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的末日

smallwhale (小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花花公子的末日
  现在,死亡名单上只剩下 4个目标了。扎米尔得不到头号目标阿里.哈桑.萨利
迈去向的线索。第二号目标阿布.达乌德正关在约旦的监狱里。第十一号目标瓦迪.
哈达德博士是“黑九月”的军事领导人,此人非常谨慎,从来不曾离开过暗杀小组无
法进入的中东和东欧国家。唯有第九号目标穆罕默德.布迪亚不时有些消息传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相貌堂堂的布迪亚是个“软”目标,因为他从不炫耀自己
与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的联系。扎米尔也一直只是怀疑布迪亚领导的“东方巴黎人”组
织不过是“黑九月”使用的幌子而已。但已袭击贝鲁特巴解组织总部时带回的文件提
供了证据:布迪亚是“黑九月”驻巴黎的外交大使。他曾将日本、西德和爱尔兰的恐
怖分子接应到南也门的训练基地,并同日本的“赤军”、联邦德国的“巴德尔——迈
因霍夫帮”保持接触。
  布迪亚是阿尔及利亚人,41岁。在阿尔及利亚独立之后,布迪亚作为国家剧院的
导演,在戏剧界以及风靡一时的巴黎左翼社交界显得非常活跃。他执导了几出具有政
治色彩的戏剧,曾在巴黎西方剧院上演,戏演得相当成功。在巴黎那些认识他的人当
中,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恐怖活动中扮演的角色,和他一起参与恐怖活动的人则更少。
有几个女人,她们对这个英俊的阿尔及利亚人爱慕得如痴如狂。
  1973年 6月21日,摩萨德暗杀小组在巴黎盯上了布迪亚。这位颇有名气的导演看
起来生活十分随便,但实际上行动却是相当诡秘,出没无常。和以往的暗杀目标不大
相同,这个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身边美女如云,你不知道他会在哪个情妇家过夜,而
且他从来不在同一个情妇那里一连住好几夜,当然,这一点也许与安全措施无关。即
使在白天,他的活动也极无规律,你难以预料他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露面。而且,
布迪亚在公开场合露面时,身后总跟着一个贴身保镖。
  因此,暗杀小组对付布迪亚的唯一办法就是一刻不停地盯住他,只要看到他身边
没有别人,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时间、地点和其他条件都合适,暗杀小组就会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干掉。但这要有一个前提:即暗杀小组的跟踪一定要十分谨
慎,千万不能让这个敏感的艺术家察觉有人盯梢而逃之夭夭,从此便可能再也见不着
他的踪影了。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扎米尔指示:绝对不能让同一个人或同一辆车子在布迪
亚周围出现两次。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要花钱多租几辆车子,特工们要进行多次
化装。
  举止潇洒的布迪亚丝毫没意识到大难即将临头,仍然每天开着他的那辆漂亮的蓝
色雷诺牌小轿车东游西荡。暗杀小组决定为他准备一个车内炸弹。当然,他们也考虑
了其他的暗杀手段。如开枪,它所需要的准备工作最少,但是,一旦开枪便极难逃脱;
而且,开枪也显不出扎米尔所要求的所谓“智谋”。
  为布迪亚准备的炸弹基本上和暗杀希尔时用的一样,但改用了塑料炸弹,体积较
小,安装比较简单,也不容易被查出来。引爆的方式则完全一样,先将炸弹放在驾驶
座位下面,当人坐上,靠压力弹簧打开保险,然后通过无线电信号使其爆炸。
  6 月27日夜里,布迪亚来到他的新情妇——一位女演员家里过夜,他的雷诺轿车
在门外整整停了一夜,暗杀小组恐怕布迪亚第二天早晨会带着情妇一起上车,因而不
想冒险把炸弹装上。结果,早上6点,布迪亚独自一人出门,坐上汽车就走了。
  特工立即开车紧紧盯住布迪亚。当布迪亚把车子倒进巴黎大学现代化的“居里夫
妇大楼”外面一个角落里的停车场时,时间已是早上6点45分。
  布迪亚下了车,把车锁上,一位特工徒步跟着他。暗杀小组猜想布迪亚也许是要
到附近一个街区的另一位情妇家中去。
  半小时后,暗杀小组的几名特工开来了一辆大货车,把它停在布迪亚的车子前面。
此时,街上的行人还是稀稀落落,高大的货车可以挡住过路人不经意的视线。布迪亚
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不过那个徒步盯梢的人会事先通风报信,让小组的其他特工有
足够的时间脱身。
  两名穿着修车工工作服的特工,手提一个工具箱从货车上下来。其中一位只用了
不到30秒的时间就弄开了雷诺轿车的车门,另一位特工也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把炸弹
装好了。
  这种炸弹安装起来的确十分方便,既不需要定时器也不需要连接线。接着,特工
又用了几秒钟把车门锁上。
  炸弹已安放就绪,时间还不到 8点。一个特工把货车又开回原处。另外两名特工
坐进了一辆能清晰地看见雷诺轿车的小汽车,开始守株待兔。
  10点45分了,布迪亚没有出现,一辆大卡车开过来停在了特工坐的汽车和安有炸
弹的雷诺车的中间,正好挡住了他们的视线。特工急得直骂娘。可又毫无办法。如果
跑过去找个借口让卡车司机把车向前开上10米,就会暴露自己,带来后患。如果布迪
亚就在这时上了车,特工们就要等他把车开出停车场才会发现他。暗杀小组就只好跟
着布迪亚的车子,设法在另外一个地方让车子爆炸,这种没有把握的事太危险了。但
愿卡车自己能开走就万事大吉了。
  过了几分钟,卡车真的开走了。特工们刚松了一口气,可是突然又出现了更严重
的情况。
  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手里拿着书,看上去像是大学生,站在雷诺车旁说起话来。
那个姑娘就倚在车子的后挡泥板上。要是布迪亚上了车,他俩当然就会走开,但可能
不会走得太远。就在一分钟之前,暗杀小组的头头还希望布迪亚快点露面。然而现在,
他却希望布迪亚等到那两个学生说完话再出现。“快点吧!姑娘。”特工头头甚至试
图用心灵感应的方式对那个姑娘说:“不管他要什么,你都答应他吧。你们这两个傻
瓜赶快走开吧。”他的方法竟然“应验”了,那两个学生走了。
  11点刚过,布迪亚迈着悠闲的步子从街上走了过来。特工立即做好准备,把汽车
引擎发动起来。
  布迪亚走到车前,谨慎地检查了汽车发动机、排气管之类的关键部位,但没想到
去座位底下搜寻一番。他坐到了方向盘后面,车子刚刚起步,炸弹就通过遥控装置起
爆了。车门被炸开,连车顶也给炸塌了,布迪亚被当场炸死。
  扎米尔对一次次暗杀行动的得手感到得意洋洋。摩萨德只用了 9个月的时间就杀
死了9个“黑九月”的头面人物。死亡名单上只剩下3个人了。
  但是,扎米尔怎么也没想到,由于刺杀了穆罕默德.布迪亚,便在欧洲巴勒斯坦
恐怖网的上层留下了一个空位,扎米尔为另外一个可能是恐怖时代最为有名的恐怖分
子的出现铺平了道路。几个星期之内,他就要接替布迪亚的位子,并将“东方巴黎人
”改名为“布迪亚突击队”,他的名字叫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一个受过高等
教育的委内瑞拉人。不久之后,他将以“豺狼卡洛斯”或“魔鬼卡洛斯”著称于全世
界,而摩萨德后来一直没能嗅到他的踪迹。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9676@0)
2001-12-15 -05:00

回到话题: 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9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