样,没办法再戴了。MS.F说:谁戴隐形眼镜不丢啊!这句话可给我解了围,成了我给自己辩护的“武器”!

这下好了,我终于又有隐形眼镜可戴了。

1月16日 星期日

(李)

每个星期六的晚上九点第四频道都演香港电影,都是些好电影。而且不是陈旧的片子,象上星期演的《天旋地转》就是比较新的片。MR.L两口子到我家一直看完电影才走,是我非留他们的,自己看不如人多一起看有意思。

1月19日 星期三

(李)

这学期英语课有两个老师,第一节的ANN,纯加拿大人,口音不清楚,我听不清她的话,即使是我认识的单词,也许这才是纯正的加拿大口音?人长得很胖,我唯恐她的腿支撑不了她的体重。下午是CHARLIE的课,这个老师是学校里比较有名气的老师,很多学生进了他的班就不走,一待就是一年,所以他的班里永远坐满了学生。他的发音我就懂。

前些天看王又辛家书,大概是第十七封吧,真是感慨万分。确实,很多人来了以后就后悔,要么由于和国内相比自己的收入地位相差很大而心理不平衡,而国内的许多同胞还在积极的往国外涌,问自己的意见,如果说让他来,是对某些人的不负责任,比如一个学文科的,英语不是很好,在国内待遇不错,出来干嘛?或者坐机关的,习惯的悠闲,地位和前途都很光明,出来怎么办?不能说永远翻不了身,这太严重了,可是确实会有相当一段时间比较紧张和窘迫(不仅是经济上的)。如果说别来了,这里不适合你,他也许会愤怒:你出去过好日子了,怎么就不让我去?

还有国内高中生办留学,英语好的是学习的材料的没话讲,如果是那些高考没希望的,估计到这边来希望也不大,所谓的预科还不是高考补习?如果国内的高中生能在一年里把这里学生三年学的课程都学完并考出好成绩,估计在国内高考也没问题了。可是正如王又辛说的,能顺利读完预科通过考试的,占的比例并不大,而且生活怎么办?

我也想学王又辛的样子把周围人的情况写一写。

来移民的人的想法很多,比如我认识的F,直言是为了挽救婚姻而来,她先生先来,她在登陆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报到。可是不久就发现这个挽救婚姻的举动,令她失望。她想回去了,因为在这儿,她不想去打工,不想去读书,在国内她有令自己很舒服的薪水,令人羡慕的工作……

仲书秋认识的一个南开的女博士,曾赴瑞士学习一年,在国内做经济分析,月薪过万。来加后几个月没有找到工作就想回国,滑铁卢让她去读博士,开始也不愿去,后来还是决定重念同专业的博士。

在MR.L家认识一对夫妇,丈夫来这儿已经一年有余,妻来了不过两个月。丈夫找了一份非专业工作,干了不到半年就盼着被老板LAYOFF,因为被LAY OFF的待遇很好。九九年底终于如愿以偿,不仅每月能拿到几百块失业金,还可以免费去上学。如果是自己辞职,失业金就很少了。

在这里如果是夫妻一起过来,大都是丈夫找工作,妻子读书,尤其是在ESL里,问到的同胞们都是先生在工作。在这里一家只要一个人有工作,就可以支持全家的开销了,如果找的是职业工作,就更没有问题。可是找第一份工作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许多人都抱着第一份工作不计得失的态度,我们也是。当然对于一些运气好或背景很好的人,找工作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听说北京IBM来的几乎包了半座APARTMENT,大部分人从找工作开始,两三周就可搞定。

1月20日星期四

(仲)

转眼又过了一周,来多伦多已近四个月了,今天第一次真正有轻松的感觉。中午,NOW的DIRECTOR来看我,和BRIAN、BOB分别谈过之后告诉我,BOB对我的评价很不错,她认为我有机会得到一个OFFER。当时我就有能得到这个工作的感觉,好不容易熬到四点,我去问BRIAN有没有决定,他说初步决定给我三个月的CONTRACT,具体细节要明天或者下周一再谈。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当时的心情既高兴又兴奋,人也突然轻松下来。看看没什么事,其他人大多去另外一个公司不知干什么去了,才四点就回来了。

晚上,冰洁在论坛上讲了几句找工作的情况,如同点着了火药桶,跟帖不断。有人问做WEB DEVELOPER需要会什么,因为网络编程涉及面广,东西多,理论上,什么都该会;有人问学点什么可以找到工作,马上有高人介绍UNIX下的C++和WEB好找工作,可哪那么容易,否则也不至于那么多人半年一年找不到工作了!UNIX下的C++,一点不错,好找,薪水又高,可也不好学呀,二来应聘时的考试能不能通过更是问题,因为这真的需要经验啊!不是你吹几句就行的,我所知道的一些C++程序员,得到工作真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甚至有一考再考的。另外,通常大公司要求你对一两样极专极精,也就是说,你要用英语把你懂的东西讲出来,把对方全部干倒,真有这水平也不用犯愁找工作了。WEB倒是容易上手,可哪有公司让你只懂HTML或者一个JAVASCRIPT就行的,尤其中小公司,老板恨不能你三头六臂样样全能。

很多新移民都转行学计算机,或者原来计算机行业转方向,现在都有一个重新定位和重新学习的过程,千万别以为学一点东西就能找到,那是碰运气。我们这些已经体会到难处的人也这么说,就是欺骗群众了。

1月21日星期五

(仲)

合同还没签呢,已经体会到WORK和JOB的区别了。早上开例行早会,特意要我参加,告诉我下周一和客户开会,以为今天还没有事,刚刚把JAVA装上,BOB就发来了一封信,没等我看呢,他人也过来了。当时我就觉得不是好活,果然,一家公司的开发人员跑了,扔下一摊子活,客户就找到我们公司,让我们公司把它干完,当然我“荣幸”地接过这个烂摊子,并且要在一周内完成。

天哪,这都是什么呀。明明后台是用SQL SERVER,偏偏绕个圈子,把数据库的后缀也改了,也许前面那位高人另有玄机,反正我是没懂;ASP程序没有任何注释,也没有任何文档;各种各样的文件全放在一个目录下面;名字也起得五花八门;我恨不得踢他一脚,这不是让我难做嘛!

