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原谅我贴这么颓的文章)

iloverolia (Iloveroli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七年

爱过,伤害过,然后可以离别和遗忘。——题记

  他常常会突然间地又看到她。
  一个下着暴雨的夏天午后。房间阴暗潮湿。冗长的睡眠时他头痛欲裂。他恍惚地伸出手去,想拿放在地上的茶杯。寂静中听见喧嚣的雨声。

  他看见她从关着的门外走进来。象以前一样,穿着松松垮垮的很大的牛仔裤,黑色的蕾丝内衣,一头海藻般的浓密长发散乱地铺在背上。

  她安静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带着她一贯的懒散和颓败的表情。象以前早晨醒来的时候,会看见早起的她,无所事事地在房间里游荡。偶尔她深夜失眠,也会一个人神经质地在房间里走动。轻轻哼着歌,不停地喝水,或者走过来抚摸他的脸。他看着她。这一次,他知道他们不会有任何言语。

  为什么在爱的时候,心里也是孤独的。

  有时候,他会思考这个问题。

  争执最凶的时候,他拖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到卫生间里锁起来。

  在黑暗狭小的房间里,她失控地哭泣和尖叫,用力地拍着门。

  他毫不理睬,一个人自顾自地坐在地上看电视,抽烟。直到她安静下来,没有任何声音。

  夜色总是寂静的。他闻着房间里淡淡的烟草味道,电视里的体育频道的声音淹没了一切。

  她的哭泣渐渐微弱。他沉默地体会着自己的心在某种疼痛中缩小成坚硬的小小的一块石头。

  有一次,他在地板上睡着。醒来时是凌晨两点,想起她还被关在卫生间里。

  打开门的时候,看见她蜷缩在浴缸里,里面放满了凉水。她看见他的时候笑了,脸上的表情单纯而天真,好象忘记了所有的怨怼。

  林,我会变成一条鱼。她轻轻地说。

  在黑暗中,他伸出手去摸她的脸。她的皮肤是冰凉的。可是干燥得没有任何眼泪。

  他沉默地把她抱起来。在黑暗中和她做爱。激烈的,想让她疼痛。想在她疼痛的呼吸中沉沦。

  这一刻是最好的。

  没有绝望。没有恐惧。

  淡淡的阴影中,他看到她明亮的眼睛。

  她有时会仰起脸,似乎惊奇而陌生地看着他。

  他把嘴唇压在她的眼皮上,吸吮到温暖的眼泪。她轻声地说,好象什么也没有。

  他说,是的,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会没有。

  他们是黑暗中两只孤独的野兽,彼此吞噬寻求着逃避。

  那年的8月,他带着她去医院。

  她穿一条蓝色小格子的裙子,裙边缀着白色的刺绣蕾丝,光脚穿着一双细细带子的凉鞋。

  那一年她17岁。他大学毕业进一家德国公司上班不久。

  等着取化验单的时候,她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看着大厅里走动的人群。浓密的漆黑长发,略显透明的皮肤。刚成年的女孩都象一朵清香纯白的花朵。脆弱而
甜美。

  旁边有个刚打完针哭叫不停的小男孩。

  她对他做鬼脸逗他开心。小男孩楞楞地看着她。

  她大声地说,你再看着我,我就要亲你了。一边咯咯地笑。

  是非常炎热的夏天。那次手术差点要了她的命。

  那一天没有做,因为医生量了体温,认为她有些发烧。

  就在那天夜晚,他们又有争执。是为了很小的事情。她突然打开门就往外面跑。

  他说,你干什么。他跟着她跑到大街上。

  她泪流满面,倔强地推开他的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呼啸而去。

  那是她第一次显露她性格里让他恐惧的东西。在大街上路人的侧目中,他感到恼羞成怒。

  他那时并不完全了解她的心情。他只是疲倦。也许疲倦的深处还有对一个未成型生命的无助和怀疑。

  她很晚才回来。脸上是纵横的没有擦干净的泪痕。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说,你明天还得去医院,你又在发烧。你这样乱跑,让我很难受。

  然后他说,我以后肯定是要娶你的。你应该原谅我。

  她站在房间门口的一小块阴影里。轻轻地带着一点点轻蔑地笑了。她说,我可以原谅你,可是谁来原谅我。

  她在测体温的时候动了小小的手脚。

  她的烧并不严重,是微微的低烧。但是还是出了事情。

  医生出来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在等在外面的一大排男人中站起来。夏天热辣辣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他突然睁不开眼睛。

