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找到了后续:女生宿舍的窃听器(二)

swanson (swans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来了!女生宿舍的窃听器(二)

(两年以后)

当我觉得需要去了解人家想点什么的时候,我决定去窃听。
当我觉得需要点什么东西来充实一下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我决定去恋爱。

因为快毕业了,我要留点回忆做纪念。
首先,我需要确定一个目标,是我自己去寻找,还是等目标自己出现?

……思考中。
哟,头好晕,大概是今天晚上喝多了。我怎么躺床上了?

终于考完了,以后再没有考试来烦我了。
其实,今天早上我早就做完了试卷,不会做的我懒得去想;就等着考试时间到交卷纸。
大概其他同学也在等,监考老师也在等。
监考老师大概在怪我们怎么还不交卷,因为现在考场里没有一个人在答题。我的目光无聊的四处乱扫,我还发现很多和我一样无聊的眼睛,也在看来看去,偶尔目光相遇,大家脸上才出现一点兴奋的神色。
老师也真是。我们的试卷还没有写完,怎么能交呢?剩下的都是不会做的,当然就不做了。这题目想也想不出来,除非拿书来看,所以我们只能四下乱看了。
可是老师偏偏以为我们都在和他作对。
好在,考完了这一门,就没了。接下来就是毕业设计。
终于完了,其实我很不愿意结束的铃声响起。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毕业生该做什么?我们空有疯狂的欲望,却找不到疯狂的感觉。
他们找不到感觉,有的是因为没有恋爱,有的是因为正在恋爱。
我找不到感觉之一是因为我很惨,毕业设计分到一个很没劲的,没人要的。
直到今天喝醉了,我才找到一点毕业的感觉。

我觉得,从酒馆到学校宿舍的路可真远。
我大概真的是喝多了。
下午我们进了学校旁边那个“犀园酒楼”的时候,都快六点了。小姐把我们领到了他们最大的包间。十来个人。
先来了水煮花生米和土豆丝各三个,这是老规矩;然后是热菜若干;白酒——我记不得了,好象是孔府。
几杯下肚之后,有人上脸了,有人兴奋了,开始分成几堆,讨论三年半的恩怨情仇,当然,醉话而已。魏春红着脸拉着我,说我这人还够朋友,但对人总是滑头,我说他重色轻友,最后两个人各干了两杯,言归与好;然后他开始说他那年追求夏小郁的事。那边老六和赵文伟也在拉拉扯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老八也和其他人频频举杯。
大家又起立干了一杯,大概是祝以后怎样怎样。然后有人拿过卡拉OK话筒开始,唱歌,唱着有人开始抢话筒,怪腔调里充满酒气。
刘勇点了一个《国际歌》,唐朝的。大家开始高声齐唱国际歌,十几个人的声音震得天花板直掉灰。“英特纳雄耐尔就一点要实现……”,还没等唱完,小姐敲门进来了,要我们小声一点,所有的客人都提意见了。
有人继续唱歌,有人边吃边说。到后来有人开始哭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才有人发现,怎么没有拉女生一起来?大失误啊。
我一直不知道那天谁结的帐,我只知道我把自己的五十元交了出去。后来我也没问过,不想让人家再来找我要钱。

回来的时候有几个已经走不动了,我架着刘勇,吴志明架着赵文伟。我扶着刘勇过马路的时候,深感力不从心,他毕竟比我重二十来斤,我的腿也有点软了,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有些害怕。老六在后面唠叨:“谁也别拦着我……”。

头很晕,但我睡不着。他们几个也还没睡,几个人在说什么疯话。
老四在说他的罗曼司,红红的醉眼象两个单摆晃来晃去。
他说他一共花了两百多来请她吃饭。
他说他一共给她写了十来封情书。
……
正等着他的下文,电话响了,醉鬼接了电话,然后朝对我说:“找你的!嘿嘿,女生。”
等我接完电话,醉鬼们就让我老实交代,我又勾引了谁。
“呸!什么叫勾引啊,还‘又’。是吕薇,问赵文伟呢,问他是不是喝多了。”我挂了电话,回倒自己温暖的上铺。
“她干吗问你啊?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不问老赵?”醉鬼不依不饶。
“因为我忠厚老实。瞧你那样,听见女的说话,魂都没了。”
对啊,为什么要问我呢。对他们我可不能说。原因说来话长了。
两年前,我们曾经往她们宿舍放过窃听器;当时我们以为没有人知道。那次放假回来之后,本来我们是打算继续窃听的,但我再没有去放,因为吕薇有一天下午找到我。
“哎,你老实说,我们屋的无线话筒是不是你放的?”教室里没人,她开门见山。
“……,是。”我吃了一惊,但还是痛快的承认了,当时我想到了学工部,还有各种处分,甚至开除。
“为什么要放?”
“偷听呗。”
“为什么要偷听?”
“为了了解女生思想动态,好做思想工作。”
她扑哧笑了一声,又严肃的问:“什么时候放的?”
我如实交代了,然后,我问她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我们都是笨蛋呐?我自己收听到的!”她说。
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因为我们在收听的时候,可能全校的人都能收听到;可能有人会以为又有一个新的电台开始广播了,而且内容全都是聊天节目。这样的窃听真是愚蠢。
“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她们都知道吗?”我觉得事情可能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糟。
“我知道,是上个学期放假前一个月吧;她们知到不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没告诉过她们,她们也没有跟我说过;跟你说过?”
“没有,你打算怎么办?不会告我们吧。”我假装镇静,其实早乱了方寸。
“我不告你,放心吧;不过我求你一件事。”她的表情不严肃了,笑吟吟的看着我。

十分钟后我就成了吕薇的窃听器,负责帮她收集男生宿舍所有和她有关的言论,还要关注她的男友赵文伟的一举一动;这个任务也让我和老赵成了相当好的朋友,当然也方便了对他的监视。从此,他和她柔情蜜意的时候,我的任务就轻一点,要是遇到俩人猜忌甚至闹别扭,我的任务就十分繁重。耻辱啊!

后来我定神想了想,好象我们窃听的时候从来就没从破话筒里听到过吕薇的声音。其实我们无聊的时候也想过,哪天再把那窃听器再放回去,满足一下自己的偷听欲,但我却不敢放了;我骗他们,等快毕业了再说,那时候没人管,也有时间偷听;也不知道他们忘记没。

似乎酒醉之后都醒得格外的早,这一次也不例外,我醒来的时候,才六点不到。老八也醒了。突然发现老六的床是空的,摸摸,凉的——他昨天可能一夜没回来,我完全把他忘记了;老八也说没看见他。我回忆了一下,昨天老六是跟在我和刘勇,吴志明和赵文伟的后面,但回来以后就没有看到他。我把大家都叫醒,谁都说不知道;于是急忙分头去找。

我一进613,一看,吃了一惊,吴志明被绑在床上,还没有醒。他手脚都被绑到上铺的床沿上,成一个大字。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他又跳又闹,在床上翻滚不停,外加呕吐,下面的只好顶着脸盆接着;被他吐了一身,连下铺的被褥也不能幸免。后来没办法只好把他绑起来。

我到各屋去问,都说没看见老六。死哪去了?

我们又发动了不少人去找老六,还是没找到。到7点多的时候,我终于接到了电话,说老六被找到了,他在女生楼过了一夜!

怎么回事?被女生抓住了?先去把他接回来再说吧。 (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2035@0)
2001-11-23 -05:00

回到话题: 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