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德兰海战(ZT)

macsym (日进斗斤)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日德兰海战

作者:网言无忌

公元前480年——萨拉米——冷兵器时代最伟大的海战
1588年——多佛尔——海战史第一次单凭大炮取得的一次胜利,“无敌舰队”全军覆灭
1805年——特拉法尔——拿破轮VS纳尔逊,英国人赢得了胜利可是却失去了一位英雄
1894年——黄海——我重不愿提起她
1905年——对马海峡——从那时起东乡平八郎成为了三本五十六的偶像
1916年——日德兰!!!!

日德兰海战是人类海战史上最伟大的海战之一。日德兰海战是自从汉普顿海战铁甲舰诞生以来大舰巨炮主义的极至之作,也是最后的光辉一笔。几百毫米口径的炮弹撞响了一个时代的最后钟声,几百毫米厚的装甲也没有能够挡得住新时代的步伐步步向前。日德兰海战既是一块奠基石也是一块墓碑,在墓碑的下面是以经被定格了的历史,在奠基石的上面则建起了海权主义的另一座大夏。让我们把日历向后翻回到八十五年前的1916年,我们来看一看那场惊心动魄的海战以及海战前前后后所发生的故事吧!

每一场战争都是一次利益的再分配,一战也是如此。一八七零年普法战争后德国收回了南德四郡德意志帝国得到了统一。由于得了到巨额的军事赔款和丰富的铁矿资源再加以大批军事订贷和修建铁路德国的工业得以跳跃式的发展。但与德国的工业实力相不对称的是德的殖民扩张。到了一八九九年,德国占有的殖民地仅有一百万平方英里左右,这只相当与英国的九分之一。而且这些地方人口稀少,资源缺乏,没有太大的经济与战略价值。在此大背景下德意志帝国迫不及待地要求重新瓜分世界。

德意志帝国的要求是以他的实力作为后盾的。到大战将发的一九一三年德国的铁产量为一千九百三十万吨,钢产量为英法两国的总和,军火工业发展极为迅速。德国在机械、电机品、铁的输出方面跃为世界第一。德国的相机和医药品驰名世界。而且一九一三年时的德国基本的实现了工业的电气化。以重新瓜分世界的目标为动力牵引以雄厚的实力为依托德国人在找到了一个借口之后立刻挑起了大战。

从某一种情况来说英国正在从一个老牌的工业化国家开始堕落,英国的工业发展开始缓慢的下降。在十九世纪的最后三十年中,工业革命开始了它的第二次技术革命,然面大英帝国的老牌资本家却不愿意拿出更多的钱来进行一次技术上的升级,而是原意把资本输出到一些海外殖民地去。英国人在技术上的保守作法一直影响到了如今人们对英国的看法,在人们的眼里英国总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国家。让英国人背得如此名声的原由只有一个——利润!到了大战前一年1913年,英国的对外资本输出以高达国民财富的四分之一。巨额的投入带来了巨额的利润。饱暖则思淫欲,英国的农田被大面积的改造成了狩猎场,从事第工业生产的人正在慢慢的变少,而从事第三产业的人们正大慢慢的增加。英国的一些主要工业指标也慢慢的从世界第一的位置向下滑落,英国的钢产量以由世界第一下降到了第三排在了美、德之后。

然而还有一样东西是值得英国人骄傲的,那就是她的海军。从英国击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起,英国人就把自已的海军目标一直定在了“双强标准”之上。其意义为要求英国皇家海军能在任何时间地点均能击败任何两个除英国自身之外的两个海上强国的联手进攻。

在那时,以至于现在海上贸易一直都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贸易手段。贸易则是生产财富的一条高效流水线,财富则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重要标准,英国人主宰了大海也就用大炮卡住了全世界的脖子。

正在某求更大规模向外括张的德国当然就不甘心这样被主宰,但对付大炮的唯一方法就只能是大炮。

大战前夜的英国海军无愧为一支超一流的海军。那时的英国海军在充分的吸取了日俄对马海战的经验与教训之后在一九零六年二月十日下水了第一艘“无畏”级战列舰——无畏号。无论从火力、机动、防护的哪一个方面来说“无畏”号都是一艘划时代的战舰。

从火力上看“无畏”号的主炮设计思想源于日俄对马海战的经验与教训:舰上的大口径主炮应该口径一致,以便于校正弹着点;而射程则越远越好。该舰有10 门305毫米重炮,分装在5个炮塔里,从两舷均可保证有8门炮齐射。单舷可以保证平均4秒可发射一发炮弹。舰载的量角测距仪与光学瞄准系统保证了射击的精确性。除主炮之外还有5具457毫米水下鱼雷发射管、防鱼雷用76毫米副炮24门。

从动力上看4台总功率为23000马力的蒸汽轮机(对,就是蒸气轮机)使战舰达到了21节的高航速。这个速度在当时是十分惊人的,而在八十多年后的今天,美国人的舰队航速也不过只有二十节而以。

在防护上,无畏号则用装甲铺满了全身。最厚处有380毫米之巨,并有重重的水密舱防止沉没。

无畏级是军用船舶技术上的一条分水岭,“无畏”成为了一代战舰的统一名称,大舰巨炮的主力战舰被分为了前无畏级、无畏级和超无畏级。从无畏级开始全部军用船舶才开使真正的告别木制结构(当然扫雷舰等一些另类军舰除外;大马力的蒸气轮机开始全面的在大吨位的舰船上使用;二十节的航速成了军用舰艇的最低标准;在一艘军舰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统一的主炮口径;有利于统一齐射的前后甲板纵置炮塔成为了舰炮布局的典范。在反舰导弹出现之前,除航母外的所有主力军舰几乎都是用“无畏”级的模子浇出来的,只是大小之说而以。

无畏舰指向北海巨炮无疑给了想要进行更大的海外扩张的德国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它无疑在警告德国人:在向世界扩张之前要先经过北海,而在经过北海之前“无畏”对你来说则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屏障。

