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正的朋友 (五)

winder (canadadeb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可能是比较闲散的缘故,经常回忆起过去时光。
朋友这个词,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在每一个重要的关头,他(她)们都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情节,有美好的,激动人心的,甚至让人不忍去想它,生怕改变了其中的什么。也有悲剧,几乎我也都是观众和参与者,从头看到结束;一出出动人的画面,总是带有难以让人忘却的旁白;爱与恨,悲和喜,一幕幕,交替上演。 . 所有的人都是真的,活生生地在做他们的事。他(她)们总是如同期待日出一样盼望他们的日出和红霞漫天。有的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三好,五好学生,到了大学里,一次恋爱事件,却改变了人生的方向,从此完全变了一个人,我么现在还不明白,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有的如日中天,大红大紫;有的不甚出名,过着实在的日子,有的结婚,有的离散。芸芸众生,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过去是,现在也是。他们的故事,发生在我们朋友们的圈子里。我曾经在他们现在居住的城市的一个网站上贴过寻找他们的帖子,可能,他们都没有看到,或者看到了,也不知说什么好。大家以前是好朋友,甚至是同事,上下级,生意上的朋友。现在,天各一方。他们知道,我已经不属于那个城市。偶尔回去,也是探亲访友,过客而已。因为离开的原因实在很多,现在只能说是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或,为了孩子,或者说,想远离那种纸醉金迷,贪婪和虚伪,无谓的繁忙,没完没了的应酬,轮子,桌子,裙子 。在桑那,KTV里,你可以看到人的另一面。你要投入三分之二的精力,才能取得你继续如此生存的权利。察言观色,投其所好,观市场风云变幻,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就不知吃什么了。我的朋友们,大部分是这个圈里的,要么自己做,要么给人当二传手,每人都炼就了一副火眼金晴,如鱼得水,在这样的浑水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却个个红光扑面,如拷过漆一般。出入名车大宅,秘书要高过1,75米,烟灰缸里不能多过三个烟头。接听电话不是厅长,就是处座,丰臀肥肚,一年要有二个月在国外,三个月在南方,三陪算得什么? 你自己就要是一个半仙,要当好各种角色,朋友,下级,兄弟般的,秘书,司机,出纳,谈判大师,拉皮条的,跟班,花言巧语,豪言壮语,既能善解人意,更要守口如榀,打死也不说。要会听方言,要会讲笑料,三级到八级随时备着。在公司里你是老板,和员工是亲上加亲。在外边,就算你是祖上元朝时就是猎人也不行,到处也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而且个顶个都是打铁的出身。你手边没事有事要备上几万现金,说不准那个没出去的一天,晚上十点半你刚想和老婆行周公之礼,一个付什么长的电话来了,我在大富豪,你来吧,给你介绍一个国家什么部什么司什么处的什么长,这老兄朝里有人。你要快马加鞭地去,然后,就大把的数银子吧。
人多的时侯要看,多听少说,人少的时间要听要会听,改听的听,不改听的,你知道改如何。令人敬畏的地方官,你要了解他们的实力;街道的老太太主任,见义勇为基金会,综合治理基金,计划生育,环境保护,普法学习班,税法讲座,垃圾办,流动人口管理办,扫雪办;
对这些小爷小奶们你也得态度大方,面不改色心不跳,改吃就吃,能给就给,过门就是客,我家的表叔说不清,没有大事也上门。
我在国内的朋友们,他们现在还是过着这样的日子,他们没有人喜欢这样,可有人喜欢。
