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故事新编》铸剑 一

pyramid (金字塔)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眉间尺〔2〕刚和他的母亲睡下,老鼠便出来咬锅盖,使他听得发烦。他轻
轻地叱了几声,最初还有些效验,后来是简直不理他了,格支格支地径自咬。他
又不敢大声赶,怕惊醒了白天做得劳乏,晚上一躺就睡着了的母亲。
许多时光之后,平静了;他也想睡去。忽然,扑通一声,惊得他又睁开眼。
同时听到沙沙地响,是爪子抓着瓦器的声音。
“好!该死!”他想着,心里非常高兴,一面就轻轻地坐起来。
他跨下床,借着月光走向门背后,摸到钻火家伙,点上松明,向水瓮里一照。
果然,一匹很大的老鼠落在那里面了;但是,存水已经不多,爬不出来,只沿着
水瓮内壁,抓着,团团地转圈子。
“活该!”他一想到夜夜咬家具,闹得他不能安稳睡觉的便是它们,很觉得
畅快。他将松明插在土墙的小孔里,赏玩着;然而那圆睁的小眼睛,又使他发生
了憎恨,伸手抽出一根芦柴,将它直按到水底去。过了一会,才放手,那老鼠也
随着浮了上来,还是抓着瓮壁转圈子。只是抓劲已经没有先前似的有力,眼睛也
淹在水里面,单露出一点尖尖的通红的小鼻子,咻咻地急促地喘气。
他近来很有点不大喜欢红鼻子的人。但这回见了这尖尖的小红鼻子,却忽然
觉得它可怜了,就又用那芦柴,伸到它的肚下去,老鼠抓着,歇了一回力,便沿
着芦干爬了上来。待到他看见全身,——湿淋淋的黑毛,大的肚子,蚯蚓随的尾
巴,——便又觉得可恨可憎得很,慌忙将芦柴一抖,扑通一声,老鼠又落在水瓮
里,他接着就用芦柴在它头上捣了几下,叫它赶快沉下去。
换了六回松明之后,那老鼠已经不能动弹,不过沉浮在水中间,有时还向水
面微微一跳。眉间尺又觉得很可怜,随即折断芦柴,好容易将它夹了出来,放在
地面上。老鼠先是丝毫不动,后来才有一点呼吸;又许多时,四只脚运动了,一
翻身,似乎要站起来逃走。这使眉间尺大吃一惊,不觉提起左脚,一脚踏下去。
只听得吱的一声,他蹲下去仔细看时,只见口角上微有鲜血,大概是死掉了。
他又觉得很可怜,仿佛自己作了大恶似的,非常难受。他蹲着,呆看着,站
不起来。
“尺儿,你在做什么?”他的母亲已经醒来了,在床上问。
“老鼠……。”他慌忙站起,回转身去,却只答了两个字。
“是的,老鼠。这我知道。可是你在做什么?杀它呢,还是在救它?”
他没有回答。松明烧尽了;他默默地立在暗中,渐看见月光的皎洁。
“唉!”他的母亲叹息说,“一交子时〔3〕,你就是十六岁了,性情还是
那样,不冷不热地,一点也不变。看来,你的父亲的仇是没有人报的了。”
他看见他的母亲坐在灰白色的月影中,仿佛身体都在颤动;低微的声音里,
含着无限的悲哀,使他冷得毛骨悚然,而一转眼间,又觉得热血在全身中忽然腾
沸。
“父亲的仇?父亲有什么仇呢?”他前进几步,惊急地问。
“有的。还要你去报。我早想告诉你的了;只因为你太小,没有说。现在你
已经成人了,却还是那样的性情。这教我怎么办呢?你似的性情,能行大事的么?”