一会儿,BOB又拿来这几天做的那个项目的客户新传来的资料,好家伙,连数据库结构都改了,好在我早有准备,一个小时就全部搞定。可这个新项目呢?我一看那堆丑陋的源码就生气。

1月22日星期六

(仲)

早上起来的晚,也没做早饭,收拾收拾就到了中午。两个人一起去DUFFERIN MALL,直奔麦当劳,十几块钱早饭中饭全解决了。在WAL-MART里闲逛时遇到了MS.OU夫妇,我和她老公站在那里聊天,避开了陪同逛街的“痛苦”。

晚上七点多去MR.L家,本来是要借本SQL的书,他们夫妻说要庆祝一下我找到工作,做了几个菜,一边吃,一边聊,不知不觉居然快一点了,到家时差不多一点半了。大年初一是星期六,刚好都休息,我们请他们夫妻过来吃饭,一起热闹热闹。

1月24日星期一

(李)

仲书秋嫌薪水低,我倒觉得无所谓,不到三个月找到工作,四个月时可以拿薪水,我已经很满意了。第一份工作不计得失,这是很POPULAR的一句话。再说它只是在同专业里稍逊色一些,比一般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尤其我们来了之后没打过体力工,这真真正正是“第一份”埃对于他的薪水,我不但不失望,甚至还有一点兴奋。也许这就是男与女的区别吧。找到了第一份,再找第二份就要相对容易一些了,至少在写简历,面试方面有"底气"。

1月28日星期五

(仲)

真不知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定义了一大堆表,我和BOB一起分析了所有的表,发现只有十七张,也就是不到一半有用。下午开始写程序,只用了一个ASP文件就解决了那家伙十几个ASP文件都没干完的活。想想不禁有些得意,这实际上是我做的第一个ASP的活,效率和效果都不错。

1月30日 星期日

(李)

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唐人街,华隆超市里,满满的人,寸步难行,东西象不要钱似的,我不过买了几样东西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买了八个鸡腿准备做鸡汤,按照嘉宁的办法,汤非常鲜美,不过耗时也长,三个多小时,仲书秋很爱喝。我们唯恐营养不平衡造成体态问题,又不敢节食,人说食补不如汤补,这样的鸡汤应该会给我们带来好处。

鸡腿八毛九一磅,豆角今天特价九毛九,其实听MR.L说每天晚上临闭店前都差不多是这个价,白天就要一块四毛七。

1月31日星期一

(李)

CHARLIE是我现在下午的老师,他对我说,如果要给孩子起英文名字的话,CHARLIE是一个好名字。英文名字一般没人会在意有什么含义,有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含义,只是个名字。但是,他告诉我,有两个名字要注意,PETER和JOHN。JOHN是TOILET的意思。至于PETER,他拿过MS.OU的快译通敲了几个字母,然后点点头,挡着屏幕绕过我让MS.OU看,说我“THIS IS FOR ADULT,YOU ARE SO YOUNG。”嘉宁看完,CHARLIE就把字都消了才还给她。所以对不起大家,我只能告诉大家起名字的时候要注意这两个,至于原因,只知道JOHN,PETER就没法探听到了。

中午和几个同学去一楼的健身房跳健身操,动作并不激烈,可是跳了我一身的汗,因为今天是现决定来玩的,所以服装什么的都没有准备,下回可得带件运动的衣服。学校的设施很不错,还有游泳池,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热气腾腾的,倒象洗澡堂,人很少。

早就在寻寻觅觅,为我的钢笔找一个用武之地,可是从来,从来没看见有人用钢笔,更没看见有卖钢笔水的,要是下次来,一定带上两三瓶!半个月前曾在图书馆里问一个老师,结果她也不知道哪里有卖,图书馆的老师FLORA拿过一本类似杂志的书翻看,里面都是文具店的介绍,然后告诉我在BLOOR&BATHUST有一个文具店可以去看看。

由于不确定那个店到底在什么地方,放学后去了HONEST,找了一大圈也没看见,就问一个CASHIER,她给我画了一张简易地图,给我店的名字,说那儿可能有。果然有,可是每瓶要七块多钱!后来又去唐人街,卖的也是PARKER,七块多!算了,等有人从沈阳来我再求人带吧,不过一两块人民币的事儿。今天计算机课,老师问我,“是不是你问过我哪儿有卖钢笔水的?我买到了”。我非常高兴,但又十分紧张,万一很贵怎么办?该不会也是派克的吧?

然后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英雄”黑色钢笔水,标价一块钱。虽然黑色并不是我喜欢的钢笔水颜色,但怎么说总算是得到了一瓶……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597@0)
2000-7-1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