我一个朋友,有次非要我给他座陪一次,对方是财经学院的会计系主任,正教授。
朋友的小舅子在学院打架,要开除,想请这位系主任正教授,美言几句。酒足饭饱,去了舞厅的包厢,四十分钟后,主任从里面出来说,小姐说了,再给800元,干什么都行。我说,你就干吧,这里还有音乐。那晚回到家里,给朋友打电话,我说,让你小舅子不上也罢,省得将来功成名就,当了系主任,也在包厢里做进出口生意。
现在,周围的人都忙于工作,很少有人聊天,有时上网去找,看到的是和包厢里差不多的情形,不是咱清高,实在是不合胃口。我的朋友们,他们还在国内如火如荼地大闹生产,我能想象。这种生活我过了八年多。还是加国好,清楚透明,付一分钱,出一分力;出三分工,就有三分收成,别不信,还真的不用请人吃饭。尤其是分年过节,就只操心你自己吧。
时间过去快三年了,清静的生活,让我又有了一种冲动:这辈子,是要这样过吗?差不多快成孤家寡人了。找找朋友吧,总有说得来的,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这才有了大家看到的这些狗屁文章。
今年八月,到大连住了一个月,接触了几个开发区的人和几位当地企业家,总的感觉是,国内是一个大熔炉,我们这种战场上下来的人,还是没有过时。那种生活,不再提也罢。回来多伦多,好像回到了小时侯去过的外奶奶家,土里土气中沾着点麦收的清香。和朋友一聊,有穿越时空的感觉。大连的海鲜好,城市漂亮,有一个美国回去的PHD搞了一个公司,一年收7000万人民币,和印刷厂一样,机会大把。高新工业区有一位姓原的朋友,是一位付局长,英语说得比汉语还好,我们成了朋友。我吃惊地发现:他对于国内经济发展的前景,有着高瞻远瞩的见识。劝各位今后如果回国,首选大连。
前几天,大连的朋友还来邮件说,我带去的项目差不多了,银行也联系得差不多。可我又没了兴致,就说,你们搞吧,资料和这边的厂家,我都会给你们。
似乎,我一直在等。等什么呢,是想找回当年下海时的那份冲劲?那种和工人一起吃大食堂的那湿乎乎的热呼氛围?一次,一个工人说豆腐汤卖一毛钱一碗太贵,还扔掉了几个白花花的馒头,我硬是让他远在几百里外的爹娘来厂开现会,让这工人的爹爹给全厂工人忆苦思甜。之后大家又美美的喝了三大锅一毛钱一碗的豆腐汤,那个香哟,后来不管喝什么乌龟王八汤,都觉得不对味。
我不知道,我在期盼什么,是当年一天到晚都在算帐的那份焦虑?还是当时那种对于将来美好生活的无限心弛神往?好像都不是。91年,我8000元买了一个75年出厂的老上海,老到我用两个电池换着开它。冬季的时侯,一脚刹车,能转头180度。全车人杀猪般尖叫。到94年花70万买凌志,我仍然觉得没上海车稳当,后来有人说,上海车是奔驰的底盘,我说怪不得。
在大连,有朋友开奔驰600,座上去还是由不得我不怀念我的老上海。对了,那台车后来卖给了一个县里的棉花加工厂厂长,25000元,回扣8000元。厂里家在那个县城的工人说,那企业家把车没开出省城,车就坏了,换了底盘和发动机,又花进去大约20000。那可爱的厂长不知是否拒绝了人家的回扣。
从下海到现在,时间过去了十年,当时27岁,也不算小了。如今,多少个日日夜夜骂自己,很多事做得不好,太傻,太尖,太老实,太过份,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补就了,已经成为历史。
为什么呢,我还要有一种冲动?
为什么呢,喜欢一种全新的人生体检?
人,总是要有一种新的视界吗?
为什么我要有交朋友的心境?不甘寂寞?
三年了,第一次在互联网上向陌生的朋友谈过去,谈心里所想,所愿,所爱。有时想,我是好人吗,可我也做过些事,严格说来不能算是学雷锋;是坏蛋吧,也还有很多事让我自豪得不行,以至于每次挂在嘴边时,太太就说,你当初和我谈的时侯,就说过了,我也是觉得你这人不错,现在我给你都生了孩子,没事你就别提了好不好?
好,不提,不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79345@0)
2001-11-28 -05:00

回到话题: 寻找真正的朋友 (五)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79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