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红色王子

smallwhale (小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追杀红色王子
  一转眼 5年过去了,坐在摩萨德首脑宝座上发号施令的已是伊扎克.胡菲少将。
这个49岁的强硬派人物接收了扎米尔的摩萨德遗留下来的一切,其中当然也包括那份
“死亡名单”。
  1978年初死亡名单上自动勾去了一个名字:瓦迪.哈达德博士。他死于癌症,在
东德的一家医院里寿终正寝。在此之前,胡菲不断地得到情报,知道这位非凡的哈达
德博士一直在为“黑九月”的重大活动出谋划策,但他的隐身术十分高明,摩萨德的
特工一直到他死也没能发现他的踪迹。
  胡菲决定要在扎米尔失败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功勋。他专为谋杀死亡名单上的头号
目标萨利迈制定了行动方案,取代号为“追杀红色王子”。
  阿里.哈桑.萨利迈生于1943年,他的父亲早在以色列建国前就是一位信念坚定、
战功卓著的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首领人物。后来不幸被犹太间谍暗藏在他家中的一颗
定时炸弹炸死。父亲遇难时,萨利迈年方 5岁。从此,小萨利迈和他的母亲栖身在一
个难民营,住的是没有电没有水的破帐篷。
  萨利迈逐渐长大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他相貌出众,身材修长,爱好体育,聪颖
过人。在学校里,他的成绩首屈一指。当萨利迈还是个毛头小子时,就博得了姑娘们
的青睐,但他却对政治更感兴趣。他15岁时在中学里赢得了“最善辩论奖”。17岁高
中毕业时,他用闪光的语言填写了一份毕业答卷:“职业?我不感兴趣!我只有一个目
标,这就是把以色列人从我国赶出去。”
  1960年,萨利迈获得了贝鲁特亚美利加大学的奖学金。当时,还未经历兵荒马乱
的贝鲁特是巴勒斯坦知识界精英荟萃的地方。萨利迈进入亚美利加大学攻读工程设计。
但是,他一刻也没有淡忘他的政治斗争,他把巴勒斯坦同学吸引在自己周围,同他们
探讨建立巴勒斯坦国的途径。当他同全城最令人渴慕的姑娘结婚后,在同学中的影响
就更大了。他的妻子是耶路撒冷一位前伊斯兰宗教大法官的侄女,这位大法官在30年
代参加过反对以色列的斗争,以恐怖手段对付以色列移民。
  1967年,萨利迈结识了巴勒斯坦领袖亚西尔.阿拉法特。此人使他的生活发生了
决定性的变化。阿拉法特是成立于1964年的巴解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自1965年起,他
就派出人马,在以色列腹地展开游击战。萨利迈对阿拉法特顿生敬慕之情,称赞他是
言而必行的杰出的巴勒斯坦人。而阿拉法特对精明强干、信念坚定的萨利迈也颇有好
感,他当时就许愿日后必将重用萨利迈。
  阿拉法特的诺言很快就兑现了。1969年,阿拉法特把萨利迈送到开罗附近的一个
秘密训练营地,专门接受自卫、间谍和破坏行动的训练。教官们在他的结业证书上写
下了这样的评语:“萨利迈在智谋胆识和行动能力方面都堪称楷模,他急于要和以色
列人一决高低。”
  1971年,萨利迈成为“黑九月”的头目之一,他向朋友们描述了自己的蓝图:他
将劫持以色列特拉维夫航线上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飞机,致使通向以色列的空中交
通陷于瘫痪。然而在此之前,萨利迈还是首先策划了慕尼黑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劫持谋
杀行动,以回报以色列人的杀父之仇。
