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讨厌他的长相

smallwhale (小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并非讨厌他的长相
  摩萨德残酷无情地暗杀了这么多巴勒斯坦人,引起了世界舆论的谴责。但扎米尔
非但没有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不久,扎米尔的部下得到新情报,希尔的继
任者——“黑九月”与克格勃之间新的联络官出现了,他名叫赛义德.穆查西,是个
巴勒斯坦人。摩萨德对此人知之甚少,而他又不在死亡名单上。部下向扎米尔请示要
不要干掉他。扎米尔说:“你们想一想,希尔为什么会在死亡名单上呢?难道是我讨
厌他的长相吗?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他是‘黑九月’负责与克格勃联系的联络
员。现在,穆查西成了新的联络员,难道希尔袭击以色列,我们就制止他,而穆查西
这么干我们就听之任之吗?不行,应该也把他杀了。”穆查西与他的前任希尔不同的
是,他把接头地点从塞浦路斯改到了希腊雅典。摩萨德暗杀小组于4月11日到达雅典。
翌日傍晚 6点多,他们接到设在索克拉托斯大街阿里斯迪兹饭店的监视哨打来的电话,
克格勃人员驾驶一辆梅塞德斯牌汽车把穆查西从饭店里接走了。
  晚上8点,暗杀小组的3名特工来到饭店门前,一个留在门外作掩护,另外两个跟
着他们的内线——一个希腊人进了饭店大厅。那名希腊人已用钱买通了客房服务员,
请他用送酒菜到客房里去的手推车把一个手提箱送到五楼。
  手提箱上着锁,里面放着 8枚燃烧弹。燃烧弹里尽是易燃的镁类物质,爆炸时不
会产生很大的破坏力,也就是说不会影响到饭店其他房间。这种燃烧弹本来是让人投
掷用的,现在摩萨德的军械师稍稍进行了改装,由无线电信号来遥控引爆。引爆之后,
它们就会像放礼花一样发出嗖嗖的声音,并且立刻吸掉室内所有的氧气。尽管这 8枚
燃烧弹几乎肯定可以炸死房间里的任何人,但它却不可能让房间也烧起来,燃烧弹在
一两秒钟之内就会自动熄灭。
  服务员把这只可怕的手提箱送到了 5楼。那位希腊人又请他用钥匙打开了某位客
人的房门,让两位外国人(暗杀小组的特工)进入房内。而后那位希腊人就领着服务员
走了。
  暗杀小组的这两位爆炸专家在穆查西的房间里忙碌起来。这种燃烧弹体积很大,
比起他们在巴黎和塞浦路斯使用的炸弹来,安放和伪装都很困难。不过,两位特工倒
是不慌不忙,因为经过多日的跟踪监视,知道克格勃和穆查西都喜欢熬夜,那辆黑色
的梅塞德斯小轿车从来没在半夜以前将穆查西送回饭店。
  9 点刚过,两位特工总算把炸弹安放妥当。他们离开饭店,悄悄地坐进停在饭店
外面阴影处的小汽车里,睁大眼睛等着。饭店门口的车子多得很,因此他们不会引起
任何人的注意。
  几个小时过去了,穆查西还是没有回来。都快到凌晨 3点了,再过一两个小时就
要天亮了,暗杀小组的特工们心急如焚。组长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放弃这一次行动。
如果放弃行动,穆查西房间里的炸弹怎么办?把它们留在那儿,就会炸死无辜的人;
或者炸弹被完好无损地发现,当局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追根寻源,暗杀小组以及内应都
有极大的危险。那么,回去拆除呢?这也十分危险,不仅仅是因为穆查西可能会突然
闯进房间,而且因为很可能在排除中把自己炸死。
  唯一的办法是引爆那个房间的炸弹,但这样做实在毫无意义,而且增加了下次行
动的难度。
  暗杀小组决定再等一个小时。到了凌晨 4点,他们又决定再等半个小时,如果穆
查西还不回来,他们就只好另想办法了。
  4 点25分,那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小轿车终于朝饭店开过来了。但奇怪的是车子没
有停到饭店大门前,而是放慢速度,在距大门约30米处的路边停了下来,车灯熄灭了。
  约一分钟过去了,车子里没人出来。天色太暗,特工们无法看清坐在车里的人,
甚至连车里坐的是多少人都不能肯定。
  车门终于打开了,车内的灯亮了几秒钟,特工们看清楚了,毫无疑问,下车的人
正是赛义德.穆查西,车上还坐着两个人。穆查西砰的一声把车门关上,车内的灯熄
灭了,但车前灯仍未打开。穆查西已经穿过大门走进大厅了,车前灯还是没有打开。
  显然,克格勃在等他。为什么?穆查西可能是回房间去取什么东西来交给克格勃
联络员;甚至可能是回去打点行李,准备离开饭店,那两个克格勃将把他送到一个安
全处所或者送到机场去赶早班飞机。
  再过几分钟,那位在饭店里布下的眼线就会出来发信号,告诉外面操纵遥控装置
的特工,穆查西是否已经独自进了房间。可是现在情况有变化,炸还是不炸?
  暗杀小组的组长已经没有时间再作选择了,饭店里的那个希腊人正朝门外走来,
他伸伸懒腰,打着哈欠,又把帽子摘下搔了搔头,然后又转身走了回去。
  军械师的手按下了控制键,穆查西房间的窗口就要出现漂亮的闪光了。
  可是,特工们什么也没看到,一点动静都没有,遥控装置失灵了。事不宜迟,一
名特工打开车门拎起一个装有备用炸弹的旅行包,大步流星地朝饭店大门走去。另外
两名特工紧随其后进行掩护。那个特工乘电梯来到五楼,走到穆查西的房门前,很有
礼貌地用手指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穆查西刚把门打开,那位特工就像投手榴弹一
样把 4枚燃烧弹扔了进去,自己飞身跑回电梯,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一声沉闷的轰
响声,穆查西魂归西天。
  3名特工在一楼碰到一起,他们有意不从大门出去,而走饭店工作人员的出入口,
刚走到出入口把门打开,就看见那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小轿车正好停在他们面前。特工
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他们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从进来的大门出去,可是他
们想干得漂亮些,在训练时教官一再叮嘱:绝对不要从进去的地方出来,要迷惑敌人。
  的确不错,这次可是“漂亮”极了。
  车上坐在后座的克格勃已将车门开了一半,正要下车。他一定听到了爆炸声,也
看见了闪光。作为富有经验的特工人员他也是想从边门进去看个究竟。爆炸过后几分
钟,看见 3个人匆匆忙忙地从边门出来,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站在半开的
车门后面,左手抓着门框,右手开始朝腰部挪去,他想拔枪。
  可是,以色列特工比他更快,拔出枪就连连射击。那个克格勃倒在车门口,车上
的司机转过身去抓住他的肩膀,这个司机的力气真大,一只手就把那受伤的克格勃拉
进车里,接着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小轿车的车轮猛地一转,发出尖厉的声音,便摇摇
晃晃地朝街上驶去。
  暗杀小组的特工也立即跳上车,朝着自己的安全据点开去。
  第二天,雅典的报纸都争先恐后地报道,阿里斯迪兹饭店被炸着火,但只死了一
个客人——赛义德.穆查西。所有的报道都只字未提克格勃遭枪击的事件。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9668@0)
2001-12-15 -05:00

回到话题: 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9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