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女生宿舍的窃听器(三)-------(zhuan)

tigerking2000 (爱游泳的虎)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说了半天大家兴奋不已,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开始给老四支招,每人也分配了任务。最后大家决定,约她们宿舍的人出去玩,就去青岛,或泰山;日子就定在五一。或许这次我能有机会问我早想的那个问题。

明天就要开始做准备,五一前要把新的窃听器弄好。还要先想办法约上女生,别让她们被人先约了去。

对了,老六一向滑头,今天晚上怎么这么热心?

奇怪。

春暖花开。

每天我都起得挺早,到了机房,先开机,等着机器启动的时候,再到各座和同学嘻嘻哈哈,说大半天再回去,——那破机器启动实在太慢。一般我坐下开始做设计,她才拎个包进来,点点头,然后在我身旁坐下;时间长了,我常和她开点玩笑,还偷她包里的润喉糖吃,抢她带来的水喝,然后坐下看她生气的样子。

现在最大的好处是到食堂不用排队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关机走人,一堆人直奔食堂而去,等着食堂开伙;咱一个班的就在食堂占下几张桌子,好菜共享,说说笑笑,好不痛快;等我们吃差不多了,才见学生们拥进食堂。说起前几年人满为患,我们还在食堂排队的时候,老六自作聪明,弄了顶白帽子戴上,冒充回民到回民食堂打饭,久而久之被大师傅发现马脚,险些被扁,不觉好笑。

毕业生的日子过得也挺开心。

当然了,还要做窃听器。

其实,做个能窃听的东西是挺简单的;难的是做一个效果好,体积也不大的;自己做,也不能要求功能太多。每天做毕业设计,总要有半个小时以上是在老四的教研室里度过,一块忙着做窃听器;这次,老四承担了主要的工作,我们只是和他一块去西四买元件什么的,然后帮他检查电路,实验实验。比起我们来,他可是专业水平。
我也有我的艰巨任务。

我们五一要出去玩的消息我早就先透露给了吕薇,问她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吗,她回答说和我们去没意思——大概人家想和老赵一起去。
然后告诉她,这好办。

在机房我借偷润喉糖的机会对她说,我们宿舍五一要去青岛或者泰山。

“好啊,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那地方呢。”她的反应让我感到格外惊喜。

“那你可要做好准备啊,主要是钱。不行我可以借给你。”

“不会就我一个女生吧?那我就不去了。”

“我去叫上吕薇,你就去?最好啊,能多叫上几个你们宿舍的女生。”我说完,走到吕薇机器前,拍拍她的显示器。

“吕薇,你看见了吧,你要不去她也不去,你俩要不去。一个女生我也请不来。你就看在我帮你当了两年特务的份上,我算求你了,帮我,不是,帮我们宿舍这忙吧。”小声的说生怕她和其他同学听见。

“怎么回事,没那么严重吧?”

“走出去说。”我和她出去,我很担心老赵看见;他看见了,没有什么反应;我们下楼找了个空教室。

“其实,你应该知道,这次,我们是为了我们老四和校花的事,你也知道。”

“你们想帮他啊?我也告诉你,这事希望不大。”

“只是想让老四大学毕业没什么遗憾;你说我们老四,他不是没收到过情书、纸条,为什么人家这些年没那个?不是就因为还想着她吗;这次她俩要成了当然好,成不了就当好梦一日游了——这忙你一定得帮。”

“我看你没那么好心吧,我早看出你什么心思了;还惦记着她呢,是吧?”

“是。”我回答得很干脆;我发现有些想法自己以为掩饰得很好,但别人早已知道,说与不说而已。

“好吧,我帮你们说说,试试吧,帮你叫上她,还有校花。”

“多几个也无所谓啊。”
一起回到机房的时候,老赵看到我,冲我树起中指,我也冲他甩出一个“V”。

“做准备吧,吕薇也去。”回到座位我对她说,“需要钱早说。”

