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虚惊.

alosthare (迷路的兔子)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未有孩子之前,总是相信一句话"孩子就是一张白纸,父母画成啥样就是啥样.”有了孩子之后,才发现:敢情每个孩子生来就有差别,脾气秉性从娘胎里就带出来了.

我的儿子刚出生时医生给他打了满分(所有正常的孩子都是这样).满15天时,保健医生上门做检查,有一项是听力检查,医生拿了一个小铃铛分别在他两耳边晃动,我儿当时微闭双眼,不知是熟睡还是假寐,总之毫无反应.医生说,他在睡觉,测不出来,你自己平时观察一下吧.
忙忙碌碌中四个月过去了,经过详细观察儿子的日常行为以及与其他同龄孩子比较后,我发出了疑问:他怎么不理我呢?他除了很专注地观察一些玩具以外,对亲人们对他的絮絮叨叨和哄逗表现得非常冷淡,总是一付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样子,连笑容都是极偶尔地一闪而过.能看到他的一丝微笑就是我当时一天中最大的喜悦啦.
在查阅了许多育儿书籍之后,我初步假设儿子的听觉有些问题.为了验证我的假设,我采取了多种测评方法,包括玩耍时各种声响的吸引法及熟睡中的惊吓法(用此法时声音没把他惊醒过,倒是一次因不小心失手将正在摇晃的玩具掉到他脸上,把他吓醒,哇哇大哭,我被家人斥为没事儿找事儿).经过半个月的精心折腾,结果令我非常沮丧:我儿对声音确实反映极差.在事实面前,家人们对我的假设也从嗤之以鼻转为半信半疑了.
为了做到对病情的早发现早治疗(所有书上都是这么说的),我带着五个半月大的儿子来到他出生的妇产医院做听力检查.一个老大夫让我儿做在一个小桌子上,她坐在儿子对面,手握一个塑料小猪,轮流在他的双耳边捏动,小猪发出刺耳的尖叫,我在一旁皱起了眉头,儿子双目紧紧盯住那老大夫, 对这声音既不躲避也不寻找,我自岿然不动.这时候又走进来一个大夫,老大夫叫到:"快来看看这孩子,他怎么对声音没反应呢?" 在重复试验一次后,后来的大夫也纳闷儿了: "是挺怪的啊…." 最后两个大夫一致作出结论:这孩子要么是个"肉" 孩子,要么是耳聋,她们建议我去儿童医院做进一步的仪器检查.
带着一颗忐忑的心,我带着儿子来到了儿童医院.先要经过初诊,一个年轻的男大夫让我坐在他的桌旁,儿子坐在我的腿上.大夫先检查一下儿子的外耳部分:正常.然后他用手掌猛击办公桌侧面,发出"砰!" "砰!"的响声,我都觉得有些震耳,结果怎样呢?我儿照旧做深思状盯住大夫,做得稳稳当当,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大夫有些不甘心地又拍几下桌子,无效.于是医生开了一张脑电波(名称记得不太确切了)检查单,在检查原因一栏写下:全聋待查.---这四个字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的事情你们也能猜到啦,脑电波检查结果是:双耳听力正常.现在的儿子活泼淘气,对科学充满好奇,我经常百思不得其解 地望着他说: "嗨!你小的时候在思考什么哪?"

一段经历,印象深刻.阅过则已,不供参考.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4254@0)
2001-12-3 -05:00

回到话题: 一场虚惊.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