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复仇

smallwhale (小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上帝的复仇
  慕尼黑惨案发生后,以色列举国哀悼。摩萨德首脑扎米尔受到了了解内情的高级
官员们批评。因为在此之前,“黑九月”的恐怖分子曾在以色列的利达机场,向候机
室的大批乘客扔手榴弹,并用自动冲锋枪扫射,致使 100多人或死或伤。而在以色列
运动队开赴联邦德国之前,摩萨德就不断得到关于“黑九月”在慕尼黑举行奥运会期
间要显示其威力的情报,但这将是什么性质的行动,却无人知道。扎米尔显然大意了,
他认为恐怖分子是不敢袭击以色列运动队的。
  不过,扎米尔还是提前一个月派了两个特工去联邦德国,仔细检查联邦德国安全
机构保卫以色列运动队的计划。当对联邦德国方面做出的严肃保证感到满意时,两名
特工就撤回了。去参加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队既没有武器,也没有任何准备来对付恐
怖分子的袭击。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代表运动队负责与当地保安机构联系的竟是一
位随队医生。
  扎米尔面对非议,为自己辩解说:世界上只要存在着横下一条心来拼命的残暴敌
手,而一个国家周围又没有筑起防护高墙和拉起吊桥,那么,任何一个负责国家情报
安全的机构都不可能做出保证,他们能保护本国的人民永远免受恐怖分子的袭击。
  然而,不管扎米尔怎么解释,人们对摩萨德多少有了一些不信任感。总理梅厄夫
人虽然安慰扎米尔“伐树的时候,总会有木屑飞出来”,但事实上她已任命其宠臣阿
哈隆.亚里夫将军为“恐怖主义事务特别助理”,夺去了扎米尔的一部分权力。
  不过,“黑九月”造成的灾祸也给摩萨德带来了一个立竿见影的好处,一夜之间,
它的预算几乎增加了一倍。利达机场和慕尼黑的残杀事件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使扎米尔
得到以色列政府批准,允许他的摩萨德使用“暗杀”这一残忍的最后一招。这显然是
一种极端的、恐怖主义的报复行为。
  扎米尔给这个报复性的暗杀行动取代号为“上帝的复仇”,并且开始酝酿复仇的
对象。这一次,扎米尔决心要暗杀与巴解有关的“黑九月”、“法塔赫”(另一恐怖
组织)中的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使这些恐怖组织运转不灵,而不是对难民营进行饱
和轰炸。扎米尔借助了电脑作了冷静而精确的分析,制定了他的“死亡名单”。
  名列首位的当然是“黑九月”的头头,慕尼黑惨案的主谋者阿里.哈桑.萨利迈。
这个30刚出头的英俊的巴勒斯坦人,我们已经作了介绍。
  名单上的第二位是阿布.达乌德,“黑九月”的爆破专家,萨利迈的老同学,慕
尼黑惨案的同谋者。
  第三位是马赫穆德.哈姆沙里,知识分子,是“黑九月”驻巴黎的外交官,也是
巴解组织的发言人。
  瓦埃勒.兹怀伊特也是个知识分子,诗人,是“黑九月”驻意大利的头头,他被
列在第四位。
  第五位是法学教授巴西尔.库拜西博士,扎米尔认定他参与了为“黑九月”提供
武器的活动。
  第六位是卡马勒.纳塞尔,是“法塔赫”组织公共关系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巴解
组织的发言人。他与哈姆沙里、兹怀伊特和库拜西有所不同的是,他毫不隐瞒自己与
恐怖组织“黑九月”有往来。
  第七位凯马勒.阿德万也从不隐讳自己负责“法塔赫”在以色列占领区搞破坏活
动。
  第八位是马赫穆德.尤素福.纳杰尔,又名叫阿布.尤素福,巴解组织的高级官
员之一,专门负责“法塔赫”和“黑九月”之间的联络工作。
  第九位是穆罕默德.布迪亚,他是一名演员兼戏剧导演,也是经常出没于交际场
所的花花公子,巴黎的知名人士。但是人们只知道他是位艺术家和寻花问柳的好色之
徒,却不知他是“黑九月”的外交部长。
  第十位是侯赛因.阿巴德.希尔,他是巴解组织与克格勃之间的联络官。
  名列最后的是瓦迪.哈达德博士,扎米尔认为他是“黑九月”的高级谋士,只是
