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正的朋友 (六) ————朋友,是一生的财富。

winder (canadadeb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太多太多的情形,纷至沓来的面孔, 如同外边的雪花,静悄悄地扑到我的键盘上,年代之久,令我不能清晰在看到他们。他们却仿制悄悄在说:是我,是我,是我。。。。。。
我走出屋子,到外边抽了支烟,然后回到桌前,试着用最清静的思虑,让他们来到我的面前。那些太久太久的往事,一下子回到了昨天。
第一位朋友,相识于1971年。
当时,全家下放农村,我在一个村办小学上一年级。班里有个同学叫大勇,不用说是个男孩儿,他是当地农家的,我们座一排,当时学校里的课程是很简单的,语文,算术二种,每天上四小时,他的学习很好,当然除我之外。大勇时常说我聪明了得,将来一定会如何如何,我当时还真的这么以为。每天下课后,我和他去他家做些农活,拔猪草,背柴,骑生产队的牛犊,太阳下山的时候,我才回家,每天小脸和手,膝盖都是绿色的。家里有问,说,学校学农去了。大勇不太爱说话,他很勤快,人也非常善良,他父亲是队里的保管,我们还常帮他搓草绳,我还学会了挤奶,烧炕。如果说后来有些气候之后,我还能时不时流露出一些劳动人民的优良传统,和大勇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我们的友谊持续了一年多,我家就平反回城了,记得走的时间,大勇不在,我们也没有告别。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二十七年。
第二位朋友,是一个农场的孩子,叫文成。是在1974年。
当时,由于父亲工作调动,我常去那个农场玩,后来就转学到了这个农场的学校,文成是个语文很好的学生,他的字也很漂亮。我们常常相互写些诗文以赠送对方,然后彼此之间大肆鼓吹一番。有时座在一个沙丘上,看晚霞放光,炊烟燃染,牛羊过处,尘土飞扬,居然有文曲星下凡之感觉。在他的鼓动下,我开始看一些文学作品,一个老师家里的四大名著,前苏联作家的作品,法国的,有什么看什么。在84年我开始发表作品,全是当时垫的底。后来,我离开这里读中学,大学,我的朋友文成给我总共有大约 200多封信,无非是,树立革命理想,坚持光荣革命传统,让信念的翅膀带你飞向成功的彼岸,,,,,。在这些革命传统教育的熏染下,我还是个不错的学生,一直到毕业工作,我真的认为,我肩负的革命使命是很重要的,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到后来经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这些话,还是让我不去做害人之事。可是我这位朋友,进入青壮年之后,却很不顺,我后边还要提到他。
第三位朋友,是我中学的校友,比我高二级,叫李卫东。我们两家是一个单位的,他当时是学校团总支书记,三好学生,全校德智体全面发展先进个人,区新长征突击手,1,75米的个头,思想家的前额,高鼻梁,头发不经意地斜披在那里,是我们全校楷模般的人物,我们这些低年级学生,想学他都觉得来不及。我第一次听说国际形势,就是从他口中,他严肃地谈到:当今天下并不太平,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国,仍有不少劳动人民在资本主义灯红酒绿的街头风餐露宿,资本家把猪赶进海里也不给他们吃,他们需要,他们等待着我们去解放他们。他还给我看过几张彩色画报,以证实此事,我们当时眼里含着激动的泪花,捏紧拳头,在想象出征的情形。
李卫东后来考取了我们省最好的大学,物理系计算机专业。虽然再后来,他也到我公司给我帮忙,可是当年他给我的印象,却是那样的高深莫测,才高八斗。以至于我在因事和他谈心时,始终不能太正视他哲人般的双目。他是同龄人当中,给我教诲最深的一位。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或者说学到了什么东西,一阵洋洋自得后,立即想到他。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之所以不知,是因为孤陋寡闻;之所以头大,尾大,是因为孤芳自赏,孰不知,知识来自于实践,已知总是有限的,未能如愿的,人们总想去试;未来世界,已知的,实在是太少了。
世事变幻无形,谁能想到,我和他分开在1982年,过了十六年后,我们在一个特别的地方见面了,此乃后话。
第四位朋友,是一位小说编辑,也姓李,在1980到1986年这六年当中,他无私地帮助了我,并劝我不要以此为生,他列举了古今中外的大量人物,说这行不是一个好差事。最后,我听了他的话,放弃了被推荐到武汉大学作家班读书的计划,而在本省大学学法律。现在,李先生在广东省湛江市工作。现想起来,他无疑是有先见之明的,在一个物质生活正在无规则攀升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时代,文学的作用是值提怀疑的。虽然我们不是很亲近的朋友,但他给我的指点,却让我一生受用。从那时算起,我们有15年没见面了,我希望有一天能见到他,以执弟子之礼。
第五位朋友,是一位从内地去香港的江西人,姓邹,我们相识于1993年,在德国参加“第三世界国家出品商品交易会”,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地主的感觉,第一次出国,第一次收马克,他告诉我如何搞合资经营,如何出口产品,如何到国外参展。十几天下来,他决定和我合作一个公司,回到我公司后的一个月内,他的美元投资到了,到此为止,他还没有来过我所在的省,没有见过我以外的任何一个我公司的人。虽然,我们只不过合作了三年,96年市场行情不好而中止,可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去看一个人,如何评定一个合作者,如何走出国门,另辟蹊径。后来,97年后,我们失去了联系。好象他也出国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在那里。
第六位朋友,是一位长者。
我认识他,是从他儿子开始。大概是在1995年, 当时由于一笔生意的需要,我要找省烟草专卖局的头面人物,听说是朋友爸爸的老乡,就去找他,他时任省公安厅长,陕西人,和我同乡。厅长很爽快地给我办了事,从此我们成为忘年之交。后来他离休,开始担任我公司的付堇事长,他看我每天忙碌得鬼吹火,就语重心长地给我讲:陈云同志说过:“一个领导干部,多说等于没说,多干等于没干。“几年后,我才明白厅长话的全部意义。
无庸讳言,厅长帮我了很多忙,我由他认识了一些省政府里的人物。为公司的经营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现在,也有四年多没见到他老人家了,如果他见到我,一定不会满意我现在寓公的生活,他说过,我是一个陕西冷娃,是个做事的人。厅长:请不要怪我,我实在是太累了。
我明白厅长给我的指点,是要我如何提高效率。
车走车路,马走马路。相信与你共事的人,如果不是,就说明你选错人了。这些,让我一生享受不尽。