在工业总体实力上以超出英国的德意志帝国当然不会被一艘船所吓倒,德国人紧步英国人之后也开始建造类似于“无畏”号的战列舰。其实德国海军早就在预谋着向“日不落”的神话挑战。早在俾斯麦当政时期德、英两国的造舰工业就以为来自北洋水师的订单而打的不可开交。俾斯麦卸职后的七年1897年6月德国海军又迎来了一个以铁血主义著称的统帅——德意志帝国海军发展部大臣: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伯爵。为了与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在未来的战争中一决高下,他以孜孜不倦的工作精神和勇气,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使一艘艘崭新的军舰滑下船台,从而使德国海军从一个中上等的海军强国跃居为世界第二的超一流海军。

在英国人造出无畏级之后,德国也不甘示弱,有远见的提尔皮茨伯爵看准了海军发展的潮流,决心步英国的后尘发展无畏式战舰。一年后,德国也下水了4艘Nassau级战列舰,其首舰Nassau号标准排水量为18720吨满载排水量20360吨,主炮为口径280毫米火炮12门,副炮为150毫米口径火炮12门、88毫米口径火炮16门,六具450毫米鱼雷发射管,最大输出功率为22000马力,最大航速为19.5节。与英国的超级战列舰相比,德舰在航速和主炮口径上有一定差距,但有一失必有一得,德舰的防御水平得到了空前的担高,德国人用速度和火力上的损失换来了“皮糙肉厚”。Nassau的全身都是厚厚的装甲,它的指挥塔装甲厚达280毫米,水线部分300毫米,炮塔前装甲更是厚达400毫米!更加重要的是从历次海战中汲取教训的德国海军空前的重视水密问题。德舰采用了小隔舱设计,而且水线之下没有一个隔舱开联络门。这样严密的防护叫平时的德国水兵吃尽了苦头,他们的居住环境狭窄,如果想从水线下的一个舱室到另一个舱室去就要从垂真通道中上上下下的趴来趴去。不过这些叫苦连天的水兵会在敌人的炮火命中自已的军舰时,感叹设计者的英名。

此时,两国主要造船厂的巨型船坞里全都“坐”满了正在兴建的军舰。此时船厂全都生意兴隆,巨型战舰在以二个月一艘的极速从船坞里滑下海水。还没有开战的英、德海军谁都清楚——“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疯狂的造舰竞赛在一九一四年之前就拉开了序幕。

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奥匈帝国皇储弗郎茨·斐迪南遭遇塞尔维亚爱国青年普林西波。

七月二十八日奥匈帝国正式对塞尔维亚宣战。
七月三十日俄国宣布总动员。
八月一日德国对俄国正式宣战。
八月三日德国对法国正式宣战。
八月四日英国对德正式宣战。
八月六日奥匈帝国对俄正式宣战。
八月二十三日,日本对德正式宣战。
十一月,土耳其正式参加同盟国作战。

一战至此全面爆发。

在欧洲的陆战战场上,在几个不同的战略方向开始了几百万人的大会战。在东线战场上,坦仑堡一役,德国人横扫六十五万俄军。沙皇政权走了到尽头。在西线战场上,德、法两国的一百三十个师在凡尔登展开绞杀,高达七十万人的伤亡使得凡尔登战役多了一个绰号:绞肉机。在巴尔干方面,奥军以近三十万人的代价两次攻入贝尔格莱德,但终究在一九一四年底被赶出了塞尔维亚。在士耳其方面,英法联军展开了一场军事冒险,在加利波利半岛上,一共大约造成五十万人伤亡。

在陆战战场上两大军事集团在几乎流光了自已的血之后进入了相持。

然而在大海之上,英德海军的主力舰只还只是有一点极轻微的接触,不过德的潜舰却连连击沉英国的商船和一不小心落了单的英国主力舰只。其中最有名的战例有:1914年9月二十二日U-9潜艇在一小时内连毙三艘英国巡洋舰“阿布基尔”号、“霍格”号和“克雷西”号;1915年5月7日U-20击沉号称“大西洋王后”的“卢西塔尼亚”号。

可是“有限潜艇战”并不能打破英国人对德国的海上经济封锁。而长时间的经济封锁给德国的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如果想要打破英国皇家海军对北海的封锁以使德国舰只能开到大西洋上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大炮轰开一条血路。

到了一九一六年的时候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战舰以更新了相当多的“无畏”级战舰,当然“无畏”只是那个时代建造的主力战舰的统一名称。它包括:“无畏”级战列舰、“无敌”级战列巡洋舰、“狮”级战列巡洋舰、“铁公爵”级战列舰、“君王”级战列舰、“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声望”级战列巡洋舰。

德国人也不甘落后,以造出了无畏舰有Nassau级战列舰、Helgoland级战列舰、Kaiser级战列舰、Konig级战列舰和Bayern级战列舰。

两只超一流的海军都给自已的主力战斗群冠以一个非常酷的名字。德国人把自已的主力舰队叫做“公海舰队”而英国人干脆就在一战开始以后把自已主力舰队命名称改为“主力舰队”。“公海舰队”的统帅是有着火爆脾气的德国海军上将:赖因哈德·舍尔。他在日德兰海战前不久的一九一六年一月才被任命为德国“公海舰队”的司令官。而英国“主力舰队”的统帅则是一个以保守而著称的海军上将:约翰·杰利科。杰利科上将从一九一一年开始被任命为英国本土舰队第二分舰队司令;1914年任皇家海军第一舰队司令,8月4日第一舰队更名为“主力舰队”;1915年3月,杰利科才晋升为海军上将。

大战初始,德国公第舰队的实力要弱于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舰队,因此舍而并没有制出大规模与皇家海军决战的计划,而是要用零星的战斗一点一点的蚕食掉皇家海军的实力,可是在零星的海战中德国人并没有在英国皇家海军的炮口下面讨得多少的便宜,反而在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八日的福克兰海战和一九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的多格尔沙洲海战中连续失利。为此舍尔上将大伤脑筋。看来零星的小规模舰队并不能给皇家海军以多大的打击,如果真正的想打击皇家海军还是需要公海舰队的倾巢出动才可以。