“能。说罢,母亲。我要改过……。”
“自然。我也只得说。你必须改过……。那么,走过来罢。”
他走过去;他的母亲端坐在床上,在暗白的月影里,两眼发出闪闪的光芒。
“听哪!”她严肃地说,“你的父亲原是一个铸剑的名工,天下第一。他的
工具,我早已都卖掉了来救了穷了,你已经看不见一点遗迹;但他是一个世上无
二的铸剑的名工。二十年前,王妃生下了一块铁〔4〕,听说是抱了一回铁柱之
后受孕的,是一块纯青透明的铁。大王知道是异宝,便决计用来铸一把剑,想用
它保国,用它杀敌,用它防身。不幸你的父亲那时偏偏入了选,便将铁捧回家里
来,日日夜夜地锻炼,费了整三年的精神,炼成两把剑。
“当最末次开炉的那一日,是怎样地骇人的景象呵!哗拉拉地腾上一道白气
的时候,地面也觉得动摇。那白气到天半便变成白云,罩住了这处所,渐渐现出
绯红颜色,映得一切都如桃花。我家的漆黑的炉子里,是躺着通红的两把剑。你
父亲用井华水〔5〕慢慢地滴下去,那剑嘶嘶地吼着,慢慢转成青色了。这样地
七日七夜,就看不见了剑,仔细看时,却还在炉底里,纯青的,透明的,正像两
条冰。
“大欢喜的光采,便从你父亲的眼睛里四射出来;他取起剑,拂拭着,拂拭
着。然而悲惨的皱纹,却也从他的眉头和嘴角出现了。他将那两把剑分装在两个
匣子里。
“‘你只要看这几天的景象,就明白无论是谁,都知道剑已炼就的了。’他
悄悄地对我说。‘一到明天,我必须去献给大王。但献剑的一天,也就是我命尽
的日子。怕我们从此要长别了。’
“‘你……。’我很骇异,猜不透他的意思,不知怎么说的好。我只是这样
地说:‘你这回有了这么大的功劳……。’
“‘唉!你怎么知道呢!’他说。‘大王是向来善于猜疑,又极残忍的。这
回我给他炼成了世间无二的剑,他一定要杀掉我,免得我再去给别人炼剑,来和
他匹敌,或者超过他。’
“我掉泪了。
“‘你不要悲哀。这是无法逃避的。眼泪决不能洗掉运命。我可是早已有准
备在这里了!’他的眼里忽然发出电火随的光芒,将一个剑匣放在我膝上。‘这
是雄剑。’他说。‘你收着。明天,我只将这雌剑献给大王去。倘若我一去竟不
回来了呢,那是我一定不再在人间了。你不是怀孕已经五六个月了么?不要悲哀;
待生了孩子,好好地抚养。一到成人之后,你便交给他这雄剑,教他砍在大王的
颈子上,给我报仇!’”
“那天父亲回来了没有呢?”眉间尺赶紧问。
“没有回来!”她冷静地说。“我四处打听,也杳无消息。后来听得人说,
第一个用血来饲你父亲自己炼成的剑的人,就是他自己——你的父亲。还怕他鬼
魂作怪,将他的身首分埋在前门和后苑了!”
眉间尺忽然全身都如烧着猛火,自己觉得每一枝毛发上都仿佛闪出火星来。
他的双拳,在暗中捏得格格地作响。
他的母亲站起了,揭去床头的木板,下床点了松明,到门背后取过一把锄,
交给眉间尺道:“掘下去!”
眉间尺心跳着,但很沉静的一锄一锄轻轻地掘下去。掘出来的都是黄土,约
到五尺多深,土色有些不同了,随乎是烂掉的材木。
“看罢!要小心!”他的母亲说。
眉间尺伏在掘开的洞穴旁边,伸手下去,谨慎小心地撮开烂树,待到指尖一
冷,有如触着冰雪的时候,那纯青透明的剑也出现了。他看清了剑靶,捏着,提
了出来。
窗外的星月和屋里的松明随乎都骤然失了光辉,惟有青光充塞宇内。那剑便
溶在这青光中,看去好像一无所有。眉间尺凝神细视,这才仿佛看见长五尺余,
却并不见得怎样锋利,剑口反而有些浑圆,正如一片韭叶。
“你从此要改变你的优柔的性情,用这剑报仇去!”他的母亲说。
“我已经改变了我的优柔的性情,要用这剑报仇去!”
“但愿如此。你穿了青衣,背上这剑,衣剑一色,谁也看不分明的。衣服我
已经做在这里,明天就上你的路去罢。不要记念我!”她向床后的破衣箱一指,
说。
眉间尺取出新衣,试去一穿,长短正很合式。他便重行叠好,裹了剑,放在
枕边,沉静地躺下。他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优柔的性情;他决心要并无心事一般,
倒头便睡,清晨醒来,毫不改变常态,从容地去寻他不共戴天的仇雠。但他醒着。
他翻来复去,总想坐起来。他听到他母亲的失望的轻轻的长叹。他听到最初的鸡
鸣;他知道已交子时,自己是上了十六岁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3452@0)
2001-12-2 -05:00

回到话题: 鲁迅《故事新编》铸剑 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