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遭遇袭击—中国精英眼中的美国(草庵居士)

frombeijing (SanLiTu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九月二十日晚上,在家写关于美国遭遇袭击后的台湾问题的时事文章,一位在网络相识二年多同时也是老乡的国内学者和我聊了起来。在聊天中,我感觉到国人对美国的政策有很大的误解,并再次为中国政府愚弄百姓及中国一代精英在其毒害下思维所受到的制约而感到震惊。下面就是我和这位网友的谈话记录:

someone:好久没在这上面见了。

草庵居士:是,最近一直在忙。你近况如何?

someone:你是忙呀,看你现在发贴子很多呀。

草庵居士:看到中国的情况心中很急,所以想写一点文章,让国人能清醒一些。

someone:这次事件国人好不容易出口闷气。呵呵,就让他们舒服一下好了,大家都压抑这么久了。

草庵居士:问题是中国的教育和宣传出了问题,这样的宣泄会让国际社会将中国看成恐怖国家,人民是没有人性的民族。

someone:中国人已经被这样认为很长时间了,不是吗?从老毛那阵子开始。其实我觉得这是两个方面的问题。现在的事实是,中国在妖魔化美国,美国也在妖魔化中国。如果中国停止妖魔化美国,就能带来相应的回报的话,恐怕也值得了。问题是,不成。这就是国家层次上的固有的问题。再说国家机器就是用来愚弄人民的,不是吗?其实谁不知道自己在被政府的舆论掌握着,可任何一个国家不都存在相同的问题么,不过是50步和100步之争罢了。

草庵居士:我个人感觉美国并没有在妖魔中国。中国的路线已经走到了失道寡助的地步,是政策上的问题。国民受到愚弄。

someone:中国人已经难受很久了,很难在哪些地方能让他们高兴一下。就象中国的足球一样,能冲出亚洲,已经可以让多少人开心了。

草庵居士:不,美国的言论是自由的,政府是选民选举出来的。不好的政府马上就会下台。政府只是执行国会的决定。

someone:你不能强求这样一些渴望胜利,渴望快乐的人们,在这样的时刻,还能保持一概的严肃和神圣。

草庵居士:关键是中国应该融入国际主流社会。让人民知道什么是主流,而不是盲目的自大,是非颠倒。

someone:这个我知道的。现在是在融入。这个过程不可逆转。

草庵居士:但国人在事件中不能保持清醒就会出现问题。

someone:我说的是。中国人不缺乏理智。中国缺乏的是气度和胸怀。

草庵居士:是,我发现你并不讲话。但我觉得在这时候应该发出正确的声音。我对中国就是又恨又爱的感觉,很难说明白。前几天是美国国殇日,你不亲临很难理解美国人的心情和团结。我在路上开车都哭了。是感动的。

someone:说理智,哪个国家还比在这样几千年染缸文化里熏陶出来的人更懂得权谋机略,更晓得如何夹着尾巴做人呢?中国人不缺聪明,不过说起大智慧来就比较少了。我看电视了,看到了美国人在悲伤,我如果在的话,兴许也会哭的。不是因为崇美,更不是因为脆弱,兴许就是那些高人所说的“人道主义”在作祟吧?

草庵居士:昨天在餐馆吃饭,八十多岁的老人身穿国旗去吃饭,上面写着:“放弃仇恨,捍卫自由和民主”。让人很感动。中国需要理智和智慧,领导人应该放弃自我的小利益而从国家的大利益出发处理问题。否则中国会很孤立。中国的敌人不是美国,而是亚洲的周边国家。它们会因为海上资源和中国争斗。

someone:其实大陆本身很多人心理是亲美的。之所以又这么厌恶美国,跟舆论宣传有关,也跟美国以大欺小的态度不无关系。这个问题,政府有些人会比我们这些人看得更清楚,只是要看他们是不是占据主流,或者在某些时刻的国际国内环境允许与否。

