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会有人认识这对夫妻。。。。

ranger (浪迹天涯)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他们曾有过甜蜜的恩爱深情,有过非同寻常的生死患难;他们共同挺过了创业的艰辛与磨难,却栽倒在富贵场里。他们之间残存的夫妻感情如同刚刚结束战斗的战场:硝烟袅袅散尽,些许的火药味尚留其间。今年8月,身怀六甲的妻子雇凶向丈夫举起了“屠刀”——
  在海淀看守所里,身怀六甲的刘莉行动有些笨拙。说起对丈夫“血腥惩戒”的前因后果,她的语调平静得出奇。寒意一阵阵地从她冷静缜密的思维背后透出,让人战栗。

  10年前,刘莉和吴军同时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济南太极集团。同是1987年本地高考状元,都选择了热门的计算机专业,相似的经历和共同的爱好使一对年轻人很快走到一起。

  刘莉思想独立、志向高远,渴望成就一番大事业。当高大魁梧、性格刚毅、上进心强的吴军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感到爱情和事业终于有了归宿。但在刘莉眼中,吴军并非十全十美:他虚荣心强,喜欢玩弄小聪明,与人交往不注重“情义”,只看是否“有用”,即使对作为恋人的她。但她把这些缺点看成是强烈自尊与自卑的结果,尽量不去触碰这些脆弱部分。

  1993年他们结婚了。不久,公司机构重组,刘莉转到另一家公司工作,吴军借机辞职下了海,开始创办自己的企业。

  携手创业打造千万财富

  刘莉尽一切所能支持丈夫。她从一切可以发动的人身上凑足了20万元钱交给吴军。吴军超人的经营头脑从投资的第一天起就显露出来。他看中了高投入、高利润的计算机行业,用这笔钱创办了一家色带生产厂。两个月后,他拿到了第一笔订单,企业进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随后,吴军在济南注册了自己的计算机公司,刘莉成为公司最得力的技术支持。公司需要对客户进行技术培训,刘莉为此常常乘坐公共汽车往返于用户之间,即使生病了,她也举着吊瓶去讲课。1995年,在成就一番大事业的感召下,刘莉将自己原来所在公司的7名硕士生挖到了吴军旗下,“知本”的输入给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然而,吴军性格中的弱点也逐渐暴露出来。对待业务,他不再像以前那么尽心尽力,而是热衷于编织关系网。他频繁出入高档娱乐场所,穿名牌、开好车、一掷千金、广交名流。赔上笑脸与金钱的同时,他也确实为企业发展寻到了一些方便。吴军的成就感由此越来越强:公司能有今天全是他的努力。

  刘莉此时却分外清醒、冷静。她认为技术才是企业的支撑,没有技术,再好的社会关系也救不了企业。当吴军热衷于编织关系网时,她却牢牢地抓住技术这条命脉。短短几年,公司资产猛增到200万元。1996年,刘莉、吴军注册了第二家计算机公司,1999年,公司总资产达千万元人民币,夫妻两人在济南商界成了名人。

  甘作人质挺身救回丈夫

  刘莉平和稳重的性格、对待下属关心体谅的作风,渐渐赢得了公司上下的尊重与爱戴。在员工心目中,她的地位甚至超过了董事长吴军。为了企业的发展,刘莉还特意把新加坡学成归来的哥哥请来帮忙。

  这一切却令吴军极为不满,他容忍不了员工隔过他直接向刘莉汇报工作,他常常为此小题大做,令刘莉难堪。对于公司的其他员工,他更是霸气十足、说一不二。在他的骨子里仍有一些封建思想在作祟:女人永远都应该是附属品,老婆的作为应该在家里而不是公司;员工就应该对老板无条件服从。他的做法伤害了员工的心。1999年8月,15名员工集体辞职,其中包括当初刘莉极力挖来的7名硕士生。

  至此,吴军并没有清醒,照样我行我素。不知不觉中,他与人结下了仇。1999年9月的一天,吴军像往常一样外出应酬,却一去不归。半夜,刘莉接到陌生男子的电话:吴军被绑架,准备300万换他一条命。刘莉心急如焚,仓促之间哪能弄到这么多现款啊?生死关头,她超常冷静,对绑匪提出先放吴军回家,自己留下作抵押,否则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第二天,刘莉代替丈夫被关进了一间昏暗狭小的屋子,整整三天三夜,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水。当吴军捧着紧急筹到的292万元现金来救妻子时,刘莉已经没有说话的气力了。在济南警方的全力侦破下,绑架分子于两个月后全部落入法网。刘莉舍身救夫的壮举在济南被传为佳话。

  悲愤绝望“魂断”加拿大

  可是,经过这场生死劫难,并没有引起吴军的丝毫反应,两人在企业管理中的矛盾并没有因此消减。相反,吴军的骄横与自负更加变本加厉了。

  他变得越来越捉摸不定,不愿与刘莉谈论公司业务,不希望刘莉参与经营。刘莉感到吴军真的变了,创业初期并肩奋斗、共担风雨的默契已经遥远、模糊了。

  为了拯救濒危的感情和家庭,2000年9月,两人将公司业务交给亲戚,双双来到了加拿大。然而,加拿大美丽的风光没有挽回他们垂死的婚姻,却让刘莉发现了丈夫的不忠。一天下午,独自在家的刘莉在丈夫的电子邮箱里发现一封未署名的邮件,令她震惊不已。信的内容暴露出吴军与另一个女人已经有了不一般的关系。待吴军回家后,刘莉追问信的缘由,善于狡辩的吴军矢口否认。