为此舍而海军上将制定了一个诱敌歼之的计划。舍尔制定的计划是,派出小规模分舰队到英国海岸及港口骚扰,“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打得了就打,打不赢就跑,如果英国人不派出有点实力的分舰队来追击就搅得英国人的北海沿岸永无宁日;一旦英国皇家海军派出一两个分舰队对这个小小的骚扰舰队进行追击,就将其诱至德国海军公海舰队预设的战场,由德国海军公海舰队的主力舰突然出现,予对方以全歼。

舍而将军的想法是比较完美的。然而,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问题——密码!此次行动的一些机密在行动之前就以由无线电波泄露了出去。其实早在1914年8月,俄国人就在一座芬兰湾口附近击沉了一艘德国轻巡洋舰“马格德堡”,随后俄国潜水员在德国军舰残骸里,意外发现了一份德国海军的密码本和旗语手册,并将其提供给盟国——英国,使英国人轻而易举地破译了德国海军的无线电密码。1916年5月30日下午,英国海军主力舰队司令约翰.杰利科海军上将接到一份来自伦敦的绝密情报:“德国公海舰队主力明日出航。”

情报是重要的,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又是不那么精确的。杰利科只知道德国人要行动了,可是却并不知道行动的具体目地。他只知道这是一个自已建功立业的机会、一个全歼“公海舰队”的大好机会。

在得知了这一条简短却又宝贵的情报之后,杰利科和他的参谋们连夜制定出了一个作战计划。强大的海军各各相似,弱小的海军各各不同。土尔斯泰太老先生的话套用在什么地方都是那么的精确。皇家海军制出的作战方案与德国人的作战方案就如同用复印机印制出来的一样相似——分舰队当诱饵,主力全歼!

德国的诱饵是弗兰茨·冯·希佩尔海军上将,皇家海军派出的是海军中将戴维·贝蒂。

两只诱饵舰队都不是很大,但全是两国海军中的精华。

希佩尔手下有五艘主力的战列巡洋舰,它们都是在一九零七年以后下水的无畏式战舰。它们是希佩尔所在的编队旗舰“吕措夫”号、吕措夫号的姐姝舰“德弗林格”号、“冯·德·塔恩”号、“赛德利茨”号和“毛奇”号此外整个诱饵舰队还有5艘轻巡洋舰和30艘驱逐舰。

而贝蒂手下则有第一、第二两个战列巡洋舰分队和第五战列舰分队。第一、二战列巡洋舰分队共有拥有六艘战列巡洋舰,其中有贝蒂的旗舰“狮”号,“狮”号的姐姝舰“玛丽女王”号,“皇家王子”号(???),“坚决”号,“虎”号(???),“新西兰”号。

除了这六舰战列巡洋舰之外,还有第五战列舰分舰队所拥有的四艘当时世界上最强力的战列舰之一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他们是:厌战号、勇敢号、巴勒姆号和马来亚。“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共有五艘,其首舰“伊丽莎白女王”号一九一三年十月十六日在朴茨茅斯船厂下水其标准排水量为27500吨、满载排水量为33020吨;装甲:330-102毫米;武备:8门381毫米主炮;6门152毫米副炮;2门76毫米炮;4个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航速:23节;作战半径:7500海里;舰员:925人。

一九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晚,舍尔上将命令舰队各舰升火。五月三十一日凌晨,希佩尔海军上将所率领的诱铒舰队出发了。二个小时之后,由21艘战列舰、6艘轻巡洋舰和31艘驱逐舰以及各种补助舰只组成的的庞大的德国公海舰队主力也悄悄的驶出了威廉港。跟在了冯·希佩尔所率领的诱饵舰队五十海里之后。而冯·希佩尔上将的诱饵舰队自从驶出军港之后就在一直不停的以明码、密码发报,以使英国的无线电部门能够比较准确的得知自已舰队的位置,以使英国人上钩。一但英国人派出了一支比较强的分舰队来阻击他的诱饵舰队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自已身后五十海里开外的二十一艘战列舰上的重炮!

德国人的诱饵在不停的发报,而公海舰队的主力则在进行着严格的无线电静默,并且在威廉港内还有一支无线电部队在用公海舰队旗舰的名义发出各种假情报以让英国人相信公海舰的主力还在港内。以得知公海舰队倾巢出动报部门英国的情报部门自然不会被德国的假电文所迷惑,但他们却还不知道德国“公海舰队”的主力到底要干什么。

在德国人忙碌的同时,英国人也在手忙脚乱的进行紧张的部属。一九一六年五月三十日的那个夜晚,当德国人在威廉港内给舰只升火并补充最后一次给养的时候,英国人也在干同样的事情。冯·希佩尔的舰队和贝蒂的两只诱饵舰队差不多同时出发。可贝蒂的舰队却要比冯·希佩尔的强大的多,而且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先行一步的一、二战列巡洋舰分队,另一部分是跟在大约十海里之后的拥有四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的第五战列舰分队,整个诱饵舰队在贝蒂的命令下实行着严格的灯火及无线电管制。

可是当贝蒂他们一出海还是被德国的潜艇发现了。“敌舰以出动”的情报以光速飞回了德国的海军基地。可是德国潜艇的电报被英国的无线电部门所截获了,没有过多久被破译了的电文都摆在了双方的桌子上,双方都以为对方上了大当了。舍而上将和杰利科上将现在此时一定都站在自已旗舰的舰桥上微笑着想入非非。

百万吨的钢铁正在悄悄的接近;十万人的海军官兵正在慢慢的拉近彼此的距离;二三百毫米级的炮弹以被推入弹膛。战争的气味笼罩着日德兰海峡,死神则在海峡的底部张开了一个大嘴准备吞食掉那些倒霉的人们。

