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入世后农民活路在哪里?

gegeintoronto (gegeintoront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灾难性的农业政策是中国农民远离现代化的主要根源。农村必须实行
政治体制改革,还农民以自由,真正实行村民自治,而不是由不学无
术、以权谋私的贪官向农民压榨。朱熔基坦承最担心农业

中国总理朱熔基最近在文莱出席东盟高峰会时坦承,中国入世会带来
很多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弊大于利。他最为担心的是国内农业,因
外国农产品以现代化技术生产,无论价格及成本都低过中国,如果向
中国大量倾销农产品,便会对农民生计构成影响。

看著朱熔基一脸凝重,在中外记者面前坦言「我不开心,我伤脑筋,
我最担心的是农业」,可见这个问题是多么困扰著他。过去中共领导
人虽然也经常提及「农业危机」,但这次不是「狼来了」,而是实实
在在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对九亿农民来说,他们将面对不可预知的
世界市场冲击波,处于「自生自灭」的可悲境地。

犹记当年邓小平的经济改革,首先在农村推行。农村人口是中国社会
低人一等的阶层,他们根本没有社会保障制度,不能享有在城市实行
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换句话说,邓小平摸著石头过河
的改革,从「成本」最低的农村起步。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市场经
济已经找到了定位,可悲的是,绝大多数农民不但摆脱不了贫困,而
且越来越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有能力承受入世后带来的种种困
局吗?前不久国家统计局披露的统计资料承认,农民收入增长速度连
年下滑,抑制了农村消费增长,已成为影响国民经济持续发展和社会
稳定的重要因素。当局承认,入世之后,农民收入在可见的一段时间
内,将会大幅减少。会不会出现「官逼民反」的局面呢?这是中南海
最为担心的事。

农业生产力最低的国家之一

众所周知,中共是依靠农民夺取政权的,然而从「建设新中国」到「
改革开放」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当权者却对农民实行层层「扒皮式」
的压榨。与西方国家对农业大量补贴政策相反,中国是依靠占人口百
分之八十的农民的牺牲,来换取对工业的大量投入和经济比较高速的
发展的。

这是一组沉重的统计数字:

──中国农业生产力是世界上最低下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的统计
,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间,中国农业的人均产值是三百十六美元
,而印度是三百九十五美元,最高的是丹麦,为五万二千八百零九美
元。世界上除非洲国家外,只有三个国家低于中国的水平,它们是越
南、尼泊尔和孟加拉国。中国每一千名农业工人才有拖拉机一台;印
度为六台;北韩为十九台;丹麦为一千一百三十三台。中国对农产品
总量的加工只占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而发达国家占百分之八十。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价廉物美的外国农产品涌入中国市场,先天的落
后条件,令广大农民又要承受新一波的「试验」风险,他们的活路在
哪里?他们的忍受力有多大?

李昌平「告御状」的震荡

其实,就算没有外国产品的冲击,农民的活路和忍受力早已成为国内
外的关注话题,其中持续一年多的「李昌平上书中南海事件」,至今
余波未了。

去年三月,原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含泪上书总理朱
熔基,讲述农民的困苦,表达对中国九亿农民现状的忧虑,要求中央
减轻农民的负担。农民、农村、农业俗称「三农」,李昌平用一句非
常简洁的话道出了「三农」现实的严峻局面:「农民真苦,农村真穷
,农业真危险」。李昌平指出,中央扶持农业的政策,很难落实。近
年来,没有对农民提供贷款,即使有极个别例外,月利率也在百分之
十八以上(高利贷)。信中说:「我经常碰到老人拉著我的手痛哭流
泪盼早死,小孩跪在我面前要上学的悲惨场面。」

李昌平的「告御状」,得到朱熔基的两度亲笔批示,指示有关部门要
重视问题的严重性,并派人下来明查暗访,证实李昌平的反映属实。
于是,在当地掀起了一场以棋盘乡为中心的湖北省农村改革,但是此
举却使当地干部利益受损,李昌平受到或明或暗的排挤。结果,几个
月后,面对强大的「官官相护」压力,李昌平不得不「自愿」辞职下
岗,南下深圳当了一名打工仔。

百分之九十的农民负债

说来也难以置信,所谓「当地干部利益受损」,只不过使他们每人每
月少了两百元的「外快」而已。李昌平所在的湖北省监利县,是当今
中国农村的典型写照,它位于洪湖附近,历史上有过「革命根据地」
的辉煌,盛产鱼、棉花、生猪、芦苇,曾是著名的鱼米之乡,现在却
呈现「千家万户尽萧条」的悲凉景象。

