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swanson (swans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从女生宿舍到男生宿舍,有20多米;从男生宿舍到女生宿舍,也是20多米。
为什么老六会晕了头走到女生楼呢?

他醉了,但醉了不能作为辩解的理由,如果学校知道,他就惨了。

我们把老六接了回来,问了他,并且问了女生,才明白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
事情其实和大家想象的差不多。
昨天晚上我们一起从酒馆回来的时候,老六晕头晕脑,不小心掉到了路边挖了准备栽电线杆子的坑里,我们都不知道。这家伙掉下去以后,没有爬起来,在坑里睡着了。估计十二点多的时候给冻醒了,然后晕头转向,走到了北二楼;北二楼就是女生楼,我们住北三楼;然后他硬撑着上到六楼,找到613,“邦、邦、邦”,敲门。
听613的女生们说,当时她们都睡着了,突然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然后醒了三四个;听听有个男说话的声音,她们吓坏了,没敢开门。不久就听见有人打鼾的声音——老六在门口睡着了。于是她们插紧门继续睡觉。
我一直搞不清楚,老六是怎么上到女生楼的。按理说,女生楼的门是要11点以后是要关的——至少值班的老太太也要看着吧,他怎么上去的?
老六说他记不得了,说他就是走了上去,没有任何人管他,他敲门,没人开,他就坐在门口等着,醒来已是天亮了,旁边站的是罗惠和许丽娟——她们把他推醒的,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身黄泥坐在女生宿舍的六楼。
之后的几天,老六视死如归,就等着斩首示众。但女生们一直没有把这事捅到学校,这大概是咱们班女生竭力活动的结果,当然也有楼管老太的功劳,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工作疏忽被领导知道。
毕业设计正式开始了,但我没有教研室,只能到图书馆;没有分给自己的计算机,只好上公共机房;好在不花钱,否则我就不干了。同病相怜的还有七、八个同学,以后的日子就是大家一起在公共机房混了。
我常用的是机房西南角上的台机器。没什么特别的。

唯一特别的是她的机器离我很近。

其实我开始也不是因为道这个,只是自己在上面装了专用的软件,懒得再到其他地方装,而且这里做什么管理的基本上都看不见。时间一长,大家使的机器就差不多也固定下来了。

每一天都可以看见她。每一天,我看见她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两年前摇晃的火车上,幽静的晚上。

那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她已醒了,坐在旁边看书。后来我一直想,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别人怀里,会怎么想呢?

我很担心她会认为我是个好色之徒,找机会占她便宜。

或许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靠着我了;这样也不错,但总觉得不太满意。我决心毕业前要问她一问,这需要勇气;虽然我和她挺熟,但还没熟到那份上。

什么时候问呢?怎么问?

老赵在和我一样在公共机房搞设计,吕薇也是,我的监视任务就轻了许多;唉,毕业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向老赵道歉。

这天晚上,我挺无聊,和老八上到楼顶去转悠。房顶上已经有两三个人了,他们拿着望远镜在朝礼堂那边看,我也跑过去,埋伏起来。

“看什么呢?”
“呵呵,好看的呗,有俩人……”
“在那里啊?”
“礼堂大门,嘘……小声,不要让他们听见了。”
“什么啊?快给我看看。”我顺手抢过一只望远镜。
我看见他坐在礼堂的台阶上,吕薇和老赵坐在那里,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吕薇站起身来,很生气的样子,把包向他扔过去;老赵也站起来,俩人不知道吵些什么;然后……我手里的望远镜又被别人抢走了。他俩也离开了礼堂大门。大家在楼顶上向老赵吹口哨。
“她看见咱没有,一抬头不就看见啦?”
“你管那么多呢!”

“唉,我老觉得早上起来没多会又要睡了……堕落,真没意思。”老四关了灯,感叹说。现在毕业生宿舍晚上都不停电了,但要求关灯(是不是有点无理?)。老七、老三、老二也搬走了,这学期多出来几间空屋子。