  那是他看到的非常残酷的一幕。一个小小的搪瓷盆里是一大堆粘稠的鲜血。面无表情的医生用一把镊子在里面拨弄了半天,然后冷冷地说,没有找到绒毛,
有宫外孕的可能。如果疼痛出血,要马上到医院来。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她已经晕眩。他把她抱了出来。她的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冰冷的汗水。她的身体在他的手上,突然丧失了分量。就象一朵被抽干了水分和活力的花。突然
之间枯萎颓败。

  他带着她,辗转奔波与各个大小医院之间。不断地抽血化验,做各种检查。她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顺从地承担着施加在身体上的各种伤害。她从一个脆弱甜美的刚刚成年的女孩,突然变成一个表情淡漠而懒散的女人。坚强而又逆来顺受。

  是从那时候起,她有了那种让他感觉陌生的笑容。常常会独自浮起来的某种隐约的微笑。轻蔑的,带有淡淡的嘲讽。可是他不知道她是在轻蔑嘲笑她自己,还是对他。

  她对他说,她已经接连一个星期做那个梦。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独自在一条空荡荡的走廊中走路。走廊两旁有很多房间的门,可是她又累又冷,不知道可以推开哪一扇门。

  没有地方可以停留。她轻轻地笑着。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

  那一年,他所在的公司有一个创意,需要招一个临时的摄影模特。不要专业的。

  是要15到18岁之间的在学校里的女孩。

  她是跑来应聘的一大堆女孩中的一个。

  一个一个地等着面试。他透过立地窗的玻璃看了一下,女孩们突然看见一个玻璃后面的英俊男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发楞。然后一个有着漆黑如丝缎的长头发的女孩从人群里走出来,搁着玻璃对他说,我们都渴了,有没有矿泉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瘦瘦的,旧的白棉裙子。光着脚穿一双球鞋。在女孩子里面,她的外表不算出众。可是她的独立和古怪让人无所适从。一双明亮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犹豫。

  那时她在一个重点学校读高中。她从小在姑姑家里长大,父母离异,各奔东西。

  只有每年的起初,从不同的城市寄一大笔钱过来。但是她从不写信,打电话。她说,每个人都为自己而活。我们也许是该毫无怨言的。

  她的名字叫蓝。她告诉他她喜欢自己的名字。Blue。她说,你的舌头轻轻打个转,又回到最初。

  好象一种轮回。非常空虚。

  他偶尔独自的时候,会安静地体味这个发音。可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寂寞的姿势。

  温柔而苍凉。

  她最终落选。也许参加这个活动的唯一意义,只是让他们相见。完成宿命的其中一个步骤。他约她去吃晚饭的时候,带了一大束蓝色的巴西鸢尾。这是一种有着诡异野性的花。不是太美丽。却有伤痕。

  在做爱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女孩也许是他命定的一个伤口。好象一个人,平淡地在路上走着,风和日丽,却有一块砖从天而降,注定要受的劫难。她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在他的身上,长发散乱地飞扬。强悍的激情和放纵的不羁让他窒息。

  我们的身体好象以前是一个人的。他说。

  他的眼睛因为感激而湿润。人可以因为身体或者灵魂而爱上另一个人。但是柏拉图是一场华丽的自慰。而身体的依恋却是直接而强烈的。更加的深情和冷酷。

  那时候他就想到,做爱的本质原来是伤感的。

  但是因为绝望,他们把自己的灵魂押在了上面。

  他们很快开始同居。她一直都想脱离掉那个寄人篱下的家。搬到他的公寓里的时候,她的手里只有一包旧的棉布裙子。

  高中毕业,她没有再去读书。他通过朋友的关系,把她介绍到一家大公司去做前台。可是上班一周以后,就和老板吵架。

  她是太自我的人,无法轻易地被周围的社会的环境同化和接纳。辞职以后,就再没有去上班。

  她自己跑到一个电台里去兼职地写些稿子,混蒙些稿费。但是她不喜欢去社会上做事,却会做一些旁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比如参加医学上的某种生理或心理上的实验,他在偶尔发现的医院的数目不小的汇款单上发现了这件事情,整个人因为气愤和惊惧而颤抖。

