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袭巴解总部

smallwhale (小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突袭巴解总部
  到此为止,死亡名单上已经勾掉了 4个名字,可这还是扎米尔的“上帝的复仇”
行动在第一阶段搞的小动作。接下来,将要进行更大胆、更恐怖的行动:派遣突袭队
去袭击远在黎巴嫩贝鲁特的巴解组织总部,在“黑九月”认为最安全的庇护所里把他
们连锅端掉。
  1973年黎巴嫩国内尚未发生内战,首都贝鲁特还是个令人神往的城市,有“东方
巴黎”之美誉。她有着高耸入云的现代化大楼、赌场、夜总会和繁华的商业区,街上
穿着讲究的美貌妇人和观光游客比比皆是。在城边,还有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尽是
身穿比基尼泳衣女郎的海滩。
  4月7日,摩萨德的特工人员五男一女分别乘坐从伦敦、罗马、巴黎的班机到达贝
鲁特机场。这几个人过去都曾来过这里,这次旧地重游,头头扎米尔叮属他们,一举
一动都要像普通的旅游者。而且,要像当地的出租汽车司机那样,熟悉贝鲁特的街道
和海滩,并在外部观察研究巴解组织总部的一幢8层办公楼和一幢4层公寓楼,以及几
座军火仓库。
  扎米尔没有让潜伏在当地的特工参与这次行动,以避免暴露身份的危险。不过,
他们早已做了工作,查明了大楼的内部情况,详细地标出了死亡名单上第六号目标卡
马勒.纳塞尔、第七号目标凯马勒.阿德万和第八号目标马赫穆德.尤素福.纳杰尔
的居住房间以及其他情况。
  刚到贝鲁特的6名特工用他们的美国捷运公司信用卡租了6辆大轿车,并勘察了有
关现场。接着,他们通过贝鲁特邮政总局向巴黎发了一封普通的商用电报,用暗号通
知总部:一切准备完毕。
  4月9日傍晚,两艘以色列快艇从海法启程,艇上乘有摩萨德的30名突袭队员。
  没有月光,海上一片漆黑。凌晨 1点,快艇驶抵贝鲁特近海,岸上装扮成谈情说
爱的一男一女向快艇发出一明一暗的手电筒光:三短一长,正是预定的靠岸信号。很
快,突袭队员换乘6艘橡皮登陆艇,在僻静的道夫滩头登岸。他们分别乘上那6位特工
事先租好的,每隔3分钟就开来一辆的大轿车,向市中心的目标奔驰而去。
  大约30分钟后,汽车停在了68号大街和哈雷德.本.瓦利德大街的十字路口附近。
30名突袭队员跳下车,直奔对面的那幢四层公寓楼。几秒钟后,3 个站在门口手持武
器却毫无戒备的哨兵被干掉了。
  他们冲上二楼,对着马赫穆德.尤素福.纳杰尔的房门锁孔猛烈扫射,然后踢开
房门,冲进了卧室。“黑九月”的首领之一,在巴解领导层中坐第三把交椅的纳杰尔
睡眼朦胧,他的妻子闻声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丈夫。结果,在一阵弹雨之下,夫妇俩
一起丧命,纳杰尔的一个15岁的儿子从梦中惊醒,也被乱枪打死。
  飞来的横祸也降临到住在纳杰尔隔壁的一位妇女身上。听到枪声,她惊叫着跑出
自己的房间,被突袭队员当场击毙。这位妇女完全是个无辜的局外人,无论是当时还
是后来,都没有迹象表明她和恐怖分子有任何干系。
  在三楼,另一个突袭小组找到了卡巴勒.纳塞尔,他是个44岁的单身汉,曾在贝
鲁特美洲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1969年他成为“法塔赫”的公共关系负责人,一
年后又成为巴解组织的官方发言人。尽管阿拉法特认为他过于好战,曾与他发生争执,
但他还是保住了这一职位。当突袭队员冲进他房间时,他正在伏案写作,身边放着一
台打字机,一串磷弹把他打得遍体窟窿,他身后的一张长沙发也烧了起来。
  四楼住着工程师凯马勒.阿德万,他精于破坏之道,领导了“法塔赫”在以色列
占领区的所有破坏活动。当他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后,立即操起一枝自动冲锋枪,对
着冲进房间来的以色列人开了火,但连打 3枪都没打中目标,而自己则在一阵短促的
扫射中身亡。
  紧接着,4 位摩萨德专家着手搜寻整理刚刚被打死的领导人的办公桌抽屉和保险
柜里的文件资料,他们将按计划在里面工作整整半个小时。
  与此同时,在大街上,巴解战士已开始对以色列人进行还击,突袭队在门口坚守
阵地,战斗刚刚开始,摩萨德特工就从各处的公共电话亭向黎巴嫩当局报告:巴勒斯
坦的对立派在发生枪战。果然不出摩萨德头头扎米尔所料,黎巴嫩警方一听到这个消
息就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既然巴勒斯坦人要自相残杀,黎巴嫩人干嘛要卷进去呢?
  大街上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那幢 8层楼里的巴解战士为了战斗,用升降机把人
吊到街上。当吊斗接近路面时,突袭队员就残忍地把吊斗里的人全部打死,然后把尸
体拉出来,再把空斗送上去,在黑暗中等待消灭下一批。
  总部大楼终于被以色列人占领了。他们迅速整理了保险柜里的文件之后,便放置
了大量炸药,突袭队员迅速撤退。导火线慢慢地燃烧着,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
大楼夷为平地,楼里的许多巴勒斯坦人遇难。
  突袭队员在巴解组织存放武器装备的仓库前也发生了枪战,尔后,这几座仓库也
被炸掉。
  袭击进行了一个小时,突袭队第一次使用无线电台,呼叫停在海边的直升飞机来
接运伤员。与此同时,贝鲁特警察局局长和贝鲁特海岸警备司令部都接到了很像是对
方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让几架直升飞机起飞,一时无法确定闹事的中心位置。这样
就造成了难以置信的混乱,谁也没想去找对方核实一下,一切都显得杂乱无章。
  摩萨德突袭队和6名特工按原路线回到海边,乘上橡皮艇,在登陆后 90分钟离开
了黎巴嫩。
  在这袭击行动中,共打死10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名单上又勾掉了3个名字,并
搞到了大量的极有价值的文件和情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9662@0)
2001-12-15 -05:00

回到话题: 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9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