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读到此文,顿觉倍感亲切。有这样的总理,你有没有想过调正心情再战苦难?不感独想。

chinacamel (远行的骆驼)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文章来源: 大洋论坛 于 2001-11-29 14:12:00:

人们在电视机前,或者报纸和网络上所看到的那一个一本正经的朱鎔基,与包括笔者在内的5000多名在现场的与会者,所直接看到的谈笑风生、神采飞扬的朱鎔基,实在相距基远,几乎判若两人。于是,笔者做了一番“拾遗补缺”的工作,将“另一个”朱鎔基(或者说是朱鎔基的“另一面”),介绍给读者。笔者不是一个勤快的记者,也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记者。9月18日夜,我在南京与朋友欢聚畅饮,醉意朦胧地回到了宾馆。次日一早,朋友来电,说是那天上午,第六届世界华商大会的“中国经济论坛”,朱鎔基总理将应邀前来演讲。“我不想去了。”我对朋友说,“朱鎔基的演讲稿,一定会全文发表的,到时候我拿来一看,全知道了,还用得着去吗?”“那可不一定噢,你去听一听吧。”在朋友的一再催促下,我珊珊来迟地到达了南京国际展览中心——朱鎔基演讲的现场。会场上,掌声四起,非常热烈。朱鎔基在掌声中走上讲台,一句“乡亲们”的称呼,便拉近了演讲者与听众的距离。朱鎔基走近了人们,人们走近了朱鎔基。在中国现任的国家领导人当中,朱鎔基是相当具有个人风采和魄力的一位。以这次演讲为例,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他的讲话,竟被53次掌声所打断(据香港《亚洲周刊》统计)。此言不虚,至少在场现的我,可以作证。

  因此,本篇《走近朱鎔基》的报道,有关朱鎔基9月19日上午的那场演讲的内容,凡尚未发表的,就详写。我相信,读者对此一定是欢迎的。

  我吃够了“大*字*报”的苦头

  朱鎔基的讲稿中,有“加快企业结构调整,推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话,念到此处,他即兴发挥,兴致勃勃地说起了中国的粮食问题。朱鎔基说,1995年的时候,国家面临严重的水灾和旱灾,粮食一度告急,政府动用了储备粮,很快稳定了粮食市场。这几年来,尽管也遇到了一些自然灾害,但粮食依然丰收。朱鎔基欣慰地告诉大家,现在粮食多得不得了,仓库里放都放不下。如今人的嘴巴都很刁,不愿吃存米。那么多的库存粮,怎么办呢?于是,朱鎔基大声宣告—中国人民已经解决了吃饭的问题!随着掌声,朱鎔基顺着粮食的话题,讲到了“退耕还林”、“退垦还湖”的举措。他说,我去了一些山地,看到那里的山上,都开辟了梯田,远远看去,就好像山上贴满了“大*字*报”。什么叫“大*字*报”?朱鎔基问,并且解释道:在坐的上了年岁,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大*字*报”是怎么回事吧,反正我是吃过“大*字*报”的苦头的!朱鎔基的一席话,不禁使记者联想到了他本人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他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中的遭遇,也是可想而知的。如今,这位“右*派总理”,对于“大*字*报”的月岁,依然记忆犹新啊。朱鎔基的“下台”目前,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等一批对中西部地区发展有全局意义的骨干工程已相继启动。说到这里,朱鎔基着重介绍了“西电东送”。所谓“西电东送”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要把贵州的电,送往缺电的广东。朱鎔基说,我已向李长春同志(广东省委书记)作了保证,假如到2005年,不能实现每年向广东省输送××千万瓦(具体数字笔者记不清了)的电力,那么,我朱鎔基就下*台!顿时,会场上的气氛紧张。只听得朱鎔基将“高高举起”的话题,又“轻轻放下”,笑言道——其实呢?那时候我已经下台啦!又是一阵轻松的笑声和掌声。听众显然不是为朱鎔基的“下*台”而鼓掌,而是为他面对“下*台”的那种豁达开明的风度而鼓掌。人们只是还来不及想象,朱鎔基“下*台”之后中国的政经舞台,将由谁来唱主角、挑大梁?中国将会变得怎样呢?中国不缺资金缺人才。

