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le南行记(3)——家乡记

pingle (p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的家乡在江西。有时候老师、同学或者同事、朋友问起你老家在哪里呀,我说我老家是江西的,老师、同学或者同事、朋友说,哦,江苏的呀,我说,呵呵,不是江苏,是江西。被误解的次数多了,慢慢就习惯了,解释起来也很耐心。

  记得大学刚开学的第一个周末,恰逢中秋节,班主任组织全班同学到天津著名的水上公园赏月度佳节,中间一个环节便是让大家说说自己的家乡。正津津有味的听着大家挨个介绍自己家乡的名胜、特产和美食,忽然就轮到我了,我不禁有些慌张,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江西的名胜,我当然知道。比如庐山。有李白的诗句为证:“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庐山秀丽,夏日是上好的避暑胜地,至今庐山山麓仍有许多名人的故居别院。小时候看电影《庐山恋》,只记得张瑜和郭凯敏一本正经地念英语“I love my country”,还不怎么懂得欣赏风光。不过,我至今没有去过庐山,对庐山的了解不会比外省人更多,所以不敢胡乱开口。

  江西的特产,景德镇的瓷器是鼎鼎有名的。景德镇的瓷器精于工艺瓷器,价格不菲,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家里好像没能拥有一件景德镇的瓷器,到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也并没有亲眼见过景德镇的瓷器。后来我在天津的一家景德镇瓷器专营店里,曾细细参观过里面的陈设,巨大的瓷瓶摆在门口,自然很是威严,古装电影中小姐坐的瓷墩也很精致,我从小就对瓷墩很感兴趣,很关心坐在上面会不会很舒服。不过,瓷墩是贵重商品,老板是不肯让我随便坐的。

  除了庐山和景德镇,江西为外人所知的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八一南昌起义,就发生在江西的省会,南昌市中心有八一纪念碑,广场的名字就叫八一广场。这里有最早的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红米饭南瓜汤的歌谣说的就是这里的事情。江西还有著名的将军县——兴国,兴国人擅长唱山歌,婉转的《十送红军》即是根据当地民歌曲调改编而成的。1931年,红军就是从江西瑞金出发,开始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不过,和革命老区光荣的历史连在一起的却是一个“穷”字。那时候年少敏感,很怕听别人“你们那里是不是很穷?”之类的问题,一听就窘迫得不得了,所以也不愿多讲这些。

  就这样,少年知识贫乏加上敏感害羞,使得自己提起家乡哑口无言。也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应付过去的。这么多年以后,回过头来想一想,其实自己的家乡怎会不值一提呢?有太多的东西值得讲述。

  比如,我可以说江西自古人杰地灵。浩荡的赣江从南到北贯穿江西,从九江注入长江,“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描写了著名的腾王阁的壮美景致。王安石的故乡——江西临川素有才子之乡的美称。明朝权倾一时的严嵩亦是江西人氏,估计当时朝廷里围在他身边趋炎附势的也有不少江西人。拿到现在来说,江西历年高考竞争之激烈,在全国也是数得上的。江西本省的高等院校少而又少,教育资源有限,而知名重点大学更是几乎没有,所以传统上大家都是要拼命考出去。我认识的出来上学的江西老乡,很少有恋家的,大多是高中毕业就出来读书了,家里也是全力支持。有时候和我的天津同学、同事谈起离家这个话题,我们总是互相不能理解。我很难理解天津人固执的恋家情结,而我的同事则总是对我的父母深表敬意和同情,因为他是绝对不肯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天津的。江西学子大多聪明,成绩好,但性格比较内向,不善出风头,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少有江西老乡的身影。

  其实人的地域特点还是很明显的。我通常能很准确的区分江西人、湖南人和湖北人,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几个地方的人都很相像。长相容貌的特点,似乎跟山水、水土有很大的关系。江西境内多丘陵,缓坡,土地很多是红壤,山坡上长满了马尾松之类的耐酸树木。江西人的长相基本上是骨骼轻瞿,面相清秀的,额头往往较高,而且牙床也常有些突起——俗称“龅牙”,有股腼腆青涩的气质,山气多于水气。很多江西妹子长得眉清目秀,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牙齿有些龅,影响了不少姿容。最近几年来,从江西走出了不少知名的美女,比如出生在美女之乡上饶的演员陈红,现在做了陈凯歌的太太;比如有些负面新闻的甜妹子杨钰莹;比如到巴黎闯荡天下的模特吕燕,用中国人的眼光看来,她简直就是丑陋的;前不久获得世界小姐第四名的那位小姐,气度淡定,落落大方,也是个江西妹子。虽然她们的风格相差甚远,但是,我知道她们的长相都很“江西”。

  这些年来,江西一直都是个穷省。全省没有什么说得上来的支柱产业,工业基础也是相当薄弱,大部分地区以农业、林业和简单的加工业为主。大家从电视广告中能看到的江西的产品可以数得出来,一个是江西五十铃汽车,现在跟福特合资了,改称江铃福特了,一个是江中牌草珊瑚含片,最近一两年冒出来的还有“惠仁”牌乌鸡白凤丸和惠仁肾宝之类的药品。交通又不甚便利,从前我从天津回一次家,要转一次火车或一次汽车,路上往往花去2到3天。京九铁路修通以后,交通大为改善,坐火车北可直达北京,南可直抵深圳,只可惜京九修通我大学也快毕业了。

  “穷”具体到生活中的表现,一般人容易想到衣食无着,希望工程中孩子期盼的眼神之类的场景,其实,在江西不是很偏僻的山区的话,吃饭穿衣都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仅仅是温饱而已,意味着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花在吃穿之外的“奢侈”的项目上。什么是奢侈呢?比如买一些不必要的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物品,吃薯片之类的垃圾食品等等。有的时候,可能上学就是一种奢侈。我到现在一直很感念我的父母不辞辛苦供我读书直到大学毕业,我深知我的幸运。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是个四川人,她把爸爸妈妈接到北京来一起生活。她的妈妈说了一句让我觉得很有道理的话:“跟四川比起来,北京简直就象一个外国一样。”北京跟江西比,又何尝不是外国呢?每次回家乡探望父母,我总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家里的生活节奏,而回到北京,也同样需要略作调节,才能回到从前习惯的生活中去。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自认为并不是个恋家的人,但是,当我为着自己,抛下父母和亲人,与家乡渐行渐远的时候,心底里总有一处说不得的痛。——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敢不敢悄悄问自己一声:“我爱我的家乡吗?”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4999@0)
2001-12-12 -05:00

回到话题: Pingle南行记(3)——家乡记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