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贴晚了点,但还是贴了吧,我的回忆录:“10月10日登陆记”

swanson (swans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来加登陆已经快2个月了,以前净看人家的登陆经验,受益匪浅,始终想着要把自己也写出来,但登陆以后一直感觉没有心情写,直到这几天,感觉自己总算安定下来了,再不写恐怕就要都忘了,也是可以供以后来的同志们参考一下。我这人愿意写流水帐,小时候的作文就这特点,改不了啦,当时怎么想的,如果现在能想起来都会写,很絮叨的。

我是订的加航10月10日的飞机。是迷信的老妈找先生算的日子,我也就随着她老人家了,反正对于我哪天走都是一样的。10月9日,和送行的父母一起来到北京,行李是托运到北京的(火车),当天没去火车站提。北京下着雨,真有点怀疑日子是不是算错了。晚上和BINGLE夫妇还有师姐SNOW进行了登陆前的最后一次FB,真值得怀念,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吃过特正宗的中餐了。然后挥泪洒别。

10月10日,早上起来我就发现了,天空一片湛蓝,异常的晴朗,没有一片云彩,看来果然算的很准,真是个出行的大好日子。我订票的时候就一共约了6个人一起走,tyson,黑龙夫妇,cherry,还有dong.

我们早早就出发了,大概也就8点半左右,因为我们住的朋友家,先是赶到火车站,把行李提出来,幸好我对那里的地形比较熟悉,从恒基地下直接把行李拉到了国际饭店门前,那儿的机场大巴16元一位,我带了3个大的158的行李,一个大的背包,一个重的书包,还有2个手拎的小袋。机场大巴装行李的肚子没人管,空间也非常大,我把3个大的行李都塞了进去。这时已经是11点左右了。

机场大巴30分钟一趟,大概开40分钟,出了四环,很快就到了机场。比我预料的提前了一会儿。

到了机场,把行李推进候机厅,发现再往里走就是办手续的地方了,送行的就不能进了,于是让他们找了个座位,自己去买机场建设费。入口的OFFICER告诉加航的飞机12:50才开始办手续。于是陪着父母坐了一会儿。听说办手续排队往往都有好多人,不放心,决定进去看一下,拿着护照,机场建设费收据,机票自己就进去了,行李先扔在了外面。找到加航的柜台,发现已经有3-4个人在排队了,前面的居然就是黑龙夫妇,他们也比原定的时间提前了,我急忙返回去把自己的行李拉了进来。3个大行李,自己弄也有点费劲。我知道新移民可以带2个大行李,所以第三个是准备交半价的钱(510RMB)托运的。黑龙他们带了6件大行李,他们夫妇可以带5件,另一件也是准备交半价的钱托运的。

行李排好了队,我人又出来继续和父母再聊一会儿天,尽量说些不沾边际的废话,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好不让他们的泪腺起作用。这时,同行的tyson和他庞大的亲友团也都到了,我告诉他赶快去排队。忙乱中,发现另两个伙伴,cherry和dong也到了,同样,告诉他们赶快去排队,我们里面已经有人了。

忙碌中,发现已经差不多到了时间了,就进去办行李托运手续。我带的行李是2个大的布包(北京华联对面那个小商品批发里买的,40RMB一个,本来是有轮子的,但是装行李的时候我力求装的非常满,非常的充实,结果在压的过程中,固定轮子的板已经折了,索性把轮子全去掉了,这会可好,绝对是自重最低的了,然后我又买了个那种折叠的小车,用来拉他们),还有一个皮箱,在机场打的包装,1个10RMB。

加航的队伍并不很长,黑龙排在第二,因为夫妇2人可以免费托运5个行李,我也一直在想,我们2个男的说是一起走,能不能让免费托运5个呢?后来打电话到加航,人家说不行,必须是一家的才可以。

