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骚”和“发烧”的日本[转]

heian (㊣天使)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文章来源: 陈永苗 于 2001-12-16 21:57:00:

“发骚”和“发烧”的日本


  日本大和民族起源自云南说,或秦朝徐福五百童男童女东渡 说
难免有中华民族的民族优越感,但有一不争的史实,日本的传 统文
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徒弟或徒孙,根据中国和日本的史书记 载,日
本人学会阅读或书写是大约在公约400年由中国人或中国 人的徒弟朝
鲜人教给他们。在文化方面,明治维新之前,中国是 输出国,日本
是输入国,因此,现在日本人虽看不起现在的中国 人,但始终对近
代以前的中国和中国人崇敬有加。

  我一直饶有兴趣地用精神分析学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来 注
释历史中的中日关系。弗洛伊德认为,父亲代表者社会、文化 的权
威和秩序,儿子承认、接受、敬重,同时反抗父亲的权威。 除了日
本变造中国文字为片假名和名假名能否算为反抗父亲的权 威尚待商
榷外,这种注释还是挺贴切的。这里的竞争的对象—— “母亲”,
是文化的起源、核心地位。日本似乎一直没有彰显它 的反抗,直至
近代,从西方列强在中国国土上的嚣张处7获得自 信,开始其行动。
我们可以从甲午中日战争日本第一次获得民族 心理优势的震撼感就
可以读出那是儿子打倒老子的的狂喜。

  这种狂喜支持起日本的“骚包”,在侵华战争到了极点。我 一
直无法抹去脑海中日本兵狂妄地叫嚣的形象。此时的日本不仅 是“
发骚”,而且由“发骚”“发烧”,日本说出了簪语。

  1942年2月,战争打得如火如荼,在日本东京出版了风靡全 日本
的帝国主义意识的小册子。在1942年的《纽约时报》上,美 国奥托.
托里苏斯就日本当时的这种簪妄的“骚味”写下了以下 的这些话:
今年2月在东京出版的一本小册子中,包含着日本人 战争的令人吃惊
的表现,以及不仅在支配日本政府的军事集团和 超民族主义集团中
,而且也在知识分子中风行的野心。这本小册 子是藤泽教授写的,
他是日本政治思想和哲学的主要代表之一。

  按照这本最畅销的小册子的说法,日本作为人类和世界的文 明
的起源地,正在进行一场圣战,要使互相撕杀的人类重新组成 一个
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中每一个民族将在日本天皇神圣而至 高无上
的通知下获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天皇是处于“绝对的宇宙 生活中心
”的太阳女神的直接后裔,各民族曾偏离了这个中心, 现在他们应
该回到这个中心来。

  这个小册子纯粹是以泛泛的论证概括了来自神道教深化的观 念
,使之系统化,并应用到目前的战争上。日本政治家们在松冈 洋右
的领导下把这种神话发展成为一种帝国主义的教义,以证明 日本的
扩张政策合理。但正是为此理由,这本小册子求助于在日 本人天性
中最根深蒂固的一切宗教的、种族的和民族的观念和情 感。在这个
意义上,藤泽教授是日本的尼采和瓦格纳,他的小册 子成了阿道夫.
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的日本翻版。

  如同《我的奋斗》的遭遇一样,外界几乎根本不存在注意日 本
人的这种思想倾向,不是将它视为纯粹的幻想,就是把它贬到 神学
领域。但这几年它已为导致目前战争的日本扩张政策提供了 意识形
态背静,不提到它,就不可能理解日本对美国的最后调 子。

  这本小册子的权威性表现在,藤泽教授曾是国际联盟秘书处 的
一个常驻代表,是九州帝国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他以各种语言 出版
了许多日本政治学著作。现在他是帝国统治联合会的研究部 主任,
积极组织日本人民参战,负责使这些观念风靡全世界。

  这本小册子的头几段就显示它的整个气味,这几段话是: “在
我们诗的语言中,日本经常被叫做‘太阳国’,这表达神圣 气氛、
大一统和无所不包的意思。只要在头脑里记住它的哲学含 义,人们
就能把握1939年9月27日在三方条约缔结时发表的帝国 公告的要义。
在公告中,我们仁慈的天皇庄严宣布,应把伟大的 正义事业推进到
地球的尽头,以使世界成为一个大家庭,使各民 族各得其所。公告
的这段重要的话阐明着我们威严的之上统治权 的特点,他迫切需要
成为无所不包的大家庭的头脑,在这个大家 庭的怀抱里,所有的民
族都将和谐而合作的动态秩序中占有自己 的地位。

  日本国民的高烧是如何烧起来的呢?日本国民对天皇的宗教 情
感是众所周知的。因此,奥地利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 威尔
海姆.赖希在《法西斯主义群众心理学》中说:“群众的角 度看,民
族主义的元首是民族的人格化”的判断远远未能切中。 赖希援引的
弗洛伊德的“自居作用”的原理是可以用来解释日本 国民的高烧的
精神分析学理解的自居作用,自居作用指这样一个 过程,一个人开
始感到和另一个人相一致,采取这个人的特点和 态度,并在幻想中
把自己摆在他人的位置上。赖希针对德国法西 斯的群众心理说:“
然而,最要命的是群众个体同元首的自居作 用………这种自居倾向
是民族自我陶醉的心理学基础,即个人从 ‘民族的伟大’中获得的
自信心的心理学基础。反动的下中层阶 级人士在元首身上,在权威
主义国家中领域到自身。根据这种自 居作用,他感到自己是‘民族
传统’的维护者,民族的维护 者。”因此,奥托.托里苏斯引用了小
册子的内容,体现在天皇 身上的日本国民的幻想裸露着:“我们的
天皇义不容辞的责任是 尽最大努力恢复‘绝对的宇宙生活中心’,
重建曾在遥远的古代 在各民族中盛行过的基本的垂直统治秩序;他
这样做,是想改造 目前的无法律而且混乱的弱肉强食的世界,使它
成为一个大家庭 ,在这个大家庭中实行完全一致和尽善尽美的和谐。