一九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二时十五分,英国诱饵舰队中的驱逐舰“加拉蒂”号与德国诱饵舰队中的驱逐舰“埃尔平”号的桅杆上同时升进了信号旗,向自已的舰队报告:“敌舰在望!”日德兰海战在经过了另人焦急的等待之后终于拉开了序幕。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接近之后,贝蒂中将看清对手实力:五艘战列巡洋舰。而这时贝蒂手下则有六艘战列巡洋舰。六比五,贝蒂在自已的心里以纯数学的简单方式对比了一下敌我实力之后作出了一个轻率的决定——打!贝蒂放弃了二比一的优势兵力,不待强大的第五战列舰分队赶上就率领着自已的手下冲向了敌人。这时他并不知道,在德国人的五艘战列巡洋舰之后就是德国海军“公海舰队”的全部主力!下午三时四十分的时候英国皇家海军第一、二战列巡洋舰分队开始汇合驶向上东南的上风处并同时编成作战队形准备发炮开始攻击。

三时四十八分,双主舰队都进入了对方大口径主炮的最大射程。在双方距离一万六千码(大约十四公里半)时英舰抢先开火。在英国人的炮弹还没有落入到海水里之前,德国舰的大炮也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狂吼。成吨成吨的弹头在海面上像蝗虫一样的飞来飞去,而后又呼啸着砸入海面,在海面上击起一道又一道冲天的水柱。从一个移动的平台上发射一发炮弹来击中一个远在十四公里开外的移动目标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双方的决大部分炮弹都只是落在了冰冷的北海里,炸死了一群又一群无辜的鱼。

英国人抢先开火,但是并没有冒险进行突击,而只是远远的以主炮进行轰击。在数量上没有优势的德国人并不着急逃跑,因为冯·希佩尔将军深信自已手下的水兵的作战能力要远胜与英军水兵,更让这位海军将领感到无所畏惧的是在距离自已五十公里的身后就是公海舰队的主力。德国人沉着应战边打边撤,贝蒂此时并不知道德国的诱敌舰队正在想慢慢的把自已拖进死亡的深渊。他自信的以为德国舰队以经“火力不支”了。

英国皇家海军的第一、二战列巡洋舰分队在贝蒂的指挥下开始向慢慢撤退的德舰冲击。而航速较慢的第五战列舰分队的四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还在他们的后面画着S形在海面上前进以防备那些从德国潜艇上射出的不告而知的鱼雷。就这样,六艘快速的战列巡洋舰与航速较慢的四舰主力战列舰的距离越来越远,六艘战列巡洋舰正在孤军深入。自信的贝蒂这时还在认为只凭自已的六艘战舰就可以轻松战胜对方。可他着实小看了德国人。

英国人在无畏级开始在同一战舰上只装备同口径的主炮,以便校正弹着点。德国人又在此基础上发挥,发明了一种全舰主炮以同一仰角指向同一时钟方向并在短时间内统一发射的战术,并名之为“齐射”。在齐射时弹着点散布极小,命中极会也得以极大的提高。这样的战术在日德兰海战的揭幕战中得到了印证。三时五十一分,当德舰“吕措夫”号第四次齐射时,贝蒂中将的旗舰“狮”号的十六门一百零二毫米的副炮被打碎了数门,随后前甲板上的两座主炮塔中四门三百四十三毫米的主炮也“失声”。祸不单行,四时整,又一发厚壁穿甲弹在击穿了二百二十九毫米厚的主炮前装甲之后钻进了位于舰体中部的Q炮塔。巨列的爆炸差一点掀飞了Q炮塔,炮塔内大火熊熊,在最关键的时刻“狮”号上站出了一位英雄——Q炮塔指挥官、皇家海军陆战队少校F·J·哈维。以被炸飞了双腿的哈维少校在自已的最后时刻通过传声筒下令向自已所在的炮塔内放水。这一英勇无畏的举动挽救了旗舰“狮”号和正坐在“狮”号舰桥中的舰队指挥官贝蒂中将。因为他的英勇,哈维少校死后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侥幸没有沉入海底的“狮”号这时却也以完全丧失了作战的能力,甚至连正常的舰行都变的有问题了。英国的诱饵舰队差一点在开战不到二十分钟就失去旗舰和司令官。这艘满载排水量高达29680吨的巨舰失去了威风,现在它只能在海面上慢慢的趴行。

英国人的恶梦还没有完结,下一艘是坚决号。这艘一万九千吨的战列巡洋舰被从德舰“冯·德·塔恩”号上发射的二百八十毫米穿甲弹“钉”在了主炮炮塔上,不过它可没有“狮”号一样的幸运。炮塔内的大火引燃了主炮的发射药包。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之后,将近二万吨的庞然大物大物在海面上瞬解体。军舰上搭载的一艘十五米长以蒸气为动力的扫、布雷艇被徇爆所产生的气浪掀起了六十米高!舰上一千零一十七名官兵全部阵亡,无一幸免。“坚决”号再也“坚”不起来了。

英国人一死一重伤,可是杀场上并不容得半分的同情心。德国人的大炮还在继续。英国人的恶梦还要再作下去。数分钟后,“狮”号的同级姐妹舰,“玛丽女王号”也被齐射所命中。黑烟笼罩了整条船。“玛丽女王”号在象征性的挣扎了十几秒钟之后,就从海面上彻底消失,带着一千二百六十六名官兵与“坚决”号幽会去了。海面上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和九个在海面上挣扎的幸存者,不一会那个巨大的旋涡也消失掉了。

死者的尸体在海面上一上一下不紧不慢的漂浮着,而战斗还在继续。此时的日德兰海峡在斜阳的照映下现出了一种战争的残酷之美,落空的炮弹击起了冲天的水柱,没有落空的炮弹砸出了熊熊的大火,半红的海面上漂浮着士兵的尸体和数不清的死鱼。现在这个地方除了海水之外就是铁、血与火。斜阳,大火,血水共同把这个世界染成了红色,而红色又进一步的击发起了正在作战的人们的情绪——装弹——击发——再装弹!