“刚才我看见老赵和吕薇不知道在礼堂那边吵什么,你说,现在这吵架的怎么就多起来了?”
“可想而知啊……”
我又想起老四醉酒时说的二百多元的饭局和十来封情书。
“老四,继续说你啊,你那天的饭局和情书。”
“什么饭局情书?”老四不知真忘了还是装傻。
“少来这一套,快说快说,大家都等着呢。”老八的眼镜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还在看学校bbs上的帖子。
“没有啊——什么啊?”
“当然是追女生的,说不说,我靠,刑法伺候,让你见识见识满清十大酷刑。”老六和老大坐起来,床吱吱嘎嘎的响。
“谁敢,谁,别闹啊!老六,当心我告你夜闯女生楼,图谋不轨!”
“恩?敢抗日,上啊!”
经过十秒的酷刑,老四开始招供了。
“我没带她上‘犀园’,去的是在西门边的那个‘怡风’,怕给咱班人看见;还去了‘心动’……”
‘怡风’是个酒楼的名字,平时我们几乎不去那;心动酒吧,我们更是从来不去,没那心情。
“去过几次啊?”
“能有几次啊,不就一次吗;先去吃饭,完了上酒吧。”老四的声音听着好象很委屈。
“就一次啊,你可真让人失望。”老六似乎幸灾乐祸。
“没上山上,树林里走走?”老大关心的问。
“上树林?我可不敢,情不自禁我做出什么坏事怎么办?可能她也不敢。”
“那情书呢?接着说。”老六接着问。
“喂!老四,你说半天我还不知道你说的她是谁呢,先说说那美女是谁?”老八转过头来问。
“对,先说,是谁?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要素给忘了。”老四也问。
“这个我知道,是咱们校花对不对?”我慢悠悠的插话。
“你怎么知道?不会是她跟你说的吧?”老四奇怪的问。
“校花都不认识我,跟我说什么啊?我自己猜的。你们还记得那天咱们窃听到的那个,有人要请校花吃饭的事吗?”我有这么聪明?我是听吕薇说的罢了。
“我靠,老四你就是那个把人家吓得扭了脚的人啊,哈,我怎么就没想到是你呢。”老六说完,笑得花枝乱颤。
“咱们还讨论过追求会不会成功,是吧?”老大说。
“什么时候啊?有这回事吗?对了,你再说说那情书。”老八想不起来了。
“你慢慢想吧。各位,求求大家了,给我留点面子吧。”老四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别啊,老四;大家不是取笑你,是想法帮你呢。上次你怎么一次就放弃了?”
“不提了,当年年少无知……”老四一肚子沧桑。
“别啊,老四,现在你也有机会啊,她不是也没男朋友吗?”
“别诱惑我了,我现在心里难受……”
“对,要毕业了,试试,别给自己留什么遗憾。”老大也劝他。
“啊!……我受不了了!!!”
“小声点!”
“好吧。试试,不过没信心。”老四一副蔫巴样。
“我还记得你那次回家,三女一男,你说说吧,你在车上都干了什么?”老四停了一会,忽然问我这事。他开始反击了;老六他们也等着听我的回答。

“那次啊……”我假装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干什么?我到是想干,能干的都干了,不能干的都没干。你倒是想想你怎么干吧。”
“怎么干?你说。”老四其实心里挺想,就是有点心理障碍。
“我觉得啊,在学校这种地方,绝对不能拉近咱老四和校花的距离;最好是出去玩。”
“出去玩?还得花钱;谁说在学校里不能恋爱,你瞧星期五下午女生楼下面,那男生聚得跟看发榜的差不多。”
“那些都是俗人!咱老四什么人,校花什么人,三年半没谈恋爱为什么呀?就是瞧不起那些俗人;老六这办法我觉得好,但是——怎么实行,得研究研究。”
“老四,咱们都可以帮你……”老六来这个可是老手。
“帮我?那先借我点钱吧。”
“去——我说得是,你们要出去玩,我们可以陪你去……”
“嘿,老六,人家老四的事,你去干吗?是不是居心不良?”老大倒是很警觉。
“靠!你说什么啊?你想想,你第一次约人家出来,校花绝对不会去;特别啊,是咱们不能去近的,什么西山,颐和园啦,要去就去远的,比如青岛、北戴河什么的,去得越远,关系就能拉得越近;咱们宿舍一起去,叫上她和它们宿舍那几个女生;怎么样?到时候给你们创造独处的条件,嘿嘿。”
“去哪里?青岛好啊,我一直没去过呢。”老八很兴奋。
“老六真高人也,不过去泰山也可以啊,晚上爬泰山,嘿嘿,给你机会。”我也出了个点子。
老六对我说:“请人出去玩还要看你的,她们宿舍你有熟人啊;她不跟校花关系挺好,到时候你得去求她帮老四忙啊。”
“话我是肯定会说的,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她会答应。”我说。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其实你也是有机会的啊,你那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到时候,咱们也会帮你的。”老六真是人精,他的话说得我的心也痒痒。
“对了,为了帮老四追到校花,我提议,咱们恢复窃听怎么样?”我提议。
“好啊,那玩意我还留着呢。”老六跃跃欲试。
“不过,我觉得咱们这次任务重大,得换个好的了,原来那太破了,老听不清什么,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我说。
“这好办了,老四,你的毕业设计不就和什么窃听有关系吗。”
“我说你们这么好心帮我呢——原来要我帮你们做这个啊。得,做就做吧,原材料还可以报销,哈。图是现成的,大家一块弄。”
“对了,不能再做一般的收音机能收到的了;太不保密了,咱们这次的可全是重要机密啊!”
“那还不好办,把发射频率调开点,收音机不就收不着了;接收的也做一个,或者弄个收音机来改改。”老四是准专业水平。
“谁要泄密,酷刑伺候!”
说了半天大家兴奋不已,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开始给老四支招,每人也分配了任务。最后大家决定,约她们宿舍的人出去玩,就去青岛,或泰山;日子就定在五一。或许这次我能有机会问我早想的那个问题。
明天就要开始做准备,五一前要把新的窃听器弄好。还要先想办法约上女生,别让她们被人先约了去。
对了,老六一向滑头,今天晚上怎么这么热心?
奇怪。

(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2036@0)
2001-11-23 -05:00

回到话题: 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