  为什么你要这么摧残自己。他说,你是觉得我对你不够好想惩罚我吗。她说,身体是我自己的,我为什么不能使用它。

  我这种人在这个世界是不会留太长的。因为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丑陋的地方。

  那时他才发现她内心一些绝望阴暗的东西。他无法象阳光一样地照亮她。对于她来说,他也许也仅仅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她对他说,有一次她去参加一种抗抑郁症的新型药的效果测试。她突然产生了幻觉。

  仿佛回到了童年很小的时候,走在迂回的山路上,想到达顶峰。天空是鲜红的颜色,大朵大朵苍白的云在上空迅速地移动。她仰着脸看,心里非常安宁。觉得自己可以回家。

  还看见自己走在一个潮湿阴暗的洞穴里,双脚赤裸,浸在清凉的水里。水缓缓地流动,有很清脆的声音。她走出洞口的时候,看到一面湖水。水的颜色是紫蓝紫蓝的。

  那时候,我宁愿我不要醒过来。她说。

  我知道我的灵魂在很远的地方。可是我失去了去寻找它的线索。我无路可走。

  他渐渐又恢复以前单身的时候,下班后去酒吧喝酒的习惯。

  在酒吧里,听着低迷的音乐,醺然地沉浸在烟草和咖啡的气息里,再看到年轻女孩浓艳而妩媚的脸。他会感觉自己突然需要这些简单的原始的快乐。俗气的,现实的,健康的。

  她从来不给他打手机追问他的行踪。她给自己和给别人的自由度都是足够大的。

  而且她自得其乐,性格里有孤独的天性。

  他无法了解她。只有在做爱的时候,在黑暗和拥抱中,才能确认彼此疯狂的激情。

  知道彼此是深爱的。可是面对面的时候,灵魂依然是陌生的一对路人。

  她喜欢买一些打孔的原版CD,因为便宜又好听。但是那些残破的CD常常放着放着就卡住了,突然发出嘶叫。

  她对于他来说,就象那一段音乐。美丽而心碎,有着无法预期的恐惧。

  她20岁的时候,他28岁。那时他们有了第一次较长时间的分离。

  他的父母虽然纵容他,却一直希望他能离开蓝,娶个受过良好教育,门当户对的女孩。蓝在他们的眼中,是有不良倾向并且危险的。她会毁了你。他们对他说。

  他只是被他们之间频繁的争执所累。

  两个人一直在做爱和敌视之中沉溺。爱得越深,伤害越重。

  他有时会想象自己身边的女孩,宁可她愚笨和简单一点,却是能带给他安宁的。不会如此疲累。

  他终于在父母的安排下去相了一次亲。

  也许潜意识里,他寻求着一种放松和解脱。

  是约在一个大酒店的咖啡厅里见面。女孩是一个大公司里的高级职员。穿着浅紫色的套装,高跟鞋,还有CD香水优雅的气息。两个人安静地聊了一会。女孩有非常好的教养和内涵。

  送她回到家后,他没有马上回去。在深夜的空荡荡的大街上走了一段。冷冷的夜风似乎让心得到了稍许清醒。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是一段完美平静的婚姻,还是这一场起伏激烈的感情。

  但是三年过去。他的心被磨损得脆弱而坚硬。蓝是没有未来的人。没有未来给她自己。也没有未来给她身边的人。

  回到家里,她在安静地看电视。她是从不看电视的人,但是很奇怪,这一晚她在看电视。

  他看着她,她微笑地等他说话。他有些发觉她和别的女孩的不同。她总是直指人心。

  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幸福吗。他说。

  我知道。她平静地点点头。你父亲刚给我打过电话。

  我并没有决定什么。他想解释。

  你不需要决定什么。你能决定什么。

  她就这样淡淡嘲笑和轻蔑地微笑地看着他。

  她离开他两年,沿着铁道线从南到北,独自漂泊过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镇。

  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只是寄一些没有地址的明信片给他,上面的邮戳是不同地方的,也没有任何片言只语。她是想念他的,但没有任何话想对他说。也许是无法原谅他。

  他偶然在一本旅游杂志上看到她写的游记,还有她的照片。她在贵州的某个贫困山村里,教了六个月的书,写了一些文章。照片里她看过去是黑瘦的,穿着旧的牛仔裤,白棉布衬衣,光着脚站在泥泞里,身边有几个牙齿雪白的衣着褴褛的农村孩子。

  他仔细地想看清照片上她的脸。她的长发编了两条粗粗的麻花辫子,还插了几朵纯白的野山茶。

  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只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还是灿烂的,灿烂地带着笑。

