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的故事(充数之作)

dalianmao (dalianma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人在异地,租房而居总是难免。而要租房,总要有房东,因此和房东的故事也成了异乡生活重要一部份。虽然和陌生人共处屋檐下有诸多不便,但是期间遇到的人形形色色,也算是满不错的经历。

还没起程前,LG就宣讲了我们一开始只能和房东及其他房客合住的局面,让我对未来做好最坏准备。又加上辞职后常常闲着,读了很多异乡留学,工作的纪实文学,小说等,早就做好了在各方面吃苦的准备。甚至打定主意,劝慰自己,就算是住地下室,也该视为一种难得的新鲜经历(当时很土的我并没想过,已经是海边一个小岛的新加坡会不会有很多地下室)。在这种种负面思想准备的反衬下,第一个房东的单层公寓式的大房子就越发显得极端资本主义。房东夫妇是香港移民,先生据说是个著名的厨师,就是奇怪每次他们回来以后,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味道总不是那么宜人,也许在家都是太太煮饭吧。

应该说房东是热爱享受生活的,他们的现代化厨房里有各种设备,微波炉,烤箱,烤面包机,乃至洗碗机,洗衣房里有硕大的滚筒洗衣机,客厅里有大音响,大屏幕电视等等。当然,这些优良设备我们房客是不可以用的。我把房东这种行为看成是他们对自己东西的爱护,认为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很快我们就发现,房东的各种享受生活的设备大多在闲置中,连他们自己也不用,似乎这些好东西不是生活用品,而是陈列品。

租了房东另一间屋子的小张认为让这些好东西不发挥作用是愚蠢的,于是他很快展开了对房东各个崭新设备的测试行动。一天,他英勇的用了房东的微波炉热他的KFC汉堡,过后还特地把炉门好好敞开了一阵,怕在里面有味道。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房东就趁大家吃早饭的时间质问我们是不是动过了他的微波炉。我和LG当然不能出卖战友,因此只说不知道,小张也坚决不承认,房东又对微波炉摆弄良久,气哼哼的回房间去了。我们和小张偷偷的讨论房东是怎么样这么快就发现了小张的行迹,最后达成了一个共识:房东肯定是在用一种KGB式的作风监控着他的财产,比如在微波炉炉盘上放上头发一根,就可以考验我们对他的东西有没有染指。

微波炉风波过去不久,小张拿回来了“泰坦尼克”VCD,并叫来了他的几个同事,我们利用周末时间,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房东的家庭影院效果。VCD放完,我和LG出门闲逛去了,没想到晚上回到家,正碰到房东脸黑黑的送几个客人出门,送客归来后就开始和小张嚷嚷,说他又动了他的东西,而且“把东西搞坏了”。我们听后一楞,心想三张盘看完,音像都没有问题,怎么会又有东西坏了呢。又听房东继续嚷嚷,说一定要让小张赔他,不然就要把他扫地出门。LG出头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坏了,房东太太才一脸没好气的说他们今天约了朋友回家看VCD,结果盘放出来只有图像没有声音,房东满头大汗的搞了半天也没搞好,朋友只好告辞了,房东则认为他大大的没了面子。房东太太控诉完后,为了加强效果,还特意把VCD又放进去示范。屏幕上,正是N个人在岸边挥手,泰坦尼克正缓缓离岸的镜头,可是几个音箱里的确静悄悄的,愣把个大场面搞出了默片效果。我们仨你瞧我,我瞧他,都想不出问题何在。小张低声咕哝着:“该不是盗版盘,就是没声儿吧?”

LG问房东他可不可以看看这台音响,找找问题所在。房东没说话,只把手挥了挥,一脸“死马当活马医”的悲壮表情,然后继续对小张横眉立目。LG在音响那儿观察一阵,不知动了哪儿,突然间巨大的声浪充满了全屋--刚才房东试机时肯定不甘心的把音量放到了最大。房东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声音关小了,一张黑脸颜色骤浅,笑眯眯的问我LG他是怎么妙手回春的。LG解释说,是后面一个插头松了,一插就好了。房东两口儿又不放心的观察了好一阵,直到确定果然一切正常,才向我LG道谢,然后回房打电话,又召集朋友去了。我们三个也各自回屋,一场风波告一段落。

一会儿,小张敲门进来。先谢了我LG解围,又解释了他的几个朋友下午看完VCD后,又想唱唱卡拉OK,一个家伙曾经在音响那边琢磨了一阵,可能就是那时候把插头搞松了,后来他担心房东回来,所以还是没唱,因此这个问题也就没有被发现。声讨了房东的恶劣态度之后,我们对房东的水平也提出了疑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他都解决不了。小张又进一步总结说,看来房东各种物品闲置,都是因为他们不会用,说不定也不敢用。