拿不准他究竟是一条“大肥鱼”,还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虾米”。不过,为了表示
以牙还牙,为被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抵命,死亡名单要凑足11个人,这样,他就被
注定列入名单了。
  暗杀目标已经确定,接下来将要从事更复杂的事情:选择杀手。扎米尔曾明确地
讲,他需要那种对杀人深恶痛绝,但是经过专门训练,学会了杀人的人。
  一支训练有素的暗杀队伍——“死神突击队”成立了。扎米尔规定,“死神突击
队”分成若干个小组,暗杀每个目标动用一个小组。暗杀前先设法建立自己的掩护和
安全的藏身之处,研究谋杀目标的生活习惯和所采取的安全保卫措施,策划行动的每
一个细节,然后制定出行动方案报到摩萨德总部审核,“死神突击队”的头头要前来
检查行动计划,扎米尔至少也要亲自去一次,听取报告,视察现场,对行动计划作出
修改,然后才给以最后批准。在暗杀小组进行暗杀袭击时,扎米尔则总是远离现场的。
  暗杀小组的每一个成员都领到一份“死亡名单”和有关的详细资料。扎米尔要求
他们记熟后就将其全部烧掉。这些暗杀目标是按扎米尔认为的主次顺序编排的,当然,
扎米尔不要求暗杀小组按照名单上的顺序追杀目标,而是听凭暗杀小组视行动方便而
定。
  扎米尔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来划分名单上的暗杀对象。他把带有武器和保镖的,对
外公开是“法塔赫”或“黑九月”头头身份的人称为“硬”目标,如萨利迈、纳塞尔
等。把从不公开其真实身份,只是利用从事的公开职业作掩护,在西方国家有着固定
的居住处的称为“软”目标,如哈姆沙里、兹怀伊特等。
  扎米尔指示暗杀小组最好先从“软”目标下手,因为“硬”目标的名字虽然家喻
户晓,但他们戒备森严,行踪诡秘,备有非常隐蔽的安全据点,有的甚至从来不在同
一间屋里住两夜。而“软”目标则不那么神秘,他们在西方国家参加一些教育、文化
或外交活动,自以为暗地里干的事无人知晓,因此可以高枕无忧,其中有几个暗杀对
象目前的住址居然可以在有关的情报资料中找到。当然,这并不是说暗杀小组就可以
不作任何准备,像捻死一只蚂蚁那样轻而易举。事实上,不管追杀对象有多“软”,
都得进行周密策划。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把人杀死,而在于杀死人后如何安全脱身。
万一被警察当局抓住,以色列人不管动机如何,犯下的将是谋杀罪。这不仅仅是特工
个人的命运问题,也不只是摩萨德的声誉问题,而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威望!
  不过,说到底,对付“软”目标还是比较轻松的,因为他们容易被发现,也不太
会搞错,他们从不乔装打扮,在公开场合允许让别人照相,甚至在自己住的公寓门上
挂着名牌。如果有人问起他们的姓名,他们就会彬彬有礼地自报家门。
  扎米尔之所以要求暗杀小组先去干掉“软”目标,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就是时
间问题。慕尼黑惨案发生于 9月初,案发后,“硬”目标在短时期内肯定不会抛头露
面。而时间一长,这次惨案将渐渐被世人遗忘。到那时摩萨德搞暗杀,公众舆论,甚
至恐怖分子自己,可能都不会将这次暗杀与以前的惨案联系起来。因此,“上帝的复
仇”会被视为无故杀人。扎米尔不知道英国诗人拜伦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复仇好
比吃一道莱,最好凉了再吃。”不过,扎米尔要是知道的话,他决不会苟同,而会说:
“趁热打铁!”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9657@0)
2001-12-15 -05:00

回到话题: 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9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