  1972年春,萨利迈在东柏林遇到了以前一起在开罗接受训练的两位老朋友:阿布
.达乌德和法赫里.乌马里。于是,他俩也参加了慕尼黑奥运会惨案的策划和准备工
作。9月5日,萨利迈本人在国外督战,“黑九月”的行动小组在慕尼黑奥运村下手。
  不久,萨利迈就十分清楚地知道,以色列复仇者已把他列为头号目标,摩萨德正
在追捕他。从此,他的行踪神秘莫测。
  1973年 7月22日晚,摩洛哥籍店小二布希基被误认为是“萨利迈”而饮弹毙命。
翌日,真正的萨利迈悄悄地离开挪威。虽然一开始舆论界的报道并未提及萨利迈的名
字,但他心中有数,暗杀矛头是对着自己来的。他假道法兰克福返回贝鲁特,从此更
是谨慎行事。
  在利勒哈梅尔丑闻发生之后,摩萨德表面上不得不宣布取消暗杀行动小组,但实
际上仍在暗中活动。1974年 1月12日,一个暗杀小组得到情报,据称萨利迈和第二号
目标阿布.达乌德将在靠列支敦士登边境的瑞士小镇——萨尔根斯的一座天主教堂内
会面。结果暗杀小组在教堂堵到了 3名呆若木鸡的教士,差点发生了第二次利勒哈梅
尔丑闻。
  当心狠手辣的胡菲接任摩萨德首脑后,他决心要复仇雪耻,非把萨利迈置于死地
而后快。1975年 4月黎巴嫩爆发内战,这块地方成了世界上最乱的小国。胡菲趁机派
出摩萨德特工人员,残忍地杀掉了几个无依无靠的伊斯兰教徒,然后盗用被杀者的身
份,伪装成难民潜入贝鲁特西区,专门寻找萨利迈的踪迹。1975年12月,一名摩萨德
特工用一支装有望远瞄准镜的步枪从窗口对准萨利迈的住处射击,结果子弹只穿透了
一个假人。1976年10月 8日,萨利迈在贝鲁特只身散步,未带随身保镖。摩萨德特工
的两发子弹击中了他,他应声倒地,停在附近的一辆汽车立刻把他送进医院,他在手
术后脱了险,又一次大难不死。
  萨利迈此刻明白了,他将终身处在摩萨德的追捕之下,虽然过去时常使他免遭不
测的是他对阴谋活动有着一种精确的、几乎是本能的感觉——一种“处境感”,这种
“处境感”总是使他的对手无法确切把握他的行踪,因而也就无法在他没有防备的情
况下将他干掉;可是现在他变成了一个宿命论者,他曾对一名记者说:“我并不害怕。
我知道,劫数一到我就完了,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此时,巴解首领亚西尔.阿拉法特在建立巴勒斯坦国家的斗争中改变了策略:他
努力争取国际上对巴解组织的承认,并在第三世界国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同时,
他拒绝在斗争中使用恐怖手段。不过,对萨利迈这样一个能说 7种语言的人,他当然
还是重用的。萨利迈已成为巴解秘密情报组织的头头、阿拉法特的保安官。同时,萨
利迈也开始确信,必须在政治领域里赢得反对以色列的斗争。
  萨利迈变得前后判若两人。人们越来越经常地看到这位“红色王子”在公开场合
露面,身穿考究阔绰的瓦伦蒂诺礼服和裁剪合体的丝质衬衫。尤其是他在1978年和一
位曾在1971年迈阿密海滩选美大会上荣膺“世界小姐”桂冠的黎巴嫩美女乔治娜.里
泽克结婚后,他的生活变得有规律起来。按照穆斯林的教规,他完全可以拥有两个妻
子,因此他没有和第一个妻子离婚。于是,萨利迈便有规律地在巴解组织总部、第一
个妻子以及两个孩子的住处和乔治娜住在凡尔登大街的新公寓之间来回活动。
  摩萨德首脑胡菲很快便得知了这一切,他心中有底了,来到贝京总理办公室请命。
贝京于1978年11月初明确下令:允许执行“追杀红色王子”的行动计划。
  11月18日,一个护照上写着名叫埃里卡.玛丽亚.钱伯斯的英国老处女住进了凡
尔登大街萨利迈新房对面的一座公寓楼里。这个女人很快成为这一地区人们所熟悉的
人物,她要人们叫她“佩内洛普”。她收养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小猫,还用了许多时间