  “广纳天下贤才”
  朱鎔基把这句话,重复地说了两遍,语气一遍比一遍重。他进一步把话题展开,出人意料地说,目前中国并不缺钱,国家的外汇储备,今年可以达到2000亿美元。中国目前缺什么?缺的是人才,包括科技的人才,经营的人才,管理的人才。朱鎔基谈到了这些年来,中国“人才流失”的情况。他说,中国有许多人才去了美国,这不是我朱鎔基把他们送出去的,是他们自己跑出去的。现在,他们在美国学到了本领,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今天的中国,有了发展的机遇。现在经济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啊。朱鎔基为此呼吁——希望海外的华人同胞,国外的学子,以及一切有才能的人才,能回到祖国来!这时,朱鎔基屏住呼吸,突然在台上大声呼喊:“请你们回到中国来!”台下,几秒钟的沉静,然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笔者注意到,一些听众的眼中,含着泪花。掌声之后,朱鎔基告诫各位,不是我朱鎔基在这里喊一声,大家就会回来的。人家在外面,收入比在中国要高好多倍,这样高的工资,我付不起,但是,我们可以创造条件,提供政策,提供机会,吸引大家回来嘛。对朱鎔基的这一席话,听众有何感想?记者事后采访了在场的一位海外学子,他说:朱鎔基的话不仅具有感召力,而且很务实。这正是朱鎔基区别于其他只会说大话、出*风头的领*导人的地方。还我青山 还我湖泊朱鎔基问大家,来到南京,感觉怎么样?南京的环境好吗?南京的绿化,是不是比过去好多了?当听众报以肯定的掌声之后,朱鎔基说,告诉你们一个公开的秘密,南京为了筹备这次华商会,光是植树这一项,就从城外,把4万棵树移植到了城内。这可不是小树,而是很大的树,移植过来的啊。

  关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朱鎔基承认,中国是有着深刻教训的。他说,用牺牲环境,去换取经济的一时的发展,这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或许是发展的“必经之路”,但这毕竟是一条“弯路”。我们有了这方面的教训,今后不能再这么干了。朱鎔基说,我到自己的家乡湖南,看到当地的发展很快,但小时候记忆中的青山,已不复存在,都变秃了。我痛心地向当地的省委地委领导疾呼——还我青山!朱鎔基还说,我又到了洞庭湖,当地领导向我汇报,说农业怎样发展,怎样进步,我问他们,洞庭湖是不是比过去大了?你们的“退垦还湖”做得怎样?我要你们——还我湖泊!朱鎔基的这一番话,怎能不激起听众的阵阵掌声呢!可惜,中国的更多的老百姓,都未能听到朱鎔基那“还我青山”、“还我湖泊”的深情呼唤。

  中国加入世贸的前景

  我们将以更积极的姿态,推进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我们会信守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扩大开放领域和地域,有步骤地推进金融、保险、电信、贸易、旅游等服务领域的对外开放,积极开辟利用外资的新方式、新途径。说到这里,朱鎔基又一次离开了讲稿。他对中国加入WTO(世贸组织),不仅有把握,而且有自信。

  朱鎔基说道:中国在今年年底加入WTO,可以说,是大局已定,十拿九稳了。加入WTO的所有文件,已经签署完毕。现在,就只等着召开全体成员大会,宣布接纳中国参加了。朱鎔基说到这里,轻轻耸了一耸肩,笑了。他又似乎自言自语地说:WTO全体大会通过接纳中国的决定,只是举个手而已了。这,大概不会有什么意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是吗?这一问,把听众也问乐了。会场上,又是一阵掌声。

  在掌声中,朱鎔基突然收起了笑容,补充说道:你们大家鼓掌,但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中国加入WTO,到底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现在还不好说啊!这一盆“凉水”浇下来,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但,别急,这正好又接上了朱鎔基以下的一段气宇轩昂的话语——尽管中国经济目前有不少困难,今后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挑战,但是,有利的条件很多……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使国民经济得到更好地发展,不断攀登新的高峰。掌声又起。随着“热—冷—热”的节奏,与会者终于感受到了中国加入WTO,融入世界经贸大家庭的“喜—忧—喜”的过程。这一伟大的过程,才刚刚起步呢。

