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月4日星期五

(李)

听说我奶嘱咐我小妹不要跟我说春节是哪一天,怕我想家。事实上,在这里想不知道都难。今天是新年前夜,虽然今年没有腊月三十,但习惯上还是说大年“三十”,一到学校,就有同学向我说“HAPPY NEW YEAR1KAY穿了一件褐色底白色小花的旗袍,她很瘦,个子也比较高,穿旗袍很漂亮,但是看上去就是觉得怪怪的,因为她毕竟还是外国人。学校的广播里也说2月5日是中国的新年。韩国的新年跟中国春节是同一天,所以也有同学向他们说“HAPPY NEW YEAR1

2月5日星期六

(仲)

昨晚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下午给小廖打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去SCARBOROUGH那边和一些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又去太古广场逛,很多人,还有节目表演。

(李)

去SCARBOROUGH吃饭时有一个女孩,大家互相问是哪一届的时候,她说是96的,开始都以为是96年毕业的,可事实上96年才入学!也就是说应该2000年才毕业。她在广州是学中文的,退了学结婚,然后移民。她先生比她大六岁也是做电脑这一行的,是她老师的儿子!绝吧?酷吧?来了刚刚两个月。我们都认为她比较聪明,不然等中文毕了业到这边还是没什么用,一切都重新来过,不如趁年轻过来。我意味深长地对她说:“你太年轻了,多好1

太古广场熙熙攘攘的都是中国人,二楼还有节目可看。按照广州的习惯,逛花市时男子买桃花,女子买吊钟--含来年钩到金龟婿之意。不过只看到有卖桃花,吊钟什么样的我没看到。倒是因为嘴馋在卖零食的地方买了些开心果,$1.69一两。

下午MR.L夫妻来玩。妻MS.G不到四点先来了,MR.L在家看书,他很担心在一个月的WARKPLACE内不能完成老板给的活,所以一直到九点多才来。

我请客的内容是:一盘红烧猪蹄,一个蔬菜水果沙拉,MR.L他们带来半只烤鸭,我们买了一桶果汁和一打啤酒。饺子包了两种馅,三鲜馅和猪肉白菜馅。还不错。水果是葡萄,干果是开心果。精神食粮是晚上电视台播的两个香港电影,一个是《赌侠1999》(以前看过),一个是刘青云和舒淇,叶童演的《对不起,谢谢你》。

2月8日 星期二

(李)

今天充当一下英语老师吧!嘻嘻嘻!讲讲关于STOOL。

上课的时候老师发下一张纸,是COFFEE SHOP的图,标上数字讲每样东西都是什么,其中就有STOOL,事实上它是凳子的意思,但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教师说是“doctor word”,有“toilet”的意思。然后又详细解释了一下……

“你的胃有些问题的时候,也许STOOL是SOFT,不是HARD。如果医生让你第二天带一些“STOOL”样本,不要把它拿去--手里拿起旁边的一个高凳子;而且不要全都拿去,A PIECE IS ENOUGH……”一边说一边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他指着高凳子说,“当你要说它的时候,不要说MY STOOL IS HARD,要说 THIS STOOL IS HARD。”过了一会儿,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放在手边的那张高凳子上说“TAKE MY COFFEE ON MY STOOL”!逗得我直不起身来了!

2月10日星期四

(李)

现在来说说DONUTS。就是咖啡店里卖的点心,大部分都是甜的。上课的时候老师画了好多种DONUTS,我一种也不知道。放学后和MS.OU去COFFEE TIME(咖啡连锁店)“实地学习”,服务生问我们要什么,我们说只是看看,上课老师教的那些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来这个服务生也在BICKFIRD CENTRE上过课,还知道CHARLIE,不过她是上的六级和七级。看了好半天,终于决定买回去尝尝,一个ECLAIR,一个FRENCH CULLER。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甜。

2月13日星期日

(李)

这个周末进行了采购。添置普通电饭锅一个$49,不是没有高级的,只是二三百块钱,太贵。一双雪鞋$30,一根128M的内存条$197。这些都是不含税的价格。至于吃的东西,买了很多。好久没报帐,报一次吧:

两条鱼$1.59/磅;

葡萄三磅,$1.79/磅;

一盒豆腐;

一瓶辣豆瓣酱$1.79;

一袋花生,$0.79/磅;

两袋虾条$0.89/袋;

三四磅的豆角$1.47/磅;

一袋速冻蔬菜(MIX VEGETABLE,里面有玉米粒、豌豆粒、豆角段、蚕豆粒、胡萝卜块),1块多钱;

一包腐竹$0.99;

一袋香肠(六根),3、4块钱;

干豆腐一袋(不知道多少钱,没标价);

最便宜就是这豆芽了,才$0.39/磅;

一小袋瓜籽仁,$1.19;

一扇排骨$1.79/磅(在BLOOR街上的一家店里,排骨$2.4/磅);

一瓶辣油香荀$2.19;

一箱桔子(大概三四十个吧)$3.99;

两瓶无酒精啤酒,听另一个不知哪国的人说好喝,$0.6/瓶(没想到一喝有种止咳糖浆味,仲书秋不爱喝,我也不喜欢,最后……炖排骨了!味道居然很好!)