  这就是日本从遥远的古代以来就承担的神圣使命的目标。一 句
话,要使我们的神圣统治中包含着宇宙生命遍布整个世界和地 球,
从而使所有被隔离开来的民族在精神上以亲兄弟般的虔诚感 情重新
结合起来。

  只有这样,世界上所有民族才会放弃他们的首先在现行的国 际
法中表现出来的个人主义态度。“

  日本“成了”古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利特。担当了“光荣和 伟
大的使命”的“赫拉克利特”必有打击的恶魔、朋友以及“注 定的
丰功伟绩”,奥托.托里苏斯继续评述说:藤泽教授说,这 是“神的
方式”。在用神秘的术语解释里这一点后,他继续说: “据此,人
们可以知道,在美国盛行的资本主义的个人主义是背 离宇宙真理的
,因为它忽视猖狂的和无约束的自我。被苏维埃俄 国抬高到官方学
说的地位的独裁的共产主义,也证明是同宇宙真 理不相容的,因为
它无视个人的首创精神,仅仅实行对国家的严 格官僚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和法西斯主义意大利的指 导
原则同大家庭的原则有很多共同之处,这是这些轴心国同民主 国家
和苏联的众多区别之一。正是由于这种精神的团结,日本、 德国和
意大利形成一条共同战线,反对………那些维护旧秩序的 国家。“

  藤泽教授解释说,太阳国正在同罗斯福总统和丘吉尔首相的 政
府战斗,这些政府妄图实现它们统治东方的“狼子野心”。但 多亏
天皇日日夜夜向太阳女神的神灵做了诚挚的祈祷,终于动员 起来了
神圣的力量,彻底打击了那些违背不可亵渎的宇宙规律的 力量。

  藤泽教授写道:“现在的大东亚实际上是[太阳女神,即神 话传
说的日本天朝的祖先的]第二代后裔,这后裔永远存在于天 皇不朽的
生命中。”

  因此,藤泽教授得出结论:“太阳国发起的圣战或迟或早将 唤
醒所有民族注意到这样一个真理:它们每一个民族的生命来自 天皇
体现的一种绝对的生命中心,如果不把它们重新组织成一个 由天皇
指导的无所不包的大家庭,就不可能实现和平与和谐。”

  藤泽为其找到的合法性依据让奥托.托里苏斯吓一大跳。奥 托.
托里苏斯以啼笑皆非的笔触写了如下的文字;藤泽教授又虔 诚地说
:“这一崇高的思想无论如何不应被当作无情压制软的民 族的帝国
主义来理解。”

  这些观念也许是令人吃惊的,但更令人吃惊的是藤泽教授为 它
们寻找的“科学”依据。尽管所有日本编年史和历史都承认, 在日
本帝国建立之时(日本政府推算帝国建立在公元前2600年, 但历史
学家认为其大约在纪元年开始时),日本岛的居民还是原 始的野蛮
人。其中一些人是生活在树林里的“长尾巴的人”,但 藤泽教授仍
无动于衷地断言,日本是整个人类及其文明的故乡。

  藤泽教授解释说,日本的最近发现和为数不多的档案,加上 西
方一些权威认识的著作,证明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即在史前 时代
,人类就形成了一个以天皇为首脑的世界性家庭体系,日本 作为父
母国受到高度尊敬,而其他所有国家则被叫做子国或属 国”。

  作为这方面的证据,这位教授援引了一幅“在1280年由某个 希
尔德福”提供的世界地图,在这幅地图上,“东方位于顶部, 日本
人居住的地方叫做‘天国’”。

  藤泽教授继续说:“对日本史前编年史作过彻底研究的著名 学
者,一致做出结论说,人类的摇篮既不是怕帕米尔高原,也不 是底
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沿岸,而是日本腹地的中部山区。这 一有关
人类起源的新理论正引起一些人的强烈关注,这些人满怀 信心地看
待日本拯救迷失方向的人类的神圣使命。”

  根据这种学术观点,那些据说建立了巴比伦文明(其他一切 文
明都由此发展起来,包括埃及、希腊和罗马文明)的苏摩人, 是和
早期在埃尔都的日本定居者属于同类的。藤泽教授解释说, 这就说
明了日本的和《旧约全书》的史前证据的一致性。他说, 这也是中
国人的情况,中国人也是依靠日本而文明起来,而不是 相反。然而
,根据日本的历史记载,日本人学会阅读或书写是大 约在公约400年
由中国人或朝鲜人传授给他们。

  这位教授说,不幸的是,“由于一再发生地震、火山喷发、 洪
水、海啸和冰冻,以日本为绝对中心的世界秩序崩溃了;由于 这些
可怕的灾难,整个人类都在地理上和精神上疏远了日本父母 国。”

  但好象太阳国“奇迹般地避免了所有的这些自然灾害,它的 神
圣的至高无上的君主天皇继承了中断数代的血统,承担起把这 漂浮
涣散的人类重新塑造成一个象史前时代有过的那样的大家庭 的神圣
使命”。

  藤泽教授又说,“显然,没有人比天皇更合适完成这一拯救 人
类的神圣工作”。

  至此,奥托.托里苏斯的工作已完毕。我呢,给他续个迟到 六十
年的狗尾:如同毛泽东所料,那场“高潮”注定不能持久, 果真没
几下子就疲软下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301081@0)
2001-12-16 -05:00

回到话题: “发骚”和“发烧”的日本[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301081