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张平作家的一席话的一些反面意见----zhuan

tigerking2000 (爱游泳的虎)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对张平作家的一席话的一些反面意见

看来我这个人是决心要当坏蛋当到底了。反腐作家张平我是知道的,今年夏天我一大早就去电影院看了电影“生死抉择”,觉得写的还是很好的电影,非常精彩。我也看过东方时空采访他时,他激动地说我就知道农民苦,没想到工人还苦啥啥的。

可是既然在强国论坛贴出了张平作家的一席话,我觉得这个人其实也挺悬乎的。实际上,自小说生死抉择一炮打响,张平作家在生活上就已经脱离苦海。因为,即使他的小说卖出一百万册,每册他挣一元钱,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买房子买车了,更不用说拍电视剧给他的版税。当然,继续摆出人民作家的派头是他继续挣大钱的基础。

下面我就分析一下他所说的事情。“一席话”的原文我用方括号括起来。

[张平采写《天网》时,曾多次问主人公、敢于反腐败的县委书记刘郁瑞,这么写他们会不会找麻烦?刘郁瑞说他们敢!量他们还没那么大胆子!要是他们敢,我就把他们老底子一个一个兜出来,哪一个判他十年二十年都绰绰有余。]

这件事反过来说,这位县委书记就不是什么反腐败英雄,而已经犯下了对腐败的包庇罪,已经和“他们”达成了协议,只要他们敢动张平,这位书记就有证据把他们一个一个送进监狱,而且哪一个都有至少够判十年二十年的罪行。那么反过来说就是,如果他们不动张平,这位书记就将包庇他们的够判十年二十年的刑期的罪行。说这话的前提当然也是,这位书记已经具备将所有这些贪官们送进监狱的能力,已经掌握证据。

这我就奇怪了,既然都有这能力了,为什么不做?这就是张平所说的英雄吗?如果说没有这个能力,当然就没有办法做,有这个能力,就当然应该这么做,否则就是对人民犯罪。

[而且刘郁瑞的县委书记刚一被免,他们就立刻组织了241名县市级干部把这张平告到了丰台法院。]

那么刘郁瑞被免之后还有没有能力或者说有证据将这241名贪官每个人判上个十年二十年的呢?如果说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或者也没有证据,那么他当初对张平的话就属于吹牛,就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一个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的县委书记能够是一个好党员吗?

[他们真敢干,真敢说,胆子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比如在法庭上有一个副检察长居然振振有词质问:‘我儿子只强奸二三次,你怎么就说八九次?而且不是在我的办公室而是我老婆的办公室。这纯粹是对我一家人的诬蔑。’]

这样的事情一听是很让人生气。但生气之后我还是要分析。上面的“比如”一词,那么,张平在法庭上受到241名干部的质问,他要选择的“比如”一定是最坏的比如,那些可能他没有理的事情他是不会拿来“比如”的。那么,还是回到这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只强奸了二三次,一个作家说他强奸了八九次算不算诽谤?按西方的人权的观点,是算诽谤的。比如我如果杀了一个人,而如果有作家敢在书上说我杀了三个人,我是可以告他诽谤罪的。这一点中国的传统不同,中国的传统是,只要你是坏蛋,我往你头上加多少罪行都没错。但这一点上我是相信西方的人权的。因此,张平不应当就听到这样的质问而睡不着觉,而是给出他儿子确实强奸八九次的证据,一个作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确实不能够信口开河乱说话的。作家不是法官,当然也要在法律的范围内进行活动。

还有,“241名县市级干部”,这个“县市级”是怎么定义的?比如一个乡长算不算县市级干部?如果乡长不算,而一个和乡长同级别的县里的副检察长算不算?如果说县级干部指的是县长副县长,县委书记以上级别的干部,那也是相当大的官了,结果有241名之多的县市级干部要找他张平的麻烦,而在这之前却被一个县委书记刘郁瑞给吓住了,刘郁瑞就有那么大的神通?既然是“胆子比别人想象的要大”,我想241名县市级干部干什么只是通过法律手段告这个作家?这算什么胆子大?如果胆子真的大,241名县市级干部怎么没有通过黑社会将张平“做掉”?这说明我国也还是一个法制社会,即使一个作家得罪了241名县级以上的大官,那些大官们所能够“迫害”他的最多的办法,也不过是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又怎么知道张平不是真的对241名县市级干部犯下了诽谤罪呢?