好了,故事该有个交待了。

和第一位朋友大勇的第二次握手,是在27年以后的1998年。
我公司因一项技改工程,要找当地财政局报批,公司去了几路人马,总是说少文件,后来由高新区管委会出面,请了该局主管付局长来公司现场办公,之后设晚餐招待,此位付局长年龄与我相当,口气很硬。谈到后来,他对我的名字有了兴趣,说他小时,也认识一个和我同姓的朋友,不过他家兄弟三个,是他一年级的同学,后来转学走了。我按耐住心情,问他,你爹什么时侯开始不当保管的?看着他眼睛里的泪光,我相信,我当时鼻子也酸溜溜的。当晚,我们全醉得不省人事。

第二位朋友,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到1998年,他高中毕业后上了师范,之后回到农场做了教师,娶了农场的广播员做太太,再后来,他考进了当地的农业银行,每次见到我,都问了资金方面的问题,一再提醒我不要和银行过不去。我甚至有些烦他,不管如何,我记着那个清纯少年的影子,再后来安排他弟弟到我公司学做生意。现阶段这个小弟弟也有了商号和一台桑塔纳车。可我的朋友文成再后来离婚了,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

第三位朋友李卫东,我们相逢于一个星级酒店的套房里,一帮朋友打麻将,另外一个朋友带了个生人来,对我说:这是李轶。我说唔。过了几小时,他看看我,我看看他,这才知道,我们是小时的朋友,时间过去了十六年。他时任一家知名的中日合资化妆品企业的付总,主管营销。又过了三个月,他到了我公司,我给了他总经理的位置。我们合作得很好,我们几乎没有分是谁的企业,我们亲如兄弟,无话不谈。他还没结婚。他有一个从高中开始的女朋友,后来到了深圳,最初是一家大型证券交易公司的董事会秘书,现在是付总。出入有奔驰 500。
可是,我的朋友,不再是当年的他了,我们在一些问题上发生了争执,后来他不辞而别。
现在想想,是我太多事,好朋友,不能要求他的什么标准都要和你一样。在他的事情上,我是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还有,还有很多。
他们给我帮助,给我教诲,我能从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走上资本主义的道路,并一定程度上做了
资本家,反过来又帮助了很多如同我一样的穷人家的孩子。他们给我知识,给了我认识和开启
客观世界的钥匙。他们让我知道了很多,也让我在对比中看到自己的灵魂,并能自觉自愿地认识,改造自己。

还有,还有很多。
我一下子想出了非常多的朋友的面孔,却不能决定我是否该写出他们的名字。
无论写与不写,都只有一个理由:我爱他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6937@0)
2001-12-5 -05:00

回到话题: 寻找真正的朋友 (六) ————朋友,是一生的财富。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6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