在真正战斗的时候,军人的战斗素质才能表现出来。英国官兵的能力着实与他们的名头不符,在第五战列舰分队赶到战场之前,整个英国二个战列巡洋舰分队所发出的炮弹之中只有四发命中了德国人。而德国官兵却表现出了很高的军事素养,共有二十一发炮弹命中英舰,至使英国舰队二死一重伤,除了“新西兰”号之外的主力舰都被至少命中过一次。而德国人的主力舰只还没有一艘退出战斗。

面对这种结果,贝蒂只是以心不在焉的口气站在“狮”号上在向自已的手下抱怨已方的舰只不结实。抱怨过后,又继续命令自已的舰队向敌人的舰队靠近。

由埃文·托马斯上将所帅领的第五战列舰分队终于赶到了战场,四艘战列舰上的三十二门三百八十一毫米的巨炮开始发威。

首先倒霉的是“冯·德·塔恩”号,刚刚击沉了英舰“坚决”号的“冯·德·塔恩”号于一九零九年下水,标准排水量19064吨、满载排水量21700,装有八门四十五倍口径的二百八十毫米的巨炮。可是“冯·德·塔恩”号二百六十毫米厚的炮塔前装甲并不能挡住“巴勒姆”号三百八十一毫米巨炮所喷出来的穿甲弹。首先是二座炮塔被敲掉了,紧跟着又是相同厚度的水线装甲——它被三百八十一毫米的炮弹连凿再炸的弄出一大洞来。水线下的隔仓里被灌进了约六百吨的日德兰海的海水。可是德国舰只优异的水密结构设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呛了水的“冯·德·塔恩”号号并不下沉,只是航速略有降底。另一艘满载排水量26850吨的战列巡洋舰“赛德利茨”号,也被敲掉了一座炮塔。二门二百八十毫米的大炮再也不能喷火了。

看上去在日德兰海战的揭幕战中德国海军占了一个大便宜。其实这个时候对于希佩尔上将来说也是有苦难言。英国人的第五战列舰分队到达战场之后,英国人的诱饵舰队对于希佩尔来说却是一个卡在喉咙里的大鱼刺。“伊丽莎白女王”级太强大了,已方舰队一通齐射之后,只能有限的伤伤它们的皮毛,被命中多处的“巴勒姆”与“马来亚”还是一刻不停的向自已的舰队倾泄火力。而自已的主力舰只一但被三百八十一毫米的大炮所命中,最好的结果也是要丧失一部分火力。

下午四时三十八分,在双方的先头部队炮战了大约五十分钟之后,德国人的“公海舰队”主力终于杀到了战场。站在英舰“南安普顿”号了望塔上的一名眼尖的了望手看见了在南方的地平线上又涌出了一群巨大的桅杆。贝蒂中将立即得到了情报:“东南方向发现德国公海舰队主力!”以经是伤亡惨重贝蒂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巨鲸终于上钩了!贝蒂一面向杰利科发报一面还在与敌进行激列的炮战。直到公海舰队的全部主力舰只都露出海面之后才命令本部人马转向一百八十度,以迅速脱离战场。一边向自已的主力靠拢过去一边呼叫主力舰队来援,以谋求杰利科的大炮的保护。可是却没有想到第五战列舰分队的司令官埃文·托马斯竟然没有看见转向的旗号,他的四艘战列舰一下变的突前,成为敌舰炮火的集中射击的目标,“巴勒姆号”和“马来亚号”又被数次击中,“厌战号”的操舵装置也暂时失灵。但英国海军的炮火也惩罚了德国人,现在希佩尔的旗舰“吕措夫号”只能勉强继续航行。

此时的舍尔上将自已为自已得计。因为他并不知道英国人的“主力舰队”以离他相当近了。他还以为敌人正在逃跑,于是下令全速追击。

此时,英国的二十四艘战列舰正排成六列纵队在海上行驶,由于天气以及为了防备德国人的潜艇的偷袭主力舰队没有能按时赶到战场。当杰利科收到了贝蒂的电报之后,命令舰队以二十节的全速前进,而且还命令航速较快的战列巡洋舰先行一步。于是胡德海军少将率领着第三战列巡洋舰分队以二十五节的高速冲向战场。在赶到战场之后,胡德少将把第三战列巡洋舰分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贝蒂。而自已则坐着第三战列巡洋舰分队的旗舰“无敌”号杀到台前,用八门四十五倍口径的三百零五毫米巨炮加入了炮战。

第三战列舰分队的加入并没有改变英国人的颓势,几分钟后又有两艘巡洋舰被德国人精准的炮火所命中,它们是拥有一万六千吨排水量的一对姐姝舰“防御号”和“勇士号”。“防御号”在四分钟内就沉掉了,它的九百零八名船员牺牲了;第二天,受了重伤的“勇士号”在被拖带途中也沉掉了。到此时为止,德国的成绩是击沉对方三艘主力战舰、两艘轻巡洋舰和三艘驱逐舰,自己只损失了一艘轻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

杰利科与舍尔此时正在命令手下的舰只玩命的向前冲,舍尔的目的是要歼灭贝蒂的诱饵舰队,而在情报上占得先机的杰利科的胃口则要比他的对手大的多,他准备全歼德的“公海舰队”。这两支庞大的舰队现在正头对头的发起冲锋,但德国人却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英国人用钢和铁撒下了一张大网。这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英国的无线电情报部门,正是他们的努力才能让“主力舰队”的总指挥杰利科上将能够准确的知道敌人的舰队主力一个小时之前大约在什么位置。

直到晚上六点十五分,杰利科才座着他的旗舰——满载排水30380吨的“铁公爵”号,率领着“主力舰队”飞奔到了战场与贝蒂会合。但这个时候贝蒂以经把敌人给弄丢了。当“主力舰队”以航海队形开进战场后,杰利科用了四分钟时间才搞时白德舰的具体方位。当辩明德舰方位之后,杰利科才下令“左舷散开”将航海队形变为一字长蛇的传统战斗队形。由贝蒂的战列巡洋舰在前引路,第五战列舰分队负责在后压阵。同时命令,负责前哨侦察的轻型舰只迅速闪开撤出战斗,把战位让给甲坚炮利的主力舰只。