草庵居士:其实美国对伊拉克和南联盟采取行动都是执行联合国决议。中国应该将事实告诉中国百姓,并不是美国在单方面行动。就如同韩战,美国也是执行联合国决议,当时俄国也未反对。

someone:中国当时应该是投了弃权票吧。

草庵居士:弃权不表示反对,如果中国反对,联合国决议就没有办法通过,中国有一票否决权。可见中国的愚民政策很荒谬。
someone:但问题是,这是两个阵营间的较量,从政治到军事。美国有美国的利益,中国也有中国的利益。恰恰美国在那两个地区上都涉及到中国的利益。如果你是中国政府,你会如何?处于弱势的政体,如果再得不到国内支持的话,还有哪里可以支撑。我不是为中国的国策辩解,只是想说明,一个国家有一个时期的国策。而这种国策是在衡量诸多国际国内因素以后制定出来的。所以一切问题都要为它服务的,所谓愚民,也就可以理解。不同的是,美国可以堂而皇之的愚,中国就要费些心思了。

草庵居士:中国与世界主流为敌,我看不到什么利益。中国还不是强大的国家,无论从思想和价值观都很落后。中国应该和主流社会看齐,不要在国际上当老大,应该放弃独裁和共产主义。不知道你是否理解我反复在文章中强调的话,美国反对的不是中国,而是制度,一个将用暴力解放全人类做为宪法和终身目标及国家目标的制度。事实上无论在伊拉克还是在南联盟,中国都是失败者,不是成功者。

someone:其实从邓开始,已经推行不称霸,加强经济建设的路线了。只是因为国家仍然积弱,看人颜色的地方太多。而美国总是在很多方面掣肘。要不国内的人对美国那么有情绪。话说回来了,中国的外资里有多少是美国的呢?

草庵居士:你在和平的环境下生活,你愿意让北韩用暴力解放你吗?过北韩的生活吗?你有这样的国家在你身边,你安全吗?

someone:国家是个载体。真正的争斗在于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中国相对于很多国家来说,是个异类,这值得我们叹息。社会制度决定我们是孤立的。

草庵居士:全世界都惧怕这个将暴力写入宪法的国家,目前只有中国,北韩和古巴,越南。连伊拉克都不敢将暴力写入宪法。

someone:中国在变。没看三个代表吗?呵呵,很说明问题。即便那只是一个姿态,也说明务实的声音开始占据了主流。

草庵居士:是在变,但中国要快,否则机会都没有了。你应该注意俄国和印度在最近的表现,特别是印度,印度要开放军事基地给美国,还要协助出兵。

someone:修正一种错误,如果是矫枉过正,就是拔苗助长。如果还是相同的政党执政,就最好用改革而不是革命的方式。

草庵居士:中国的机会不多了,当全世界都封锁你的时候,中国就更加困难。我同意内部改革,不使用暴力。

someone: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国策大面上是对的。韬光养晦,只是在关键的地方争争,我觉得中国已经忍让了太多太多了,从奥运到入世到台湾问题,还不是美国这些国家搞的鬼?纵然中国政府有什么不对,自己富强也不对么。经济决定很多,它可以决定上层建筑。中国经济发展了,中产阶级扩大了,社会自然就安定了,可是美国放心中国的发展么?江的三个代表已经开始将党的大门向私营业主们敞开了。这也是进步。

草庵居士:是,我觉得你来美国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了。美国从来就不希望中国贫穷落后,也不希望封锁它。

someone:你关于中国未来10年的论述我很佩服。真的。我考虑过,但只是某些层面。你的文章很有大局观。以前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层次。