当地农民有一本「农民负担监督卡」,要交名目繁多、莫名其妙的税
项,什么国税,农业税,基本水费,管理费,乡村统筹费,教育附加
费,计划生育费,民兵训练费,民办交通费,畜禽防护费等等。没有
钱交税费,就要向亲朋好友筹借,甚至变卖家产。种不种田都要交人
头税,如果交不出,就会被扣押,以至当地百分之九十的农民都负债


由于种田亏本,大量农村劳动力流向城市,负担便向人头上加,以致
税费逐年增加,每年达五百多元,而他们每亩稻米的收入才三四百元
。九三年粮食平均每公斤收购价是人民币五角至六角,中央近年将长
江流域的小麦和早稻退出保护价收购范围后,更是令农产品价格持续
低迷,每公斤收购价跌至人民币三角八分至四角,不少人将农作物收
成卖出去后,反而亏损二百多元。

吃「农家」的贪官

更要命的是,农村也是贪官横行,与城市所不同的是,他们贪污的对
象,不是「公家」,而是「农家」。农民激愤地说,根本没有人管他
们的死活,上面只知道要钱、要命、要粮。有一首顺口溜十分形象地
道出了这种乱象:「负担如泰山;债台如珠峰;干部如蝗虫;政策如
谎言。」

监利县连续四年遭受水灾、旱灾和虫灾,上面拨款修建移民村,安置
了一万多名受水灾影响的农民,其中有来自国际粮农组织的紧急救灾
拨款。原农业局长涉嫌贪污海外捐款,谁知当地检察院立案侦查半年
,至今仍未能上交法院处理。村民投诉,那些挪用公款的贪污腐败分
子把钱弄走了,去年的救灾米被扣了一半。而年年加重农民负担的监
利县党委书记,在李昌平上书事件之后,反而官升至荆州市副市长。
今年四月,监利县召开的人大会议,将生产总值大幅缩减了十四亿元
,反映出以往干部向上虚报数字的严重程度。

而移民村因为「干部如蝗虫」,用光了费用,变成无人管,搞得一团
糟,道路一片泥泞,原先计划有自来水供应,结果是农民自己掘井,
水质很差,呈黄褐色。有部份住户交不出电费后,全村被停止供电。

该县乡镇企业经营则全面萎缩,八成以上停产。二十四个乡镇,全部
都有负债,达四亿元,这些欠债,大多是高利贷。近来乡镇不良债务
迅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干部腐败、大吃大喝、买小汽车,还有
「超标准」兴建豪华办公大楼,与破烂不堪的农舍形成鲜明的对照…


第三次土地革命模式出现?

身在南方特区的李昌平,仍不忘家乡,最近他接受传媒访问时呼吁:
要真正给予农民同等的「国民待遇」。这是代表祖祖辈辈「面朝黄土
背朝天」的农民的呐喊,不知朱熔基听得见吗?

中共主政初期进行的「打土豪,分田地」,被视为第一次土地革命。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实行土地承包,被视为第二次土地革命。近来国
内传媒纷纷报道,现在第三次土地革命的模式出现了,全国有不少像
湖北监利县那样,农民大量流失,土地变成一种资产,以农田入股在
市场上寻找商机。事实上,已经有国际财经杂志断言,中国入世后,
通过引入西方先进技术与新品种、新管理方式,中国农业市场利润可
高达百分之六十,将是在中国投资最赚钱的行业。

投资中国农业市场是不是有利可图,还得看下回分解。但不可不知,
像上述监利县那样存在大小通吃的干部,是中国农村普遍现象,又如
何同西方先进的新管理方式合二为一呢?用旧瓶新酒来搞第三次土地
革命,只会孕育更多的贪官,制造更多的贫困农民。在城市众多国企
的拍卖改造过程中,经常出现「公家变私家」的丑闻,希望农村走向
国际市场化之际,不要重覆这种怪圈,把几千年农民赖以为生的土地
变成一小撮人的生财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各地开始的户籍制度改革,允许农民自由进入
城镇择业经商打工,允许农民工和城市居民平等竞争就业岗位,简化
农村劳动力进城就业办理居住证明和就业证明等各项手续,被视为取
消农民「贱民」身份的措施,颇有「皇恩浩荡」的意味。但国内有学
者指出,由于土地与人口比例不可能改善,未来即使达到五成的城市
化比率,仍有八亿农民必须生活在农村。这样看来,城市放宽农民自
由入城,并不能根本改变他们低人一等的身份。唯有从农村政治体制
进行改革著手,还农民以自由,真正实行村民自治,而不是由不学无
术、以权谋私的贪官向农民压榨。要知道,灾难性的农业政策是中国
农民远离现代化的主要根源,当中国经济发展一次又一次将农民作为
垫脚石后,也到了应该让他们寻找自己被埋葬的尊严的时候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1213@0)
2001-11-30 -05:00

回到话题: 中国入世后农民活路在哪里?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