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比亚会战 (The Battle of Trebia)

mrviceroy (熊咆龙吟 痛改前非)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罗马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是每年冬季全民投票选举出来的执政官(拉丁语Consul),一共两名。这一年的执政官分别是贵族老西庇阿(他是后来被封为非洲征服者的那个Scipio的祖父)和贫民塞姆普罗纽斯。他们分别率领两个罗马军团来迎击汉尼拔。

有些民族似乎与生俱来就有民主的传统,而有些民族再有几千年的历史也发展不出民主。这个原因是什么,我始终搞不明白。大概是有的人生来就会做主人罢。

汉尼拔率军来到意大利之后,在11月中旬迅速进入波河平原。在提塞那斯河,他与老西庇阿率领的罗马轻装步兵和骑兵进行了首次对垒,并且取得了胜利。不仅如此,老西庇阿受重伤,几乎丢了性命,勉强被他随军参战的孙儿(后来的非洲征服者Scipio)救了回去。同时,汉尼拔得以仔细观察罗马军团的阵列。这是他首次与罗马军团交手。

高卢人告诉汉尼拔,军团战术是战神赏赐给罗马人的礼物。古人作战的时候之所有要排成整齐的队列,是因为重装步兵可以互相保护。他们统一装备头魁,盾牌和盔甲,手握武器进行战斗。在火药和强弓劲弩出现之前,投射武器很难对这样装备的士兵行列他们造成伤害。当他们与敌人面对面战斗时,每个士兵手持盾牌保护左边的同伴胸部。这样,即使经过一整天的战斗,也只会有百十号人员伤亡。但是,一旦队形乱了,伤亡就会猛增。汉尼拔深深地明白这点。

再说吃了败仗的老西庇阿与另外一个执政官塞姆普罗纽斯合兵一处,在特拉比亚河边扎下坚固的营盘,拒不出战。老西庇阿语重心长地告诉塞姆普罗纽斯:汉尼拔军的骑兵大大的厉害,要多加小心。

塞姆普罗纽斯出身平民,这个时代的平民执政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外十分强硬和好战。塞姆普罗纽斯想眼下已到年底,如果就此进入冬营,那么在来年三月前就不可能指望可以与汉尼拔一决胜负,也就不可能在自己任期内创建任何功勋。所以他十分渴望战争。平时罗马的军团由两个执政官分别指挥,但是如果合兵一处的时候,则由两个执政官轮流指挥,一人指挥一天。现在老西庇阿卧床养病,塞姆普罗纽斯实际上拥有了绝对的指挥权。因为他可以肯定无论什么时候开战,战功都是他一人的。当然他对老西庇阿的情报也不得不给予重视。

汉尼拔十分准确地把握住了平民执政官塞姆普罗纽斯的心理活动。所有他屡次派出骑兵与罗马骑兵交锋,都故意示弱,战败而回。

多次反复之后,塞姆普罗纽斯越来越不把老西庇阿的劝告放在心上,一心只盼汉尼拔再来。可是,好象对方怕了自己似的,一连几天都毫无动静,活活把性格急躁的塞姆普罗纽斯给等得坐立不安。
大战爆发的前一天,汉尼拔彻夜未眠。他挑选了一名年轻军官马哥,再让马哥挑选了1000名精壮士兵,让他们到特拉比亚河上游的一个小山丘后的树林里埋伏,没有汉尼拔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马哥出发前,汉尼拔开玩笑地说:“可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然后,他向马哥作了详细的指示。

然后,汉尼拔派人挖了一条壕沟,并且磊了胸墙,但是,从远处看不见。他让士兵们早早休息,半夜起床。然后让全军饱餐一顿,命每个将士都在全身上下涂上足够的防冻油,钻入壕沟以避寒,等候命令出击。然后,他派出了500名 Numidian 骑兵向罗马军营寨进攻。

这时候,汉尼拔向全体士兵发表了演讲:“明天之后,通往拉丁城市的道路将洞开。那里满是金银财宝!” 大家明白战斗之后是会有收获的 。

这是一个阴冷的凌晨,下着冰雨还夹杂着雪花,哨兵向塞姆普罗纽斯报告:大队Numidian骑兵来袭!早就等待着这个时刻的塞姆普罗纽斯一跃而起,来不及让士兵们吃早饭,就催促罗马全骑兵和六千轻装步兵火速出寨迎敌,同时命全部重装兵也披挂出营,准备一举歼灭所有敌人,决不让他们再次逃脱。罗马营寨顿时活跃了起来,所有士兵都匆忙披挂集合,他们不但没有吃早饭,就连在铠甲之下多穿几件御寒衣物的时间都没有。