[张平对记者说,最终促使他下决心写《天网》的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因为200元钱被打成反革命。从50年代到90年代上访了1500多次,被收容了几十次。]

从50年代开始上访一直到90年代?那么我假设这老头在1950年因反革命罪被捕,那么按作家张贤亮的经历,就应当直到文革结束时的1976年以后才能放出来,而放出来之后才有可能上访,在监狱里怎么个上访法?在监狱里能够上诉或者申诉。那么我假设他在1978年放出来,而如果放出来就已经说明他被平反了,否则怎么会放出来?那么,上访的目的是什么?上访,或者告状总要有一个诉讼请求,就是说如果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你这个官司就结束了。什么目的?让上级机关给开一个平反证明,说他不是反革命?或者要索赔几百万?这个上访次数是怎么计算的?比如说一年有五十个星期,那么一个星期向某市委或者省委的信访办公室递一次状子,这算一次上访,那么要上访1500次就需要30年的时间,那三十年他别的事情不干就守在政府门口上访?更不用说他还要旅行从县里跑到市里跑到中央的中南海,谁都不理他。他用一个本子在记着“这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然后张平数了数,数出了1500次这么个数?

我认为这老头就是一个精神病,可能根本就没有被打成过什么反革命,正常的人不会这么干的。比如说如果我因为在强国论坛上发贴子而导致被错判一个什么颠覆国家罪,如果我放出来以后,我是没有那个功夫去上访1500次的。

那个护林员的事情我认为有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分析,就是说一个森林通常并不会只有一个护林员,通常也还是国家的执法队伍中的一个人,与公安局也都是建立联系的,就我曾经见过的,并非一个护林员,那也不可能看得过来,你总得睡觉。通常是在森口的要道上设路卡,也有人定期巡逻。因此一定不止一个人,通常是一个护林队,而且是有上级领导的,有事情是可以向上级汇报的。所以我认为张平可能没有把故事讲完全。

[原来的三线工厂×××厂,工人大批下岗没人管,工程师在外面拣菜叶,集体自杀40多人,他们要用自己的死引起上面的重视,以期能拯救更多的兄弟姐妹、亲人家属]

这我听起来非常地难以置信。我知道天津有一个下岗工人全家自杀,这在当时的报纸上就是一个大新闻。而这里说的是40个人集体自杀!这在全国无论如何也算是大案要案,怎么能够被瞒得密不透风?而如果瞒得密不透风,怎么偏偏这个张平就知道了?如果知道了,我建议张平何不将此事再写得详细一点,是哪个厂子,40个人的名单?然后贴在这互联网上?这自杀的40个人的亲属在全国任何一个大城市找一网吧,写出事实揭露,贴到强国论坛,我想不至于那些人已经把强国论坛的版主都事先买通了吧?我知道有一个青年农民的网友,他的村子里发生了警察打死人的事情,他就在强国论坛上控诉了,大家也看到了。我就不大相信40个人集体自杀的事情在网上能够传不开。

[路上行人很多,人证很多,但那个凶残的司机跟公安局有关系,被判过失杀人,只赔一万块钱一年刑(还不知能不能坐完)。]
如果是这样按说这个司机应当和法院有关系才对,和公安局有关系有什么用啊?而且什么样的关系能够铁成将故意杀人罪变成过失杀人罪?我认为至少必须是法院院长的女婿,压死的人是市委干部的女儿,那市委干部倒不如那个司机有关系了?而如果一个人是法院院长的女婿,又何必从事司机这么低下的职业?混到法院里当个审判员不是更好?不是都有舞女当法院院长的吗?