当杰利科命令他的战列舰在作战术动作的时候,舍尔却对既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一无所知,因为此时英国舰队正隐藏在东北方向的一团黑暗里,而处在西南方向的德国的舰队却在落日映衬下让英国的观测手看的十分清楚。突然间,在舍尔战舰的东北方向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阵巨列的闪光,那是英舰的炮口在开炮时闪出的光茫。随着闪光之后到来的就是轰隆隆的炮响与劈头盖脸的炮弹。杰利科的“主力舰队”隐藏在黑暗与浓烟中频频发炮。而舍尔的“公海舰队”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的炮弹向自已的头顶一发又一发的砸过来。因为德国人跟本看不清英国人的船在什么地方,而一闪一闪的炮口的火光跟本无法用来测距。十分钟,只有短短的十分钟,德国“公海舰队”的前卫舰只至少受到了十二次使之丧失战斗力的命中。“柯尼格号”变成了一个在海面上浮动的大火把,以遭受了重创的“吕措夫号”又被数次命中,三百零五毫米口径的炮口几乎就要触到了水面。“冯·德·塔恩号”的样子看起来更可怕,他的上层建筑几乎都被炸飞了,甲板上成了一个海上的地狱,血肉和钢铁被强大的外力所绞在了一起。但由于出色的水密设计,它居然还没有沉!

当德国的舰队正在被动的挨打的时候,二十八艘战列舰排了一个十四公里长的一字长蛇阵向德国的“公海舰队”冲了过来。杰利科打算步纳尔逊与东乡平八郎的后尘,再来一个横穿T字头的战术,杰利科把突破点选在了德国“公海舰队”的旗舰上。这样作一来可以不让敌军发扬出火力,二来却能让自已的舰只的前后主炮都能使上劲,更重要的是要打乱敌人的指挥。但这样作的风险也是极大的,在进行横穿机动的时候,已方的舰只则要承受敌舰的猛烈轰击。

当英国舰队向自已冲过来时,舍尔上将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手的想法。他当然不能允许敌人这么作。“公海舰队”中的驱逐舰不要命一般的冲了上去,放出了一排又一排的鱼雷。英国舰队中的战舰不得不作出一个又一个的规避动作。来躲开这些在浪尖下穿行的死神。英舰的战斗队形被打乱了,自然也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冲击。

直到这个时候,舍尔才真正的反应过来,和自已过招的不只是几艘战列巡洋舰和一个战列舰分队,而是整个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舰队”。舍尔知道,自已的“公海舰队”如果和“主力舰队”这样硬碰硬的打下去,不会得到一点好处,因为“主力舰队”的船多、炮多而且平均主炮口径要比“公海舰队”大三十至五十毫米。舍尔不敢浪费时间,他知道自已中了英国人的埋伏,他要赶快从战场撤出战斗,以免自已的舰队遭到更大的无谓牺牲,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在旗舰上发出战斗命令:“转向右舷作战。”命令下达之后,训练有素的德国海军官司兵把全部舰只整齐的在海面上调转船头一百八十度。德军准备开始撤退。在撤退之前,德军进行了一次火力突击以迷惑英方,好掩护自已的撤退行动。以身中数炮的“德·弗林格尔”号一个齐射击中了第三战列巡洋舰分队的旗舰,胡德少将的坐舰“无敌”号。穿甲弹在“无敌”号的体内爆炸,“无敌”号上的弹药发生了徇爆。巨列的爆炸把这艘满载排水量为二万吨的战舰劈成了二半。“无敌”号在黑暗的水面上瞬间解体。海军少将胡德加一千零二十六名舰员也跟着“无敌”号一起沉入了海水之中。

沉入了海水中的“无敌”号是世界上第一艘战列巡洋舰。“无敌”号的设计思想是以牺牲防护来换取火力和速度。其设计的目的是为了能够突破敌方轻型舰艇的警戒屏障实施强行侦察;作为战列舰舰队的前后卫给主力以火力支援;以高航速来跟踪追击逃脱中的敌舰。“无敌”号的水线装甲只有一百五十二毫米,炮塔装甲也只有一百七十八毫米。这样薄的装甲只是同时代战列舰装甲的一半还不足。实践证明,这种薄壳的战舰并不适合这种大舰队之间的决战。就在日德兰海战爆发的当天,在约翰·布朗船厂又有开始为一艘巨型军舰开始切割第一块钢板,当这艘船造好之后它有了一个名字叫“胡德”号。可是在当年日德兰海战中阵亡的那位少将的名字并没有给这艘船带来好运。在二战时的1941年5月23日,“胡德”号与德国战列舰“俾斯麦”号交火,6分钟之后胡德号被“俾斯麦”号送入了海底,全舰1419名官兵仅有3人获救。

德国海军撤退了,但行事保守的杰利科交没有敢让自已的舰队去追击敌舰。他怕德国人在他们的身后扔下成串的水雷。让上万吨级的战舰和小小的水雷较劲并不划算。舍尔上将在这个时候也着急的一个劲拍大腿,因为“公海舰队”的上百艘战舰在出航时没有带一枚水雷。阴差阳错,“公海舰队”逃过了一劫。两个对手都藏在了黑暗和海雾的后面,谁也看不见谁了。可是两只舰队的想法却不一样,一个是想尽快的找到敌人,一个是想悄悄的溜回老家去。

此时,英国舰队的损失要远大于德国舰队,从开战以来到现在德国的“公海舰队”还没有损失一条主力战舰,受损最严重的当属浪花以能轻轻的跃上舰首的“吕措夫”号。可它还在顽强的在用自已的动力航行,只不过是落在了整个舰队的最后面。

但损失较大的“主力舰队”却还在控制着战场上的主动权。对于庞大的“主力舰队”来说,几万吨的损失只是九牛一毛。杰利科又把其手下的战列舰编成了六个纵队的航海队型,航向——西南。杰利科想抢在德国人之前在“公海舰队”回港的路上再拦截德国人一次。杰利科的“主力舰队”在舍尔的“公海舰队”与德国国内基地之间编成了一个浅碟形的战斗队型,就等德国人自投罗网了!