事实上,双方对战役作的准备就已经决定了战役的胜负。

先出战的罗马骑兵与努米底亚骑兵的交战十分激烈。但是当罗马重装兵列好阵势的时候,努米底亚骑兵又象以往一样败退了。塞姆普罗纽斯率军跃入特拉比亚河,向对岸冲去。

12月底的河水冰冷刺骨,没有吃早饭的罗马士兵在刚才的作战和行军中已经消耗了许多能量,而这冰冷的河水又毫不留情地夺走他们最后的那点热量。等到他们终于走上西岸时,每个人都已经被冻的面青唇紫,僵硬的双手几乎无法握紧手中的武器。等罗马人跃出河谷,眼前的景象使他们不禁楞住了片刻。

在蒙蒙的细雨寒风中,汉尼拔的军队早已列阵等候,士兵们站的笔直,默默无声,纹丝不动,杀气冲天。努米底亚骑兵渡河后就不再与罗马军纠缠,而是一溜烟地奔回汉尼拔的军阵。汉尼拔军两万八千步兵,一万骑兵,排下一字长阵。中军是新近投靠汉尼拔的高卢兵,右翼是强悍的非洲利比亚兵,左翼是身经百战的西班牙兵,步兵阵的两侧是骑兵阵,汉尼拔的少数战象则夹杂在步兵方阵之间。

当罗马的骑兵追赶着努米底亚骑兵靠近的时候,汉尼拔送出八千轻装兵和一千投石兵,他们向追击而来的罗马骑兵投出满天的投枪和石块,有效地阻止了罗马骑兵的追击。重装兵则依旧纹丝不动。

列阵!列阵!”塞姆普罗纽斯很快就从惊讶中清醒了过来,大声喝止正在追击敌人的队伍,塞姆普罗纽斯的命令迅速通过各级将官传到各个百人队,训练有素的罗马军在百人队长的指挥下很快就排列成标准的三列作战队形,中军是罗马军团的方阵,左右两翼是同盟军团,重装兵左侧是高卢同盟骑兵,右侧是罗马及意大利同盟骑兵掠阵。罗马军人数,步兵三万六千,骑兵四千。总数与迦太基军不相上下,但是骑兵的比例明显低于迦太基军。

战斗开始了。汉尼拔的战象向罗马骑兵冲了过去。罗马人的马匹看见大象就惊恐地四处逃窜,居然冲乱了自己的队形。同时,汉尼拔军重装兵开始整齐地向罗马军进攻。双方的方阵刚刚接触,汉尼拔立刻就命令骑兵全线出击,向罗马军两侧的骑兵阵杀了过去。战场上顿时轰鸣一片,战士的吼叫声,剑盾的撞击声,铁蹄的践踏声使寒冷的大地和空气都颤抖了起来。

汉尼拔骑兵的单兵作战能力显然远远超过罗马骑兵,无论是数量还是技艺,罗马骑兵都难以望其项背。只片刻之间,迦太基的骑兵就将对手驱散。罗马军左右两翼在汉尼拔的精锐重装兵和骑兵的夹击下陷入苦战。汉尼拔见罗马军已经深入战阵无法脱身,便不失时机地发令让玛哥包抄罗马军的退路,罗马军被汉尼拔完全包围了。

饥寒交迫的罗马军也渐渐失去体力,他们的动作明显地迟钝下来,看样子就要支撑不住。塞姆普罗纽斯明白如果不全力突围,只会全军覆灭了,于是亲自指挥中军向汉尼拔军阵的弱点——高卢兵方阵——发动猛攻。罗马的百人队方阵再次显示出其灵活的机动性和突破能力,终于将高卢军的方阵撕开一道缺口,附近的罗马军便纷纷涌向缺口突围而出。大约一万罗马将士突围而去。罗马军两翼的近两万多将士都被分割包围歼灭,一万被俘。汉尼拔将罗马同盟国的士兵释放了,并且让他们带话给自己城市:汉尼拔的敌人是罗马,而不是罗马的同盟。但是他把所有罗马公民留着索要赎金。

塞姆普罗纽斯回营后,向元老院发出一份可疑的报告:罗马军与迦泰基军在Trebia河边作战,但是恶劣的天气阻止了他们获得胜利。老西庇阿知道抵抗已经没有意义,就率领残兵败将撤退了。

(To be continued)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7540@0)
2001-12-13 -05:00

回到话题: 汉尼拔之死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7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