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工程该不该上马,应该是急于风险分析的基础上。风险本身要分成两方面,一是consequence,二是frequency.

hearts (hearts)
比如象你讲的核电站的hazard,是属于high consequence和low frequency的event,就好比飞机在交通工具中的风险地位一样。这么大的工程风险分析的钱至少应该花几百万美金吧。我们无法得知三峡工程的决策依据是什么,但愿不要象 过去我在国内作项目一样,仅仅说是技术上可行,经济合理就可以了。
(#274132@0)
2001-11-24 -05:00

回到话题: 两个水利专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