然尔,舍尔好歹也是一个上将,他判断到了杰利科的企图。于是在两只舰队脱离了接触之后,舍尔又是一个“全体齐转”的命令。又把船头调了回来。企图跟在杰利科的大队人马之后悄悄的溜回家去。可是由于导航的错误“公海舰队”又一头冲进了英国舰队的中部。这个时候太阳以经完完全全的落到地平线下面去了。在西南方的地平线上有一条白亮的线,那是太阳照在天边的云彩上所映出的余辉。德国人的船正出现在这条致命的光亮处。

英国人又一次抢得了先机,一艘艘英国的军舰躲在黑暗处频频发炮。而德国水兵只能看见天边处泛起一阵又一阵如同鬼火般的闪光。这个时候,英国人的炮火以经覆盖了德国舰队的前沿。而且杰利科还在试图拉近彼此的距离,以使自已的舰炮能覆盖敌人的整个舰队。舍而只好命令舰队各舰释放烟雾,以遮蔽英国舰只的视线,在烟雾的下面,是翻滚的海面,在海面下面则是德国人放出的一排又一排的鱼雷。同时舍尔还指挥航速较快的战列巡洋舰向敌人发起了反冲锋。而“公海舰队”的其余的舰只则在烟雾、鱼雷和战列巡洋舰的掩护下又一次转向。当主力舰只后撤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水域之后,舍尔命令战列巡洋舰也马上以高航速退出战场。

这个时候掩护主力后撤的希佩尔上将手下的战列巡洋舰分队以是损失惨重。“吕措夫”号再也跟不上大队了,落在了舰队后面的它一再成为英国人重点轰击的目标,可“吕措夫”还顽强的漂浮在海面上,德国的舰船设计师们再一次以实战证明了他们的优秀。最后德国人主动的放弃了这艘三万一千吨的大号马蜂窝,它的八门五十倍口径的三百零五毫米大炮现在以全都无力的趴在了早板的上面。保护这艘巨舰的鱼雷艇受命向它发射了鱼雷,以免让这艘光荣的船成为敌人的战利品。“吕措夫”的姐姝舰“德弗林格”号比“吕措夫”号能强一些,只是人员损失过半外加没有一门可以使用的主炮。以被敲飞了一座炮塔的“赛德利茨”号现在又呛进了五千吨的海水,现在的“赛德利茨”号就像一个临产的孕妇一样在海面上摇来晃去。

希佩尔无可奈何的带着他的司令旗换乘“毛奇号”。跟在他旁边的就是他的参谋长后来成为二战德国海军司令的希·雷德尔。

为了闪躲德国人临撤退时射出的鱼雷“主力舰队”与“公海舰队”拉大了彼此的距离。天这时以经完完全全的黑了,刚才还在混战的两只舰队都在实行严格的灯火管制,海面上一片漆黑,其实他们现在的直线距离不到十公里,但他们谁也看不见谁。

舍尔不想再进行战斗了,他只想帅领着他的舰队回到自已的基地去。舍尔于9时10分帅领着庞大的舰队向合恩礁水道方向行进,有两个原因让他以下定了决心:如果再撞上英军舰只的话就不惜一切代价的冲过去。一是因为如果耗到了天明的话“公海舰队”的处境会更加的难过;二是舍尔相信在夜战中,“公海舰队”中的官兵素质较之“主力舰队”将更胜一酬。

杰利科这时也不想进行一场夜战。因为在两眼一摸黑的情况下,自已的优势炮火将派不上用处。而敌人的鱼雷艇却能神鬼不知的开到近处,战列舰的水线装甲再厚也挡不住鱼雷的战斗部。这时贝蒂也认为英国舰队如果在夜间与德国人作战将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于是杰利科作出决定,决定不在夜间主动与敌人进行接触。他只打算在夜间派出舰艇在德国人回家的几条必经之路上进行巡逻,然后在白天结束战斗。

人算不如天算,都避免在夜间再次交火的两只舰队在大约十一点三十分的时候又在合恩水道撞在了一起。海面上一片混乱。那一刹那,人类仿佛又回到了二千五百年前用铁皮冲角的海战时代,装备了巨炮的两支海军差一点在混乱中打起了古老的“接舷战”。探照灯、照明弹、炮口的闪光、被命中舰只燃起的大火,都无法照亮整个海域,黑暗中的舰只撞的不分你我。上百艘军舰绞在一起加速、减速、转向、开炮、放鱼雷和互相撞击。在白天的炮战中当配角的驱逐舰和鱼雷艇这时来了精神,一个个冲了上去用鱼雷开始近距离的白刃格斗。一条条并不便宜的鱼雷就像手榴弹一样的被放了出去。

在日德兰海战中第一个发现英舰的“埃尔平”号在躲闪鱼雷时一头撞向了满载排水量为二万零三百六十吨的“波森”号,体重较轻的“埃尔平”当即沉没。英国的驱逐舰“喷火”号则一头撞向了“波森”号的姐姝舰“Nassau”号。“喷火”号“自杀”成功。

在这场混战中最出名的战舰则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黑太子”号巡洋舰。在混战中“黑太子”号向几艘“已方”的大型战舰靠了过去,舰长命令用灯光信号寻问对方,要求对方回答当晚的秘密口令。直到这个时候那四艘“已方”的战舰才反应过神来——敌人!“黑太子”号接到了回答,回答他的是剌眼的探照灯,和四艘战列舰上同时发出的炮弹,在德国人的交叉火力中,“黑太子”号被点燃了,八百六十二名舰上官兵随着他们的“黑太子”号一起沉入了海底。

在另一边,一群英国的驱逐舰在群殴德国的“波默恩”号。波默恩号,是一艘一九零五年下水的前无畏老式战列舰,标准排水量13190吨满载排水量14220吨,舰上只有四门二百八十毫米炮分装在两个炮塔里。“波默恩”号成了德国海军在日德兰海战中唯一损失的一艘战列舰。虽然“波默恩”号在下水及以后都名为战列舰,可到了一九一六年时以“波默恩”号的吨位却也只能算上重巡洋舰,而且相比之下他的防护和火力亚重不足。它的吨位连以沉没的“吕措夫”号战列巡洋舰的一半都没有!