[山西的记者、作家、艺术家和各界群众联名,呼吁严惩凶手,老作家马烽、西戎也在上面签了名。]

既然如此将这个联名信登在强国论坛上让我们看看行不行?有互联网了什么东西不能够贴,还有老作家的参与,强国论坛未见得不给面子吧?连我这个混蛋的贴子强国论坛都能够上呢!就怕那个老作家到现在还不知道张平这么说他来着。

[1994年在××,我(纪检干部)介入一个4千万元的死案,当事人突然自杀。我了解到,他死前,有人跟他说,你必须死,你死了你家人我养活……当事人就在规定的地点和时间跳楼,但没摔死,骨折,断骨刺进肝里。他本来完全能活下来,可是一个检察院干部和一个公安局干部把他抬出厂门用了30分钟,送医院又用了20分钟(那个小城很少堵车,驾车绕市区一圈也用不了20分钟)抢救又用了40分钟。结果生生看着他死了。有关领导让给他定个畏罪自杀,结案了事。4千万元的国家财产就这样无影无踪了。”纪检干部对张平说,这种事他可以讲三天三夜。]

纪检干部既然已经介入到此案,当事人自杀当然是他的责任,他为什么当场不去努力抢救?他为什么要让外面的人和当事人谈话?这样说来他自己就有问题。他作为纪检干部仍然可以继续追这4千万啊?还可以告中央啊,中央又不会护着他们,不是成克杰都被判了吗?为什么不追?中央调查组一来,我就不信那四千万能够没了。你张平也可以促成这件大案要案的侦破啊!为什么不告中央?而我的看法则是,其实张平也是在瞎编,真正要证据的时候,他其实也没有。

[夜色深沉的这个城市角落,他似乎在对张平交代后事:“我做了四十多年的检察工作,光这几年亲手送进监狱的就有2000多人,现在他们全出来了,有些人官比我还大。他们现在通过白道黑道整我。我现在把什么都跟你说了,万一出了什么事……”]

这件事情我就更不能相信,我认为以腐败罪进了监狱的人,凡是放了出来的,就无可能做大官,一点机会都没有,那么多的新毕业的硕士博士还在排着队呢?据我的经验,只要在共产党内因为腐败进过监狱,这政治生命就算完了。所以我老实不客气地认为张平在造谣。而且“全”都出来了,如果说出来了一半,2000人出来了1000人,就已经是很严重的了,能够“全”都出来?

[上级把他平调到临汾市任副书记。消息传出,××市的百姓不干了,他们把市委大院包围起来不让他走。这些工人、退休职工、街道居民在市委门口守了两天两夜。“××人民如丧考妣,纷纷到省里请愿。我去采访时,看到14个环卫工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在地上躺了一大排……工人们觉得一个好书记走了,就跟塌了天一样。”但他必须走,组织部门规定上任有最后期限,如果不报到就做自动放弃处理。他的秘书跑到外面求百姓,书记肚子疼得受不了,要送医院抢救。工人们心软了,放开一条路。这时工人们看到他们的书记真的要走,就全哇哇大哭起来。大家哭道:我们不能选你,我们也留不住你,我们说话没人听……]

那么这件事情我也可以分析一下。现在我是深圳市的一个普通老百姓,假如我们深圳市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市长,或者市委副书记,我非常热爱他。那么如果中国共产党的上级最后将这个市委副书记调到另一个市当副书记,我会怎么样?我认为,我会不知道这件事情,直到报纸上发了一条消息“我市市委副书记调往某某市任副书记”,实际上照我的经验,共产党的市委副书记的调动在报纸上都很少发消息的。因此我会不知道这件事情。