  刘莉绝望了,她相信自己的感觉,但高傲和倔强又使她不屑再追问下去,她感到人生彻底失败了。绝望苦闷之际,刘莉选择了自杀。今年5月的一天,刘莉开车来到离住处不远的湖边,吞服了大量安眠药。加拿大巡警及时发现了这个寻死的中国女人,迅速将她送往医院抢救。一番折腾之后,刘莉的眼睛极不情愿地睁开了。医生告诉她: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为了孩子,刘莉决定活下来。

  步步紧逼夫妻情断义绝

  刘莉的自杀似乎震动了吴军。此后,他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妻子。但仅仅过了一个月,吴军就又变得坐卧不安起来。他吞吞吐吐地告诉刘莉,家里奶奶身体不好,他要回国看看。刘莉心里很清楚吴军回国的真实理由,但她没有强留,既然心已经不在了,人留下来有什么意思,几天后,迫不及待的吴军回国了。

  吴军前脚一走,刘莉后脚立即致电表姐,请她帮助调查吴军的行踪。一个月后,吴军仍没有返回加拿大的意思,刘莉拖着日渐笨重的身子回到了北京。妻子归来,吴军表现得异常高兴。尽管刘莉提出仍旧住在公司的房子里,吴军却以月租12000元的昂贵价格在京郊某酒店为她包下了套房。他不让刘莉插手公司业务,理由是孕妇最需要的是休息。

  智商并不低于吴军的刘莉意识到事情远不会如此简单。不久她发现,先是家中保险柜的存款被丈夫以“保管”的名义拿走了,随后自己的首饰也被丈夫“保管”起来,甚至她在济南的房产也被丈夫作价700万元抵押投资到股票上去了。刘莉发现自己正在逐渐失去对家产的控制,一种巨大的威胁传遍全身。

  刘莉恨透了吴军,她不愿落个“赔了丈夫又赔财”的境地,决定对吴军施以颜色。

  雇凶施暴丈夫刀伤密布

  刘莉想到了远房亲戚赵勇。7月下旬,她暗示赵勇“教训教训”吴军,事成之后付给酬金10万元。赵勇一口答应下来。当初吴军买办公楼时,赵勇东奔西走,为吴军省了100多万元钱。吴军许诺给他20万元作报酬,可两三年过去了,仍是一张口头支票。赵勇对吴军恨得咬牙切齿。

  很快,赵勇从济南雇来5个打手。为确保万无一失,刘莉专门带着赵勇查看了公司的地形和周围路线。8月16日晚上9时许,吴军在公司的住所大门突然被敲响,刘莉起身开门,5个彪悍的打手一拥而入,迎面给了刘莉一脚,把她拖到了卫生间。接下来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残酷殴打。5人对吴军轮番拳打脚踢,用管钳、铁锤猛击吴军头部,来不及反抗,吴军的头上已经密密麻麻地留下了25处伤口。3个多小时后,一名员工发现吴军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推门一看,发现了浑身是血、呼吸微弱的吴军和瘫在洗手间里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的刘莉。大家迅速把吴军送到医院急救,同时向海淀公安分局报了警。吴军的惨状令会诊医生不住摇头:“救活了恐怕也是个植物人。”

  5个与吴军素不相识的打手作案后,当晚就被赵勇安排回了山东。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仅仅6天后,以赵勇为首的嫌疑人全部落网。8月19日,刘莉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不久,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逮捕刘莉。经过艰苦抢救,吴军脱离了生命危险。考虑到他的伤情,没人敢告诉他险些置他于死地的是他的结发妻子。

  冷静对待婚姻好说好散

  让刘莉接受采访很困难。她聪明、冷静、有心计,一问到关键问题,不是含糊其词,就是沉默不语。她说打算教训了丈夫之后,再把他带回加拿大。“你没想到会打死他吗?”“怎么可能呢?”刘莉反问。可事实上,歹徒扬长而去后的两个多小时里,刘莉始终躲在卫生间里,既未报警也未出去看看丈夫。警方也正是从这一点上发现了她的嫌疑。

  “没有感情了为什么不离婚?”“一言难尽,没想过。”“我不认为我的问题有什么普遍性和警示作用。”她说。“你做这一切是不是想保住这个家?”直到记者问到这句,她的眼泪倾泻而出,才打开了话匣子。

  她说她觉得不幸福,她身边有很多像她一样有钱的人,但都不觉得快乐,大家觉得生活没什么希望。在采访中,刘莉保持了一个最基本的底限—不揭不该让外人知道的丈夫的隐私。“他将来的路还很长,我把什么都说了,他将来没法做人了。”她一直这么说。

  有人说,夫妻关系是世界上最为松散的一种关系,说淡就淡,就断就断。又有人说,爱情就像一种物质,产生时弥漫在两人中间,牵引着两人相见相爱。而物质一旦消失,两人间就什么都没有了。松散也好,物质也好,人们总是把夫妻、爱情赋予了更多的内涵。可实际生活中,由爱成仇、夫妻反目的事情总是屡见报端。人们何时才能冷静地处理这种关系,还这种关系以本来的面目呢?(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0892@0)
2001-12-16 -05:00

回到话题: 看来会有人认识这对夫妻。。。。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0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