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加一周年 : 出国前。(写给我的父亲、母亲和Rolia上的朋友:)

lilyba (Sunshin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来加一周年 : 出国前。(写给我的父亲、母亲和Rolia上的朋友:)

在我告诉父母我移民前,家里总是热热闹闹,尽管有时局部冷战热战。

2000年3月底,我移民面试成功,我才告诉他们我要移民了。这彻底驱散了家里原有的气氛。母亲每天愁云惨淡,苦口婆心的劝我,父亲也总是沉默不语。父亲其实更难,他尊重我的选择,但又不放心,又不舍得,而且还得安慰母亲。那时,电视里一放2000年春节联欢晚会的一首歌“常回家看看”,母亲就把我拽到电视机前,让我体会体会。对父母而言,一家人在一起是最大的幸福。他们从未想过我们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他们想要的是一种实在的幸福。

我自己准备行程。母亲仍对我留在他们身边存着一线希望,她拒绝帮助我准备。直到最后,我拿到了机票,她才开始泪眼婆娑地想把家里所有的东西给我带上。但最后,仍不让我带很多钱,说:“等你出了国,花完这些钱,你就死心塌地的回来了“。出国前,父母千嘱咐,万叮咛的话就是:“不行就回来,别撑着”。

我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第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回家。父母最怕的是我想家。母亲不只一次的问我:“你能受得了想家么?”记得上大学是第一次离家。9月11号开学,我9月27号还未放假,就逃学回家。上班几年,也是几乎每周回家。后来父亲调到离我单位很近的地方上班,我更是每周五下午四五点钟跟他的车回家,周一早晨6点多钟跟他的车回单位。

离家前的这半年,我从未在父母面前掉过泪,(怕他们不放心),总是尽量地对父母好,给父亲捶肩,帮着母亲作卫生。跟父母躺在他们的床上聊天。父亲是习惯我给他捶肩了。一天父亲又晃晃肩,哥哥“说我来帮你捶”。父亲赶紧说没事没事。最后还是我来给他捶肩。我知道自己很自私,我总想在离家尽量的补偿。

去年的12月11号,我终于要启程了。清晨6点多钟,天也灰灰的。父母只是站在家门口。我不愿他们到北京送我,他们也不愿到北京送我。哥哥帮着我把行李放到小公车上。下车时,因为行李太多,我不满司机停车的地方,和司机理论了几句。哥哥本是个老实人,平时早就事息宁人的叫我下车了,但那天却气势汹汹,“想打架是不是“。旁人劝说下,架也未打起来。(嘿嘿,还从来为见过哥哥打架)

下了车,我看到哥哥眼中的泪水。他总是转头拭去,不想让我看见。但他眼中布满了血丝。哥哥统父亲一样,不是一个容易流露感情的人。

到了北京见到同行的移友。飞机是第二天下午6点多钟的。第二天早晨,跑道美发厅,把头发折腾成棕红色。理发师想给我烫几个卷,可惜她用了两倍的功夫,三倍的烫发水,我的头发才勉强有了点曲的意思。心理蛮痛快。以前工作的单位是整二八经的科研单位,我一说想试试染发。朋友马上苦口婆心:想想你的身份。我一想让人品头论足,也不舒服。还是美丽第二,自在第一吧。

赶回旅馆,同行的移友已在等我了。

就这样上了出租,到了机场,出关,飞机飞呀飞呀,到了加拿大。在飞机上还认识了另一个和我一样上飞机前染发的和我同龄的移友女士。

转眼已是一年了。当初同行的朋友也是各奔东西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8926@0)
2001-12-14 -05:00

回到话题: 来加一周年 : 写写我的父亲母亲。(写给我的父亲、母亲和Rolia上的朋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8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