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强制ZHUAN

lover4u (吃吃喝喝温哥华)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时代周刊》把最烂电影“奖”颁给了戛纳金棕榈影片《Dancer in the darkness》。说这部电影没有逻辑、技巧,并且歌、舞都不优美。最后还总结说如果这未来的电影,那请给我过去。隔了没多长时间,我就在一本电影杂志中看到一篇观点鲜明的的文章,用以“一部罕见的杰作”来形容这部电影,并说《时代》之所以不喜欢这部电影,是因为这部纯真的电影与美国式的价值观形成了鲜明对照,戳到了美国人的痛处。

  “所有的评介都是主观的”,我的经济学老师告诉我。而我想知道的是怎样对这些主观评介进行评介。

  当我说一部电影好的时候,我其实是说这部电影符合了我的标准,因此它“好”。然而我的“标准”又是从哪里来的?我所阅读的报纸、杂志及电视、广播等媒体对我有很大的影响。这个世界的信息如此之多,因此必然需要一种“权威”来降低信息成本。这个权威可以是BBC、CNN或者其他,比如《时代》。弗洛姆曾说这遍布世界的通讯系统向“人们传达错误的信息,向人们灌输某种思想信仰”。由此所有人都“自愿”地达到了一致。

  当我们在麦当劳、MBA、《时代》中漫步的时候,我们的确“自愿”地达到了一致。

  自由是我向往的,而真正的自由只有一种状态:独立。我对事物的评介建立在我自身的体验的基础之上。哈耶克说自由就是强制的不存在。这里的强制(coercion)和强力(force)、暴力(violence)是不一样的。哈耶克说强制是个程度问题,因此自由也是个程度问题。哈耶克又说当一个人被迫采取行动以服务于另一个人的意志,亦即实现他人的目的而不是自已的目的时,便构成强制。因此当令狐冲不被允许结交采花大盗、爱上魔教千金,当刘正风不能和曲洋“笑傲江湖”时,他们被强制(也许是强暴)了。金庸的这本书被很多人喜欢(包括我),现实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当我看王晶的《鹿鼎记》,听到黄霑的“开心做场戏”时,我有一种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快感。这种快感和阅读《笑傲江湖》时的感觉是一样的。高中的时候看一篇关于徐克的文章,读到这个人在别人的印象中是白云苍狗,豪放不羁时,从心中涌起了对他的崇拜。那是篇我看过很多遍的文章。

  强制如此普遍,因此自由才让如此多的人渴望。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5915@0)
2001-11-26 -05:00

回到话题: 普遍强制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5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