草庵居士:谢谢夸奖。个人意见,不一定准确。

someone:我知道,这也是你的文章屡屡被人批驳的原因。呵呵,言多必失么!想多说点什么必然会付出一些代价。不过我看的是文章的观点,有道理我就同意。

草庵居士:很多人不喜欢我讲真话,但人怎么可以不讲真话呢?很多人看问题需要的是立场和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讲,人需要从事某种工作才会看到一些问题。

someone:立场起决定作用,包括中国普通百姓对这个事件的反应。讲真话要看层次和情形的,呵呵,不是随便一个人讲就可以的,除非他能讲真话而不受到什么制裁。人在局中,很难明白。人在局外,又很难熟稔。所以,能分析的这么透彻的,只能是象你们这些局外的局内人吧。

草庵居士:你又过奖了,我实际上也需要人指正。人很多时候观念会走偏,陷入极端,我也不会例外。

someone:我知道,我只是说明实际情况。我并没说你就没有错的。没有人会这样的。

草庵居士:你对中国的未来怎么看?

someone:其实理论这东西往往是很可笑的,理论是左解释可以,右解释似乎也成立。可是一旦在现实面前,就统统shut up了。我在有些方面跟您的看法差不多,只是没想那么深入,主要是内部的真相知道的不多,我记得开始的时候,跟先生探讨过中国社会的信用问题,其实那只是诸多问题中的一个。一个系统出现问题,表象是多方面的。中国的这些问题,其实更是中国几千年民族性的延伸。简单的将这些问题归结到一个政府是不公平的。包括腐败的因素,并不是中共上台才出现的。国民党执政的话,未必好过多少。回想一下以外朝代的中国政治,就会对中国现在乃至未来的政治走向有所把握。

草庵居士:中国的问题,以前我了解的不多,只是在最近才逐步了解。但问题是中共有责任尽快改变,不能为了一党之私而拖延变革,让百姓受难,让中国利益受损失。所以中国需要民主和自由,需要不同的政党监督和竞争。

someone:中国的问题,有点象烟(毒)瘾很大的人。只能继续靠不停的抽烟(吸毒)来维持生命,恐怕真要戒烟(毒),他可能会立刻衰弱乃至死亡。前些日子澳大利亚有个政府开的戒毒馆,瘾君子可以在那里合法化吸毒。当然这种是打着戒毒的名义的。就是逐步减少毒量直到最终治愈。当然这样说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太难。俄罗斯搞休克疗法,现在又如何呢?系统的改变非一朝一夕之功。以往的累计越多,转变起来越麻烦。不要看现在美国的情势,就给中国定转变的节奏,那样会害死人的。也就是说,虽然可能方法是对的,但是节奏没掌握好,还是会死人的。问题确实象你所说,现在的问题还是出在了落后的系统框架上。

草庵居士:目前中国还没有转变的想法,还在顾虑,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问题,特别是美国在战略上的大转变。

someone:我的感觉是,因为中共前20年,小心翼翼走了一条温和的改革的道路,大的痼疾并没有多大触动,这样才保证了改革到目前的成功。现在的问题已经深化到政治体制这个阶段,不改已经会反过来制约经济的发展了,这是大势所趋。期间会有深层的阵痛的。以前中国讲过一段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两手一起抓。后来好象还是物质文明建设超过了精神文明建设。精神文明的建设已经相对落后,不能适应物质文明发展。缺乏一个明确的精神导向和凝聚力,这也是中国目前信任危机的根源,也是法*功泛滥的根底。关于小布什的政策,我觉得你说的可能是比较深层的原因,但是这种原因毕竟是平常人很难捕捉得到的。何况你说的架势太大,呵呵,恐怕布什政府也没有想到过这些。