这个时候的舍尔异常紧张,他深知如果现在不能冲过去,那么天亮后就会全军覆没。在经过简短的研究之后,舍尔发出命令:“航向东南,突破英国舰队封锁。”

一场混战之后,在凌晨三时三十分,舍尔的舰队终于冲破了英舰的防守,穿过了到达了合恩礁。这个时候舍尔长出了一口气,恶梦终于作到头了。他率领着“公海舰队”头也不回的向德国本土驶去。杰利科这个时候也知道海战以经结束了。德国人以穿过了在战前就以布好的雷区,这雷区只有少数的德的高级军官才知道其中通道。杰利科此时只能对着海面叹气,命令打捞起还浮在海面上的幸存者。然后调头驶回英国本土基地。

在炮战之后,英德两国又打起了嘴仗。两个国家都在挣先恐后的宣布自已是这场大海战的胜利者。单从这场海战来看,德国海军的得分应比英国海军要高的多。英国“主力舰队”共计损失三艘主力战列巡洋舰,三艘轻巡洋舰和八艘驱逐舰,六艘其他舰只受到重创,伤亡人数六千九百四十五人;德海军损失一艘过时的只能算是重巡洋舰的老式战列舰,一艘主力战列巡洋舰,四艘轻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四艘其他舰只受到重创,
伤亡人数三千零五十八人。在实际吨位上看,英海军损失高达十一万五千零二十五吨,而德海军的损失差不多只有英国人的一半为六万一千一百八十吨。

日德兰海战,应该算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战例。英国为不光有军舰的数量优势,大炮的数量、口径优势更重要的是英国还有情报上的决对优势。可在实际的损失上,英国人还是要大于德人。本来英国人是在掌握情报的情况下要伏击敌人,可却在实际的作战中让敌人连食几口,这里有高层指挥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德国海军的人员训练有素,炮击的命中率较英国海军相比要高的多。而且德国海军的军舰设计要比英国海军的军舰设计好的多,德国的军舰设计师很重视军舰的生存能力,他们深信没有生存能力的军舰在炮火纷飞的海战中只能是一艘一炮就沉的靶子。德国人的舰船设计者空前的重视水密问题,当德舰“塞德利茨”号被英军的炮弹在船舷上开了二十四个小门,肚里倒灌进五千多吨海水之后,还是只靠自已的动力开回了军港,这只能从一个侧面来说明德国军舰在水密设计上的完美。另外,德国设计师还注意到了军舰被命中之后的问题,没有一艘德国军舰在炮战中发生弹药徇爆事件,反观英国——几乎是只要炮塔被命中,这条船最次也要丧失战斗力。另外德国海军在这场海战中大量使用了一种新弹种——带有延时引信的厚壁穿甲弹。这种穿甲弹会在穿透舰船的装甲之后在舰船的内部爆炸。而英国还军还是在使用高爆榴弹,一碰就炸,看起来吓人可却对几百毫米的装甲没有多大的用处。

德军在日德兰海战中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然而英国人的所谓“饥饿封锁”还在锁着德国人的脖子。一次战术上的胜利并不能打垮英国海军。英国海军还占有数量上的决对优势。而英国的海军高层人物也多次表示出了对英国皇家海军质量上的担心。一九一六年底,约翰·杰利科被任合为海务大臣兼海军参谋长,接替他的是日德兰海战中的英军诱饵舰队司令戴维·贝蒂。贝蒂本人就多次暗示过德人的军舰要比英国的军舰好的多。在一九一八年初的一次海军会议上贝蒂更是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心里的实话:“现在必须认为,德国的战斗巡洋舰中队的确比我们的优越。”

英国人在反醒自已的表现,而德国人也在反醒。他们终于清醒的意识到地理位置和海外基地的重要,作战半径只有五千多海里的德国“公海舰队”在战时除了母港之外没有一个可以使用的海外基地。这使得德国海军只能在比较小的范转内和敌人周旋,而不能跳到外线对敌进行进攻,只能是被动的防守。英国人可以用地理上的优势很轻松的对德人进行海上封锁,而德国人却不能。从美国运来的战略物资还在通过大西洋源源不短的运到英伦三岛。因此舍尔上将不得不人德皇上书:“德意志海军能予敌以巨创,但……即使在公海上取得最有利的战果,也不能迫使英国和解……我们的地理位置与岛国相比的不利之处……不能靠我们舰队来补偿……”。他最后说。“无限制潜艇战是必不可少的,那怕冒同美国作战的风险也罢”。结果到了一战结束之时,德国潜艇一共击沉了1100万吨的协约国船舶,充分显示了潜艇这种新型武器的作战效率。

一九一九年六月,德国战败被迫签定了“凡尔赛和约”。而那些在日德兰海战中威风一时的德国巨舰被德国海军官兵自沉在了海底。二战前后,德国又建造三级战列舰分别是“德意志”级、“沙恩霍斯特”级和“俾斯麦”级。其中的最后一艘“俾斯麦”级的“提尔比兹”号一直坚持到了1944年11月12日,皇家空军的轰炸机在针对“提尔比兹”号的第13次轰炸中把它炸沉在挪威的林根峡湾。

英国人在一战后继续保有和建造了一批巨舰,直到“威尔士亲王”在亚洲被日本人的航空兵用飞机炸沉,英国人才明白——那个时代以经过去了。一九四四年的时候英国人下水了自已的最后一艘战列舰“前卫”号。可只过了十四年——到了一九六零年,“前卫”号也被拖到了拆船厂。

两个夕日在海上用有坚甲利炮的巨舰互相叫阵的两个对头现在都没有了战列舰,那些在几十年前威风凛凛的庞然大物现如今不是还睡在海底就是以开进了炼钢炉摇身一变成了一辆辆漂亮的小气车。然而日德兰海战这个专用的名词人们将永远也不会忘记。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7250@0)
2001-11-27 -05:00

回到话题: 日德兰海战(Z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7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