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

dalianmao (dalianm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自从家里的小黑送人之后,很久都没再养猫。一天,表哥跑来我家,问我们要不要只他同学家的小猫来养。素来因为考虑卫生问题而反对养猫的老妈当然说不要,可是表哥说那只小猫实在可怜,因为那位仁兄的老爸讨厌猫,可架不住一儿一女都坚决要养因此只好屈服。可是,这位老爸也要泄愤,于是一有机会就打他家的大猫小猫,希望这些猫儿能识趣些,主动自己离开。听说了这种虐待动物的行径,态度坚决的老妈也心软了,又听表哥说那些猫都被打得胆小如鼠,老实巴交,遂同意收留小猫一只。

表哥把猫拿来那天已经是晚饭以后了,微微掀开装猫的盒盖儿,立刻瞧见一双惊恐的大眼。为了给它铺好床准备睡觉,我们先把盒子放进厕所,然后从壁橱里找出原来小黑用的垫子,篮子等,在屋角安置了它的卧处。老妈居然又翻出了一个大竹篮,说是要把猫罩在里面。她的理论是,nian人出豹子,那nian猫就一定能出老虎,难保这猫不会半夜起来抓伤大家或抓坏东西。拗不过老妈,我们觉得至少今晚要把它扣将起来,商量定了,我便去厕所找猫。

装猫的盒盖已经被我打开了,现在则已是空空的,我站在不大的屋里东张西望,那只已经被命名为老虎的小猫却是踪影全无。随手揭开倒扣在窗台上的一个盆,那只小白猫却正蜷缩在盆下。原来,在这灯火通明的房间里,只有这么一个黑暗的角落可以供它躲藏了。这真是一只胆小如鼠的猫。

于我家原来养过的其他猫相比,老虎算是最讨我老妈欢心的。在原来恶劣环境的熏陶下,上床上桌的事情老虎是打死也不敢做的。而且和原来娇纵成性,非大鱼大肉不吃的小黑比起来,老虎是毫不挑食的。一碗面条米饭拌上一点儿鱼汤就能让它满足,哪怕它的小碗里连鱼骨头都没有。而且,老虎在家决没有会绊倒我姥姥的可能--它向来都贴着墙边,家具边走,然后就一头钻进床底下。只是它的这个习惯让我们家每晚睡觉前多了一项任务,就是从各个家具底下把它喊出来,告诉它该睡觉了,不用藏起来了。

和我们混熟之后,老虎发现每天没人会打它,而且家人一回来还会抱它逗它,于是,它的娇憨本性慢慢显露出来。一个周末,给它拌好了午饭,而且特地加上鱼肉若干,我叫过老虎来开饭。看它埋头猛吃,我笑笑走开了。没想到一分钟之后,老虎贴着墙边跑过来找我,站定在我脚边喵喵大叫。我以为它这么快就吃完了饭,于是一般安慰它,一般准备去给它添食。没想到回到它的小饭碗边,饭碗还是满满的,老虎看我站在那儿发愣,就继续埋首在碗中吃饭。“淘气!”我摇摇头走开,没想一分钟后老虎依旧跑回我脚边大叫。我依旧回去准备给它添饭,而依旧发现它的饭碗还是半满的。如此两三次,我终于明白,老虎要的是我在它旁边陪它。于是,我拉过个板凳坐下,静静的陪着老虎,而老虎这才安心的继续吃完了它的午饭。从此之后,只要我在家,老虎的每顿饭都是这样由我陪它吃完的。

夏天来了,偶尔还会跑去躲在家具底下的老虎发现这些地方实在有点儿热,于是,它开发了个新场所。一个炎热的下午,想找老虎玩儿的我怎么也找不到它了。每个家具下面都是空空的,平时它所有酷爱的藏身处都找不到它。我失望了,决定找盘磁带听着音乐看完我的小说。哗的拉开我放所有磁带的抽屉,老虎却正盘踞在我的磁带上小睡,原来它发现了磁带可以当凉席。

冬天的时候,老虎终于不总去躲在黑角落里,也敢静静的趴在阳光灿烂的窗台上取暖。要不然,当我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书,看电视时,老虎就来趴在我的毛拖鞋上,很响的打着呼噜给我做伴。

暑假的一天,一个死党跑来找我,说要借我家老虎去给她家大猫作伴。她家的大猫名唤铃铛,是个出身名种的公波斯猫,因为一次不小心从阳台摔了下去而少了一只眼睛,可由此变的更cool. 前几个月别人的小猫到她家寄养,铃铛一时多了个猫伴,天天和小猫玩在一处,其乐融融。现在人家的小猫被领了回去,孤单的铃铛一下变的非常抑郁。心疼猫的死党于是想起了我家老虎,希望老虎能先去给她家猫儿做伴,等她去再找只小猫来养,再把老虎还回来。我胆心胆小的老虎和她家的猫处不来,于是要求先在我的陪同下观察一天,如果两猫相见甚欢,我们家老虎就出借,否则免谈。刚抱着装老虎的盒子进了她家,铃铛已经悄声的迎了上来。闻了一阵老虎,铃铛就领着它去自己的垫子那边玩儿去了。我们聊了阵天,再过去侦察时,老虎正围着铃铛摇来摇去的尾巴追呀追,铃铛的脸上则一脸慈祥。

回家去整理老虎的东西,小垫子小篮子,乒乓球小毽子,外加没吃完的猫鱼一袋,我象送大姑娘出门探亲似的把老虎的所有个人物品搬去死党家。临出门前,再去看老虎,它已经团成一团,把头拱在铃铛的肚子上,右爪遮着耳朵,憨憨的睡了。

开学不久,死党跑到学校来找我,告诉我我家老虎丢了。一天晚上她爸爸没有把门关严,结果到睡觉前,老虎已经失踪了。不甘心的她半夜三更的在小区里转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老虎。老虎啊,到底是是你长大了,想要去外面看看精彩的世界,还是你依然迷恋黑暗,所以那黑洞洞的楼道对你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呢?这个疑问,永远也没人能解答。

就这样,老虎离开了我的生活,连不爱猫的老妈也不再计较老虎不会准确的试用它的小沙盆,而顽强的认为在它的沙盆方圆20公分之内都是它的厕所。有时老妈还会念叨:“咱家老虎那一身白毛,长的比波斯猫还好。。”

一年多后的一天,爸爸抱回家一只小白猫,柔柔的长毛,猫眼一蓝一黄。这是他同事家的众猫中的一只,因为要搬家,家里的猫只好分送各家帮忙带养几天。爱猫的老爸特意挑了一只回来,说这只猫最象老虎,一定要养上几天。老爸还不停游说我和老妈,说他同事家的猫太多了,特别想把几只小的送人。我只做听不见,毕竟,这只不是我的老虎。小猫送回去的那天,老爸还特意给它照了张相,要留做纪念。胶卷送去冲洗回来,偏偏那张照片洗不出。“人家说我照的时候光线太暗,唉。。” 一向号称热爱照相的老爸叹口气走开了,不知道是惭愧于自己的技术,还是遗憾这张照片没能洗出来。我拿起那条底片,对着窗外的阳光,看着那上面那娇小的身影。依稀泪光中,仍是那天离开死党家时,那团成一团,右爪遮着耳朵,憨憨熟睡的身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2906@0)
2001-12-10 -05:00

回到话题: 老虎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