12:50,加航工作人员开始一个个回来办公了,态度不错,一共有4个柜台。我后面排队的正好是DONG,她是一个人,带了2件行李。我就想,不知道和她冒充是一起走的,是不是能蒙混过关呢。黑龙夫妇开始办了,我过去帮着往磅秤上抬,一边仔细的观察工作人员怎么检查,发现他们根本没仔细看护照是不是一家的,就直接办手续,托运行李。心里有了底,回来和DONG商量装作一齐走的,争取我也蒙混过去。正好有个柜台的人回来了,叫我过去开始办,我和DONG一齐推着行李就过去了,办事员问,“请问,你们几个人?” “2个”,“你们有几件行李?” “5件”,OK,接下来,我们分别交上护照,移民纸,机票。办事员飞快的录入,根本没仔细查。为我们办好了登机牌,为行李贴好了标签,皮箱直接就托运了,我那两个布包算大件行李,要去另一个窗口交。没问题,反正标签已经贴好了,我对自己的行李打的还是比较满意的,一个31KG,一个32KG,都没有问题。好象是规整的行李都可以在柜台直接托运,象我那个已经弄成圆桶状的包,不规整,所以要到那边去托运。黑龙夫妇2个人6个包,交了510RMB的额外运费,也有一件需要到大件行李托运处的。我们一起到那里,也简单的很,把行李立着放到传送带上就可以了。躺着进的行李会被退出来重新放,要求必须站起来,可能是只有站起来他们的监视器才能看清楚行李里面的东西吧。我的圆桶们艰难的站了起来,英勇冲了进去,顺利过关,没交1分钱。里面藏的100多张光盘也没人问。

这回轻松了,返回候机大厅,和父母再聊一会儿更没有边际的话,照了几张相。争取都露出憨憨的笑容。可怜的tyson行李超重了,只好把里面的钳子拿了出来,他来之前不知道听谁说的,说911以后查的严,连托运行李里也不让带刀子一类的东西,所以早就拿了出去。其实这是个谣言,我行李里面的菜刀也顺利的过去了,这边的菜刀很贵的,大概要40加刀左右,所以还是带过来比较好。

又等了一会儿,2:50,我们几个约好了,就直奔安检了。这次是真的要分别了。跟家里人约好了,如果1个小时内我不返回来,就说明我顺利进去了,他们就可以回去了。我推着自己的手提行李,进到关里面,和家里人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进去,坚决不给老妈发挥泪腺的机会,我看不得别人流泪的样子。

到了海关,因为我的护照去香港面试时,已经通过泰签,借票激活了,所以直接填处境卡,排队出关,人还不算多,海关也没问什么,直接放人,然后是安检,正值911过后,检查的稍微严了一点,但也还是很松的。没费力气就进去了。我的钱当初就多数换的汇户,在北京开好了BANK OF MONTREAL的户头,早已汇过去了,所以不担心钱的问题,同行的几人也都没有被问到钱的事,北京机场一片祥和的景象。原来还想托sherry找机场的熟人,怕万一遇到麻烦,还好顺利,不用麻烦别人了,但还是很感谢人家,据说那个熟人那天特意借了块手机电池,怕我找不到,真的是非常感激。其实网友(移友)们的友情还是很深的。

找到我们登机的厅,开始休息,我的RMB已经都扔给家里了,现在想打个电话告诉家里人一声也只得借别人的电话卡了。机场的免税商品据说还是不错的,中华硬盒260RMB,我在长春买的是320RMB,看来这东西还是在这儿买便宜。

看看表,离起飞还早呢,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四处观望,看见入口的地方有个架子,象鞋架一样,金属的,上面有说明,好象是行李的要求,突然意识到,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杀手筐”吧。走过去看了两眼,也没怎么看明白。我带的随身行李其实真不少,一个大的行李背包,里面装的是除了显示器和机箱以外的电脑的所有配件,还有一个电话,背包还有一个子包,悬挂在上面,里面也装了不少的东西。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书包(单肩背包),里面装了9本厚厚的书,这个是最重的啦,幸好表面看起来还很温柔。然后还有2件怕压的衣服和一点干货装在了一个手拎袋里,还有我用来拉行李的推车。如果严格起来,准废。不由的又提起心来。快到4点的时候,加航的空妈们来了,在一旁聚在一起,有个空妈可能是在秀水买了双不错的皮鞋,拿出来正跟同伴们炫耀,“真T…便宜呀……”。不一会儿好象是机长模样的人出现在入口处,不知道是不是机长,看制服是挺象的,和想象中的差不多。这时候人渐渐多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杀手出现了。