临窗描绘下面街道的城市风景。图画画得当然十分笨拙幼稚,却又是令人吃惊的精确。
  1979年1月12日,持有260896号英国护照的彼得.斯科里弗到达贝鲁特国际机场。
不管从哪点看,他都是一位标准的英国商人。他下榻在地中海旅馆,在那里还租了一
辆大众牌汽车。1 月14日,持有编号为DS104277加拿大护照的罗纳德.科尔伯格也抵
达贝鲁特,身份是一家炊具公司的推销部主任,住进皇家花园旅馆并租了一辆西姆卡
牌小轿车。
  以上3名来宾,其实都是手执冒名顶替护照的摩萨德特工。3人在贝鲁特会合后,
确定了暗杀行动的细节。胡菲指示他们使用遥控炸弹为好,既方便又准确,而且摩萨
德特工对此特别擅长。
  1月22日上午,“斯科里弗”开着大众牌轿车,驶往郊区,与“科尔伯格”碰头,
两人把50公斤炸药安放在汽车底部,然后,“斯科里弗”把这辆车开回来,停到萨利
迈住宅附近的凡尔登大街上。尔后,这两人立即分别使用另外一个护照飞离了黎巴嫩。
  下午3点35分,萨利迈的4个贴身保镖从家中出来检查了萨利迈的防弹汽车,并且
观察了街上没有异常动静之后,就护送萨利迈登车离开了家。当萨利迈的座车驶过事
先停放在大众牌汽车的一刹那,在附近楼上以绘画作掩护的“佩内洛普”按下了无线
电遥控装置,引爆了炸药。顿时,沉闷的爆炸声震撼了整条大街,人的肢体和汽车部
件飞上了天空,血浆四溅,烟雾迷漫。大众牌汽车被炸得粉碎,萨利迈的座车成了一
个大火球,猛烈地燃烧着。当场炸死的除了36岁的萨利迈和4名保镖外,还有4个过路
人;另外,有18个行人被炸伤。真是一场十分可怖的屠杀。
  “佩内洛普”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从容地收拾好画具,然后下楼。当她遇到公
寓的管理员时,她说,这里太吵闹了,要到附近安静的地方去作画、休息。随后,她
也悄悄地离开了黎巴嫩。
  暗杀萨利迈的那天晚上,摩萨德头头胡菲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给贝京总理写了
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句话:“对慕尼黑事件已进行了报复。”
  血迹斑斑的死亡名单上只剩下唯一的第二号目标阿布.达乌德。1973年 2月,他
在企图绑架约旦国王侯赛因的几个内阁成员时被捕。2 月13日,他在约旦的电视上作
了公开坦白,承认了“法塔赫”和“黑九月”之间的联系。两天之后,他和进行绑架
活动的其他“黑九月”成员被判处死刑。临刑前,侯赛因国王下令改死刑为有期徒刑,
达乌德被关在约旦的一座监狱里。“赎罪日战争”前夕,达乌德被赦免释放。从此,
达乌德的足迹遍及欧洲,但摩萨德却一直未能找到他。
  直到1981年8月1日,阿布.达乌德在波兰一家旅馆的大厅里突然遭到枪击,开枪
的是一位摩萨德特工,不过,他在波兰的任务并不是刺杀达乌德,而是偶然在旅馆里
认出了这位著名的“黑九月”头头时,出于一时冲动才开了枪。当场的目击者都惊呆
了,谁也说不清楚凶手是怎样逃之夭夭的。
  历时 9载,“上帝的复仇”行动到此落下了沾满血迹的帷幕。“死亡名单”上开
列的人员全部处死,而且还错杀了无辜者。如此残忍的恐怖手段,竟自称是“上帝的
复仇”!相信人们终究会认识到:以恐怖手段反恐怖,只能形成恐怖的锁链,不可能
解开民族矛盾。
《世纪档案》由【阿美工作室】录排整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99706@0)
2001-12-15 -05:00

回到话题: 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9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