即使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凭什么要去组织一帮人包围市委大院?而且,人家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市长住在哪儿,我这个普通老百姓又怎么会知道?如果说深圳的市长的住处全深圳几百万人都知道,我看这事也挺麻烦的。而且,他什么时候出发去上任,我又怎么能够拦得住?很可能他先在北京学习,然后直接到新地方上任,再找一个星期天回来拿东西,或者家里搬过去,怎么能够事先堵住他不让他走?也有可能这个人晚上乘车走,那么就要日夜二十四个小时看在各个大院门口,这样还不行,还必须是建立一个有暴力性质的纠察队,喝令所有出大院的小汽车停车检查,看看里面有没有他们想要的副书记,如果不对市委大院的出入小汽车进行检查,怎么能够知道哪个市长什么时候出来了呢?可这么来一那些个公安保安就是吃素的,能够允许这么一个自发的民间组织拦路检查所有进出市委大院的小汽车?

因此,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的分析就是,除非,除非这个要调走的干部不想调走,而且已经在本地形成了一个大的政治势力,象黑社会一样的团伙,然后故意制造这样一个事端来向组织上施加压力。

再说“哇哇大哭”,想象一下我自己是一个扫马路的环卫工人,一个当官的对我做了什么事情我会哇哇大哭?又不是小孩,最多表示感谢就是了。而且一个当官的能够为我做什么?每月多发二千元奖金?这就能够值得我哇哇大哭?或者有一个凶手将我的亲妈杀了多年逍遥法外,结果后来胜诉了,将那个凶手判刑了?那么我应当感谢法院才是。或者说这位副书记干扰了司法程序使得法院让我胜诉了?副书记还不是正书记,干扰正常司法程序,那法院院长不会找到正书记告状?此外,既然是正常调动,我应当高兴才是,他又不是被什么冤案绑赴刑场,不还是在当着官嘛,我会笑咪咪地送他走,当然必须是我知道他家的地址,事先得到了送行的通知。

[车子到了临汾,老百姓自发迎接,标语上写道:“临汾人民有福气,××来了个好书记。”]

这也难以置信,比方说内地有一个好干部,就算都上了人民日报,要调到深圳市来当市长,我会不会去迎接他?可是我连新市长什么时候到,坐几点的飞机到都不清楚,又怎么迎接?而共产党的报纸什么时候透露过什么人在什么时候会乘什么汽车到任?如果说有人组织欢迎,一定是政府才能够组织,老百姓怎么能够知道?而副书记这样的官,政府通常也不组织在大道两旁欢迎。还有正书记在呢。

据我所知的共产党的干部到任的正常的接待程序是这样。市委通知各个市委常委在某月某日上午几点到市府大楼几号办公室开会研究某某问题,顺便介绍新来的人与大家认识。那新来的人也是到时候去上班开会而已,在上班之前的行踪是他自己的事情。

再说张平是怎么采访到什么“我们没有办法选你”这句话的?是一个居委会的王大妈给他说的?还是一个环卫工人对他说的?或者张平当时就在现场,亲耳听到某个群众哭哭啼啼地对这个书记说的?或者他已经事先准备好了录音机将这段话录下来?或者和六四的一些造谣者一样,他们其实也是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那些个环卫工人都不扫大街了,都成天守在一个市委副书记的门口准备哭哭啼啼?别的记者都吃干饭去了,就是张平有办法?或者是那位书记酒后对张平说:“我在调离的时候亲耳听群众说,‘我们没有办法选你’”?是不是这位书记自己要利用作家给自己的政治阴谋铺路?

总之,现在我认为,张平这个人,说起话来是五分真,五分假,真真假假,也就是听听而已。反正他已经发了大财,而且还要继续发。如果有谁敢说他,恐怕也会大叫“迫害啦!”,因此肯定有被迫害妄想狂。没准他看到我的贴子,也会说我受到某某收买或者成为坏蛋一伙啥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6308@0)
2001-12-5 -05:00

回到话题: 对张平作家的一席话的一些反面意见----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6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