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ramid (金字塔)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烟消火灭;水波不兴。特别的寂静倒使殿上殿下的人们警醒。他们中的一个
首先叫了一声,大家也立刻迭连惊叫起来;一个迈开腿向金鼎走去,大家便争先
恐后地拥上去了。有挤在后面的,只能从人脖子的空隙间向里面窥探。
热气还炙得人脸上发烧。鼎里的水却一平如镜,上面浮着一层油,照出许多
人脸孔:王后,王妃,武士,老臣,侏儒,太监。……
“阿呀,天哪!咱们大王的头还在里面哪,唉唉唉!”第六个妃子忽然发狂
似的哭嚷起来。
上自王后,下至弄臣,也都恍然大悟,仓皇散开,急得手足无措,各自转了
四五个圈子。一个最有谋略的老臣独又上前,伸手向鼎边一摸,然而浑身一抖,
立刻缩了回来,伸出两个指头,放在口边吹个不住。
大家定了定神,便在殿门外商议打捞办法。约略费去了煮熟三锅小米的工夫,
总算得到一种结果,是:到大厨房去调集了铁丝勺子,命武士协力捞起来。
器具不久就调集了,铁丝勺,漏勺,金盘,擦桌布,都放在鼎旁边。武士们
便揎起衣袖,有用铁丝勺的,有用漏勺的,一齐恭行打捞。有勺子相触的声音,
有勺子刮着金鼎的声音;水是随着勺子的搅动而旋绕着。好一会,一个武士的脸
色忽而很端庄了,极小心地两手慢慢举起了勺子,水滴从勺孔中珠子一般漏下,
勺里面便显出雪白的头骨来。大家惊叫了一声;他便将头骨倒在金盘里。
“阿呀!我的大王呀!”王后,妃子,老臣,以至太监之类,都放声哭起来。
但不久就陆续停止了,因为武士又捞起了一个同样的头骨。
他们泪眼模胡地四顾,只见武士们满脸油汗,还在打捞。此后捞出来的是一
团糟的白头发和黑头发;还有几勺很短的东西,随乎是白胡须和黑胡须。此后又
是一个头骨。此后是三枝簪。
直到鼎里面只剩下清汤,才始住手;将捞出的物件分盛了三金盘:一盘头骨,
一盘须发,一盘簪。
“咱们大王只有一个头。那一个是咱们大王的呢?”第九个妃子焦急地问。
“是呵……。”老臣们都面面相觑。
“如果皮肉没有煮烂,那就容易辨别了。”一个侏儒跪着说。
大家只得平心静气,去细看那头骨,但是黑白大小,都差不多,连那孩子的
头,也无从分辨。王后说王的右额上有一个疤,是做太子时候跌伤的,怕骨上也
有痕迹。果然,侏儒在一个头骨上发见了:大家正在欢喜的时候,另外的一个侏
儒却又在较黄的头骨的右额上看出相仿的瘢痕来。
“我有法子。”第三个王妃得意地说,“咱们大王的龙准〔16〕是很高的。”
太监们即刻动手研究鼻准骨,有一个确也似乎比较地高,但究竟相差无几;
最可惜的是右额上却并无跌伤的瘢痕。
“况且,”老臣们向太监说,“大王的后枕骨是这么尖的么?”
“奴才们向来就没有留心看过大王的后枕骨……。”
王后和妃子们也各自回想起来,有的说是尖的,有的说是平的。叫梳头太监
来问的时候,却一句话也不说。
当夜便开了一个王公大臣会议,想决定那一个是王的头,但结果还同白天一
样。并且连须发也发生了问题。白的自然是王的,然而因为花白,所以黑的也很
难处置。讨论了小半夜,只将几根红色的胡子选出;接着因为第九个王妃抗议,
说她确曾看见王有几根通黄的胡子,现在怎么能知道决没有一根红的呢。于是也
只好重行归并,作为疑案了。
到后半夜,还是毫无结果。大家却居然一面打呵欠,一面继续讨论,直到第
二次鸡鸣,这才决定了一个最慎重妥善的办法,是:只能将三个头骨都和王的身
体放在金棺里落葬。
七天之后是落葬的日期,合城很热闹。城里的人民,远处的人民,都奔来瞻
仰国王的“大出丧”。天一亮,道上已经挤满了男男女女;中间还夹着许多祭桌。
待到上午,清道的骑士才缓辔而来。又过了不少工夫,才看见仪仗,什么旌旗,
木棍,戈戟,弓弩,黄钺之类;此后是四辆鼓吹车。再后面是黄盖随着路的不平
而起伏着,并且渐渐近来了,于是现出灵车,上载金棺,棺里面藏着三个头和一
个身体。
百姓都跪下去,祭桌便一列一列地在人丛中出现。几个义民很忠愤,咽着泪,
怕那两个大逆不道的逆贼的魂灵,此时也和王一同享受祭礼,然而也无法可施。
此后是王后和许多王妃的车。百姓看她们,她们也看百姓,但哭着。此后是
大臣,太监,侏儒等辈,都装着哀戚的颜色。只是百姓已经不看他们,连行列也
挤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了。

一九二六年十月作。〔17〕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3458@0)
2001-12-2 -05:00

回到话题: 鲁迅《故事新编》铸剑 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3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