此后,小张仍然接长不短的对房东的各种东西进行试用,大大小小的风波一个接一个。我和LG遂觉得,搬家的时候到了。房东固然霸道,最后连电话都不许我们接听,小张行为的正确性却也有待商榷。接下来,一通看报纸打电话,终于,我们搬家了。

新房东家成员简单,只有老爸和女儿一名。三居室的房子,也只有我们一家房客。房东个子不高,但颇有派头,人挺健谈,没事就和我们东拉西扯的聊天。说起来,这个房东原来也是风光过的。有过自己的公司,盈利一度颇丰,现在还有几处房产,大多正在出租挣钱。和第一任LP离婚后,娶了个比自己小很多的一个太太,并有了这个女儿。然而,第二任太太生了孩子不久,和人私奔去了,孩子也没有带走。之后,房东没有再娶,情人倒是来来往往的有几个,有一个现在还正住在他的一处公寓里,另一个则是有自己的房子。房东的公司已经卖给了别人,现在每天生活幽闲,和情人甲或情人乙出门吃吃早茶,下午和老友挫挫麻将,衣食不缺。

因为新房东也是早出晚归,每天的生活倒也平静,周末偶尔房东还会开车带我们出门,推荐他认为特别棒的小摊让我们尝试。新生活的不和谐因素,就是房东的10岁女儿。小姑娘经常会不敲门就冲进我们的屋子,乱翻我们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在,她看到什么东西有趣,还会试图拿走,好在几次都被我及时发现了。我试着和她讲道理,说这间屋子现在是我们的家,她不敲门不能进来,更不应该拿我们的东西。小姑娘立刻反驳说,这是他爸爸的家,也是她的家,她永远有权进来。无论跟她讲什么,她都坚持这条理论,然后继续我行我素。无奈,我们向房东complain。房东心情好时,会拽过女儿,冲她大吼一通,然后推她进自己房间,并把门反锁,以资惩罚,搞得我和LG觉得我们在逼迫房东虐待儿童,心里反更惭愧。遇上房东心情差,他就会向我们发脾气,说他自己的女儿自己会管,不用我们操心,全不管我们只是想争取点儿自己的权利,全无对她女儿管教之心。

一天晚上我们回来,房东一个人正坐在客厅里,面如重枣,对着面前一大堆酒瓶发楞。听到有人进门,他头也不转,低声说:“你进来,我不打你。。”我俩一楞。房东又说了一次,见还是没人答,才转头瞧门口,发现进来的是我们。他有点不好意思,喃喃的说他以为是女儿回来了。我随口问了一句:“这么晚,她还没回来?”没想到,房东突然老泪纵横,垂头不语。良久,他才缓缓的说下午他被女儿的学校叫去,老师例数她女儿在学校的违规行为。回到家里,他对女儿先骂后打,结果女儿挣脱开来,夺门而出,至今未归。房东最后只是说:“她要是走了,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一个也没有了。。”,一脸苍凉之色好象一下老了10岁。我们建议他去Police post先报个案,陪他回来走到楼下,他的女儿正在楼梯口坐着,脸上还鼻涕眼泪的一塌糊涂。房东几步过去一把抱住她,在电梯上还紧紧拉着女儿的手不肯放开。

数月后,应朋友之约,我们又搬家了。新家是个二居室,我们和另外一对夫妇各居一室,客厅,厨房共用,过渡到了无房东的生活。大家都是房客,俩家LG又是朋友,凑在一起,即能打牌,又能挫麻。没有房东,又可以随便做饭,我们都有点儿翻身做主人的感觉。

房东只是每月来收租一次,来前也先电话预约,来时也只在厅里坐等我们交钱给他,所以一直也倒相安无事。转眼到了年底,一次来收租的时候,房东拿了钱,又说:“你们还该交我TV fee." "TV fee?
第一回听说。"我们四个人大眼瞪小眼。房东于是解释说,我们每天看的电视不是免费的,每年还要交上100plus。

我立刻找出当初的租房合同,一条一条的念给房东听,声明当初的合同里没有要我们交这个费用。房东不耐烦的摇摇手,说:”哎呀,不要和我讲这些。这只是一张纸来的。“我们嘴张的更大,第一次发现原来这国外也不是法律至上,我们珍而重之的认为具有无上法律效用的合同,在房东眼里只是张纸。另一家的LG立刻反唇相激:”那这合同上说我们该交水电费,是不是我们也可以不交?反正是一张纸来的!"房东一张小脸发红,广东话喷勃而出:“#%$&*^%*!~" 我们四个更是不知所云。结局是,房东打电话给agent,agent跑来后,三方磋商良久,最后结果,我们还是要按当地规矩,交这个费用。直到我们搬家时,又和房东争执了一回水电费回扣,这次终于获得了全面的胜利,也算给我们的房东经历画上了个比较完美的句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4953@0)
2001-12-12 -05:00

回到话题: 房东的故事(充数之作)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4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