2个加航的工作人员,开始拿着一些黄色的标签,开始检查随身行李,目标就是那种随身的拉杆箱,虽然说是标准112,但据那天的经验,所有的拉杆箱无一幸免,我原来也考虑带一个,其实标准的拉杆箱都可以放进行李箱的,但是却肯定放不进杀手筐,我看见比我没带的那个拉杆箱小的多的,也被杀手筐通杀,都被要求免费托运,如果拉杆箱里没有什么怕摔的和特别重要的东西(比如笔记本,重要文件),看来也是可以接受的,自己会很清闲。我的背包里是硬盘什么的,怕摔,幸好,他们的目标就是拉杆箱,背包没人管,我多带的那么多小包人家也是理都不理。一翻轰炸过后,拉杆箱被集中了起来。2个工作人员撤了。

本以为这就算过去了,但又过了10分钟,又来了几个工作人员,开始抽查行李,被抽到的要被叫到通道的窗前,打开行李一样一样的检查。但也是抽查。可能是和911以后有关吧。还好,我又幸免。

再过了一会儿(这几会儿感觉好漫长啊),终于通知开始登机了。

出乎我们的意料,人非常的少,也就几十个人,看前人写的因为人多,免费升仓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因为我们几乎是每人一趟座位,这肯定是和911以后有关了,坐飞机的人少了,怪不得加拿大3000只能倒闭了。加航也在庞大的亏损中。

5点左右,飞机起飞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点。飞机飞向北方,理论上来讲,应该是从东北飞白令海峡然后过美国的阿拉斯加,再入加拿大境内。6点左右,天就开始黑了,算起来也就在沈阳和长春之间吧,看来我再看一眼家乡的想法是不能实现了。加航飞机上供应的就是西餐了,还好有“青岛啤酒”,我的最爱。(从温哥华到多伦多飞机上的啤酒Molson Dry就不是FREE的啦)。看见斜前方一个MM在擦着眼角的泪,哭的很伤心的样子,也吃不下东西。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高兴?兴奋?思念?……不知道。吃完东西,看着前面的电视,外面已经全黑了下来,还好几乎一人2个座位,一趟,都可以躺着睡了,同志们东倒西歪的纷纷就寝。我还有点兴奋,也不知看谁说的了,说为了倒时差,在飞机上最好不要睡觉,这样下来一忙活,一累,直接就倒过来了,我就没睡,看电视。tyson坐在另一边的窗口,戴着帽子,一挡眼睛,呼呼睡去,真有点羡慕他的睡意,可能也都是忙行李忙的挺累的。看黑龙还是很精神,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我也试图仔细的看,英语的一个电影,忘是什么了, 我一听英语就困,唉!这个毛病可不好,困了就听不进去了,听不进去就精神了,精神了又听……,恶性循环,总之,我是看了2个电影。中途拉开窗帘,往外面看,除了机翼上闪烁的红灯,我还看到了星星,北斗七星(也许这是我唯一能认出的星星了),是他们,没错,没想到他们能跟我一起走。放到第三个电影的时候,我终于挺不住了,蜷在2个椅子上睡着了。

一会儿我就醒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时间来说了,大概是北京时间1点左右,也不知道飞机飞到哪儿了,拉开窗帘看见远处有一抹亮,感觉是要亮天了,我决定在飞机上看一次日出,一定能挺爽的。果然,远处越来越亮,越来越红,……(此处省略,详见巴金的“海上日出”)

太阳出来了,晃的很,看大家还都在睡,一个人也没事儿干,又拉上窗帘继续蜷缩着睡,大概又过了1个小时吧,空妈们开始拉开窗帘,准备发早餐了。tyson还在睡,真是让人嫉妒死了。这么好的睡眠。说实话我的困意刚上来,在国内就是夜猫子,这个点才是我该开始睡觉的点,没办法,人家发东西不能不吃呀,否则下飞机在温哥华办手续会饿的很惨的。抱着这个想法,我要了DOUBLE的早餐,早餐是西式面条,我和黑龙各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2盒,惊讶的中国空嫂目瞪口呆,“又吃完了?”