草庵居士:我喜欢小布什,也支持他。

Someone:克林顿是个滑头。布什相比起来要尖锐的多。中国老百姓喜欢的是温和派,而布什是美国的鹰派,不被中国人乃至其他国家的人喜欢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你说的武器销售目标的转移,对中国是好事的说法。我不太同意。转移武器销售目标,也只是暂时的。我感觉美国的军火商就好比性欲过于旺盛的家伙,一直在寻找发泄的对象。呵呵。他们的快乐似乎总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我看有人说的不错。“武器超过需要的存在,无论对谁,都将是一种伤害。有些是近期的,有些则是远期的。美国输出过量的武器到台湾,会造成中国对台湾以及对美国矛盾的激化。就算输出到其它地区,也会增添地区潜在的威胁。所以,从长远来看,美国的军火商们玩的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策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祸及自身。有人将军火产业说成不能制造实际价值的“黑色产业”也并不为过。我觉得美国的政策不应该太过倚赖军火商的操纵。否则,它和它所推崇的自由民主代表全民利益的口号又有多远?政府不都是被某些利益群体操纵的工具?”

草庵居士:美国很乐见中国统一,但问题是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台湾虽然民主化不好,但它还是自由民主,比中国大陆强。维持台湾民主自由就是维护世界和平,给中国树立样板。一旦中国民主化,台湾一定会统一,美国遭遇袭击对中国的统一是个促进。

someone:美国为谋求自我的经济保持超速发展,一直采用军事为经济开路的的方法。这就使得它自我宣称的高尚情操受到质疑。另外我想问一下,在美国,有没有分裂中国的言论?比如说七块论?

草庵居士:正好相反,美国是军事为经济护航,当中国企业遍及全球的时候,中国也同样会如此。你说的言论在美国没有,美国根本就不支持台湾独立。你什么时候看到过美国政府支持台湾独立的言论?美国要保护台湾的民主自由,但不是独立。

someone:美国真的是这样么?我感觉好象看到了天使,呵呵,纯洁得令人怀疑。

草庵居士:事实如此。你看到美国人会觉得傻的可爱,就如同我在国内BBS上让人觉得很天真一样。国内人不了解美国,凡事都怀疑,但美国不这样,讲话很算数。

someone:问题是,就算主观上不支持台湾独立,客观上也是支持了的。就好比一个人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意图,客观上犯罪了,难道就有理由逃避法律?美国人说话算数? 那在台湾问题上为什么出尔反而。既然两党政策有矛盾,作为一个完整的对外政策来说,就不能说是一致的和完全负责任的。是吧?

草庵居士:有美国在,台湾不敢独立,只会叫嚣。这点你放心。美国不需要在亚洲引起冲突,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你可以看到一旦台海出现问题,美国压制的是台湾。美国两党在外交上没有分歧,只是在经济政策上和财富分配上有分歧。你看美国大选的辩论焦点不是外交而是经济和税务。

someone:美国是在玩一种制衡和遏制的游戏。同样,中国或俄罗斯也会相应有自己的策略。如同沙盘上的演绎一般。我总是觉得,在这个层次上,国家并没有什么多大的不同。好的,坏的,大多是一丘之貉。还有,你觉得有什么方法,可以既不破坏国计民生,又能按照西方的说法“顺利消亡中国的独裁政府”。别忘记了,政府不存,国之将亡,人民总是最终的受害者。我看还是应该渐进而不是对抗来得好些。俄罗斯也许很坏,美国也未必就好。它的意图你已经分析得很明确了。对于中国来说,判断好坏的标准不是应该以是否侵害到中国的利益来衡量么?从这方面来说,美国好到那里去呢?

草庵居士:我希望中国能和平转型,毕竟中国目前还没有合适的政党可以取代中共。但我也不知道如何办,美国也是如此。只能希望国人多了解世界,真正明白什么是民主和自由,什么是世界主流。我们总不能说世界上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世界主流吧。美国从来就没有损坏别国利益,不能说美国帮中国打败日本就是正义,美国帮科威特打败伊拉克就是非正义,其实本质是一样的。

someone:你说的对,美国既不是魔鬼也不是天使。可是就有些中国人,对美国媚态十足,作为中国人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主见,没有了自己的骨头了。这才是作为一个民族的悲哀。听说国外人对中国人看不起,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吃着祖国奶长大的人却只知道咒骂自己的祖国。我很厌恶这种人。当然,盲目的民族主义也是不可取的。其实从目前国人的认知角度来看,并不象那些人攻击的那样,都是受到愚弄的了。他们太低估了民众的自觉性了。问题就是象我说的,政府再如何,也是代表国家的脸。政府没有脸了,其下的民众又将有什么地位。所以,爱国之心不难理解。也是为什么大家对美国会有这样既追求又厌恶的双重情结。虽然,大家对目前也是忧心忡忡。