  文章里有他熟悉的一句话,她说,我一直想给我的灵魂找一条出路。也许路太远,没有归宿。但是我只能前往。

  那时他和那个白领女孩交往了一段时间。一切发展顺利,直到他们开始做爱。

  那个夜晚,他的失望和寂寞无法言喻。

  女孩是美丽的,也是温柔的。但是他对她的呼吸,她的肌肤,她的神情全然陌生。

  黑暗中全是蓝以前的样子。蓝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长发散乱地飞扬。世间有许多比她更聪明美丽的女孩,但没有一个人能象她那样迎合他的需要,激发他的尽情。

  她象一朵柔弱而强悍的花,在颓败和盛放的激情中,伸展她的每一片风情的花瓣。

  快乐而恐惧。

  他终于明白,他逃脱不了她的控制。

  他的身体是她手心中的一根线条,她可以把他掌握。

  一夜情之后,他绝然地和女孩分手。

  这样的婚姻会是可怕的。他的身体停留不下来,灵魂更加会无所依傍。

  他每个月买那本旅游杂志。不定期地看到她的照片和文章。她去了新疆和内蒙,去了东北。他不知道她在靠什么谋生。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是没有任何谋生能力的女孩,靠着他给她的食物和住所而生存着。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曾无所顾忌地伤害她,在争执的时候,大声地指责她,把她关起来。没有想过她是个孤独无靠的女孩,跟了他三年,只是因为爱他。

  等到冬天即将来临的时候,他终于收到她写来的信。她在北京写的简短的信,说她病了。现在住在北京一个旧日朋友的家里。希望他去接她。

  由于长途的跋涉和饮食不定,她的身体产生衰弱,并且抑郁症更加严重,幻觉和头痛日益加剧。他带她回南方。在机场的时候,天下细细的小雪花。北方的大雪即将来临。在喧嚣的候机厅里,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指。他说,你以后再不许这样的离开我。她说,那你想办法把我管住。

  他说,我有。

  在机场附近的珠宝店里,他买了一枚俗气的红宝石戒指给她。他说,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这种戒指,但是现在我就是要用这种俗气的沉重的东西管制着你。你要每天都戴着它。等到我们结婚,再换好看的钻戒。

