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唐人街

ely (El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纽约和费城拥有美东地区最大规模的两个唐人街,两个城市之间车程约两个小时,有福州人经营的往返十五元的shuttle,(Grayhound oneway $20)。
前天晚上去纽约申请加拿大的旅游签证,下车时七点钟,不远处华尔街的摩天大楼在寒冷的透明的空气里灯火辉煌。天气冷极了,街边卖水果,糕点和电话卡的早早收了摊,地上留下一片狼籍。
唐人街聚居的是广东话和福州话族群,乡亲关系错综复杂,黑势力猖獗。走在唐人街,有种时光倒流五十年的感觉,” 黄大仙测字“之类繁体字的招牌里散发着陈腐愚昧的气味,海鲜店的浑水一直流淌到大街中央,财神爷的供位高悬在每一间厅堂最显眼的地方。

过了容闳的雕像,麦当劳就在街的那一边。朱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一块金匾用繁体中文写着“麦当劳” 三个黑色大字。朋友要十点钟才回来,这么冷的天,我可以到麦当劳里喝杯咖啡,复习会儿功课。

推开门,把我吓了一跳,店里的气氛很怪异,装修是所谓中国情调的,靠墙有假山,石头上有流水,流水汇进底下一个池子里,池底铺满了一层硬币。和其它明亮干净的分店不同的是,除了最里面的counter和工作间,店里的照明只靠屋顶垂下的三四盏吊灯,投洒着幽暗暧昧的橙黄色光。除了角落了有两个十几岁的黑发黄肤的小姑娘,店里的八九个小方桌都被三三两两看起来来很潦倒的老人(有黄种人,白人和黑人)占据着,桌上往往只有一两杯茶水。还有一些华人青年手插在裤兜里在走道上闲逛或者百无聊赖地靠在墙边。离柜台最近的地方还有一把空椅子,我把重重的背包放在椅子上,到柜台排队,一个三十多岁的长发中国人走过来,在我的背包前。晃晃悠悠。我警惕地盯着我的包(实在太重了) ,有时和那人四目相对,我也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居心。

拿了咖啡坐下。在这样的环境下也看不进去课本,索性就打量起这些形形色色的脸孔起来。店里不断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也不点什么东西,看起来好象都在等待什么。两个面色灰暗的中国女人的谈话从我临座的座位上传来:”He said I love you first then your body”. .

对面的位子空了出来,一个戴鸭舌帽围格子围巾穿黑色呢大衣的白胖男人在我面前坐下,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瓜子磕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讲广东话的老太太在店堂中央神色激动地抓住每一个人好象在讲述一件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声音很大。对面的男人说了一句“garbage”, 见我看了他一眼,停止了手上正磕的瓜子,向我凑近了身体声音说do you understand Chinese”, 我点点头,他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人渣,这些都是人渣你知道吗。”

原来每晚九点钟都有唐人街专营夜车到不远的赌城大西洋城,这些人是等着”上夜班“的。想来起初是服务唐人的,后来有了名气,也招徕了不少黑人白人乞丐。有领救济金的穷人和老人,也有无所事事拿失业金的年轻人,还有--

“看那只鸡,五官还行,不过太胖了点,意大利女人就是这样,年纪一大就不行了” ,鸭舌帽又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瓜子。他嘴唇颜色很红,看起来心里有些不舒服。

那个长发的中国人还不时从我身边走过去,偶尔和我眼光相对。这时他坐在我斜前方的一个位置上,看了我一眼,掏出一支笔,在一张餐巾纸上写着些什么。

他要干什么?我心里怪怪的。没有心思听鸭舌帽关于“人渣” 的言论。

过了几分钟,那张餐巾纸飘到了我的面前,上面有很好看的英文字“ BEWARE OF CON-ARTIST, THEY USUALLY DRESS WELL. P/S, DON’T LEAVE YOUR BAG AROUND.”

这是什么地方?!我无力去辨别是非。这些人是我的同胞吗?

我看了看钟,快十点了,戴上帽子,我站起身背上我的大书包。推开深重的红门走出去,外面零星飘起了雪花。

不要这样的唐人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194@0)
2001-2-23 -05:00

回到话题: 纽约唐人街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叶旗下美国话题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