2月14日星期一

(李)

情人节PARTY。中午各个班都坐在自己班的桌子上,拿出准备好的吃的东西和大家分享,我带的水果。午餐结束就开始跳舞,当然此次和以往不同,跳舞时用一条纸绳套在两个人的腰上,看谁最后坚持不把绳跳断。

KAY也跳,她参加的是另一个游戏。两个人在一张大纸上跳舞,然后对折对折再对折,最后只剩下一只脚那个大,男伴就只好抱起舞伴来跳,好在KAY比较瘦,我们班两个同学上去跳,折了两回纸就弃权了。

事前我跟PAPPA说今天有PARTY,所以她下了课也过来了。这学期她转了学,在YOUGE,因为那个学校每天给学生两个TOKEN,她就不用买月票了。

2月18日星期五

(李)

下午开始下大雪,预报是说的15-20厘米。早上上学只带了一个TOKEN,FLORA说这么大雪怎么能走回去呢?即使你年轻也不行。我可以给你一个,我有很多。所以我还是坐车回来了。

晚上去PAPPA家,她要去一个PIZZA店打工,这个店四月份开张,现在招人,我也想去,她就帮我问了一下,连夜写好简历FAX出去一份。我做PART TIME,所以不影响上课。在这样的地方学英语会快些,好几个同学都这么跟我说,而我的词汇量也的确需要提高,仲书秋也很赞成。

前些天还跟MS.OU去了一个COLLEGE,要了两本材料。我真的不想学会计,太烦,就挑了两个看上去,至少看上去有趣的专业: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和 Hotel Management。但拿不定主意,家里有什么意见?第一个专业可能没什么发展,第二个是典型的服务行业,到时候操心受累起早贪黑。唉,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这偏偏是最危险的—没有方向。

2月19日星期六

(李)

好紧张啊!PAPPA介绍我去PIZZA店面试。四点多在DUNDAS的一家分店里接受了“问话”。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主面试,他问我:

“觉得多伦多怎么样?”

“一般。”

“为什么?”

“想家。”

然后又聊了几句,说了一下北京(BEIJING)和沈阳。他问我PEAKING是哪儿,我说就是BEIJING,以前人们叫PEAKING。他转向另一个人“ PEAKING AND BEIJING”是一回事儿。

问我以前是不是在沈阳读过COLLEGE;来多伦多后有没有其他工作;为什么你是一个好的TEAM PLAYER;你先生在学习还是在工作,什么工作;……还问你是读会计的,你先生又有一个好工作,你愿意在饭店干活吗?我说 “NO PROBLEM。”跟着又问了一句:“为什么问我这个?” 他们连忙说:没什么,SORRY。

还问什么来着?唉,当时太紧张了,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的腿直哆嗦,PAPPA问我都问了什么的时候,我说等等让我冷静一下,我太紧张了,我记不得了。过了一会儿我才跟她说都有什么问题。他们问你可以在什么时间工作?我说3点以后。

“早上九点开始不行吗?”
“我得上学。”

“周末行吗?”
“时间太长不行,比如要是从九点一直到八点就不行。”

“那不会。从九点到五点。”
“NO PROMBLEM.”

他们对视了一下(两个人),我就问他们:

“那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噢,我们没问题。”从这时候开始,大多数我都答 “NO PROMBLEM!”

快结束的时候,他们问我吃没吃过他们店的PIZZA, 我说没有, “来这儿以后我没吃过PIZZA。”----当然是谎话了!不过吃的不多倒是真的。又问我北京有没有PIZZA,有没有他们店。我说有PIZZA店,但不知道有没有他们店,因为不知道那些店名用英语怎么说----多糟糕啊,我居然忘了我来应聘的店名(或者可以说压根没记),所以只好打个马虎眼说“不知道”。

“也许将来在中国开店,你就可以回去了。”

“ THAT IS VERY GOOD!”

面试结束后我赶快看店名:PIZZA HUT。我唠咕了几遍,突然想起是不是“必胜客”呀?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吃过。后来经证实,的确是必胜客。我没事找事地问:“ 即将开的分店是不是在DUFFERIN那儿?” “对。”“那离我家很近。” “到时候你先生就可以到我们店来订PIZZA了。”然后大笑,我以为他说完了,就要起身,所以后面他又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不过大概意思就是“不用付钱” 之类的,我也就跟着笑了一下。 “KIDDING, KIDDING!”他补充道。

临结束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要考虑两三天再打电话给我结果,居然还说“THANK YOU.”我也说了谢谢,临出门还非常淑女、非常客气地说了句 “HAVE A NICE WEEKEND!” 哈哈哈!

面试过程中,我说了两次 “PARDEN ME”, 第一次说的时候,他说 “ 对不起,我说得太快了。”不过他的发音非常清晰,所以即使很快,我也还是 “猜”个八九不离十。另一个人发音就不很清,不是当地口音,我听得非常吃力。后来PAPPA告诉我,他们俩都不是加拿大人。

回到家,我想我有点紧张,如果不紧张也许发挥得更好。可是又一想,精神上的确紧张,因为又要费力听英语,又得想答案,可是居然反问他“为什么这么问?”得意啊!得意!如果说汉语,我还可以说得更好!语言不通真是太大的障碍了!

2月21日星期一

(李)

放学到图书馆,刚要干活的时候,FLORA让我进她办公室有事,给我一个用彩色纸包的小礼物,

“你可以现在就打开它。”

“噢,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

昨天晚上把TOKEN放到画着京剧脸谱的小盒子里(曾经给过PAPPA一个)准备既送礼物又还东西,没想到倒让她在我前面给我礼物。

拆开一看,原来是一盒茶。上星期我问过她这茶是在哪儿买的,她说好多地方都有卖。没想到居然给了买了一盒。我喜欢这茶,记得圣诞节的时候送FLORA送义工礼物就是一个杯子一些茶(不过那个茶不如这个好),冲开水,加牛奶和糖,挺香的。

她对我送她的礼物也表示很喜欢,不过比我表现得充分。她说 “SO NICE” , 又说 “回家拿给我女儿看,一定向我要,不过我不能给她,我就对她说‘等我死了之后,把它留给你。’”

天啊!如果是中国人,会这么说吗!我想不可能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57@0)
2000-7-4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