“好啊,你们快去取钱吧。”
老四的活挺慢,过了好一段,窃听器还没做出来;让我们都挺不满,其实也不能怪他,他那老师逼完他的开题报告,又天天盯着他的设计进度。

这天早上我起得有些晚。等我们进了机房的时候,发现今天的气氛完全不对,里面乱糟糟的。猛然想起,现在是4月末了,今天几号来着?cih发作了?事实证明了我的感觉,机房有若干台机器中招了,男生拍着键盘骂骂咧咧,女生对着显示器惊慌失措。当然也有一部分机器没事,比如我的,虽那上面的cih一抓一大把,杀也杀不掉(其实我也懒得管),但那防火墙总算有点用;打开,破机器安然无恙,虽然启动仍然很慢。机房的管理员手忙脚乱,还不停对那些倒霉蛋发火——其实,他服务器上提供的大部分软件,都有病毒。
过了一会,我才明白我比起那些倒霉蛋并不幸福;她的机器也用不了,这些天都不会来我身边坐了。因此我决定,也不来这破机房了,去老四那帮他的忙,要不去老六老八的教研室上网去。嘿嘿,还可以专心的准备五一计划。

下午吕薇告诉我校花同意一起去了,要约个时间,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商量具体的行动方案。可事情并没有这么顺。
到了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她们反悔了,说去青岛太花费贵了;我们说,可以借你们钱;她们说,借了还是要还的;我们说,不还我们也没意见。

其实她们好象在找什么借口。我急了,问她们,多少才不贵?泰山行不行?

回答说,还是贵。

经过讨价还价,谈判最后的结果是,去野三坡。

对这个结果大家都很不满意,但去总比不去好。

“哎,没劲。”老八还是一心想去青岛。

“将就一点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大说。

“嘿嘿,吃豆腐?你真有口彩。”老六一脸坏笑的说。
明天就出发,不等五一,那时候火车会挤死人的;计划是中午的火车,丰台火车站上车。
接下来,就开始准备东西了;其实这都是女生的意见,她们有要买的若干东西,从果酱到吊床、桌布,几乎象去野营。大家先凑了钱,让我和她去买——因为我俩这几天都不能去机房搞设计,机房那些机器都回厂修理去了。

其实,说是我和她去买东西,只是让我去做个苦力;不过,陪女孩子逛街,感觉也不错。买完东西,快七点了,我俩还在街上吃了晚饭,然后坐电车回学校;车上,坐一块就跟在火车上差不多,我一直想问那天在火车上的事,但等我稍微有点勇气的时候,车到站了。
我回到宿舍,老四亮出了他做好的窃听器;不错,比原来那小多了,外壳用的是我原来那个数字呼机的外壳。

“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呼机拆了?”

“今天下午。看你这大小刚好合适,反正你也有新的啦。看看,外型很有欺骗性吧?按键就开始工作。”

“天……,我前段投出去的简历写的都是这数字机的号呢!你害死我了。那接收机呢?我看看。”

“喏,也是用你的收音机改的,只有你的收音机最灵敏……”
好事总是多磨。这次似乎也这样,一起床,事情又发生了变化。早上班长进了屋说,今天下午本系要开会,不要缺席;据说是要传达什么重要消息。

怎么办,还按原计划,中午去野三坡吗?
我们一合计,管他的,照样去,这次机会不可失啊!再说了,系里开会那点事,管得了毕业生?
女生也来电话了问,我们的答复是,先做好走的准备。

“其实晚一天走也没什么啊,今天就开会吧。”老大说。

“你说的倒是不错,可昨天兴奋了一晚上,今天就被它这么一扫兴,心里实在是难受。”老八说。

“我也是,不爽啊。”我和老四都觉得系里很跟我们过不去。

“系里在礼堂开那会啊,没什么重要的;都开多少回了,去了还不是去打瞌睡;我说,照样,今天,吃了饭就走。”老六不以为然。
11点多在食堂遇到吕薇她们,我们坐一块吃饭。

“怎么办啊,下午要开会,咱们还去吗。”吕薇问。

“当然去啊。”我说。

“开会怎么办?”

“别怕,我们去找老师请假。哎,看,韩书记在那。”老六胸有成竹,拉上我朝系里的书记老太太坐的桌走过去。

“你真请假啊,怎么请啊,说请假出去玩啊?”我急了。

“急什么,听我说,你机灵点。”
到了书记饭桌前面,老六必恭必敬的叫老太太:“韩书记……”

“什么事啊?”老太太很和蔼,放下自己的勺。

“韩书记,是这样啊,我们在那个,在咱们系的公共机房做毕业设计;这几天机房的机器都染病毒用不了了,设计也做不了,您看看能不能跟五系的老师说说,让咱们用用他们五系的机房,他们系的机房很空的。”老六瞎说一气。

“哦,”书记老太想了想说,“这样吧,今天星期五了,星期一是五一,星期二我去说说;要是可以,我就告诉你们班主任,你们班主任是毕老师吗?”