草庵居士:美国是民选政府,政府确实代表了人民的利益。这与中国不同,中国政府并没有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人民也不是完全认同。你看到美国最近发生的事情就会感到什么叫一致,什么是爱国。这种精神很可怕,没有谁可以战胜美国。中国以爱国主义为教育目标,在美国没有人提爱国主义,也没有政府教育,法律也不允许政府进行,政府只能工作不能树立什么思想和宗旨。

someone:对比美国民众在灾难后表现出来的态度,我为某些国人感到羞辱。可这是国民性,国民性有延续性的,不能盲目将它归结到某一届政府身上。几千年的中国民族性格,会很快改观么?可是总有人把它清算到政府头上,我觉得有失公允。诚然,政府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可你看看国民党政府,民进党政府,有谁治理得更好?

草庵居士:中共在这里有很大的责任,是中共为了自己的统治愚弄了百姓几十年,至今仍在欺骗。美国政策实际很好,否则不会在全世界上得到多数支持。你看看中共支持的国家有多少?真正反美的国家有多少?中共支持的南联盟为什么总统被审判,伊拉克为什么被制裁?中共不能正确全面地将美国的政策讲出来,而是片面地宣传。你应该想一想为什么南联盟被制裁?俄国为什么也要出兵协助美国?伊拉克为什么被制裁?原因是什么?中国在世界上有多少真正的朋友?

someone:中国要盲目向西方靠拢,恐怕连孔孟对中国的影响要一并改掉。可改掉了,那还是中国特色么?而且又要改到哪辈子呢?自己民族特色应该秉持,连这一并丢掉,才真的可悲,全民族迷失。

草庵居士:我觉得你很聪明,但作为国内的精英应该更多地了解历史和美国政策,中国的宣传对美国歪曲太多,你没有办法了解更多的事实就没有办法有正常的思维,就没有办法帮助政府和国民认识事实的真相。我觉得我有责任多写一写美国的文章。介绍一个真实的美国给国人。其实旅美轶事的目的也是如此。希望国人能在轻松中了解美国人的真正思维和自由民主。

someone:是呀,其实我想我也是比较明白的了。只是,人在中国这片蓝天下,如何能不为自己的祖国说话?立场这东西造就了永恒的悲哀。其实政府如何,百姓怎能不明白?

草庵居士:我担心的是大家都这样做,实际上是对独裁政府的纵容,也是对人民和民主自由的不负责。我不希望大家都这样,中国需要的是呐喊。不是民选的政府不能代表人民,政党也不是国家。

someone:这种话说的容易,民选。但事实上,世界上很多的政体都不是民选出来的,要他们都改变么?

草庵居士:现在非民选的政府已经很少了。中国为什么不能?我不相信中国国民都是傻瓜,不分是非。

someone:美国最大的好处是年轻,可以用最少的包袱来实现完美的体制。但这并非就是其它所有国家的标准范本,或者说是立刻就能转变的模式。看看英国和日本现在的模式就知道。共存同样意味着多样性。

。。。。。。

草庵居士:我可以将我们的谈话整理后发表吗?是否可以用你现在的网名?

Someone:、:还是换个名字吧,在我们这里没有必要找太多的麻烦,就叫Someone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2719@0)
2001-11-23 -05:00

回到话题: 美国遭遇袭击—中国精英眼中的美国(草庵居士)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2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