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魏京生仅仅是在表达个人的意见,我认为无可厚非,但他是在倡导一个运动。如果他对中国负责的话,就不应该把个人的恩怨放在第一位。

alang (阿朗)
一个人如果只想代表他个人,我是不想去品论他的言行的。但是如果他想代表一些人,就必须去面对大家的批评。并不是所有的勇气都值得钦佩的,鲁莽的勇气往往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我总感觉他是怀着一种强烈的报复心态在做事。凡是共产党反对的,他都赞成;凡是共产党赞成的,他都要反对。这不跟毛时代一个样吗?“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赞成”。看看那些在美国的民运人士,还是在用阶级斗争的手法。客观地讲,现在的共产党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我觉得还会进步下去,而且会进步得越来越快。
顺便说一句,我不能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欣赏你的表达方式。
(#277263@0)
2001-11-27 -05:00

回到话题: 前两天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戴晴的《我的入狱》(64后写的),里面有一段话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社会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