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赏英国式的革命,渐进而人性;不象法国式的暴力。因为我相信,观念的转变于形成需要时间。我现在庆幸64没有“成功”,大家看看所谓民运人士的今天,除了王丹,还有几个象样的?

lover4u (lover)
其实过去这么多时间我们应该清醒,当时的运动的确是由美国在后面撑腰的,要不,那帮人能那么快的逃离中国吗?我也不喜欢共党的独裁,但是,我欣喜于中国的日渐强大,也知道政治的变革一定不能离开经济基础。祝福我们的国家吧。
(#274633@0)
2001-11-25 -05:00

回到话题: 前两天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戴晴的《我的入狱》(64后写的),里面有一段话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4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