可能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应该按温哥华当地时间来记录了,总之温哥华时间12点多,我们到了温哥华上空,温哥华在下雨,这个季节真怪,加拿大都在下雨,后来在多伦多,蒙特利尔也是基本上2天下一场雨,每2场雨有一场是大雨。降落的时候飞机很颠簸,到温哥华机场时,我们晚点了,因此找不到停机的通道,我们等了大概有40分钟才有了位置。对了,下飞机前,空妈会发报关单,我没有后续的物品,所以就简单的填了一下,很简单。

按照前辈的理论,我们应该跑到最前面,可是整个飞机都没有多少人,情况应该不是很糟,手续也应该好办吧。但我们还是尽量往前赶,最后一通绕以后,我们到了报道的地方,有工作人员,举着“新移民”的牌子,指示我们在一旁先排队,等所有的人出来,我发现一共这架飞机上的新移民也就20人左右,看来这个时间登陆的人真是不多。也没有传说中发的顺序号。工作人员直接领着我们排队进入移民局,我们还算都排在最前面。我们的飞机是4:30的。等到了移民局,发现前面已经排了30人左右了,估计是乘上海或者香港的班机来的吧。透过移民局的窗户,外面大厅里就是我们的行李。

移民局大概有6-8个窗口在办理手续,速度也不慢,大概排了1个小时左右,排到了我,很简单,问了几个问题,都是一些基本的东西,钱也就问个数,然后就填上了,也没检查我带的BANK OF MONTREAL的证明。然后就签字,撕下最上面的一页,订在护照上,折叠好,返还,给了申请SIN的申请表(其实这个表以后在移民局的窗口外就有),OK,下一个。出了移民局,本想着先去照看自己的行李,但是被新移民接待处喊了过去,发了一堆的手册之类的资料,这些东西其实也挺有用的。然后继续走,就是海关,就一个办事员坐在一个桌子前,如果没有后续商品,那会非常简单,盖个章,一通乱划,不超过1分钟就OK了。(但是如果有后续物品可能要麻烦,一个朋友前面就碰见了一个人,和海关说了很久,把他们的时间都耽误了,差点赶不上飞机)。

拿着报关单,走到大厅里开始找行李,温哥华机场不愧是世界性的大机场,非常的大,行李也非常的多,走了2圈总算把自己的行李找齐了,温哥华用行李车不用钱直接拿。推着行李往转机出口走,在入口处交了报关单,然后工作人员会指点你加航的位置,去那里办行李的继续托运。这时我发现自己的法宝小推车忘在行李提取那里了,想要出去找,但因为已经算入了海关,工作人员已经不允许个人再出去了,“单行线”。工作人员告知,是谁的customer就可以找自己的公司想办法,只好去找加航,加航的工作人员领着我回到行李堆放的大厅,还好,我的宝贝小车还在,可能是刚才忙着装3个大行李还有一堆小行李忽略它了。然后工作人员又领着从另一个通道回到加航办理的转机手续的地方。

办理转机手续很简单,因为在北京的时候已经发了登机牌了,所以,注册一下,将机票的一联收上去,把行李送上传送带,因为这时候和我冒充一起的DONG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去了,可能还没办完海关手续,我本来担心加航会不会问行李的事,结果他们一看有标签,直接就上传送带了,非常顺利,至此温哥华的手续就算全办完了,然后就是推着剩下的手提行李乘电梯,继续去到下一个候机厅。

上了电梯,就是温哥华机场国内候机厅了,我们买了张电话卡,10刀,话率非常贵,尽量少买,公用电话也可以用硬币,但好象打TORONTO要2刀多1分钟。我们给TORONTO的朋友打了电话。我还挂念后面的同志们是否也都顺利过关,想回去看看,但再坐那个电梯,下到1楼,门却是从另一侧打开的,看来又是单行线,不让往回走的。另一侧就是温哥华机场的外面了,看来是可以随意走动的,这时候如果到温哥华的,应该就可以直接出去了,就自由了。

