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_pig (好大一只猪)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解決西藏問題的可能與契機

伊銘

--------------------------------------------------------------------------------

最近以來,國際社會要求中共領導人與達賴喇嘛對話的呼聲日高。無
論是美國總統柯林頓還是法國喬斯藩,都曾當面要求江澤民與西藏流
亡政府展開談判。據傳,即將訪問北京的英國首相貝里亞,也將向江
澤民陳述這一願望。達賴喇嘛為配合國際社會助力,非但謹言慎行,
甚至還取消了訪台計劃,刻意與台北保持距離。而江澤民也在稍早以
前開出了會見達賴喇嘛的條件﹕一、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
部份」;二、斷絕與台灣的一切往來。

800多年以前併入中國版圖

西藏地處青藏高原,面積廣大,人口稀少,自古以遊牧為業。由於自
然環境惡劣,交通極其閉塞,至今都沒有多少改變。西藏與漢族的關
係可以追溯到唐代以前,美麗的文成公主翻過青海湖之濱的月牙山西
去和番,依依不捨淚灑成倒淌河,釀成藏漢關係史上一段悲喜交集的
佳話。正式併入中國版圖則是始於元朝的忽必烈時代。其後的800多
年,西藏便作為中國的一部份而存在。在此期間,藏漢關係若即若
離、時好時壞,但二者的依附形式卻一天也沒有改變。無論是元代、
明代、清代還是中華民國,都視西藏為國家的一部份。而西藏歷代達
賴、班禪等宗教領袖也基本認同這個事實。但是,這並不等於說西藏
沒有爭取獨立的念頭。

西藏明確要求脫離漢族統治自成一體,應該始於清末民初。其時,西
藏統治階層受到英國殖民主義者的蠱惑,與中央政府有意疏遠,並發
展武裝力量,意欲獨立。由於國際環境、宗教文化、利益衝突等因
素,英國人未能如願。50年代初中共「和平解放」西藏,英國悄然退
出,而新興帝國美國卻乘虛而入。有消息表明,1959年達賴喇嘛率信
眾「勝利大逃亡」,就是美國中情局的「傑作」。

近年來,來自拉薩的負面消息不斷。從藏漢族裔衝突到宗教迫害,從
僧侶遊行示威到大規模暴亂,幾乎每年都有發生。以至令執政當局不
得不實行「兩手硬」,即堅決反對外來勢力干預西藏事務,嚴厲打擊
西藏地區的分裂活動。如此一來,國際社會在西藏問題上所能周旋的
空間越來越少,達賴喇嘛的談判籌碼也越來越小。

國際勢力參與有害無益

達賴喇嘛在印度境內另立政府,慘澹經營40年,人數由最初的幾百人
發展到今天的4萬多人,而影響也日隆。但在最初的30年間,西藏流
亡政府並沒有受到國際社會的應有關注,包括美國在內的民主國家,
幾乎都把那群背井離鄉的虔誠的佛教徒遺忘了。直到90年代,尤其是
達賴喇嘛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以後,西藏問題才成為世人關注焦
點。及至1997年,西藏熱達致高潮,推波助瀾的除了藏獨組織、民運
團體、西方政客以外,還有好萊塢。1997年的好萊塢堪稱西藏年,與
西藏有關的電影有《達賴喇嘛的一生》、《西藏七年》、《風中之
馬》、《殿下》等等。在江澤民訪美期間的另類歡迎中,一股強勁的
聲音就是來自支持藏獨的力量。

眾多國際勢力異口同聲支持西藏獨立運動並非巧合。那些聲音的成
份、背景、動機也許不盡一樣,但是向北京施壓、爭取西方民權理想
在中國實現的目的卻是一致的;對藏族的深刻同情、對達賴喇嘛人格
的感佩、對共產黨的深惡痛絕也是一致的。那麼,他們是否考慮到至
今生活在青藏高原的數百多萬藏族人的意願?是否知道西藏的過去和
農奴制的含義?是否了解中共的執政個性以及中國人特有的領土意
識?假如對這些問題一無所知或者佯裝不知,那麼,這種支持對達賴
喇嘛來說只能是有害無益。道理簡單不過,任何對西藏獨立意願的支
持,都有可能刺激北京政權幾乎是本能的對領土完整的保護,都有可
能遭遇強烈反制。更重要的是,西藏過去的確不是一片樂土,而那些
扭曲的灰暗的東西,在一些藏族作家筆下也不難看到。

理性訴求至為重要

比較說來,達賴本人還是清醒的、理性的。他說,「我並不尋求獨
立」,「只希望西藏能夠真正走向自治」。今年初,他在巴黎接受
《費加羅報》訪問時重申了自己的觀點。去年他曾經公開表示,對西
藏而言,附屬於一個大國之內,可以在物質等方面得到優惠。他甚至
主張西方國家應放棄「孤立中國」的念頭,積極與之「交往」,因為
孤立只能導致更多更大的衝突。這些主張相信不只是出自佛家的「悲
憐情懷」,定然還帶有他的深思熟慮。他對中共的認識、對自己的認
識和對國際社會的認識,可以說超過背後所有的支持者和追隨者。

中共是一個特殊的執政集團,在高壓下成長壯大,而且善於將外部矛
盾與民族主義結合起來,進而鞏固權力。如果國際社會沿襲50年代、
60年代麥卡錫主義的老路,攜手遏制和圍堵,傷害的不僅僅是北京政
權,還有中國的民主事業,還有西藏人民,還有國際社會,因為中國
事務與國際事務早已溶為一體了。

其實,美國已經發現對付北京的訣竅,也可以稱之為是對付北京的藝
術,那就是溝通、合作與鼓勵。去年秋天中美兩國高峰會,江澤民自
認為給他上了一堂生動的「民主課」;今年6月柯林頓在北京,又為
中國人民上了一堂「民主課」。在西藏問題上,北京的態度也不是一
成不變,去年曾邀請美國議員訪問西藏,最近又邀請聯合國人權機構
最高官員以及基督教領袖訪問中國大陸(包括西藏)。這在以往都是
不可能有的事。

在筆者看來,只要達賴認同「一個中國」,堅持理性訴求,西藏走向
真正「自治」並非遙不可期。因為北京同樣希望在達賴有生之年解決
西藏問題。將這個問題留待達賴身後,幾乎可以肯定更為棘手。達賴
和班禪都是藏族心目中的神明。班禪剛坐床不久,年紀幼小,尚無問
政能力。如果達賴再有「萬一」,那麼西藏等於失去了精神支柱。年
輕一代藏民本已滋生出武力鬥爭的強烈衝動,一旦失去了精神領袖的
指引,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2708@0)
2001-12-1 -05:00

回到话题: 刚刚看完“西藏七年”(虽然已经很落伍了),突然对自己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价值观产生怀疑,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许根本就没有绝对的答案,有的只是各自的利益。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2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