  22岁她生日的那个夏天,他带她去一个小小的海岛上度假,在那里住了一星期。

  那是他们唯一一次共同的旅行。度过的最平静的七天的神仙眷属般的生活。

  美丽的小岛到处洒满明亮的灿烂的阳光。大片的树林,碧蓝的海水,咸湿的热风,晴朗的天空。

  他给她拍了很多照片,看着她在海水里奔跑尖叫,自己则盘腿坐在沙滩上,只是不停地追逐着她的身影,按动着快门。

  黄昏的时候去渔村里的小饭庄吃海鲜,挑各种希奇古怪的鱼和螃蟹,饭庄的门口挂着红红的灯笼。

  晚上看她换上白裙子,两个人在月光下的沙滩上散步,走几步就停下来亲吻。

  走很长的山路去深山里的寺庙,爬到岩石上去采一朵她喜欢的野花,她喜欢插在头发上。

  那天他们去了庙里求签。她不肯让他进去。出来的时候,她脸上一贯地微笑着。

  他说,什么样的签。

  她说,下下签,佛说我们是孽缘。他握到她的手的时候,发现她的手指冰冷。

  他说,我才不相信。

  那晚他们在黑暗中做爱。窗外是汹涌的潮声,她突然哭了。温暖的眼泪一滴滴地打在他的脸上。他把她的头揉到自己的怀里,他说,没事情的。相信我。

  她说,我在那个庙里看到一块很大的石碑,上面写着同登彼岸。突然心里安静下来,我们的归宿其实一直都等在那里的,分离和死亡,这才是永恒。

  可是我很感激。感激宿命给我们的这一段时间。孽缘也好。只要我们可以在一起沉沦和堕落。

  她说,我相信我到这个世界上来,是只为了和你见上一面。

  临上船之前,她发现她戴在手上的俗气戒指丢了。

  好象是一种不好的预兆,他的脸也有点发白。他说,你想得起来会丢在哪里吗。她说,我一直戴在手上的,会不会在旅店里。

  他马上放下行李,朝旅店飞奔而去。

  是的,是很俗气的戒指,是不值多少钱的戒指,但是还是不能接受它如此无声消失的结局。他在烈日下感觉睁不开眼睛,脸上的汗水直往下流。

  没有。

  他在阳光下看着她的脸,她平静地说,丢了就丢了吧。

  在船上她疲倦了,想睡觉,他伸开手臂,让她躺进他的怀里,她的脸就贴在他的脖子上。走过的人都看他们一眼,他们看过去应该是很相爱的一对。深情的,平淡的。

  他一直是清醒的。他感觉到心里某种奇怪的孤独的感觉,让心一丝一缕地疼痛着。

  如果没有她,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地生活。

  时间会治疗一切伤口。那么她也会被时间淹没。

  他摊开手心,看着它,然后又慢慢地把它握起来。他想,那么时间是什么呢,是这手心里空洞的寂静的东西吗。

  她说,我的左眼下面长出来一颗褐色的小痣。她指给他看,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这是眼泪痣。

  这颗痣以前的确是没有的。

  她非常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那是因为你总是让我哭的原因。

  她开始变得很神经质。每天服用大量的抗抑郁的药物,失眠,并且脾气暴躁。

  有一次,她追问他,5年前他们有过的那个孩子,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他说,不过是个没有成形的细胞。他忍无可忍地推开她的脸,你呆一边去,少来烦我。

  深夜,他发现她泡在浴缸的冷水里,一边淋着水一边在剪自己头上的头发。浴缸里满是一缕缕漆黑的发丝,看得他触目惊心。他说,你在干什么。他去抱她。她突然哭泣。她说,我不能睡觉了。我一闭上眼它就又来找我。在我手上。我不知道可以把它放在哪里。

  他费劲地哄她睡下。他开始害怕她跑出去。每天上班去之前都把门锁起来,把她关在里面。

  也带她去看过很多医生。她是严重的抑郁症。时好时坏。反复多次。

  他的父母再次担心地和他对话。应该尽早和蓝分手。他没有义务和她一直在一起。

  他说,她17岁开始和我在一起,已经快7年了。我没有给过她任何名分。但事实上,她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女儿。我必须照顾她,也只能照顾她。

  那几天蓝的状态有所改善,没有太多情绪变化。在家里安静地做了饭,然后要他陪她去公园散步。

  是晴朗温暖的春天的黄昏。她穿着一条白裙子,牵着他的手,笑着抬头看天空中飞过的鸟群。

  有一个妈妈带着可爱的小男孩在教他走路。蓝走过去对她说,让我抱抱他好不好。

  她笑嘻嘻地看着楞楞的小男孩,对他说,你再看我,再看我我就要亲你了。

  他在旁边看着她。她24了。在任何人的眼中,她都还应该是年轻的青春的女孩。应该大学刚毕业。幻想着美好的爱情。

  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个女孩已经被他摧毁。

  在身体和精神上,她都是残缺的。

  他依然记得他们初见的那个下午,隔着透明的落地的玻璃,走廊上一大排年轻的女孩。她走出来,对他说,我们都渴了,有没有矿泉水。他看得清她透明的皮肤,漆黑的眼睛,她是刚刚伸展出来的花蕾,清醇甜美。

  那一刻他们共同站立在宿命的掌心中。

  是两颗无知而安静的棋子。

  一盘被操纵的棋局,棋子是不该有任何怨言的。

  那天晚上她笑着对他说,在岛上的寺庙里,她对他隐瞒了一件事情。求的签还指明说她是活不过生命的第二轮的。她说,我走了,你的生活会正常起来,你会幸福。

  他堵住她的嘴唇不让她说下去。他说,我已经残废。你不知道吗。你已经让我的感情残废,彻底丧失掉爱一个人的能力。

  她平静地说,我总是听见有一种声音在叫我。好象是从很远的对岸传过来。它叫我过去。

  他说,我们去更多的医院看看。

  她说,我是注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这个世界不符合我的梦想。我对它没有任何留恋。 

  我已经见过你了,也有过两年的时间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很远的地方,写字,教书。来世不想再来到这里。

  我走了太久,太远。感到累了。

  整整七年。

  他没有带她出席过公司的Party,

  朋友的聚会,没有带她见过他的家人。

  做过最多的事是做爱和争吵。是他们生活的最大内容。

  有过一个没有成形的孩子。

  出去旅行过一次。

  送过一枚戒指给她,丢失了。

  蓝因严重的抑郁症自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89986@0)
2001-12-8 -05:00

回到话题: 七年(原谅我贴这么颓的文章)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8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