我又返回2楼,这时候已经3点多了。急忙去找自己的候机厅。911以后温哥华机场的安检时刻如临大敌,继续看就知道了。

到了入口,先出示机票拿了0.00刀的机场建设费收据,然后开始准备安检,温哥华机场安检的传送带的入口非常小,而且是梯形的,如果你的包是又方又高的,那是肯定要阵亡的。幸好我的背包也是中间高,四周低,拆下小“子包”分别过,居然都过去了,但是温哥华机场可不象北京那样了,对看不清的东西一律开包查。就是通过扫描仪后,2个包分别直接被2个工作人员拿到一旁等待我过去一起开包检查,我身上带的商务通和另一个工作人员正在开始检查,要我打开,看是否工作正常。虽然都面带笑容,但可以看的出他们还是很紧张的,检查的非常仔细,我开始一个一个和工作人员开包,我以为都要打开,一件一件的拿出来,那可坏了,再装就不容易了,我问她是全部吗?后来她说就是那个特殊的,(说的什么词我忘了),第一个包可能是我带的一块硬盘,因为是那种锡纸包装,所以估计扫描是看不清的,打开以后,工作人员拿出来,我说这是电脑的硬盘,她没说什么就OK了,我的另一个包,里面是帮朋友带的一个表和一个指甲钳,也被另一个工作人员拿到一旁等着我过去检查,我过去,她打开看了看也没说什么,我只好一面感谢,一面再一样样装回去。这时旁边的也都在这么检查,这儿现在是100%检查。拿照相机的会被要求现场替你排一下留个影,拿录音机,walkman的都要打开play,看有没有声,好象带笔记本的要现场启动……,总之温哥华机场非常麻烦,但也给了我们一点安全感,比较看来,想想北京简直是太松了。

过了安检,候机就又松快了,但却好久没看见tyson和其他人进来,这时候都已经3点半多了。等了好久,CHERRY和DONG进来了,也都顺利。又等了一会儿tyson才进来,原来他的背包太大,过传送带的时候差点把传送带堵住,不得已又退了回来,退出来也费了好大的劲儿,工作人员就要求他去托运,他那里也都是计算机的配件,也是不敢托运的。于是他出去转了一圈,把大背包重新弄了一下,怕被认出来,脱掉了外衣,又回来才过去,也是被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在还没装好呢。最后还是强塞了进去,一些小东西只好先放在我的手提袋里。

这时候,黑龙夫妇还是没进来,不仅替他们担心起来,再晚就要赶不上这班了,还好,在最后关头他们终于进来了。也是耽误了一会儿。终于我们一行人都顺利闯了过来。

接下来就简单了,虽然入口还有杀手箱,但也没人检查,这时周围的老外已经多了起来,我们已经是少数了。到时间,登机,这次人没那么少了,坐的还是比较满的,又飞了几个小时,大概TORONTO时间10点左右我们到达多伦多机场,多伦多的夜景还是很美的,灯火通明,是那种柔和的黄色,其实都是路灯,后来我在Montreal,晚上站在皇家山的半腰,看Montreal,夜也是这么美,看着非常舒服。

多伦多机场用行李车是需要1$的硬币的,(用完了还的时候会退的,我退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有3枚,看来有的人不知道。)多伦多的机场取行李的地方就比温哥华小多了,等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行李。然后拿机票到出口,工作人员核对,我和DONG的行李票贴在一起了,然后一起出去,没问题。

接下来就是等接站的,后来发现来的人开了个大的van,是个印尼人,拿了张纸,上面写着他要接的人的名单,我和黑龙是找不同的朋友联系的接机的,居然找的都是这个老兄,还有其他几个人,但是我们出来晚了,车已经装满了,我们只好等下趟了,我们又多等了40分钟。

接到朋友家,已经半夜了,登陆后的生活至此开始……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0293@0)
2001-11-29 -05:00

回到话题: 现在贴晚了点,但还是贴了吧,我的回忆录:“10月10日登陆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入境安家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