  不要小看俄罗斯

  不知讲到哪一个节骨眼上(笔者记不清了),朱鎔基谈到了俄罗斯。这显然是讲稿上没有的话。朱鎔基说:我刚从莫斯科回来,刚刚见过了普京总统。他对我说,俄罗斯希望能参与中国西部的大开发。我说,那太好啦。这一次,我和普京总统共同商定,为开发中国的西部,我们双方将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朱鎔基特意向与会者透露了这一信息。朱鎔基把话题一转:我想提醒各位注意,千万不要小看了俄罗斯。俄罗斯现在的经济形势很好,经济恢复得很快,经济增长率很高。现在如果到俄罗斯去投资,正是时候。当然,我是希望,朱鎔基强调,中国有信誉、有实力的企业,到俄罗斯去。朱鎔基讲到中国企业的时候,特地加上了“有信誉、有实力”这六个字,这并不是“无的放矢”吧。其实,“有信誉、有实力”六个字,道出了一个企业成功的秘诀。这,不正是目前,中国的企业在商场上,最需要、同时也是最缺乏,又是不断在追求的目标吗?我是“老年气盛”朱鎔基在演讲快结束的时候,推开讲稿,即兴发挥,给听众讲了长长的一段话。朱鎔基漫谈了他访问爱尔兰的一些情景及其感想。说是“漫谈”,指的是朱鎔基谈话时的神态自若,而并非真的是“漫不经心”——我去爱尔兰访问,对这个国家留下了很深很好的印象。爱尔兰是一个独立意识相当强的国家。他们国家的领导人,上至总统和部长,下至普通老百姓,对中国都非常的友好。但是,我想说的是,爱尔兰的新*闻*媒*体,对中国实在不那么友好。比方说,在我访问期间,当地的报纸,把“藏*独”和法*轮*功*学*员*游*行*示*威的照片,登得大大的,而我和他们总统的会面的照片,就那么一点儿,登在了报纸的屁股上。(笑声)我并不是“少年气盛”,但也是“老年气盛”。我在一次有企业家参加的午餐会上说,中国人民与爱尔兰人民很友好,我们关心你们,同情你们,知道你们是一个追求独立自由的民族,也知道你们的经济发展得很快很好。但我要问一问,你们了解中国吗?你们只知道中国三件事情,第一是“人*权”,第二是“西*藏*独*立”,第三是法*轮*功。除此之外,你们还知道什么呢?nothing more(什么都不知道)。(掌声)我告诉他们,爱尔兰发展得快,中国发展得更快。拿爱尔兰和上海作个比较吧。爱尔兰的国民产值是780亿美元,和上海差不多。人均产值,爱尔兰并不低,但上海的面积比爱尔兰小得多。但你们的媒体,竟然不知道中国有上海。爱尔兰的经济开发区办得很成功,但中国也有遍及全国的经济开发区,这叫做“天外有天”啊。(热烈的掌声)

  我下台后可能遭报复

  笔者特别要向读者推荐的,是朱鎔基的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在这段话中,朱鎔基说的,绝不仅仅是中国和爱尔兰的关系,而且还谈到了中国的改革,中国的文化,谈到了“西*藏*问*题”,等等。请听,朱鎔基如是说——我和爱尔兰的总统会了面。这是一位女总统,很有修养,很受本国人民的爱戴,对中国也很友好。但她对西藏问题特别地感兴趣。我们的会谈,总共只有一个小时,谈论西藏问题,占了50分钟。(笑声)这位总统对我说,你应该和*达*赖*喇*嘛见见面,他有爱心,你也可以发挥你的爱心。西*藏人爱他,也会爱你嘛。我回答说,对不起,一个人要让天下所有的人都爱你,喜欢你,那不可能。我知道,许多老百姓是喜欢我的。(掌声)但也有一部分人,对我朱鎔基是恨之入骨啊!(笑声)在我的代表团里面,有在座的各位部长,我相信大多数人喜欢我,但有些人对我的批评很不服气,等我下台后,他们可能会对我进行报复的。(笑声)这位女总统说,她不了解,中国人,中国的总理,也会这么幽默啊。她似乎认为,中国人是缺乏幽默感的。我当时有句话,不好意思说出来。中国在两千多年前西汉时期,司马迁写的《史记》当中,就有“滑稽列传”。“滑稽”者,中国之“幽默”也。中国人怎么会没有幽默感呢?(热烈的掌声)朱鎔基演讲的“插曲”,到此为止。与会者从头至尾,听得津津有味。朱鎔基的演讲,毫无“做作”,也并非“作秀”。听众那经久不息的掌声,并非出于礼节,而实在是出于对朱鎔基的钦佩。演讲结束,朱鎔基提前退场,起身告辞。掌声与欢呼声中,他习惯性地双手抱拳,向大家做了个“拱手”的姿势,便匆匆离去了。朱鎔基走了,但他留下的,是他的坦诚与耿直,他的聪颖与能干。他的身影在渐渐远去,他的心,与人民大众的心,则始终靠得很近,很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2067@0)
2001-12-1 -05:00

回到话题: 深夜读到此文,顿觉倍感亲切。有这样的总理,你有没有想过调正心情再战苦难?不感独想。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2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