“是,谢谢啊,韩书记。”

“现在不能用机房,你们也要好好做设计,多跑跑图书馆,……,吃饭去吧。”和蔼的老太太又说了半天。
我们一付凯旋的样子,回到饭桌前。

“她同意没有啊?你们说大半天。”她端着饭盆,问我。

“当然了,书记和他是老乡啊。”老六指指我。

“真的?”

“不信啊?你去问她好了。嘿嘿。”我觉得这大概不是撒谎吧。

“好了,假也请了,吃完回去拿了东西就出发。对了,刚才书记说了,出去的时候,别声张,注意别给别人知道,影响不好。12点半之前,北门见面啊。”

北门,我们五个在等女士到来,焦急又耐心。

“老六真有你的!”老四知道了老六的花招以后,很佩服。

“是,花招都耍到韩老太身上了。”老八也是,五体投地。

“让书记老太太知道,你就倒霉了……”老大真是胆小。

“嘘,别说了,来了来了……”

“可不能让她们知道。知道就完了。”

她们一共来了四个人,她,吕薇,校花,还有一个,是罗惠。

“罗惠,你也去啊?”老大笑嘻嘻的,问。

“不让我去啊,那我回去吧。”

“哪能呢——都到了,想想拉什么东西没?……没有?那走吧。”老六成了核心了。

我算明白老六怎么这么热心出去玩了,班上谁都知道他和罗惠的关系跟苍蝇拍和苍蝇似的。

刚上火车,上人挺少;怎么安排座位呢,四女五男。女生们先用纸巾把座位揩干净。

“哎哎哎……你们这是怎么坐啊?”老大发话了,“来来来,一男一女对着坐。”

“嘿嘿,真是羊入虎口啊,你们逃不了啦。”老六呵呵假笑。

“去,去……”

最后局面:左边,我,老四面对她和校花;右边,罗惠对老六,吕薇面对老大和老六。

对着坐远没有排着坐舒服是不是?老大真是╳。

浪漫之旅从此开始?说什么啊?这样坐法好象是在谈判。

“哎,听说去野三坡的人挺多,咱们要是找不到地住怎么办?”还是吕薇先说话了。

“那家庭旅馆多了去了,担心什么啊,要是真找不到地住,也只能在空地里过夜了。”

“好啊。空地就空地,看星星多浪漫。”校花的话让老四回味无穷。

“这么多年,咱们还从来没一块坐过火车呢……”老大感叹说。

“未必啊,他俩坐过长途呢……”老四老六看看我,又看看她。

“是啊,一个人和三个女生一块,幸福吧?”大家一起起哄。

“左边坐一个,右边坐一个,前面再坐一个,对了听说你们那同学挺漂亮?”老八问她。

“这你们都知道了?他说的?”

“是;他说,很漂亮,但是没你漂亮。”老六把她说得满脸幸福。

“在火车上你们干吗呢?”一个女生问。

“算命啊,只算爱情。”我说

“快快,给我算算。”吕薇说。

“没扑克啊?”

“我有——别算命了,打牌吧,拖拉机。”老大的牌瘾上来了。
大家开始打牌,不过刚铺开牌局,车就停了,下面跟逃难似的上来一堆人,背着大包小包,还有人带了一筐烧鸡、盒饭,就地卖开了。刚才的空座转眼就无影踪了,连中间的过道也挤得满满的。我们这边,我和校花换了座位,这样,我和老四都分别坐到两派座位的外面,让两个女士坐到里边;这样不但可以护花,还方便私下说话。不知道老六那边怎么样了,过道挤满了,一点看不见他们。

到了野三坡,下火车的时候,突然发现车门口没有站台,离地很高;男生都一跳而下,然后把女生一个个接下来。

天色近黄昏,由老大和老六去找住处,其他几个拿着包在河滩边等他们。他们去了很久,我们无聊的去看河里的小鱼,水很清,小鱼密密麻麻,相互之间开玩笑消磨时间。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回来了。

“怎么样啊,找着地住没有?这么久。”我问老六。

“旅馆都满了,农民家里也满了。”老六脸色严峻。

“都被出来玩的学生定下了。”老大补充。

“怎么办啊?真在空地上过夜了?惨了”她问。

“没那么严重,我和老大找了个农家,多给了点钱,有了大炕睡了——人家把自己睡的让出来了;不过啊,只能九个人挤一大炕。”

“不会吧……”女生齐声叹道。

“放心吧,我们都是正人君子。”
(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5108@0)
2001-12-4 -05:00

回到话题: 后续:女生宿舍的窃听器(三)-------(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