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楼上的‘革命’

ops (ops)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阿郎兄,我只是借你这个地方.绝对无意与阁下争论。谢谢。
‘我的入狱’怎样说,我不知也不理。

我感兴趣的是回应阁下的文章中,好象有人认为64是革命。我很想知道这个结论的分析过程。希望有人可以教我。

毫无疑问,64是暴力的。是以死亡悲剧地结束(虽然我并不认为已经结束)。但请允许我指出一点:64带来的动荡/暴力/死亡。。。。。都不源自于学生及民众。邓小平先生及其‘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才是64悲剧的原凶。

我有理由相信,邓先生及其政党的屠杀已经获得原谅--------可能更切底地被认为邓先生及其政党的屠杀是挽救中国动荡的必要行动-------这是我从某些回应文章中得到的理解。

12年后的今日,当时的民运人士是否‘象样’---------这个问题很令我费解:我无法明确想象怎样才算是‘象样’呢?

每一个人都有其生活过程。没有人可以要求其他人成为职业革命家或职业民运家。
64让我看到中国人在表达他们的思想时的坚决/容忍/勇气/和平/理想。如果现代中国人还能勉强称得上有光辉的一面的话。我想他们就是了。

魏京生先生面对邓小平先生的独裁高压之下,整个中国都沉默了。唯有魏先生没有。魏先生失去所有的自由。但获得我的尊敬。
所有有勇气表达个人思想,无惧红色恐怖报复的那些人,都获得我的尊敬。

吾尔开希,柴玲,王丹,封从德,魏京生等等。他们今天怎样生活,那是他们个人的事情。
我不知也不管。不过好象要魏先生回到牢房,吾尔开希继续绝食,柴玲继续被追杀而流亡,王丹及其同学最好被枪杀在‘英雄纪念碑’下----------这样才算‘象样’吧?

哈哈。我胡言乱语。请不必认真。请倒杯水喝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5585@0)
2001-11-26 -05:00

回到话题: 前两天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戴晴的《我的入狱》(64后写的),里面有一段话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5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